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一元钱让我穿上了绿军装——这不是笑话

当年,​一元钱让我穿上了绿军装——这不是笑话

一元钱让我穿上了绿军装


都子元


当毛主席在北京天安门城楼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的庄严时刻,我时年11周岁。


1973年拉萨警备区司令,政委,各科领导与复员干部留影,右二是作者都子元。


我的家乡,在天府之国腹地,简阳县的一个小山村。新中国诞生前那些年份,炮火连天,弹痕遍地,八年抗击小日本,三年解放全中国,战争的烈火却沒烧到四川,蜀中百姓,没遭受战争的摧残。也许,是我的年幼无知,也许,是小山沟的闭塞、不过最可能的也许,是国民党溃败,故意的封锁和隐瞒。所以老百姓什么都不知道,日岀日落,见到的就是簸箕那么大个天,贫困交加,度日如年。


直至1949年寒冬腊月的一天,在施家乡小学读书的堂叔回来时,兴高采烈地唱着“农人起早庄稼好,收成丰富吃得饱,一家大小乐逍遥,大家来唱秧歌调……”。叔唱得很好听,我就好奇地问:以前怎么沒听你唱过呢?他说,这是昨前天路过学校,街头的解放军教的“秧歌调”,还教了《國歌》、《东方红》、《沒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可惜没有学会。


隨后不久,这些歌曲就唱遍了城乡各个角落,知道了朱德总司令,毛泽东,共产党,解放军,新中国,新社会,打倒地主恶霸资本家,消灭剝削和压迫,穷苦人要翻身解放……好多的新名字,新名词。


而且,我还参加了建党节,建军节,国庆节等重要节日的庆祝活动,又经常听到下乡干部和农会代表,在会上讲生产,讲工作,宣传共产党,毛泽东,号召工农要团结,迠设新中国。这些活动和宣传,具有很强的号召力,广大人民群众都积极响应和拥护。


特别是共产党的各级干部,总是和老百姓打成一片,亲如一家,全心全意为人民的实际行动,让老百姓切身感受到:新中国好,毛主席亲,共产党伟大!


这些新气象,新思想,耳濡目染,坚信在新社会的土壤中,能健康成长。1952年父亲选为乡里的劳动模范,获得的奖品,是那个年代稀有的一支钢笔;我也加入了共青团团员。可是,1953年,父亲在以前落下的支气管炎越来越重,我身为长子,为减轻家庭重担,小学五年级停学,一边务农,一边兼扫盲教师。合作社成立后又当记工员,农技员,以及全国性的土地复查员。不论哪样,我都要尽力去干。


由于读书不多,知识太浅,又没见过世面,比较旧中国而言,对新社会充满了企盼和满足感。对于生长在小山沟的我,不知道天外还有天,而且天外的天更大,地更宽。认定生就一个农民的我,守望着山沟沟的这片黄土地,是我的本份,没有非份的企图和打算。


所以,1956年春季征兵,乡党委的罗光显书记,村支部书记秦泽良,都曾鼓励动员我去参军,因为缺乏远见,没有报名。直至1958年,最初也没想去应征。皆因时逢社教运动,我们合作社的会计,在群众中威信不高,账目搞得不清楚,挨了批评。县里派来的驻村干部姓冯,大家都叫他馮同志,听到了社员们的反映,也看到了他的实际工作表现。与村社干部一起研究后,决定叫我接替会计工作。可是,原来的会计本是我们的隔房亲戚,由我接替,他必然心生疑惑,而且我也怕不能胜任。于是原本没打算参军的我,与父亲商量后,才下定决心报名应征。


冯同志知道我不願当会计,已经报名参军,非但不阻挡,还积极支持。等了十来天的一个下午,冯同志找到我,叫赶快到区里去参加明天的征兵体检。时间很仓促,到区里要走40里的路程。我说这么晚了,什么都没有准备怎么去!冯同志说,有什么准备的,你去就是。我说,去了要住宿,要吃饭,我身无半文怎么行?这时冯同志才觉得确实是个实际问题。他毫不犹豫,从自己的腰包里掏岀一元钱,放到我的手心里,催我快去,太晚了一个人天黑不好走。拿到冯同志的一元钱,我急忙上路,赶到区里,许多店铺已经打烊,唯有两家专门接待参军体检的客店没有关门。第二天在平泉中学体检,下午结束后,又摸黑回到家里。


我终生不会忘记,如果没有冯同志的一元钱解急,等我凑到钱再去,岂不失去了参军的良机!1958年3月应征入伍,5月份进入西藏军区159步兵团,当年8月投入西藏的平叛战斗,62年10月又参加了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60年入党,61年提干,在雪域高原服役16年。


一元钱,以现在的价值衡量,实在是微不足道。但在那个年代,一元钱办多少事,用途有多大,非那个年代的人不会明白,许多年青人可能会认为这是一个笑话。因为他们不知道,当年,一般的工人、干部,月薪十几二十元,夫妻两人工作还好,一个家庭靠一个人的工资生活,拖家带口就得紧吧一点。大约是56年,国家供应我家60斤玉米,按价计算,不到三元钱。这个供应粮,只能到80里路程的县城粮站去买。因为家里没有钱,还要从县城再走十里路,到石桥镇去找姑父借钱。找到姑父已经很晚,他看到我的肩头上有一根扁担拗着麻袋,没等他问,我自已先说了来由。他立即领我去面馆吃了一大碗面,次日一早,等着吃了学校的早饭,姑父倾其所有,很难为情地将一元钱给了我。我知道他也是上有老,下有小,也不宽裕。可我是带着希望,两头摸黑走这么远,指望买到粮食,解决家里一时之难。结果是空着袋子回去,披星戴月又是90里,回到家里筋疲力竭。父母看着空口袋没说什么,只是无奈。


但是,这两个一元钱的恩情,让我铭记了一輩子。姑父的一元钱,虽然没有买到粮,但他已倾其所有,竭尽其力;冯同志的一元钱,把我送进了军营,让我穿上了令人羡慕的军装,成为光荣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一员!如果不是当年的好干部馮同志,我注定要失去参军机会,落下终生的遗憾!


一元钱的价值,怎么衡量?用金钱,用商品容易计算,但以党群关系,民心民意衡量,其价值难以估计。所以,冯同志,姑父,给我的不仅仅是一元钱,是精神,是信仰,是道德,是力量,不但自已终生不忘,还常常给親朋好友讲,让这样的好作風、好传统永远传扬。


(注:本文插图均由作者提供)

作者简介: 

都子元:生于1938年2月,1958年3月入伍,于5月进藏,曾参加平叛战斗、对印自卫反击战。先后在山南军分区、军区干部学校、拉萨警备区司令部等地工作任副班长、给养员、营房科会计、助理员等职。1973年10月因患肺结核加肺气肿,退役回到四川简阳县,,1998年退休。

作者:都子元

© 2022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古诗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