纬湃科技CEO安朗:长春上海产能回升,在华业务稳定可控

纬湃科技CEO安朗:长春上海产能回升,在华业务稳定可控

疫情、芯片短缺、原材料涨价,多重重压之下,一季度绝大多数整车企业不得不减产,销量也随之下滑,这种趋势也传导到了零部件供应商身上。

从各大跨国零部件企业公布的一季度财报来看,不少企业出现了营收微增利润下滑,甚至营收利润双降。当然也有例外,在电气化市场有积极布局的企业,财报数字依然坚挺,比如纬湃科技。

2021年4月,大陆集团拆分其动力总成事业群纬湃科技,同年9月纬湃科技正式上市。

今年一季度公布的财报显示,纬湃科技营收22.6亿欧元,同比微跌1.9%,调整后的营业利润4520万欧元,同比大涨164%,净亏损也从去年同期的3170万欧元收窄至1130万欧元。

亮眼的财务数据背后,电气化业务功不可没。2022年第一季度,纬湃科技取得了近37亿欧元的电气化订单,其中,35亿欧元归功于新能源科技事业部。

总的来说,集团在第一季度新增订单达45亿欧元,包括此前公布获得现代汽车集团20亿欧元高度集成的电驱动系统(EMR4)订单。此外,纬湃科技近期还赢得了价值17亿欧元的订单,为某全球性主机厂客户提供电池管理系统。

目前纬湃科技的保有订单515亿欧元,其中33%来自电气化领域。“早在2019年我们就开始聚焦电气化发展,而目前的电气化发展速度已经远超当时的预判。”

纬湃科技首席执行官安朗(Andreas Wolf)在接受我们采访的时候,重点谈到了对电气化业务的布局和展望。

“目前新能源科技事业部电气化产品的销售额大约是6亿欧元至7亿欧元,2022年全球车市仍旧会略微疲软,我们的增长会慢一些,但是2023年将会开启快速增长的势头,尤其在2024至2025年将会阔步成长,电气化业务有望实现20亿欧元左右的规模。”

除了电气化,疫情也是一个绕不过去的话题。

“我已经60多岁了,以前我还从来没有经历过哪场疫情会对于我们的生活和工作带来如此翻天覆地的影响,使我们不得不寻求新的方式、采用新的流程进行生产上的调整,这确实是前所未有的。”

安朗的这段表述,反映了当下疫情对汽车行业的冲击有多大。他坦言,长春和上海工厂的生产在此轮疫情之初暂时中断,确实给纬湃科技在中国的生产活动带来了影响,不过在实现了闭环生产后,产能已经逐步恢复正常。

“规模较大的长春生产基地目前已经恢复了80%-90%的产能,上海工厂一直采取闭环管理,产能爬坡也在逐步上升。”

目前纬湃科技在中国的生产总体可控的,相对平稳,不过安朗也指出,原材料供应商也受到疫情的影响,所以总体的形势仍旧是高度复杂的。

除了疫情的影响,原材料价格上涨和芯片短缺也是悬在汽车行业头上的一把剑,安朗坦言,目前这种情况已经成为一个现实性的背景条件,他预计在今后的半年到一年半之间,可能价格上扬态势会有所缓解,并且稳定下来,但是通胀的大环境难以改变。

而纬湃科技的应对措施,是直接与客户协商,争取将原材料涨价的部分转移到对客户的报价上,从而共同承担这原材料价格上涨的影响。

年初纬湃科技曾对今年中国车市的增速有过2%的预判,在经历了此轮疫情冲击后,纬湃科技调整了预测。

“中国的汽车市场由于疫情的关系正在负重前行。我们预计今年中国的汽车市场可能会与去年持平,也有可能会出现2%的小幅下滑。”

不过对于纬湃科技在中国业务的整体表现,安朗还是抱有信心的,“我们在中国的业务还是稳定可控,2021年中国市场的新增订单还是非常的喜人,基础十分扎实。此外从本土主机厂和国际主机厂的业务态势来说,我们在中国也实现了非常不错的业务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