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女孔星河

独女孔星河

第6章 南晟家乡之行

新人考核结束后,去南晟家的计划也被提上了日程,其实也没什么准备的,但是星河想着见南晟父母自己总不能空着手,见长辈还是准备合适的礼物更好。星河给南晟母亲选了一对伯爵耳环,很是大方精致,给南晟父亲买了Hugo Boss的一款限量款领带夹,给南晟外婆准备了PRADA的一款纯手工制作的羊绒围巾。能看得出来选礼物星河花了很多的心思,也不禁让人觉得如此周到的星河,没有一个亲人在世了。所以星河很是重视这次见面,再强大的内心,也需要亲人的关爱!也会觉得孤独。

这天阳光明媚,星河和南晟出发了,出了机场,就见到了南晟的堂哥,一表人才,有些痞痞的,很是帅气。

“你一定是星河了,天哪,南晟你小子上辈子肯定拯救苍生了,找到这么清新脱俗的女朋友,哦,忘了自我介绍,楠牧野,星河堂哥!”楠牧野很是正式地伸出了手。

“你好,孔星河。”星河也落落大方的伸出了手。

“本来二叔二婶也要来的,但是二叔昨天扭伤了脚,我听说是接你女朋友,你这千年铁树终于开花了,我好奇得很,所以自告奋勇的来了。”

南晟对这个堂哥简直无语,说是堂哥,其实仅仅比他早出生了三天,可是,他哪有一点堂哥的样子!

“你赶紧帮我拿行李吧,我们都饿了!”南晟催促道。

南牧野开车和他的名字一样,够野的!很快就到了南晟家。星河看着古色古香的红木大门,两旁年岁久远的垂柳,就知道南晟的家肯定是文化底蕴很深的,院子里是略有凹凸的石板路,很是古雅。难怪南晟身上的气质是那般的不俗,光是这宅子就处处透露着文化和典雅。

走到正厅,南晟的的母亲早早就在门口迎着了“这就是星河吧,太漂亮了,本人比照片还漂亮!”

南晟的母亲略有发福,但是浑身散发着高贵的气质,面目柔和,很是端庄“阿姨好!这么热的天您还在外面等着!千万别热着!”

“哎呀,星河真会说话,行,咱们赶紧去客厅,你叔叔盼着呢!”

“叔叔好,我是星河!”星河打量着南晟的父亲,五官端正,非常威严。

“嗯,你好,星河,南晟很有眼光!快坐吧!”

几人坐下,星河看着厅里的摆设,都是红色的梨木家具,中式风格装修,厚重古典,很有档次。

这时,一个较为年轻的中年妇人端了果盘过来,姣好的面容,穿着不贵,却干净得体。“这就是星河小姐吧!果然气质不凡,我一个女人见了都喜欢的不得了!”

“这是负责我们家饭食的阿苏,也是我的远房表妹!”南晟母亲介绍道。

“年龄大了,身体不是这不舒服就是那不舒服,多亏了她了,阿苏烧得一手好菜!还特意学了星河爱吃的湘菜、川菜!”

“谢谢苏姨!”南晟感激地看了一眼阿苏。

“苏姨太客气了,我不挑食的,您还特意学,我都不好意思了。”星河也随着南晟称呼阿苏为苏姨。

“说这些就见外了,对了,阿姐,厨房那边已经都准备得差不多了,什么时候开餐?”

“他们俩估计也饿了,这就开吧!”南晟爸开了口。

星河看着离开的阿苏,不知是不是自己想多了,总觉得哪里不对,她希望是自己想多了。

一顿饭吃得很是愉快,期间讨论了一下他们相识的过程,南晟妈妈对星河是越看越喜欢,一直拉着星河唠家长里短,听到星河的亲人都不在了,更是几度落泪。

“星河啊,以后你就是我闺女,我绝不让你受委屈,南晟要是欺负你,我第一个不同意”

若是别人如此说,星河也就听听,即便相信,我不可能百分百地相信,但是,面对南晟妈妈,星河说不出来的有一种亲切感,看着她为自己精心准备的满柜子的衣服,由内到外都是她喜欢的,甚至姨妈巾都准备好了。这是多么细心的母亲!

“阿姨,谢谢您对我这么好,星河记下了。”

“走,星河,我有个礼物给你”说着便牵着星河的手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房间里有一幅油画,上面画着一位穿旗袍的女人走在乡间小路,夕阳的余晖打在女人的脸上,一切是那般的柔和美好,星河正看得出神,南晟妈妈打断了她。

“来,星河,戴上!看看合适不合适!”

一只成色少见的玻璃种帝王绿玉镯,星河虽不爱佩戴首饰,但是对于这种成色的玉还是清楚的,几年前去缅甸参加任务,曾为了工作研究了很久翡翠。

“不,阿姨,这个我不能收,这太贵重了!”星河连忙推辞。

“你这孩子和我还见外了,我第一次看到你的照片就觉得莫名的亲近,就像似曾相识一般,这个镯子是我们家祖传的,传女不传男,我母亲手腕较粗,我阿婆就把她传给了我,而我生产南晟的时候,大出血,再也无法生育了,不过现在好了,我这不有女儿了!快戴上,否则,阿姨生气了。”

“阿姨,您可以自己留着戴,佩戴翡翠对身体很有好处呢!”

“我这都人老珠黄的了,好东西还是要你们年轻人戴才好看,快戴上,让我看看”

“那星河试戴一下,如果不合适,阿姨就请收回,不要让星河为难。”星河想着等下找个理由说戴着不合适,推辞掉,毕竟太贵重了。

谁知星河戴上大小刚刚好,而且出奇的漂亮,星河还是以自己不爱佩戴首饰为由想要摘下来,奈何无论如何用力都无法摘下,想着用点护手霜应该可以,奈何用了也是摘不下来。

“这镯子有灵性了,认主了,星河,你就不要推辞了,否则,老太婆真就生气了”

“那星河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星河想着还是要想办法取下来才是。

第二日,星河和南晟去看了南晟的外婆,外婆家住在远郊的一处大宅院,院子里各种花草,甚至还有些许草药,星河非常喜欢这里,外婆是非常健谈的老人家,和蔼可亲,星河好久没有像现在这般放松了。

接连几日南晟带着星河游览了当地的景点,吃吃喝喝,再加上南牧野幽默的笑话,甭提每天过得多开心了。后来星河提出去筇竹寺,南晟虽心里有些不想星河去,但是也不好拂了她的心愿。

筇竹寺位于玉案山,是一座始建于大理国时期的佛教寺院,因有“筇竹传奇,犀牛表异”的神话传说,因此叫做筇竹寺。筇竹寺五百罗汉泥塑采用中国传统石黛、石蓝、石绿、靛青等矿物、植物颜料彩画,色泽淡雅而不褪色,诸罗汉有着浓郁的生活气息,其形象如同社会众生。不同的性格,喜怒哀乐的神态,都被刻画得惟妙惟肖。

星河带着母亲的遗愿拜见了方丈,星河非常虔诚,佛教能一直流传至今,必然有他独一无二的地方,老祖宗留下的都是精华。方丈看着星河南晟叹了口气“世间一切皆是因果,生死轮回,爱恨皆要随缘!施主心存大爱,善哉善哉!”

星河听得云里雾里,也没有多加琢磨,一个高学历,高技术人才,她是不相信那些神鬼轮回之说的,但是她还是对方丈恭敬有礼,然而,南晟就另当别论了,星河姥姥临终的话让他不由得乱了心神。

还有两日就要回去了,星河收拾了一下随身东西,又尝试着把镯子取下来,可是不管她怎么抹油,就是不行,星河无奈,只有回去找专业的人尝试一下了。突然,雷声大了起来,星河忙跑过去关窗,窗外,阿苏在收晾晒的辣椒,索性睡不着,去帮忙吧!

走在廊道拐角处,星河听到了一句不该听到的话,止住了脚步。

“阿苏,晚些等晟儿他妈睡熟了,我去找你,等雨停了你再过去,西厢那边路灯坏了,你小心着点。”

星河忙止住了脚步,难道阿苏和南晟爸偷情?星河惊到了,浮现在眼前的是南晟妈妈的慈眉善目,她要怎么做?她该怎么做?

她回到自己的房间,她给南晟打了电话,她知道她这样做,南晟会很难堪,但是,南晟妈妈对她太好了,她无法做到视而不见。否则,她的良心过不去。

南晟来到她的房间,问她为何这么晚还不睡。

“南晟,有个事我不确定,所以我找你商量一下……”星河有些为难,但是,还是将她所看到的说给了南晟。

南晟的脸色很是吓人,星河静静地等着。“等他走了,你去看看我妈,看看她是否有什么异常,我妈睡眠一直不好,按理有点动静就会醒的,我担心她吃了睡眠的药物,等下我跟过去,如果真是他对不起我妈,我绝不放过他!”

“南晟,千万不要冲动,一定要冷静,也许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原因。”星河安慰着南晟。

“不管什么原因,如果真是他对不起我妈,我绝不原谅他!”

星河就这样心神不安地等到了午夜,等他们一一出门后,她来到南晟妈妈的房间,房间里传出南晟妈妈均匀的呼吸声,星河借着微弱的灯光走到南晟妈妈旁边,发现了床头柜上的水杯,闻了闻,多年的医生经验及天赋,星河确定南晟妈妈被下药了,如果长期服用这种药物,会致人痴呆。星河有些感伤,为何这么多年的夫妻,竟然做出这等龌龊之事。枕边人做到如此狠毒,当真是人心难测啊!

星河没有叫醒南晟妈妈,退回自己的房间,她的心情很复杂,不知道南晟那边怎样了……

直到第二天早上,南晟才一脸疲惫地回来“我妈她怎样?”

“阿姨还在睡着,我出去买些吃的吧!”

“不用了,牧野一会送过来,星河陪我说说话吧!”

“好”

两人坐在院子的亭子里,星河默默陪着。“他们在一起很久了,苏姨来我家很多年了,她家和外婆家一直关系不错,后来他父亲做生意赔了,欠了好多钱,为了帮助父亲还债,她嫁给了一个能做她父亲的人。后来她丈夫意外没了,她又没有儿女,她丈夫的儿女也是容不下她。我妈看她可怜,正好我家之前的阿姨因为身体原因辞职了,于是就让她来我家了。苏姨干净,做事认真,又和我妈谈得来,这么些年就一直在我家里。”

“要说苏姨也是可怜人,但不管怎样,你妈妈毕竟是她的姐姐,你的爸爸毕竟是有夫之妇,他们这样对你母亲实在是不公平。”

“是啊,对我妈确实不公平,可是星河,好多事我昨天才知道,我妈自从生完我,从来没有和我爸一起过,我看到的恩爱是他们演出来给我看的。你看到我妈房里的那副画了吗?那是我妈年轻的时候,而画那副画的人是我妈的初恋。”

星河完全颠覆了三观:这么狗血的剧情不应该发生在电视剧里吗?

“我妈和她的初恋是被我外公强行拆散的!那个男的因为无法拥有我妈,卧轨了,我妈痛不欲生,割了动脉,幸好抢救及时,同时,知道自己已经怀孕了。”

如果刚才只是颠覆了三观,现在的星河是三观碎了一地!

“南晟,这不是你的错,很多事不是某个人能控制的,既已发生,就坦然面对吧!”星河安慰着南晟。

“我妈于是欺骗了我爸,为了不让我成为私生子。其实,我爸也很可怜,对吗?直到我八岁时,一次偶然验血,我爸才知道我不是他的孩子,可是他养了我八年,感情已无法割舍,于是为了我,他们一直在演戏。”

“那阿姨吃的安眠的药物?”星河心里已大概有了答案。

“是我妈自己吃的,她什么都知道!我爸也知道我妈心里明白,可是他们都不说破。多么好的演技!”

星河不知道如何安慰南晟!所有的语言似乎都是苍白无力的。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