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瓮亭记(上)

玉瓮亭记(上)

文 | 英沙

2019年夏,因了种种事情,我带着很大的思想困惑。为了散心,让自己重新振作,便去了北京旅游。

在街头,我偶遇了老友文东海。东海兄曾经是一名律师,敢仗义执言,为人鸣不平,有古侠士之风。王勃有言:“关山难越,谁悲失路之人,萍水相逢,尽是他乡之客。”二人相遇,且惊且喜,举杯言欢,开了两瓶北京二锅头。茶余酒后余兴未已,于是决定同游北海。两个人既没定方向,也就漫无目的,索性放开来走,于是将北海内盛名如炬的几个主要景点走马观花似地草草游了一遍。

北海公园是久负盛名的古代皇家园林,原为辽燕京东北一片湖泊,得名金海。金大定三年至十九年(1163年—1179年),金世宗仿照北宋东京(今开封)艮岳园,运来大量太湖石砌成假山岩洞,修建大宁离宫。当时把挖“金海”的土扩充成岛屿和环海的小山,岛称“琼华岛”,水称“西华潭”,并重修“广寒殿”等建筑。

元代,至元元年到至元八年(1264—1271年),三次扩建琼华岛,重建广寒殿,作为帝王朝会之处。至元八年(1271年),琼华岛改称“万寿山”,又在湖的东西两岸营建宫殿,将北海建成一个颇有气派的皇家御园。

由公园南门进入,前方便是北海公园的中心景点琼华岛,岛上的树木非常茂盛,一座白塔矗立于琼华岛上,是北海公园的标志性建筑。今天的游人较多,全国各地来的都有,都是一些极为普通的游客,他们三三两两地走着,兴奋地看着各处,议论着。

白塔建于清顺治八年(1651年),清世祖福临根据西藏喇嘛恼木汗的请求,在广寒殿的废址上修建藏式白塔,在塔前建“白塔寺”,山名也改称为“白塔山”。白塔是一座藏式喇嘛塔,塔高35.9米,上圆下方,塔顶设有宝盖、宝顶,并装饰有日、月及火焰花纹,喻示“佛法”如日月同辉,永照大地。

看着这座塔,我搜索枯肠,想要找到一些古人咏塔的诗句,没想到,咏他处的塔或者白塔的诗,比比皆是,这儿的塔,我竟搜不到只言片语。后来恍悟:这里曾是皇家园林,从前并不对外开放,当然稀有外来参观者,因之写塔的诗就更稀缺了。

不知为何,我的脑海里竟浮现出某人写大雁塔的打油诗来:

平地生出一座塔,

顶上细来底下粗。

有朝一日倒过来,

底下细来顶上粗。

念完这首歪诗,我的内心却更加惶恐不安。真是太奇怪了!我念这首打油诗干什么?我怎么会如此错乱呢?好吧,也许是哪根神经搭错了。这时,东海兄已经走到前面去了,我赶紧跟上他的脚步。

沿着公园东岸北行,在路的东侧有一个园中小园——濠濮间,这里幽静别致,很有特色。明代嘉靖十三年(1534年),于此初建凝和殿。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增建成了北海的园中之园。

濠濮间右边过去是静心斋。静心斋原名镜清斋,在北海北岸,西邻天王殿。清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建。静心斋占地面积8700平米,是北海最精致的一处园中园。园内主要建筑有镜清斋、抱素书屋、韵琴斋等九处景点,点缀以亭榭廊轩、桥池山石,本是皇太子的书斋,它以叠石为主景,周围配以各种建筑,亭榭楼阁,小桥流水,幽雅宁静,布局巧妙,殿阁式建筑既有北方园林的宏伟壮丽,又有江南私苑的小巧玲珑。

静心斋的西侧便是公园内的另一处景点西天梵境。西天梵境又称大西天,原为明代喇嘛庙,乾隆二十四年(1759年)重修,是一处汉藏形制结合的特色建筑。

大西天的西侧是快雪堂,它是一座皇家三进院落,从前到后分别为澄观堂、浴兰轩、快雪堂。快雪堂建于乾隆四十四年(1775年),乾隆皇帝得到元代书法家赵孟頫临摹晋代王羲之《快雪时晴贴》石刻,为了更好地收藏,他特命人增建了金丝楠木殿,取名为“快雪堂”。院内由彩绘游廊连接,快雪堂东西两侧的游廊内嵌有晋代至元代二十余位书法大家的八十余篇墨迹石刻,其中就有乾隆亲笔书写的《快雪堂记》。

快雪堂前,有两块镶在墙上的石碑吸引了我们的目光。只见它由大理石制成,木框镶边,石碑右上有“汉夫子雨竹”几个字,左上各刻有一联,合成一首五言绝句:

不谢东君意,丹青独立名,

莫嫌孤叶淡,终久不凋零。

传说此诗是汉寿亭侯关羽所作。表达对刘汉王朝的孤忠。石碑正中,一枝孤竹嵌于其上,结节分明,叶片直白,枝丫清淡,叉上竹叶片片如刀。此诗与陈毅元帅“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似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是言志之意。据说,洛阳关林、许昌春秋楼、西安碑林,以及全国各地几乎所有关帝庙、山陕会馆,都可以看到这样的竹画石碑。

忽然想起,在陕西的西安也有一个快雪堂,是一些中国无名书画作家聚薮之所。我想,江山代有人才出,他们当中,一定可能会产生后来居上的名家。记得早些时候,我得过一幅西安快雪堂无名画家的《五虎图》,后来恰好友人搬家,便送给了他。友人说,这画我不挂,当收藏,等它将来升值。我说好啊,如果将来它卖了500万,咱俩各分250万。

友人笑说,两个250啊,如此而来,我俩便是两个蠢宝了。我说,两个宝,不也是宝么?

当然,说笑归说笑,那幅画,到底还是没有卖掉。也不知道,究竟是不是捡到宝了。

再往前行,我们草草地看过了五龙亭。又随着人流,走到了九龙壁前。另外还有些景点,我们也一一过了一遍,不过,外行看热闹,看过了,大凡如此,也就没有多少印象了。

解说员说,清光绪十一年至十四年(1885年—1888年)慈禧动用海军经费重修“三海”建筑,在西岸和北岸沿湖铺设了中国第一条铁路,在静心斋前修建小火车站,慈禧乘小火车来北海游宴,侍候的太监宫女甚众,豪奢的场面,非常壮观。

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八国联军打进北京,北海惨遭践踏。他们在北海北岸的澄观堂设立了联军司令部,万佛楼的10000多个金佛及园内其他宝物被洗劫一空。

我们听了之后,体味着历史的厚重和沧桑,二人感慨系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