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抄书,一日一抄,既抄且读,收获非浅

坚持抄书,一日一抄,既抄且读,收获非浅

又来抄书啦,今日抄写《聊斋志异》之惊悚小说"尸变",挺有意思。请您先看原文,后面我用白话讲讲这个故事…。

(抄书《聊斋志异:尸变》之短篇惊悚小说放事)

山东阳信地方有一老翁和儿子合伙在城乡结合部的官道旁开了一家客店,接待往来客商。这天来了四位客人,样子很疲惫,想要住宿,但是客店住满了,四人央求店主老翁想想办法,因为他们太累了,急需休息睡觉。


(配图来自网络)

老翁想了想对四客说:"倒是有一间空屋子,还有现成的通铺,不过里面有一具新尸,是我儿媳刚去世,儿子去买棺材还没回来,你们敢在这屋睡吗?"


(配图来自网络)

四客纷纷说道:"沒事儿没事儿,有个地方睡就行啦,活人不怕死人,就在那里睡吧。"老翁领他们去了空屋,只见通铺对面设有灵床,床前点着"长明灯",一具女尸盖着一床纸被子,直挺挺躺在纸衾之下。四人上了通铺倒头就睡,不大一会儿就响起呼噜声。

只有一客怎么也睡不着,正在胡思乱想之际,忽听纸衾悉悉索索响起来,抬头一看,女尸从灵床坐了起来,下地直挺挺奔通铺而来,客吓得不轻,不由得把头缩进被子里,撑开一条缝,偷看女尸要干啥。

只见女尸淡金色的脸色,额头上勒着生绢,走到三客头前,俯身一个一个往客人头上吹着阴气,客吓得把头缩进被子里,听見灵床上纸衾声响,偷偷一看,女尸躺在灵床上拽过纸衾盖住尸身了。

客吓得直哆嗦,用脚去踹动那几位,他们一动不动,心想不好,是不是没气儿了。正想着呢,听见纸被子又响,偷偷一看,女尸又起来了,直奔向通铺,客赶快蒙往头,一动也不敢动。女尸来到他头顶处,噗噗地吹了半天阴气,然后又回到灵床上。

客趁机坐起来,登上裤子连鞋都沒来得及穿就向外逃去,女尸飞快跟在后面飘动着追赶。客人見有寺庙,里面还传来木鱼声,就上前去敲门,敲了半天也沒人开门,女尸已经来到跟前了。

客人一见门外不远有一棵大楊树,赶快爬到树上躲避,女尸窜上树干去捉客人,客人向右,女尸跟向右,客人向左,女尸跟向左,客人只得使劲往上窜,女尸双手紧紧抓住树干,一下子把手指插进树干中去拔不出来了,挂在树干上直挺挺僵硬地吊在那里,客人吓得一个激灵从树上跌下来,昏死在地上没有了气息。

(配图来自网络)

天已破晓,僧人开了山门,一见地上有人昏死,树上挂着一具僵尸,忙把地上的客人抬进庙里,灌上热湯,客人醒过来,叙说了怪事。僧人赶快报官,县官带人赶到现场,一见树上之尸,还挂在那里直挺挺地随风晃动着呢


(配图来自网络)

县官赶忙命令随从差役上前去抬女尸,费了挺大劲把女尸手指从树干上拔出来,一见树干都插进深洞之中了。听客人一说,忙差人去客店吿知老翁,老翁和儿子急忙赶过来,儿子背起女尸,老翁在后面扶着,回到客店中,客店灵床对面那三位客人已死在被窝中了。

客人叭哒叭哒掉眼泪说道:"来了四个人投店住宿,就剩我一人了,这回去咋交待呀?"县官急忙给写了"证明",盖上大印,又给了客人几两碎銀子,客人拿着"证明",揣着碎銀,唉声叹气一步一回头走了…。


(配图来自网络)

这个惊悚故事倒是很符合蒲松龄的写作风格,表面上是鬼丶尸丶狐丶怪在作祟,背后却都寓意着一定的道理。或是隐寓,或是暗指,都是指向当时黑暗的封建社会,读者阅读起来,都会引发一番思索的…。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