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的陌⽣恋⼈》:爱情与事业只能二选一?难怪现在都不结婚了

《致我的陌⽣恋⼈》:爱情与事业只能二选一?难怪现在都不结婚了

《致我的陌⽣恋⼈》是法国编剧兼导演雨果·热兰的第三部电影,巧妙地融合了《初恋50次》、《暖暖内含光》等涉及爱情、记忆和玄妙科幻理论的经典浪漫喜剧,虽然过于浅显,但令人愉悦。

影片讲述了青少年畅销书作家拉斐尔(弗朗索⽡·西维尔饰)在平行宇宙中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一个彻底的失败者,而他的妻子奥莉维亚(约瑟芬·约⽐)则成了一位著名的钢琴家,并且与另一个男人订了婚。为了回到以前的生活,拉斐尔需要想方设法让奥莉维亚重新爱上他——从这个设定来看,这部电影完全可以划为已故哲学家斯坦利•卡维尔所提出的、以《费城故事》(1940)和《亚当的肋骨》为代表的“再婚”喜剧。

不过,尽管拥有强大演员阵容的《致我的陌⽣恋⼈》不失为一部构思精巧、不时让人捧腹的影片,但就对现代两性关系的刻画而言,却与上文提到的那些经典作品相去甚远。该片的全球票房可能无法超越导演的上一部喜剧电影《伦敦父女档》,但其题材具有足够的吸引力,最终可能会被其他国家翻拍成不同的版本。

影片开场快速地展示了拉斐尔和奥莉维亚如何在高中相遇并立即坠入爱河。两人都是富有才华的受排斥者,拉斐尔在课堂上写幻想小说,奥莉维亚在一间废弃的音乐室里练钢琴。十年后,拉斐尔成为了一名著名作家,他的青少年畅销小说即将改编为系列大片,而奥莉维亚的音乐事业却毫无进展。他们结婚了,住在一套俯瞰塞纳河的豪华公寓里,但他们并不幸福。

然后,接下来的剧情转折就只能用当下正流行的平行宇宙理论来解释了,拉斐尔有一天醒来发现自己身在另一个世界,在这个世界里,他和奥莉维亚从来没有相遇过,他也没有成为畅销书作家,而是一位中学老师,除了教学,他唯一的业余活动就是参加半职业乒乓球比赛。

在拉斐尔理解并适应异世界新生活的一连串场景中,导演制造了大量喜剧效果。看到这位臭屁畅销作家得到惩罚,观众也会获得很多乐趣。

影片中很多搞笑场景都与拉斐尔和高中好友菲利克斯(本杰明·拉维赫尼饰)的友情相关,菲利克斯和异世界的拉斐尔一样,在过去10年里并没有什么成就。但与拉斐尔不同的是,菲利克斯对自己的生活非常满意,他们两人之间的拉扯为剧情增添了令人惬意的层次感。

菲利克斯还帮助拉斐尔策划执行夺回奥莉维亚的宏伟计划,奥莉维亚现在是一名明星独奏钢琴家,与她的经纪人兼未婚夫马克(阿莫里·德·克雷恩库尔饰)关系稳定。拉斐尔的想法似乎非常牵强,他认为只要能够说服奥莉维亚再次爱上他,这个世界就会恢复到以前的样子,他仍然是富有的著名作家,而奥莉维亚依然是那个为了爱情而放弃事业的女人。

当然,事情不会完全按照计划进行,最后,导演似乎是要表达,为了维持爱情和婚姻,我们需要做出一些牺牲。然而,在导演对当今婚姻关系肤浅而直白的陈旧观念中,拉斐尔和奥莉维亚永远无法平等共存:要么是他名利双收,要么是她事业有成,只有一个能获得成功,他们不可能“共同幸福”。(《爱乐之城》中也有类似的困境。)

所以,《致我的陌⽣恋⼈》最大的问题就是,它从未想象过另一个平行宇宙,就像《亚当的肋骨》中的凯瑟琳·赫本和斯宾塞·屈塞,或《春闺风月》中的加里·格兰特和艾琳·邓恩那样,不管情况有多么困难,或者多么荒唐,男性和女性都可以同时为实现职业理想和个人目标而奋斗。感觉导演雨果·热兰在想出这部电影的高概念时,没有真正考虑到其中所代表的含义。尽管他在电影中融入了弯曲时空连续体和其他未来主义的概念,但就平等而言,这部电影感觉像是倒退了一步。

© 2022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古诗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