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溯宁:中国互联网的下一个30年

田溯宁:中国互联网的下一个30年

6月10-11日,亚布力论坛第二十二届年会在黑龙江亚布力顺利召开,在【中国商业心灵】环节,亚信联合创始人田溯宁发表了“中国互联网的下一个30年”主题演讲,阐释中国互联网未来的发展方向。

溯宁|亚信联合创始人

田溯宁表示,下一代的网络不是连接,而是感知。互联网过去30年,所有的商业模型都来源于在网上进行连接和分享信息之后产生的大量数据,数据成为互联网上的财富,但这张网不是为数据而生的,未来,我们要为数据建一张网,这张网络可以称之为感知的网络。

以下为田溯宁演讲内容(略有删节)

1993年,我和丁健在美国的德克萨斯达拉斯创业,办公室所在的街道名叫“玛雅纳”,是西班牙语“明天”的意思。由于创业期没钱,我们通过拍卖花几百美元得到了一台IBMXT计算机,那时没有Web,互联网上最大的应用就是邮件,丁健和我就把邮件编成了一个相当于日报的程序,用这台计算机发布Daily news。

同一时间的中国,互联网用户屈指可数,但我们就认为互联网是好东西。那时打电话非常贵,打电报也贵,只有邮件是免费的,所以我们就想把这个好东西带回中国。30年前还有一件令我印象深刻的事,当时数据局和电子部都想在中国建网,他们找到美国公司,美国公司又找到我们做顾问。有一天丁健和我在“玛雅纳”外面的一个停车场散步,丁健对我说,“溯宁,一个省建30个节点,我们哪怕成功建两个节点也满足了。”结果一两年后,中国所有的节点都是我们建设的。在那之前,我们在美国经常感到没有未来,很苦恼,也没钱,想不清楚究竟应该留在美国,还是回国。当时互联网还是模模糊糊的概念,我们只觉得这个东西好,从没想到互联网能够诞生这么多商业模式,也没想到公司能够上市,更没想到互联网能够改变人们的生活,甚至十年后,中国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互联网国家。

30年前的故事就讲这些,那么,30年后会怎么样?我们先来回顾一下“网络”。每一个时代的网络都在创造时代的财富。工业社会有电网、交通网、通讯网,信息社会有互联网,人类社会一旦被连接起来就可以创造出财富。下一个时代需要一种什么样的网来创造财富呢?过去的网络主要是连接,我认为下一代的网络不是连接,而是感知。过去30年,互联网所有的商业模型都来源于在网上进行连接和分享信息之后产生的大量数据,数据成为互联网上的财富,但这张网不是为数据而生的,未来,我们要为数据建一张网,这张网络可以称之为感知的网络。过去的网络都是连接的网络,现在我们要为数据,为这个新的财富建立一个数据原生的感知网络。

今天的数据还非常有限,都是一些交流型或交易型的数据,还有很多客观的数据没有被记录下来。而通过各种各样的传感器以及各种各样的网络能力,一张感知的网络就会建立起来。人类为什么能够进化?就是因为我们有很多感知器官,但这个世界还没有,我认为感知网络是下一个30年最伟大的人类科技工程。过去连接只是连接人和机器,而下一步要实现机器、设备、每棵树和每头猪都要被连接起来。连接这些数据能干什么?我们可以认知它们,比如能够预知庄稼是否有疾病、会不会丰收。其实建立感知网络的技术已经都具备了,那就是5G、AI。这张网络会引导中国下一个20年、30年的创新走向,以及整个世界的创新历程。

集连接、算力、存储、安全一体化的感知网络目前还是一个雏形,而在努力推进过程中,会生产出海量的新型数据系统,我们要开启一个数据的大生产时代。人类在工业革命中征服了海洋,认识了新大陆,今天,我们要随着新型数据的不断产生,再次开启一个未知的领域。一个人体上的细胞有6个G的数据,我相信这么多数据一旦存储起来,可以预知大量的疾病,包括每辆汽车、每棵植物、每只动物,只要将它们所蕴藏的数据存储起来,我们就能够对整个汽车行业、农业生产领域产生全新的认知。

30年前,人们认识到的是能够发邮件的互联网,而如今,无论外部环境如何变化,人们将体会到一场浩大的新的技术革命在开展,并意识到这个世界不光要被连接,也需要被感知。当世界被感知时,人们就能对这个世界从认知走向预知。30年前,中国建网都是用美国的Cisco数据库、SUN工作站,现在中国都具备了这些要素,从过去30年的视角看,此刻都是远方和未来。我不确定自己还能不能再奋斗30年,但是至少要跟得上和理解未来的30年。我希望在生命尽头,能看到这个世界不仅被连接,还被感知,能看到这个世界像人类一样有了眼睛、鼻子、耳朵,变成一个真正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