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催命符

民间故事:催命符

一天晚上,韩老爷从外边饮酒归来,一头栽倒在床上很快就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他忽然大喊一声,妻子张氏从睡梦中惊醒,推了推身旁的丈夫,说道:“快醒醒,是不是又做噩梦了?”


这时,外面传来三声锣响,随后响起打更人嘹亮的吆喝声:“天干物燥,小心火烛”。韩老爷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用手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惊声说道:“我梦见自己身处汪洋大海之中,拼命呼喊却没有人前来相救。”


张氏望着惊魂未定的丈夫微微一笑,劝慰道:“只是一个梦而已,无需多虑。快睡吧,都三更天了!”韩老爷“嗯”了一声,没再继续说什么,躺在床上望着窗外皎洁的月光陷入沉思。

最近他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有时还经常咳血。方圆百里的郎中都请了一个遍,却没有人能医好他的顽疾。韩老爷整日忧心忡忡,觉得大去之日已不远矣。


天刚蒙蒙亮,他穿衣下床来到书房,取出笔墨纸砚准备提前立下遗嘱,刚写到一半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阵急促地敲门声。邢管家听到声音,披上衣服赶紧跑出去查看情况。


不多时,就见他领着店伙计赵四海走进院子,两人步履匆匆,看上去好像发生了什么大事。韩老爷事感不妙,推开房门连忙问道:“一大清早,何事如此惊慌?”


赵四海看到韩老爷快走两步,来到近前惊声说道:“回禀老爷,大事不好,昨晚小人和吴怀山在铺子里值班,好像被贼人下了迷药,等我们清醒过来发现铺子里被人翻得乱七八糟”。

话音刚落,就见韩老爷急急忙忙走出家门直奔丝绸店而去。大约一炷香的功夫,府上的下人们陆续起床,又开始忙碌的一天。不多时,妾室媚娘推开房门,端着脸盆来到水井旁。


洗漱过后,她像往常一样开始打扫房间收拾家务。当她走进书房时,发现桌子上叠放着一张纸,打开一看竟然是一份遗嘱。媚娘看到后气得浑身发抖,想不到丈夫这么偏心。


古代妾室在家中根本没有地位可言,自从媚娘嫁给韩老爷为妾,洗衣做饭打扫家务什么活都干,反倒是大夫人张氏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整天过得悠闲自在。


媚娘背地里抱怨连天,可在丈夫面前表现得勤劳朴实,善解人意,只希望能博得丈夫的好感,为自己的亲生儿子韩炳川在家中争个一席之地。

可当她看到韩老爷写的遗嘱时,瞬间怒火中烧,想不到丈夫会把家中所有产业都留给张氏所生之子韩炳昌,而她的儿子韩炳川仅仅分到五百两银子。虽说是嫡庶有别,可她却为自己的亲生儿子鸣不平。


媚娘手里握着遗嘱,喃喃自语道:“你对我无情,别怪我对你无义”。她平复心绪,装作若无其事地走出书房,此时一个邪恶的念头正慢慢形成。


一连两天,韩老爷忙着去官府报案并处理店里被盗之事,早把那份遗嘱忘在了脑后。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份没有及时收好的遗嘱竟然会变成催命符。

韩老爷家大业大,铺子里丢点货对他而言并没有构成多大损失,只是此事一出忽然有点心烦意乱。妻子张氏怕丈夫过度忧虑加重病情,就提议让他出去散散心。


此言一出正合韩老爷的心思,他早就想出去走走转转,只是每天忙于生意难得有空闲。如今店里的事务都交给儿子韩炳昌在打理,正好有大把的时间。


张氏见丈夫难得心情大好,连忙笑着提议:“听闻城南的百亩桃花开得正艳,不如去城南踏青赏花。奴家愿意陪您一起同游,不知老爷意下如何?”


这时,管家正好走进门来,得知东家要去赏花,连忙说道:“老爷什么时候想出去提前跟小的说一声,我提前备好马车。”

韩老爷最近身体不好,脾气也变得有点古怪,他沉思片刻,回道:“又不是出远门,无需兴师动众。明天你们谁也不用陪着,我只想一个人静静。”妻子闻言没再说什么,在她看来只要丈夫开心就好。


次日上午,韩老爷溜溜达达走出家门,独自一人朝郊外走去,直到傍晚时都没见他回来。妻子张氏有点担心,就让管家带人出去寻找,几个人找到天黑都没有看到老爷的人影。


这时,韩府上下都变得紧张起来,大家分头寻找就连城中的酒馆、茶楼都一个不落翻了个遍,愣是没有发现韩老爷的踪影。次日清晨,嫡子韩炳昌跑去衙门报案,希望官府能派人帮忙寻找父亲的下落。

姚知县和韩老爷私下里有些交情,接到报案后连忙派人四处寻找。转眼三天过去了,案件毫无进展。大家纷纷猜测,韩老爷定是凶多吉少。


到了第四天晚上,大约三更时分,一个黑衣男子拉着一车稻草朝郊外走去。他刚走出城门不远,就被一个酒鬼上前拦住去路。


此人名叫柳青河,是个有名的赌鬼,最近赌钱输得倾家荡产心里十分憋闷。晚上他独自一人出来喝闷酒,恰巧看到黑衣男子拉着一车稻草出城。


常言道:“事出反常必有妖”,他猜想这稻草下面可能藏着金银珠宝。正所谓:酒壮怂人胆,恶向胆边生,柳青河拦下黑衣男子上前抢夺财物,随即两人厮打在一起。

这时,巡逻的两个官兵听到打斗声跑过来查看情况。黑衣男子见大事不妙撒腿就跑,柳青河见那人已经跑远,心里反倒是暗自欢喜。官兵走到近前,高声质问道:“刚才是怎么回事?”


柳青河喝得迷迷瞪瞪,笑着说道:“多谢二位官爷及时赶到将那贼人吓跑,不然小的差点遭人劫财”。两个官差看了一眼车上的稻草面面相觑,其中一人高声问道:“大半夜地拉着稻草出城,想必其中一定有诈”。


两人不由分说上前搜查,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想不到这稻草下面藏着一具男尸。这名死者不是别人,正是官府多日来苦苦寻找的韩老爷。


柳青河见此情形吓得醒了酒,两名官差不由分说将他带往衙门。次日清晨,县老爷开堂问案,柳清河不敢隐瞒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如实相告,声称韩老爷的死跟他无关。

两名官差当面指正,怒称柳青河前后说辞截然相反。事到如今,他百口莫辩,只是跪在堂前一个劲儿地喊冤。


姚知县怒不可遏,惊堂木一拍大声斥责道:“大胆刁民,本官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定是不肯说实话。来呀,将这藐视公堂的刁民先拖出去打二十板子。”


几十板子打下来,柳青河疼得哭爹喊娘叫苦不迭,即便如此他仍然坚称自己并非杀害韩老爷的凶手。后来,经过调查取证发现柳青河确实不具备作案时间。


姚知县将抓捕对象锁定在当晚与柳青河打斗的黑衣男子身上。知县大人派出官差暗中走访调查,一个月后黑衣男子开始浮出水面。经过柳青河辨认,此人正是那天晚上拉车出城之人。

知县大人严加审讯,黑衣男子终于说出实情,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幕后主使竟然是韩老爷的妾室媚娘,而眼前的这个男人正是媚娘的大哥周林生。


原来,自从媚娘看到那份遗嘱后心里一直焦虑不安,为此事她专程跑回娘家找大哥周林生商量对策,并声称事成之后将所获钱财分给大哥一半。


在利益的驱使下两人动起歪心思,周林生趁着韩老爷独自一人外出之际将他劫持并藏匿在一处破房子里。他逼迫韩老爷重写遗嘱将家中所有财产一分为二,一半留给嫡子韩炳昌,另一半则留给庶子韩炳川。

韩老爷不肯轻易就范,周林生对他百般折磨。一连三天,韩老爷滴水未进被折磨得不成人形。无奈之下,他重新写下一份新的遗嘱,并恳请周林生放过一个将死之人。


开弓没有回头箭,自从周林生将韩老爷劫持那一刻起,就没打算让他活着出去。周林生想趁着天黑将他的尸体拉出去偷偷掩埋掉,没想到半路碰到酒鬼柳青河。


案件水落石出,媚娘被捉拿归案,柳青河被无罪释放。兄妹两人谋财害命,最终被判处死刑。俗话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周氏兄妹为了钱财害人害己,一个邪念致使三人丧命。

结语:

韩老爷一世英明积下万贯家财,没想到迟暮之年会死在妾室媚娘手里。在封建社会,韩老爷的做法似乎并无不妥,嫡出和庶出的待遇确实有着天壤之别。


要怪只能怪媚娘贪得无厌,过于迷恋钱财。五百两银子对于韩家来说确实微不足道,可对于媚娘母子而言这些钱足能让他们丰衣足食。常言道:“人心不足蛇吞象”,媚娘过于贪婪,最终死在一个“贪”字上。


人的命,天注定,不用埋怨老天不公。人生在世,不执拗于一时得失,才能发现人世时更多的美好。人这一辈子不要太过于迷恋钱财,一味地追逐金钱只会迷失自我,成为一个为金钱而生的奴隶。


放下贪念,活在当下过好每一天。伴日出日落,看花开花谢;知足常乐,岁月静好!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