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年越军特工潜入云南,苗寨民兵血染战旗红,苗皇帝山下全歼越军

84年越军特工潜入云南,苗寨民兵血染战旗红,苗皇帝山下全歼越军

1984年4月,“两山战役”打响前,参战的人民子弟兵在五星红旗下立下最铿锵的誓言:“卫国当英雄,血染战旗红。”

这些人民子弟兵,视祖国尊严高于自己的生命,不图财不图利,默默地将一切奉献给了祖国,谱写下一篇篇壮烈的英雄诗篇!

如老山英雄旗手罗仕忠,负伤冒着越军炮火将五星红旗插上老山主峰后,用尽全身之力撑着旗杆,由于当时战况紧急,以至于人们以为,这位英雄旗手牺牲了。

没想到,31年后,人们才发现,英雄旗手罗仕忠尚在人世,但其一直不愿倚仗战功去改变生活上的困难,一直过着退伍不褪色的生活。

而在苗皇帝山下,有这么一群来自苗寨的英雄民兵,在保卫边疆、自卫还击作战中,血染战旗红而不图任何回报,为祖国的稳定与繁荣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苗皇帝山下鏖战急

苗皇帝山,是位于中越边境原15号和16号界碑之间,由15座大小不一的山头构成的小型山脉,面积约为9平方公里。苗皇帝山呈泥石混合山地,最大的一座山头,顶部平缓地带面积约为500平方米;最小的一座山,顶部平缓地带面积不足70平方米。

苗皇帝山一带的植被以茅草、灌木为主。15座山包,坡度均超过30°,山间多为溪流或狭长灌木林。苗皇帝山中的1921高地和1930高地,是山脉的制高点,原本为中越界山,山顶曾立有界碑,两座山一国一半。

1821高地、1546高地、1693高地在越南一侧;1808.4高地、1763高地则在中国境内。整体而言,此山脉向中国延伸的一侧,突兀陡峭,难以攀登。而向越南延伸一侧,山地平缓。

1980年,越南黎笋集团为了挽回战败的颜面,悍然出兵占据了法卡山、靠茅山、扣林山、苗皇帝山、老山等8处具有战略意义的边境骑线点。

其中,在苗皇帝山上,越军在此驻扎了越南河宣省军事指挥部同文县第1、2营、特工21营1个分队。纵深地带驻扎有877团和炮兵25营,边防公安第1营等兵力。

占据边境骑线点的越军,无恶不作,不是频繁使用枪炮向中国境内射击,就是派兵越界烧杀掠夺,肩负着保卫边疆重任的解放军边防军部队和民兵部队自1979年对越自卫还击战结束后,一直都是兵不卸甲,常年战斗在第一线。

1984年4月初,中国中央军委原计划派11军32师负责收复苗皇帝山、11军32师负责收复者阴山、14军40师负责收复老山和八里河东山。

但是在战前侦察发现,苗皇帝山位于一处突入越南境内的“锯齿状”区域,且山脉延伸向中国境内一侧,突兀陡峭,难以攀登,补给困难,不利于防守,军事价值较少,故而只实施炮击,放弃步兵攻占计划。而保卫苗皇帝北侧领土安全的重任就落在了云南省麻栗破县董干镇马崩村上马弄屯民兵班的肩上。

在上马弄屯旁边,就是越南下马弄屯。这两座小村庄,原本是一个完整的苗族村寨,在划定边界时,中越边境线刚好从村子中间划过,因此位于山腰上方的中国村寨就叫上马弄,位于山腰下方的越南村寨就叫下马弄。

1977年,越南黎笋集团开始挑衅中国的时候,下马弄屯的居民基本都回到祖国的怀抱,而上马弄的居民,大部分都搬迁到远离边境的地区定居,只有十来户猎人世家在此扎根。

上马弄的寨子里,有1个7人的民兵班,民兵战士们个个枪法了得,个个忠于祖国。

越军在占据苗皇帝山之后,几次派步兵越军挑衅都吃了大亏,后来只敢炮击,很少派人越界挑衅。

卫国当英雄,血染战旗红

1984年4月2日,中国中央军委为了狠狠教训一下不知天高地厚的越南黎笋集团,再次在中越边境集结重兵,在长达1300公里的边境线上,对越南6个边境省份1600个军事目标实施了大规模炮击行动。

盘踞在苗皇帝山上的越南同文县第2营越军损失惨重,短短几天时间,就被中国军队的炮火毙伤157人,被毁高射机枪阵地18处,被毁隐蔽部14处,被毁高射机枪3挺,被毁火炮3门。

这是苗皇帝山上的越军第一次遭遇如此重大的损失,要命的是,越军在制高点上也无法弄清中国炮兵阵地在何处,而且,位于主峰背面的越军阵地反而损失最惨重,越军只要走出掩体,就挨炮击;躲在隐蔽部里,中国的炮弹就像长了眼睛一样一打一个准。

这在越南第二军区的头目们看来,太不可思议了,越军占据了有利地形,居然被中国炮兵部队打得如此难堪,为了一探究竟,便命令隶属305特工师21营的特工中尉邓文海组织越南特工潜入中国境内刺探军情。

接到这个命令,越南特工中尉军官邓文海进退两难,抗命会被弄死全家,不抗命,对面那个中国上马弄屯的民兵更不好惹。

1979年7月下旬,邓文海指挥的越南特工队10余人进攻上马弄的时候,7个中国民兵,7杆破枪,竟然能让特工队寸步难行,直到全村人都转移了,7个民兵还能全身而退。

1980年正月十五,特工队5人偷袭上马弄,尽管当时抓住了中国边民李永金、王廷兰这几个人,还抢了不少值钱的东西,可没想到,特工队还没回到越南境内,就被7个民兵追上了,其中1名特工负伤,差点就全军覆没。

中国民兵救走了被抓边民,特工队最后只得到一把镰刀,一罐蜂蜜,还有总共20元人民币的中国货币,特工队两次惨败,邓文海和他的特工21营颜面尽失。

1981年5月,特工队情报员吴别成本来是奉命去将中国村干部杨友勤、陶天安诱骗到边境地区,然后让特工队伏击。结果,吴别成居然被上马弄的民兵击毙了。

邓文海深知,尽管越南特工部队精通侦察、破坏、爆破、捕俘、刺杀等军事科目,但上马弄的中国民兵,个个都是猎户世家出身,家族最早使用枪支狩猎,可以追溯到19世纪下半叶,这使得他们个个都是弹无虚发,野外生存能力比训练有素的特工还强。

作为一名特工,邓文海好不容易熬到中尉军官这个位子,再往上爬,以后就是坐在漂亮的房子里吆五喝六了,现在要去招惹上马弄的中国民兵,岂不是活着不耐烦了?但命令又不敢违抗。

想来想去,邓文海把手下的老特工阿C、阿T和阿F找来,让他们3人去执行收集军情的任务。要是遇到中国民兵,也只能算他们倒霉,要是完成了任务,邓文海就脸上贴金,可谓是一箭双雕。

所谓王牌特工,不如一个老太太

1984年4月8日傍晚,上马弄屯60多岁的苗族老太太李吴氏上山干活回家,在不远处,看见3个身穿苗族粗黑布衣服,背着枪械的人在靠近边境界碑的水井附近东张西望。

走进一看,这3人非常面生,随即引起李吴氏的怀疑。李吴氏想,寨子附近不是有我们部队的人吗?我们部队的人秋毫不犯,进村时都要有村里人陪同,这几个人怎么自己进村了?

没等李吴氏开口,其中就有1名男子用生硬的普通话称,他们是县里来的民兵,要找山上的解放军部队汇报情况。

李吴氏虽然没读过书,但心里清楚,这几个身穿苗族衣服,却说着普通话的人,绝对不会是我们部队的人,哪有苗家人见了苗家人还讲普通话的?

于是,李吴氏用苗语跟这3个人交谈,而这3个人一句也听不懂。李吴氏一边打手势,一边往回家的路走。

确定这3个可疑的人没跟上来以后,李吴氏径直走去民兵班长李永林家报告情况。

得知有3个可疑人员在边境界碑的水井附近出现,李永林随即取走家中的56式冲锋枪,很快就带着6名民兵战士朝着水井一带赶去。

上马弄的民兵来得正好,3名越南特工正要钻进深山老林中,正好钻进李永林等7名民兵战士的包围圈里,口令对不上后,双方就交火了。

很快,上马弄民兵班击伤2名特工,缴获一把军用匕首,一个手枪弹夹。只可惜,越南特工火力太猛,还是让他们给跑了。

富贵险中求

夜里,此前已经听到枪声的邓文海坐立不安。

看见越南民兵用担架抬着2名特工回来,邓文海气急败坏地把手里的水杯给狠狠摔在地上,看着一言不发的特工阿C,他无奈地追问失败的原因。

邓文海怎么也没想到,越南花费重金培养的3名特工,不仅没有伤及中国民兵的一根毫毛,而且是败在了1个60多岁老太太的手里,这事要是传了出去,有损越南特工的名声。

不久,知道苗皇帝山特工分队行动失败的越南第二军区指挥部发来电报,点名就要邓文海亲自出马,同时给他派刚从越南永宁特工学校毕业的3名高才生一起行动。

尽管邓文海知道上马弄的中国民兵不好惹,但越南第二军区指挥部的头头们更不好惹,而且富贵险中求,要是此次行动成功了,他最起码官升一级,到时候,就不用过着刀口舔血的日子了。

4月9日晚上,邓文海带着3名20岁出头的越南特工,悄悄地潜入中国麻栗坡县大马林地区一片无人山林,然后,迂回到小马林地区,进入马崩村,摸到了位于上马弄屯右侧约1公里的地篷山后,躲在密林里观察情况。

与此同时,云南文山军分区得知4月8日有越军特工潜入上马弄屯一带的消息后,军分区首长断定,越军特工就是冲着我军位于上马弄屯的炮兵阵地而来,于是,紧急派了一个侦察排的战士星夜驰援上马弄屯。

4月10日上午9点多的时候,邓文海在地篷山终于发现了中国炮兵观察员的身影,此时,5名中国炮兵观察员正背着勘测器材,出现在上马弄屯一带的秃顶山下。

秃顶山海拔高度虽然不起眼,但在山上可以观察到苗皇帝山1921高地和1930高地之间的缝隙,那里刚好是越军重兵所在区域。邓文海看了看地图,才发现了这一情况。

邓文海安耐不住心中的喜悦,不断指导身边的3个小特工如何绘制作战地图,并指导他们如何搜集目标。

但邓文海怎么也没想到,上马弄民兵班正在追杀他们的路上。

上马弄民兵班,个个都是狩猎高手,全班虽然只有7个人,但他们昼夜换岗巡逻,全天候守护着村庄的安全。

就在邓文海特工队发现中国炮兵观察员的同时,民兵李永林等人在靠近马崩村马崩屯一带的密林中发现了有可疑人员留下的踪迹,所以,一路顺着蛛丝马迹往地篷山一带搜索。

而文山军分区的侦察排,也在这个时候,往地篷山一带靠拢,因为地篷山是拱卫上马弄秃顶山的最佳位置。

狡猾的邓文海没有对中国炮兵观察员下手,转而向马崩村弄头寨子方向走去,因为他们此行的任务是找到中国炮兵阵地的具体坐标。

而这个时候,文山军分区的侦察排已经发现越南特工分队,带队的王参谋兵分三路,设置了一个伏击圈,只能邓文海的特工分队钻进口袋。

令文山军分区侦察排王参谋没想到的是,没等邓文海这几个越南特工走进伏击圈,上马弄民兵班就动手了。

由于军分区侦察排和上马弄民兵班之间没有相互联系,此前双方都不知道对方的存在,所以,围歼越南特工的计划被打乱了。

民兵班在动手过程中,一枪击毙了越南特工刘文英;邓文海听到枪声,出于本能反应,随即跳进一处石头堆里,另外2名特工也找到了掩体。

越南特工毕竟是受过专业训练的,剩下的3人,凭着听觉,就知道民兵队员具体的藏身位置,不断用冲锋枪朝着民兵队员所在的位置进行点射,民兵7人虽然枪法了得,但也无法往前走一步。

文山州侦察排王参谋见状,随即改变计划,命令1班和2班进行火力压制,3班包抄上去。

听到81式自动步枪的声音,邓文海歇斯底里地咆哮着,深知中国军队起码有1个排的兵力,他们被困在山脚下,身后是弹无虚发的中国民兵,前方是中国正规军,仅凭他们3人之力,只能是凶多吉少了。

但为了活着回越南,邓文海还是要赌一把,于是,命令身边的2名特工,集中火力往中国正规军方向冲。反正都是死路一条,不如赌一把,就赌中国正规军的战斗力不如中国民兵。

没曾想,邓文海和手下的2名特工刚起身,就被文山州侦察排的狙击手给击中。侦察排的狙击手拥有射击精度更高的专业狙击步枪,受过更专业的射击训练,对付这几个越南特工,没有任何悬念。

受了伤的邓文海还想负隅顽抗,又吃了几粒子弹,当场“回老家去了”。剩下的2名越南特工比较识相,乖乖地缴械投降;中国军民大获全胜,此后,苗皇帝山上的越军老实多了。

参考资料:

[1]秦天:血染战旗红誓死守南疆——访"尖刀英雄连"连长方文怀[J]金山,2015(7):68-68

[2]李通斌、杨光芒:原来这位旗手没有牺牲[J]老年世界,2015(5):2

[3]胡静华、尹瑞伟:一个越军特工中尉的命运[J]边疆文学,1984年第1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