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说三国:二〇七 周鲂献计

史说三国:二〇七 周鲂献计

理由是可以挖掘的,机会也可以创造。

孙权发出指令,陆逊、朱桓、全琮等人开始策划。

经过多次研究,受到近几年韩综投魏等事件的启发,他们将目标对准了魏国大司马曹休,打算运用东吴最擅长的“诈降”之计,诱敌深入,全歼魏国与东吴对垒的十万大军,取得一场辉煌的胜利。

两年前,吴黄武五年(226年),吴国都督、昭武将军、冠军太守、石城侯韩当,讨平丹阳郡贼寇叛乱后,不久去世,其子韩综继承了其爵位和部曲。

孙权出征魏国江夏郡,围攻石阳(今湖北武汉市黄陂区)时,派韩综守卫武昌。

但韩综在任上不思进取,淫乱不堪。

孙权看在其父韩当的份上,睁只眼,闭只眼,没去过问。

韩综自己却做贼心虚,害怕孙权问罪,不禁心生忧惧,渐渐有了反叛的心思。

他打算带着一干人投奔魏国,又担心大家不同意,于是心生一计。

他先是暗示、放纵部下胡作非为。

有上司的默许,甚至是鼓励,部属当然求之不得,先是走鸡斗狗,逞强凌弱,后来就发展到欺男霸女,偷抢劫掠,无恶不作。

整个武昌治安混乱,乌烟瘴气,百姓叫苦连天,哭述无门。

韩综看时机成熟,派人暗中散布消息,说孙权就要对武昌进行整治,犯案的大小官吏,一律严惩不贷。

韩综自己又假装害怕,对这些下属说,孙权已经发话,如果他不惩治部下的话,连他也一块查办了。

这些人一商议,说:“那能怎么办?不如反了,投魏国去吧。”

韩综做出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叹了口气,说:“也只有这样了。”

临行前,他还不忘荒唐一把,把家里七大姑、八大姨、婢女等所有女眷都叫出来,与下属们一起开会。

会上,他宣布将自家女性亲戚都嫁给手下将领和官吏,自己临幸过的婢女,都赏给与自己亲近的人,从此大家一家亲,不分彼此。

下属们欢呼雀跃,杀羊宰牛,饮酒歃血,结下盟约。

然后,韩综用棺木载上父亲韩当的遗体,带着母亲、家属、部曲等数千人,浩浩荡荡投奔了魏国。

魏国任他为将军,封广阳侯。

韩综作为吴国名将之子,如此大张旗鼓地率众投奔魏国,引得天下震动。

吴国举国震惊,很久都没回过神来。

韩综投了魏国,为了表功,还数次带兵侵犯吴国边境,杀害人民。

孙权气得咬牙切齿,对他痛恨之极。

但孙权也不是吃素的,冷静下来后,竟然从韩综投魏事件中,寻找到了一线机会。

韩综叛吴之所以影响极大,主要是因为他的身份特殊,是“江表之虎臣”韩当之子,且是举家投敌。

当时,吴国投降魏国的将领并不是个别现象。

如吴国戏口守将晋宗,杀将领王直,率军叛魏,被任命为蕲春太守。

还有将领翟丹,也投降了曹休。

现在,就连韩综这种“将二代”都举家来投,在大司马、扬州牧曹休的心中,似乎吴国人投降,已是顺理成章的事情,见惯不惊了。

孙权利用曹休这种心理,开始策划诱敌计划。

大将军夏侯惇去世后,曹休上任镇南将军,从他手中接过了南御东吴的重任。

到任后,曹休的军事才华显现无遗,多次打败吴国的进犯。

全琮、吕范等吴国名将都曾沦为他的手下败将,就连孙权本人也吃过瘪。

在孙权的眼中,曹休就如当年卡在荆州的关羽,吴国恨之入骨,却又拿他没有办法,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在吴国捞积分,立功劳,从一个将军升到大司马、州牧,成为辅国重臣。

韩综叛吴,孙权固然气得肝痛,同时又觉得机会来了。

进攻打不赢,那就请君入瓮,到我的地盘收拾你。

按孙权的计划,就是想法把曹休引到吴国境内,合围伏击,打他个措手不及,一举歼灭。

孙权悄悄找来鄱阳太守周鲂,让他物色一个知名的,同时也要是魏国很熟悉的山越宗帅,诈降魏国,去诳诱曹休。

周鲂说:“山民宗帅地位低贱,份量不足,难以让曹休依赖信任。搞得不好要出纰漏,曹休不会上钩的。”

他自告奋勇,毛遂自荐,说:“不如派亲信带着我的书信去引诱曹休。就说我受到责难,害怕被杀,打算举郡归降北方,请求曹休派兵接应。”

孙权同意了这个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