阿娇:是不离不弃的友情,让我扛住了13年的“网暴”

阿娇:是不离不弃的友情,让我扛住了13年的“网暴”

看《乘风破浪》第三季,让我第一次“近距离”观察了阿娇。

阿KENN和两个男生用变声器吓姐姐,并说,你们几个表现都不太好,所以要“加课”。

阿SA阳光、调皮地说:“是我们表现得太好”;阿雅正义地吼道:你这个人像个君子一样站出来。

赵梦满脸疑惑、于文文在观察别人。

只有阿娇真的紧张了,认真而紧张。

这个女孩子,果然就像传闻中说的:执着、敏感、柔弱似水。

不过很开心,马上就有人站出来保护阿娇。

阿KENN问“你有勇气面对流言蜚语吗?”,于文文不等他问阿娇便抢答:“那不天天都面对吗?没勇气就不会站在这里。”

阿雅也说,如果听到的那些并非是事实但中伤了自己的话,肯定会难过,可与其把精力放在这些人身上,不如去感谢那些喜欢你的人……人活到一定年龄,就要懂得讨好自己了。”

阿雅接着调解气氛,问TWINS:“你们两姐妹一个人出来面对(工作、生活)会害怕吗?”

阿娇主动发言:“开始会害怕,但我们分开去做一些事情,学到的东西更多。之后我们再组到一起的时候,会更好。所以要踏出那一步,就是成长。

阿娇的访谈节目历来都是在谈过去、谈容貌焦虑、谈爱情妄想,只有这一次,谈的是未来和觉悟。

瘦下来、美回来、登上浪姐舞台的阿娇,看来是真的放下、成长了。

人到中年才明白,如果一个人是内耗型人格,那么到了一定避免不了反复变胖。

为什么呢?因为她需费很大的力气,来平衡自己的情绪和胡思乱想,吃饭是分散注意力最简便的方法。

这大概就是阿SA容易瘦,但阿娇不好减肥的原因。

阿SA是典型的阳光型人格,可以自动屏蔽负面消息,对任何事看得都不太重。内耗型人格就不行了,他们总是不够接纳自己、不喜欢肯定自己、不爱原谅自己,常常过度深情和执着。

阿娇这样的性格,并非是她的过错。看看她的童年简历吧!

1岁父亲去世;母亲年纪少、性格和收入都不稳定;6次转学造成童年没有朋友……

但阿娇偏偏又很优秀:她勤奋、能吃苦、体育好、学习也好。

这让她始终处在这样的局面里:资源和选择很多,但心里却没有“顶梁柱”,不知道怎么处理人际关系,不知道如何面对赞誉。

所以,即使阿娇有过那么丰富的履历:做过“流量明星”“实力偶像”,甚至被陈凯歌夸过是“很好的演员”……年到40,她走到哪里,依然是“怯生生”的。

2001年与蔡卓妍一起出道前,阿娇认识了陈冠希并开始了初恋,分分合合共5年。

一直到2008年“艳照门”事件曝光,在阿娇心里,陈冠希仍然是她“用情最深”的男友。

该公关的时刻,她的一句不通世故的“那时候的我,真是很傻很天真”,让媒体把所有焦点转移到她身上——曾经那么力争得到他人认可的阿娇,摇身一变“糜烂的港台娱乐圈”的代言人。

如果评选一个“圈内被网暴时间最长的女明星”,或许阿娇可以评上第一位——直到2020年,仍然有人在直播间刷“陈冠希”。

可即使精神受到长期荼毒,当她在飞机上和陈冠希偶遇,当陈冠希亲手写了道歉信,她仍然看哭了,并原谅了他。

当然,这个原谅也被恶意解读为“她是一个给点阳光就会灿烂的女人”。

据说,童年未曾被父亲呵护过的女孩子,更容易对异性之爱产生过度依赖和遐想。

阿娇的童年和复杂的经历,令她给自己营造了三重压力:外界对自身人品的否认、男性之爱的求而不得、对婚姻与爱情的放不下。

这即是“人生八苦”之四:怨憎会、求不得、放不下,还有因前三苦造成的爱别离。

但是,阿娇一直很勇敢。

可能不会有人注意到,她在长达13年的网络暴力(2008年-2021年)中,所持态度一直是“勇往直前”。

当初的“很傻很天真”不是公关,而是她真心地讲自己的初恋;

她是唯一一个承认“真心爱过陈冠希”的“艳照门女主”;

艳照门发生于2008年,在被骂退圈后,她时隔一年便勇敢复出,还在“红磡”开了演唱会,且除了2008年,没有一年“停工”;

阿娇在《梅兰芳》中饰演的“少年福芝芳”戏份曾被删,11年后,她走上《我就是演员》的舞台,主动加入陈凯歌组,成功饰演了阮玲玉。

参加《怦然心动20岁》,阿娇因为荷尔蒙失调胖了20斤,明知会被骂“大妈”还是为拼事业义无反顾。

阿娇的内心,对男性之爱的渴望很深,对爱情、婚姻始终很执着。

她童年寄人篱下的经历,让她一直梦想,拥有一个自己的家。

可缺乏安全感又很渴望幸福的矛盾,让阿娇的爱情总是非黑即白:被追求时冷若冰霜,但一旦爱上别人后,又会瞬间失去了自己,很情绪化(和伊能静早期一样)。这样的爱情了充满痛苦,于是,拥有“盛世美颜”的她,在6段恋情里不断被分手。

阿娇依然没有放弃,一次又一次认真谈恋爱。

她骨子里有悲观、传统的一面,总是认为嫁人和相夫教子才是一个女人的定义,一个有父有母的家才叫家,这导致她因“喜欢赖弘国的家庭”而和他结婚。

在婚姻里,阿娇学会了控制情绪,也总是赶在老公回家前把家里打扫干净;学会了收起自己的索取,懂得软声细语地哄老公;甘愿为了备孕忽胖忽瘦、推掉工作。

可当她发现赖弘国对她只有“敬”没有爱时,勇敢地选择了离婚。

我猜阿娇是那种,发现了“一件事该如何做是正确的”之后,不管多么痛苦也会坚持做的女人。

或者,在这段婚姻里,阿娇发现了爱情的真相——

原来,并不是有“家”的形式便在爱情便在。原来家庭里的男人,不一定都会成为顶梁柱,男人有时候也很脆弱……

别误会,我只是说“友情”。

阿娇的前半生的感情,并非一无所得,她一直拥有不离不弃的友情。

阿娇曾在一个节目访谈里说,她真正的人生,其实是和蔡卓妍认识才开始的。

虽然阿SA的父亲是圈内人,她算半个“富二代”,但和阿娇一样,她也在单亲家庭中长大,从小缺少母亲的疼爱。

两个人结成组合的时候都不到20岁,对于两个孩子来说,她们更像是组成了一个家庭。

她们一起创造了香港乐坛的神话,也一起许下了从少年到中年的陪伴。

阿SA曾被问过,在全盛时期曾被阿娇拖累,她是否会怨恨,她说:

“真的从来没有过,或许大家不太了解我们的经历,由少不更事的少女,到今天拥有很多,当中大家的付出与扶持是肯定的,感情也是真的。”

两个人一起经历了太多,两个敏感少女的内心世界,为对方开了一扇真诚的门。

阿娇出事后曾想过轻生。但是对母亲、爷爷和阿SA的责任,让她放弃了这个“解脱”。反过来,她劝阿SA自己出专辑,不要让自己拖累了你。

阿Sa却哭着说:“我以后都不想再听你说拖累两个字!”

后来,在公司的半强制下,阿SA终于出了专辑,但阿娇并没有在这张专辑里缺席,阿SA在她的歌词里写道:

“每晚回到家里,快半残废身躯,入睡床没法睡,杂念来又去,往往仍记起你,过去共你一起。”——《二缺一》

没有阿娇,阿SA便觉得“成功”失去了乐趣,于是她鼓励阿娇在2009年重新开始……

后来阿SA在隐婚中陷入低谷,所有人都不知道她的难过,也是阿娇陪伴着她重回阳光。

阿SA曾在另一个节目里,透露过TWINS姐妹的“小心机”:其实我们只是把最好的一面留给观众而已。

也许,在这对原生家庭都有缺陷的女孩子们心里:她们能以最好的样子面对这个世界,拥有这个世界完整的爱,就是她们心之所向吧!

来参加《浪姐》,阿娇和阿SA也是互相鼓励的。

少年时,她们起面对“5首歌、2周时间开一场演唱会”的事业挑战,中年,因生活千疮百孔的她们,来这里寻回少女的梦。

阿sa评价阿娇说:“她是一个很容易就相信别人的人。”阿SA看透阿娇,但没有辜负阿娇。

看见阿SA,阿娇的眼睛随时会亮起来,她说:“只要她在的地方,我就会来。”

人在少年、青年的时候,总是觉得爱情是最好的,因为它的光芒能让你忽视这世界所有的缺憾。可是人到中年,才发现患难的友情更加珍贵。

如果一个女人能同时拥有赖以生存的事业(物质独立)和一位患难与共的知己(精神独立),她大概才算是真正的人生赢家!

就像阿娇,所有在爱情上的“魔咒”、所有她被歧视和利用过的深情、可恶的“荡妇羞辱”经历,在同性和知己身上,都能起到相反的作用。

女性会更理解她的真诚、更包容她的“过错”,知己会更心疼她曾经付出的真情。

所以,阿娇不仅有阿SA恒星般的陪伴,还有阿雅的解围、于文文的宠溺……

她们可能不会像赖弘国那样倾诉一汪深情,但她们会用更柔和的爱,淡淡地包裹住她,让她安全、温暖。

当然,友情和获得、同性的呵护,也都始于阿娇的真和诚。

当年,她不愿意用一个谎言包裹住另一个谎言,多年过去,证明她是对的。

如果你一直用力而深情地对这个世界,这个世界也终于会回报以你厚爱。

很多年后的今天,已经放下的阿娇,已经明白了自己一直是圆满、幸福的。

当年,是阿SA不离不弃的友情,帮自己扛住了“网暴”。

而现在,就如阿雅所说,她已不再CAER自外界的评价,比起它们,做真实的自己、有永远的知己,才是一个女人涅槃的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