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编聊斋:画壁

新编聊斋:画壁


城郊外有一座古老寺院,远离闹市,是假日游客喜欢的去处。


周末这一天,肖连因为心情郁郁,拉着几位好友,一起来到古寺游玩。


古寺屋瓦连绵,有宏大的新殿,也有旧老的矮檐。


肖连因为情根撕咬,见好友们流连新殿,便独自向矮檐处溜达。


七绕八拐,肖连来到一处禅舍,禅舍不大,内中有一老僧正在坐定。


老僧见到肖连,下坐相迎,肖连随老僧进入禅舍,在老僧泡茶的间隙,肖连打量起小禅舍。


一床一桌,两把椅子,除此之外,壁上唯有一画。


画像精妙,画中人物更是栩栩如生。


画作正是天女散花图,内中有一女,面若桃花,肤如凝脂,瑶鼻樱桃嘴,正自拈花微笑。


肖连重新打量画中女子,只觉女子樱唇轻启,眼波流转。


良久,肖连只觉一阵神摇意夺,恍惚沉想之间,似乎刮起一阵风,肖连身有飘飘然,如腾云驾雾的感觉。


不多久,肖连就见到重重殿阁,云雾飘渺,殿中有一老僧坐在法座上,围绕在老僧周边的信徒听众甚多。


肖连也围了过去。


还没听出头绪,肖连就感到有人扯了扯自己的衣角,回头一看,正是那面若桃花的女子。


肖连在那女子的牵扯下,亦步亦趋,只知穿过一道道门槛,绕过一处处曲栏,就到了一处小舍。


女子进入小舍,肖连不敢照次跟进。


女子回首,展颜一笑,招了招肖连。


肖连鼓起胆,趋步而随。


小舍内幽静无人,肖连进入后,女子关掉舍门,温软相拥,俩人自然而然云雨一番。


完事后,女子又嘱咐肖连在舍内安静待着,她转身闭门而去,等到夜色来临,女子又复重来和肖连幽会。


如此过了两日,女子的闺蜜们,察觉到肖连的存在,冲进小舍,逮住肖连,当着肖连的面调笑女子说:“你肚子都要大了吧?还在外面学那处子的静惠?”


闺蜜们又调笑了俩人一会,直把肖连和女子说得含羞无语。


其中一位闺蜜替俩人解围说:“姐妹们,我们就不要在此叨扰太久了,不然人家小两口要不开心的哟。”


众女嬉笑而去,肖连再次看向桃花女,眉目娇羞,肤若凝脂,吹弹可破,比之初识更为尤艳可人。


肖连内心一热,再次将软玉拥入怀中,正要行欢,忽闻铿铿的靴声响起。


继而铁链锵锵声,兵器嚣嚣然,纷纷入耳。


桃花女惊觉,和肖连一起透过小舍的门缝窥窃,见外面一身金甲的使者,其面黑如漆,其身高如杆,其壮阔如熊,鹰视狼顾,环视刚刚桃花女的一众闺蜜们,问道:“姐妹们都在?”


众女回道:“都在!”


金甲使者又说:“有藏匿凡间人的吗?如果有,要抓到将其惩治,不要无视警戒。”


众女又同道:“没有凡人在此。”


金甲使者望着众女神色,眉头皱了皱,正要下令全面搜查所有女舍。


桃花女见状,内心惊惧,面如死灰,惊慌失措地跟肖连说:“你快藏到床底下。”


说完,桃花女不待肖连藏好,就打开墙壁上一扇小窗,一跃而出,消失不见。


肖连没法,只能躲进床底,不敢出声。


没多久,就听到靴声铿铿然踏进房舍内,似乎进来者只是张望一眼,便又铿铿然走出去。


又过一会,外面喧嚣渐渐远去,肖连提起的一颗心稍微安定下来。


但是小舍外又断断续续传来低语交谈声,肖连只能继续局促在床底下。


局促久了,忽然感觉耳际传来蝉鸣声,眼中见到火焰冒光,景状诡异不可忍睹。


肖连赶忙闭上眼,静心等待桃花女回来,这一等,肖连都忘记自己是从何处而来的。


当时和肖连一起来古寺游玩的几个好友,长久不见肖连人影,大家就在寺中寻找。


找到那处禅舍,见禅舍中就一老僧打坐。


有一好友问老僧可曾见过肖连,老僧张口笑道:“他去听法去了。”


好友疑道:“去哪处听法了?”

老僧说:“就在近处。”


好友还有疑惑,正待再问,只见老僧手指指向墙壁上的一副画像,并开口:“肖施主,为何久游不归?”


好友们看向壁画,还真的有一个人物画得和肖连惟妙惟肖,画中肖连正在倾耳伫立,似乎是听到了老僧的呼喊。


老僧又高喊:“你同来游玩的游伴们已经找了你许久了。”


此话说完,就见肖连飘忽自墙壁下来,他面若枯槁,呆滞木立,双眼圆睁,双足软软。


好友们惊骇,赶紧扶住肖连,问是何故。


肖连只说自己正匍匐在一床底,忽闻敲门声如滚滚惊雷,肖连出了床底,窥探舍外情况。


只见拈花人不复桃花面,而是端庄肃穆。


再一刹那间,肖连就回到了墙壁下站立的情况。


他赶紧给禅舍中的老僧拜倒,问这一切是真是幻。


老僧笑道:“幻由人生,贫僧也不能解答真真幻幻的区别。”


肖连闻言,气结不扬,郁郁寡言,好友们也是骇叹不已。


随后,他们都离开了古寺。


老僧在他们离去后,才感慨:“幻由人作,人心若思色,就能生色境,色境控制不住,就会生色心。色心一起,就容易生各种惊喜惶恐的境界。道法要点化愚蒙,有千万幻境产生,而这些,皆是各人的心所自动产生的。”


万千幻境,是悟是怖,皆由己心所来。

© 2022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古诗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