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男子路遇老鼠抬轿,黑猫开口说话,轿子里抬的是你妻子

民间故事:男子路遇老鼠抬轿,黑猫开口说话,轿子里抬的是你妻子

北宋至和年间,武德县连山村有个樵夫,名叫成家明,三十多岁了还是光棍一条。


成家明家境贫寒,长相也一般,虽然是个樵夫,但偏偏天生瘦弱,每天填饱肚子对他来说都不是件容易的事。


遇到邋遢道人的时候,成家明的母亲还在世,也就是一年之前的事。当时,他对邋遢道人敬若神明,非常相信他的话。现在如果遇到他,成家明肯定会指着他的鼻子,不仅会大骂他一顿,说不定还要唾他一口说:“骗子!”


连山村,顾名思义,有连绵的山,因此田地稀少。虽然山清水秀,但资源稀缺,住在山脚下的村民,生活比有田有地的人要艰难很多。连山村自古就是只有嫁出去的女儿,很少有娶进来的媳妇。


成家明五岁的时候,父亲就因病去世。母亲大哭一场后,独自一人挑起生活的重担,一把屎一把尿地拉扯着成家明长大。


孤儿寡母,艰辛自不待言。母亲心灵手巧,针线活做得尤其漂亮。靠着这门手艺,加上替人浆洗衣服,母子俩勉强能维持温饱。成家明从小就懂事,孝顺,这让母亲颇感欣慰。


母亲因过于操劳,身体一天不如一天,经常生病吃药。好在成家明已经长大,成为家里的顶梁柱。

他为人热情,心地又善良,邻居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只要开口说一声,他都乐意效劳。但是因为家徒四壁,母亲又常年生病,三十多岁了还没娶到媳妇。


母亲非常着急,经常为这件事长吁短叹,说家明要是娶不到媳妇,断了成家的香火,她无颜面对成家的列祖列宗。


那一天,邋遢道人的出现给了母子俩很大的希望。


时至夏至,天气酷热,树上知了热得连叫声都有气无力的。在成家明家不远的地方,当时那道人倒下的时候,半天也没人经过。


道人是母亲先发现的。她看到以后,大声地呼叫正在家门口树荫下乘凉的成家明。


“家明你快来看看,这里好像是倒了一个人,快点过来啊!”


听到母亲的喊声,成家明赶紧跑过去,立即掩鼻准备逃走,却被母亲一把拉住。


只见地上躺着一个人,头发蓬乱,身着一件道袍。道袍破破烂烂、污迹斑斑,发出难闻的气味。


更让人难以忍受的是,这人裸露的皮肤上有很多脓疮,有的结了痂,有的还在流出液体,招来苍蝇围着嗡嗡地打转。


“这道人可能是中暑晕倒了,你赶紧把他扶到阴凉处歇歇,我回家给他拿点水。”母亲说着就捏着鼻子往家走。

成家明硬着头皮,将那道人扶到树下,一手掐着道人的人中,一手挥舞着赶苍蝇。不一会,道人醒了,坐起来,大口大口地喘气。


喝了一点成母拿来的水,那道人好多了,对着母子俩就是一通感谢。


但当道人目光停留在成家明的脸上时,他仔细打量了一番,然后像是被烫到了一样,哇哇乱叫:“不是你救了我啊!是你母亲救的,跟你没关系。你赶紧走开,别靠近我啊!我不想欠你的!”


母子俩面面相觑,都感到莫名其妙。“你我儿子救的你,我只是拿了一碗水给你喝。”成母说道。


“哎呀!这可如何是好啊!早知道我多走几步再倒下了,我可不想与这个人有任何瓜葛。”那道人接着说道。


“什么时候倒下,在哪倒下岂是你能够决定的?这道长估计是饿得头脑发晕,胡言乱语。家明,你快回家盛碗饭来。”成母吩咐道。


成家明急忙回家,盛了一碗饭菜,堆得满满的,端到那道人面前,并递给他。


“你……你……这是想害我啊!我不吃!”那道人说,但他的肚子突然咕咕地叫起来。


“罢了,罢了,先吃饱再说。”道人说完,一把接过饭菜,大口大口地往肚里塞,很快就将一大碗饭吃个精光。


打了个饱嗝,道人抹抹嘴,像吃了大亏似的,非常后悔地轻轻打了一下自己的脸:“都怪你贪吃!”


看着道人这些奇怪的举动,母子俩不知所措,觉得其中必有蹊跷。


“道长,我们救你实属偶然,任何人倒在地上,我们看到了都会相救,你大可不必这样。”成母说。


“你是不知道啊!唉,逃终究是逃不过了,我就告诉你们吧,谁让你们救了我呢。”那道人又仔细端详了一会成家明,然后说道:“这小子祖上行善,积有阴德。七世阴功,气运加于一身,前半生虽然坎坷,现在时候到了,不久就会大富大贵!”


“我们家一贫如洗,每天能吃饱喝足都是奢望,怎么能大富大贵呢?”成家明一脸不屑。


“你别胡说,我看道长是世外高人,不会乱说。”成母嘴角不自觉地笑着说道。


“算你还有点眼光!我这一生四处漂泊,见多识广,我这双眼睛能看到的事,多半错不了。”那道人说:“只是我泄露了太多天机,受到谴责,身上长疮流脓,一直不会好。说得越多,就越严重。”


“感谢道长吉言!家明,再回家盛碗饭来。”成母又吩咐道。成家明不情愿地再次回家盛了一碗饭给那道人。


道人又很快吃完,然后说:“你们别高兴得太早。这小子命中有一个大劫,过去了就大富大贵,过不去就小命不保,一切就看他的造化了。”


成母闻言,吓得面如土色,立刻朝那道人跪下说:“还请道长慈悲,救小儿一命!老身愿意做牛做马,以报答道长的大恩大德。”


“遇到了也是一种缘分。事已至此,我就再做一回好事吧!看来我身上的脓疮是彻底好不了了。”那道人说着从身上掏出一个拇指大小的桃木剑,又写了一张纸条,塞入一个锦囊中,交给成家明,然后郑重地说:“遇到难抉择的时候,打开锦囊,在最危急的时刻,启用桃木剑。我只能帮你这么多了,能不能安全度过这一关,就看你自己了。”


“多谢高人指点!我再给你盛碗饭吧?”成家明接过锦囊和小木剑,对着道人说。


“不用了,不用了!吃不起,代价太大了。”道人白了他一眼,连连摆手,然后说道:“我感觉身上的疮更疼了,我得赶紧走,不然又要被你们忽悠。”


说完,邋遢道人迅速从地上爬起来,转身扭头一溜烟地跑了,全然没有什么高人风范,留下成家明母子俩杵在原地,目瞪口呆。


转眼就过了一年,成家明依然一贫如洗,也没遇到什么劫难,除了收养了一只黑猫,生活上没什么改变,但他的母亲却在半年前病倒了。请来的郎中看了一眼就让他准备后事,说是已经无药可救了。


不久,成母就去世了。成家明大哭一场,在村人的帮助下,料理了母亲的后事,过起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日子。


有一天,成家明干活之后无聊之际,无意间摸到了随身携带的桃木剑和锦囊,不禁有点生气,自言自语道:“说好的大富大贵呢?!现在不仅身无分文,母亲还离自己而去。那浑身流脓的邋遢道长就是个骗子,就是为了骗两碗饭吃。”


一念至此,就像扔了那锦囊和桃木剑。再仔细想想,留着也没什么害处,万一真如那“骗子”所说,真有用处呢。随即,将两件物品贴身收好,去找那只黑猫。


现在,黑猫是他唯一的伴了。这只黑猫,说来也有点神奇。


半年前,有一天晚上,天上下着大雨,这只猫来到了成家明的家中。当时它浑身湿透,冻得瑟瑟发抖,瞪着眼睛近乎乞求地望着成家明母子。


“猫来穷狗来富!家明,给它一点吃的,然后把它送走吧。”母亲说。


“好的,娘!”给它吃了一点剩菜剩饭以后,成家明正准备将它送到门外。没想到,它盯着成家明,呜呜地低声叫唤。好像是明白他要送走它一样,这只黑猫到处游走,不让成家明靠近。


“娘,我们家已经这样了,再穷也穷不到哪里去了,就留下它吧,这样我上山砍柴不在家的时候,它还能给你做个伴。”成家明对母亲说道。


看外面雨还在下,成母也不忍心,就答应留下了这只黑猫。

这只黑猫全身漆黑,没有一丝杂毛,看起来很漂亮,特别是眼睛,炯炯有神。它白天很少在家,一早就出门了,令人惊喜的是,晚上回来,总是叼着一只野兔。


“想不到,养你还有不少好处呢!”成家明很高兴,越发喜欢这只黑猫,一有空,就与它嬉戏打闹。每天晚上,它都爬到床上,挨着成家明睡。


母亲去世以后,成家明与黑猫的关系更加亲密,一回家就到处找他,但它依然和以前一样,白天几乎不见踪影,晚上就带回一只野兔。这些野兔,让一人一猫的伙食改善了不少。


成家明更加卖力地打柴存钱,因为母亲生前最大的愿望是他能娶上媳妇,为成家延续香火。


这天,他早早地来到山上。密林之中,清晨的浓雾还没散尽,早起的鸟儿正在枝头欢快地鸣叫。


透过雾气,成家明隐隐约约地看到一个白色身影。有人比自己还起得早,也来打柴吗?他有些疑惑,悄悄地走进想一看究竟。


等到只有十几部距离的时候,那个白影觉察到了有人靠近,惊恐地转过身来,一副很害怕的样子。


“谁?”白影一声惊呼。


成家明这才看清,这是一名女子。只见她云髻半开,似乎还沾染了清晨的细小的露珠。而且眉毛细长,面容清丽,身材修长。


他一时不知所措,结结巴巴地说:“我是来打柴的,不想惊扰了姑娘。不知姑娘这么早怎么独自一人来到这山上?”


见成家明不像是坏人,女子仿佛松了一口气,但她并不答话,反而小声地抽泣起来。


“姑娘这是怎么了?遇到什么事了吗?”成家明问道。


哭了一会,女子平复了一下情绪,才泪眼朦胧地说:“小女子昨天路过此地,不想遇到几个贼人,被抢去了钱财,还想要欺负我,慌不择路,我逃到了这座山上躲避。呆了一夜不敢下山,估摸着这时候贼人应该走远了,准备下山找点吃的。没想到迷了路,在此转了半天也没找到下山的路。”


“原来是这样,幸好你人没事。”成家明对她说:“如果姑娘不嫌弃,我带你下山吧,顺便到我家吃点东西。”


“那就麻烦公子了,小女子感激不尽。”那女子点头答应,就在成家明的带领下,下山来到他家。


路上,成家明得知女子名叫白淑芬,孤身一人,家中再没有其他人了。自从母亲离开以后,除了那只黑猫,他也是孤身一人。同病相怜,感同身受,成家明不禁对她产生怜惜之情。


回到家中,成家明给白淑芬找了一点吃的以后,她又低声哭起来。


“姑娘又怎么了?是饭菜不可口吗?没办法,我一个人住,平时凑合惯了,只能做出这样的饭菜。”成家明说道。


“这饭菜很好吃,是我这几天吃得最好的一顿。”白淑芬说:“非常感谢公子。想到我孤身一人,无处可去,不禁悲从中来,因而忍不住难过,还请公子不要见怪!”


“只要白姑娘远离,你可以住在这里。我家有两间房,姑娘住里间,我住外间,我绝不打扰你。”成家明连忙说。


白淑芬立刻破涕为笑,说:“感谢公子收留,那我暂时就先在这里住下。”


就这样,白淑芬住了下来。白天,成家明上山打柴,白淑芬留在家中帮忙洗衣做饭。说也奇怪,自从她来了以后,成家明砍柴的时候总是有使不完的劲,以前一天才能砍下一担柴,现在大半天就可以了,每天下午太阳还老高的时候,他就回家了。


但是那只黑猫似乎很不喜欢白淑芬,每天晚上回来,它都冲着她龇牙咧嘴地,眼神冷冷地盯着。


每当此时,白淑芬都很害怕,一边退让,一边大声呼唤成家明。为此,黑猫多次被成家明呵斥。


过了大概一个月,白淑芬做了一大桌好菜。成家明回来以后,她开门见山地对他说:“你我都是孤身一人,不如结为夫妻,互相依靠,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成家明听后大喜。他无数次想让白淑芬成为他的妻子,但他不好意思开口,又怕被她拒绝,如今她提出来,真是求之不得,当即点头如捣蒜地同意了。

此后,成家明更加不惜力地打柴卖钱,想让她生活得更好,白淑芬把家里打理得井井有条,每天做好饭菜等他回来,两口子恩爱有加,日子过得如蜜一样甜。邻居们都说成家明走了狗屎运,娶了这样一个如花似乎的漂亮妻子。


两人成婚以后,黑猫每天晚上就被从床上赶了下来,对白淑芬更加凶恶,有时候它晚上也不回来了。


有一天,成家明照例到山上去打柴。突然听见有人在身后喊他的名字。他转身一看,是一名黑衣男子。


“家明,有件事我和你说,你不要害怕。我是你收留的黑猫。”黑衣男子说着摇动身形,变成了黑猫模样,然后又一摇,重新变回黑衣男子。


成家明大吃一惊,背后冷汗直冒,两条腿不由得抖动不已,想要说话却一句也说不出来。


“你不要怕,我是来救你的,是为了报答这半年来你的收留之恩。”那黑猫说:“你娶的妻子不是人,她是一个白鼠精。因为祖上积德,你是有福之人,她如果吃掉你,可以少修炼三百年。”


“明天她应该就会有所行动,这座山的东边有个洞,她会让你明天到那里去,到时候我们一起出掉她,你只要按照我说的做,我保你无事,事后还会送你一场富贵。”黑衣男子说完就消失不见了。


成家明害怕不已,半天没缓过来,好不容易挨到天黑,才硬着头皮回到家。


白淑芬看他脸色非常难看,还不停地发抖,就对他说:“相公,看来有些事情你已经知道了。你明天到你经常打柴的那座山的东边,那里有个洞,到时候我让你知道全部真相。”


说完,她又贴着成家明的耳朵说了几句话,然后到里间再也没有出来。成家明听完之后不敢进屋,在外间一夜没睡,眼睛睁到天明。


第二天一早,白淑芬就对成家明说:“别忘了昨天晚上我对你说的话。我先过去山洞,你随后再来。”


白淑芬走了以后,成家明随后出发。走了一阵,看到前面有四个人抬着一顶轿子。


这时,黑衣男子又突然出现,对成家明说:“看到前面那顶轿子没?这四个轿夫和轿子里抬的都不是人,而是白鼠。轿子里的白鼠就是你的妻子白淑芬。她们幻化成轿夫和新娘的模样,是掩人耳目,真正意图是商量怎么吃掉你。”


不止一个白鼠精,成家明更害怕了。“我回去行不行?猫兄,你一个人应该能对付他们吧?”他说道。


“不行,我一个人对付不了。这几只白鼠精,只有白淑芬功力强一点,我应该能对付,但不能有干扰。其他几个都很弱,你先帮忙牵制一下,等我解决了白淑芬就来帮你。你放心,有我在,保证你没事。”黑猫信誓旦旦地说。

不一会,他们先后来到了东山的那个山洞。黑衣男子和白淑芬相继出现。


“白淑芬,今天就是你的死期,看你以后还敢害人。”说完,黑衣男子冲上前去,立即就对白淑芬动手。


白淑芬也迎上前去,两人杀得昏天暗地,渐渐地,白淑芬开始落入下风。不一会就被黑衣男子打倒在地,嘴角渗出献血。


“受死吧!”黑衣男子一步步慢慢走向白淑芬,伸出右手准备一掌拍下去。


突然,他的身后一只桃木剑快速飞到,一剑洞穿他的身体。


黑衣男子狂徒一口鲜血,转过身来,难以置信地看着成家明,断断续续地说:“你……你……为什么……要杀我?”


“不杀你,我就被你害死了。”成家明镇静地说着,然后与白淑芬相视一笑。


原来,前一天晚上,白淑芬在成家明耳边说,有一年大旱,她到成家明的一个祖先家里偷粮吃,被他抓到了。他不仅没有伤害他,每天还把门开一条小缝,让她进去吃,她才没有饿死。


随后,白淑芬修炼成精,但成家祖先早已不在人世。为了报答救命之恩,白淑芬才找到成家明。而那只黑猫才是真正想害他。因为成家祖上积德,成家明成为有福之人,那黑猫每天睡在他的身边,盗取他的精气,有助于它的修炼。


东山的这个洞其实是黑猫的修炼之地,他晚上吸取成家明的精气,白天就在这里修炼。白淑芬撞破了他的好事,黑猫一直想除掉他,就约她到洞中决战。


本来在黑猫的洞中,白淑芬没有任何优势,但她和成家明结为夫妻以后,知道他有一把桃木剑,于是将计就计,告诉了成家明真相,让他将计就计,从后一招制敌。


成家明听了两个人的话后,原来分不清真假,一时难以抉择,于是想起了邋遢道人给他的锦囊。打开一看,纸上只有五个字:信白勿信黑!


不久,黑猫一名归西。成家明与白淑芬一起回了家。此后,在白淑芬的帮助下,成家明做起了生意,最后富甲一方。两人育有一儿一女,大富大贵地过完一生。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