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人当做许知远──观«向往的生活»第六季有感

做人当做许知远──观«向往的生活»第六季有感

摘要:

“在我看来,许知远是在向往节目组体验最丰富,收获最多的嘉宾。也是最被何炅diss(批评)的嘉宾。”


“但是许知远不同,他离群索居的步伐,一溜小跑,是那么轻快。同时他又是开放的,通透的。仿佛光可以从他身上通过。”


正文:

最近刚刚看完周国平的“孤独三书”,想做一个对“孤独”的总结。又恰好看到许知远来到«向往的生活»第六季的内容,感觉是对“孤独”这个故事的完美补充。

我对许知远很不了解,听过名字,但是真的不了解。但是他在«向往的生活»的表现,太让我喜欢了。我恨不得把我的脸P在他的脸上,让他的身体带我在节目里游乐一番。


这一期的«向往的生活»到了海边,海边是我最喜欢的地方。我是双鱼座,我感觉到了海边就到了家。但是我很少有到海边玩乐的机会,即使我曾经有大半年的时间在悉尼,但是因为没有同伴,我依然没有去过几次海边。


«向往的生活»也曾经是我最爱的综艺,但是渐渐地感到乏味。不论蘑菇屋的场地怎么换,感觉还是换汤不换药。直到许知远来的这一期,他的表现那么自然,像极了一个刚到海边的游客。想要探索,想要观光,而不是任由何炅摆布,解锁节目组的游戏关卡。

最让我感动的是,许知远不是不参加集体活动,相反,他参加了很多活动。只是,在活动的过程中,他要尽可能地避开人群。


避开人群后,他也不是一个人呆着,而是跟当地人搭讪,给当地人帮忙,体验当地人的生活。他在节目组呆了短短的两天一夜,但是他体验到了好多。


他来的时候经过了村口的榕树广场,他就说晚上要来乘凉。他当天晚上去了,第二天下午还带杨迪去了,每次去还买吃的,买喝的。他帮渔民挑海草,他帮何炅搭凉棚,他捡了最重的垃圾,他剪螃蟹、卖螃蟹,他出海放鳗鱼笼,他开快艇,他住树屋,他放唱片,他在凉棚底下乘凉、睡觉、看书、看夕阳。

怎样的旅行团,能安排这么多的体验,在短短的两天一夜里。他体验的时候体验,休息的时候休息。何炅怎么埋汰他,他也不改。似乎他知道,何炅提供的类似家庭的聚集,会给他的体验打折扣。在我看来,许知远是在向往节目组体验最丰富,收获最多的嘉宾。也是最被何炅diss的嘉宾。

许知远走后,做饭累着了的黄磊,也学他,一个人走得远远的,在靠近海的地方坐下。一个人休息,放空。黄磊离开时跟何炅打招呼:“我去学一下许知远。”


我很认同,我认为我也可以学习一下许知远。


读完周国平的孤独三书,又经历了在上海被封锁3个月。当中有两个月是我一个人被封锁。一个月是我和我老公两个人被封锁。目前我老公因为上海疫情的余波,又是快一个月没有回上海了。


虽然读了这么多书,也忍受了这么多孤独。我对孤独仍然没有向往,更多的是一种无奈。虽然杀不死我,也能给我带来很多提升,但是如果我有选择,我依然不会选择孤独。


孤独对我来说,像是酿酒的大酒缸。闷热,烦躁,窒息。虽然我知道,不经过发酵,无法酿出好酒,但是我绝不会自愿走进那个酒缸。

但是许知远不同,他离群索居的步伐,一溜小跑,是那么轻快。同时他又是开放的,通透的。仿佛光可以从他身上通过。虽然隔着镜头,我都能感受到他身上的坦然和肆意。这一点,不知从何时开始,黄磊的身上已经没有了。所以,我可以理解,在这期节目的末尾,为什么,黄磊说他要学一下许知远,也许他也感受到了自己对许知远的向往,也许他也感受到了他似乎失去了本性。


所以我阅读«孤独三书»的总结就是许知远在节目中表现出的那种,完全不受条条框框限制的,不被规划的,而是随着所遇所见所想,肆意流动的自由。


我希望小伙伴们能读到这里,这里是我全文的精华:


孤独的尽头就是自由。


这里我不多做诠释,希望留下空间给小伙伴们自由品评。点个关注再走吧![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