盟军为何宁可付出百万军队的牺牲,也要坚持让德日无条件投降?

盟军为何宁可付出百万军队的牺牲,也要坚持让德日无条件投降?

1943年,戈培尔在柏林体育馆发表“论总体战演说”现场德国人群情激奋,振臂高呼,高唱德意志之歌,誓与盟军战至最后一滴血。一年之后,日本媒体齐声宣传“一亿玉碎”要用一亿日本人的鲜血挡住美军的步伐。

“论总体战”演说现场

德日如此疯狂的战争动员,目的就一个:抵制盟军的“无条件投降”,盟军为何宁可付出百万军队的牺牲,也要坚持让德日无条件投降呢?所谓“无条件投降”是指不向战败国提供任何保证,德日失去一切作为主权国家应有的权利和尊严,随意被战胜国践踏和蹂躏。放在古代或者近现代战争史,无条件投降就代表着一个国家可能彻底毁灭。

在公元64年,犹太人与阿拉伯人的海沟只占一个,犹太部落就因为战败接受了“无条件投降”,部落几乎所有男人被杀,所有女人都被奴役,可以说无条件投降就意味着毁灭。

毁灭一国的无条件投降。

别说是德日这种民族血性这么强的国家了,我估计放在法国、意大利身上,他们都不太可能接受“无条件投降”,反正跟完全战败的结果差不多,都不可能彻底的毁灭,与其投降,不如拼到底。

原本二战于1943年就差不多要结束了,在斯大林格勒转折点后,希特勒和墨索里尼甚至都聚到一起商讨和谈,准备停战了,结果就因为无条件投降导致战争被延长至了四五年,又付出了数百万人的牺牲。盟军的“无条件投降”到底意义何在?这种做法其实在200多年前就被法国大思想家卢梭准确地预言了。

卢梭对战争的定义

卢梭曾这样定义战争,“战争不会在消灭了对方兵力的三成以后就恰到好处地结束,也不会在对方举手投降时就宣告终结。战争的最终目的不是占有对方的领土或收编对方的军队,而是强迫对手改变对其而言最重要的社会基本秩序,这才是战争”

您仔细思考卢梭这段话,假如两国打了一场战争,战胜国肯定要补偿损失,要压榨战败国,但资本总是逐利的,国家也不例外。压榨必然会进行最大化,一旦压榨过分,战败国无法承受,它便会反击,二次掀起战争。即便战败国败得太惨,没有能力再打一仗,也会积蓄实力,日后再度复仇,参考一战后的德国。

所以,当你打赢这场仗的时候,必须做好和对方打第二战的准备,如果不想再打,那最好一次性将其彻底粉碎,粉碎对手的最佳手段是什么?消灭军队?人口?吞并土地?限制军事?这些日后都能恢复过来,所以这都不是正确的。答案是改变其社会秩序,从内部修改这个国家的结构与价值观,永远地控制住它,让它无力再战,无心再战。到底什么是社会秩序?盟军想要修改德日的什么?我们不妨结合十九世纪上半叶克劳塞维茨所著的战争论中对战争的定义,即战争是政治的延续。

战争的本质

看到这个“政”字,你想到了什么?没错,就是宪政。盟军强势要求无条件投降的根本诉求就是要改变德日的宪法,因为宪法是一个国家的根本制度和根本法,是对国家意志的最终约束,也是维持国家运转的根本秩序。宪法控制着一个国家,那么控制宪法就等于控制了德日国家机器的运转规则。

一战和二战后的德国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一战后英法主导压榨德国的巴黎和会,山穷水尽的英法一股脑的压榨德国,结果让一块面包卖到了50万马克,埋下德国人复仇的种子。

巴黎和会

战后德皇虽然被逼退位,魏玛也改变了帝国的宪法,但这些变化只停留在表面,魏玛国号仍然沿用了“德意志帝国”,并且在宪法第48条有个规定:“当公共秩序受到严重扰乱,总统有权采取一切必要措施,此外,没有监督执行或者补充条款。”简单理解就是:一旦国家乱套,就会出现一位元首,一夜之间他就可以把德国再次变成一个帝国。当年小胡子就钻了宪法的空子,四处煽风点火,当上元首。

所以说,表面改了宪法等于没改,大家懂我的意思吧,也就有了后来的二战,如果再照着一战这个剧本演一遍,那么二战之后肯定还会有三战。但这次盟军拾回了200多年前卢梭的智慧,用“无条件投降”封印了德意志战车。无条件投降下,盟军先彻头彻尾地改变,毫不留情地瓦解了帝国内部的军工财阀,调整德国的重工企业,令其无法自主化,在武装取缔了普鲁士绝大部分军国主义传统,系统性的删除了军国主义残存的一切痕迹,并用马歇尔计划打破了帝国自给自足的经济模式,等等这一切改革下,最终让盟军用宪法控制了西德,苏联也用近似的手段成功降服了东德,如今德国上尚在,再无普鲁士,是好事。

参考文献

在世界另一头的日本,美国也用修宪的手段取缔了天皇的权力,从源头上终结了日本打三战的可能。所以说“无条件投降”的核心目的就是修改德日宪章,摧毁旧日本、旧德国的根基,彻底堵上第三次世界大战的爆发缺口。付出百万军队的代价,某种意义上看也是值得的。

© 2022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古诗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