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给曾经的军垦战士

献给曾经的军垦战士


男:曾经的军垦战士,

不是花前月下的轻松,

那是一种特殊的历练;

女:曾经的军垦战士,

不是虚无缥缈的梦幻,

那是一种生命深处的眷恋!

男:军垦战士面对的是荒漠、是戈壁!

女:军垦战士住的是地窝子,

吃的是苞谷面!

男:军垦战士开垦的是盐碱地,

是野兽出没的芦苇滩!

男、女合:军垦战士崇尚的是吃苦,是流汗,

是忘我,是牺牲,是奉献!

男:军垦战士是辽阔大海里的波涛,

前赴后继卷起无比壮阔的巨澜!

曾经是屯垦戍边的战士,

就是一种生命的机缘,

曾经当过屯垦戍边的军垦人,

就是一种永远的怀念。

女:这里有王震率领一兵团的老红军,老八路,

从南泥湾到茫茫戈壁;

这里有张仲瀚召集的山东教导旅子弟兵,

披荆斩棘,铸剑为犁。

这里有陶峙岳为首的十万起义官兵,

披星戴月,战天斗地,

唤醒了千年沉睡的土地。

男:这里是冀待开垦的处女地,

五湖四海的有志青年在这里汇聚。

女:这里有远赴天山的湖南“辣妹子”,

这里有革命老区的侠女“山东大葱”,

这里有河北、两广的知识青年。

男:这里有一批又一批的转业战士

这里有国家分配来的大中专毕业生,

这里有豪情满怀的河南垦荒队员,

这里有投亲靠友的拓荒者

这里有上海、武汉、天津的支边青年。

男:那是一段激情燃烧的岁月

女:那是一曲同生共死的和弦!

男:不管你是富有还是清贫,

女:不管你是兄弟还是姐妹,

男:无论何时何地,

提起在曾经在戈壁荒漠的日子,

你都会精神振奋,青春再现;

女:无论何时何地,说起当年的战友,

你都会热血沸騰,心潮翻卷!

男:在祖国最困难的那三年,

由于“老大哥”翻脸,

再加上“共产风、浮夸风”的传染,

肆虐的灾情在内地蔓延,

多少人挣扎在死亡的边缘。

女:而身处祖国边陲的军垦战士,

却挥师下野地,开发莫索湾,

日以继夜,披荆斩棘,

开垦出万顷良田,

夺得粮食连年丰产。

男:伟大的生产建设兵团,

敞开自己博大的胸怀接纳灾民,

女:可敬的军垦战士啊,

勒紧裤腰带,

将有限的口粮一减再减。

男:奎屯河的万人会战,

会让你浮想联翩;

玛河电站的修筑工地上,

你手拿导火索沉着勇敢。

连队开会学习的记忆,

都会使你有久违的亲切感。

女:你会永远记得,

在天山深处放木料,

在悬崖绝壁上采雪莲,

在滚烫的浮土中修渠,

在涛涛的洪水中抢险,

在烈日下割麦,

在月光下摘棉。

男:你会永远记得,

在沙漠中放羊,

在骏马上挥鞭,

在雪地里拉爬犁,

在苜蓿地里挥扇镰,

在训练场上练瞄准,

在沙丘中间练投弹……

女:你会永远难忘,

同班的战友,

在篝火晚会上起舞,

在大礼堂里拉歌,

在庆功宴上碰杯,

在送别的宴席上泪流满面。

男:是的,岁月峥嵘光阴如箭,

几年,十几年,几十年,

当年的战友已远隔万水千山!

女:是的,岁月无情,日月如梭,

青年,中年,到老年,

时光的流水冲不淡记忆的底片!

男:军营的情景画面,

越来越清晰地在脑海中回闪,

当年的战友,

越来越多的在梦中出现!

女:这是怎样一种不是亲情的亲情啊,

这是怎样一种不是血缘的血缘!

男:为了开垦祖国的西部边疆,

女:为了祖国边陲的岁岁平安,

男:我们这些情同手足的战友,

女:我们这些生死与共的伙伴,

男:把成长中最美好的时光镌刻在了遥远的边疆,

女:把生命中最壮丽的青春留在了戈壁荒滩。

男:曾经是屯垦戍边的战士,

你就会一生引以为荣,

女:曾经是屯垦戍边的战士,

你就会永远意志弥坚!

男:江河湖海在你的血管里奔流,

女:日月星辰在你的心灵中灿烂!

男:没有什么可以让你屈服,

艰难险阻铸就了你忠心赤胆!

女:没有什么可以使你迷惘,

边疆的岁月赋予你钢铁般的信念!

男:让我们自豪地说,

我们曾经是屯垦戍边的战士!

“三个队”的使命牢记心间;

女:让我们骄傲地说,

我们曾经是屯垦戍边的军垦人,

手与手相牵,心与心相连。


男:战友们,我的兄弟姐妹,

真的好想你!

女:此时此刻我的心灵在呼唤,

曾经屯垦戍边的战友们,

男:曾经屯垦戍边的战友们,

男、女合:祝你们幸福安康!全家平安!

作 者:解宝昌、王永庆

朗诵者:袁 伟、王永庆

2022年1月18日于定稿于上海市


搬掉沙包建良田


妇女能顶半边天


开春撒沙忙


拉沙改土大会战


小车爬犁一起上

© 2022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古诗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