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塑科技冲刺A股:肥水流向女婿,应收账款畸高|IPO速递

华塑科技冲刺A股:肥水流向女婿,应收账款畸高|IPO速递

电站蓄电池组,来源:视觉中国

当*ST华塑(000509.SZ)“披星戴帽”、易主、挣扎在盈亏线上之际,又一家叫“华塑”的公司来到A股门口。6月24日,杭州华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塑科技”)即将上会,拟登陆创业板。

华塑科技是一家集后备电池 BMS、动力铅蓄电池 BMS、储能锂电 BMS 等产品的自主研发、生产、销售及售后技术服务为一体的电池安全管理和云平台提供商,此次IPO拟募资5.19亿元用于主业开发和产业化、研发、营销及补流。

钛媒体APP注意到,华塑科技此番上市路难言顺利,交易所四次问询后,华塑科技身上依然迷雾重重,信披质量堪忧。

肥水流向创始股东女婿之腰包

公开资料显示,华塑科技成立于2005年,彼时杨冬强、李明星(二人系同学关系)已从事电子相关行业多年,出于对电池安全管理行业前景看好,决定共同创业,但因为启动资金不足,拉上了杨冬强的堂兄杨典宣。三人共同设立华塑有限(华塑科技前身),注册资本51亿元,三人分别持股33%、33%和34%。

虽然杨典宣是以财务投资者身份加入,但在华塑有限这里,杨典宣明显影响力巨大。创业初期,因为杨典宣出资最多且不参与公司经营管理,为及时掌握重要经营决策信息,保障出资安全,在工商登记中杨典宣登记为执行董事兼总经理。直到2008年12月公司第一次增资后,杨典宣不再是第一大股东,其才“卸任”执行董事兼总经理一职。

虽然人不在公司任职,但华塑有限还是很关照创始股东杨典宣及其亲属。时间来到2018年,杨典宣的女婿赵肖峰及其兄弟赵晓华想要创业,当年3月二人的父母支持二子创业,出资成立了乐清市信翔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信翔电子”),由赵肖峰、赵晓华经营管理。后股权几经转让,赵肖峰持股70%并担任执行董事、总经理。

但所谓的创业就是做华塑有限的供应商,信翔电子成立当月就与华塑有限开始合作。2018年-2021年,华塑科技从信翔电子采购额分别为781.96万元、771.70万元、893.84万元、217.61万元,占各期主营成本比例分别为18.35%、13.29%、8.16%和1.62%,采购产品的主要是线束等。

于华塑科技而言,此笔合作只是九牛一毛,但对信翔电子而言,却是赖以生存的大客户。公司在回复深交所的问询函中披露,2018年-2021年,信翔电子向华塑科技销售额占信翔电子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高达88.91%、100.00%、99.09%和90.89%。

当然,华塑科技带富的关联方绝不止信翔电子一家,另一家靠其发家的公司叫深圳赛博联宇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赛博联宇)。该公司成立于 2015 年 4 月 ,2015年筹备期间基本未开展业务,2016年开始成为华塑科技的供应商,且前三年基本靠公司订单过活。2016 年-2019年,赛博联宇向华塑科技的销售额分别为92.80万元、122.10万元、282.05万元和134.94万元,占其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为73.41%、88.96%、90.36%和32.73%。

(华塑科技与信翔电子、赛博联宇合作以来的采购情况,来源:问询函回复)

2019年3月,公司停止向赛博联宇采购是因为当年要引进人才许仁牛,而许仁牛的丈母娘张晓峰就是赛博联宇持股100%并担任执行董事兼总经理的公司。

应收账款增速高于营收

华塑科技可以带富信翔电子、赛博联宇这类小公司,但将其放之行业内,华塑科技不仅产品结构单一,经营体量还明显偏小。

招股书称,公司现已形成了铅蓄电池 BMS 为主、锂电 BMS 为辅的产品体系,但铅蓄电池 BMS一直是公司主要收入来源,近三年H3G-TA 系统占主营业务收入比例高达90.16%、85.49%和75.86%。

而根据招股书里的测算,国内后备电池BMS 产品理论市场容量约60-90亿元;中信证券研报测算,2020年储能锂电BMS全球市场约46.4亿元,预计2025年将达到160.7亿元。

身处细分赛道,华塑科技难有爆发式增长,发展15载,2019年收入才翻过亿元大关。

(华塑科技成立以来的经营数据,来源:问询函回复)

与同行比较,华塑科技的经营体量也偏小。当2021年星云股份营收规模迈过8亿元门槛时,华塑科技还在2亿元之上徘徊。

(华塑科技与同行业绩对比,来源:wind)

值得注意的是,公司近三年快速增长的收入还是靠应收账款堆起来的。2019年-2021年,华塑科技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5522.79万元、1.38亿元和1.67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达到51.48%、67.21%和70.69%。

且应收账款的增速显著高于营收增速。近三年,公司营收增速分别为24.68%、91.94%、14.93%,而同期应收账款余额的增速却高达45.75%、150.59%、20.87%。

应收账款的快速增长带来应收账款周转率的持续下降。2019年-2021年,华塑科技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2.46次、2.29次和1.68次,去年已经降至行业最低水平。

(应收账款周转率对比,数据来源:wind)

对于应收账款的快速增加,公司称在2020年对主要客户维谛集团、高新兴、中联创新等放宽了信用期。但放宽了账期,公司回款情况依然不乐观,期后回款愈加艰难。2019年末、2020年末、2021年末,公司期后回款金额分别为5247.97万元、11643.84万元、6629.65万元,期后回款占比为95.02%、84.13%、39.63%。

另外,经营规模不及同行的华塑科技,研发投入也在行业内垫底。

(华塑科技与同行研发费用率对比,来源:wind)

信披质量堪忧

随着注册制的推广实施,对企业信息披露提出更高要求,而招股说明书作为注册制下股票发行阶段信息披露的主要载体,其可读性、针对性、有效性显得尤为重要。但钛媒体APP注意到,已经四次被问询的华塑科技,信息质量依然堪忧,很多内容明显披露不充分、有效性不足。

比如:报告期内公司共进行了4次增资,不仅有原股东增资也有引入外部股东,但历次增资均未披露定价信息,仅在特殊权力协议情况部分提到2020年8月的那次增资,“中比基金、海富长江分别以2200万元、4400万元向公司认缴新增注册资本19.9905 万元、39.9816 万元。”

如果说过去的信息披露不充分还没有那么重要,那未来的信息披露质量不高,如何让投资者作出判断?

钛媒体APP注意到,公司在阐释募投项目时披露很不充分,投资者看后只会一头雾水。

(华塑科技募投项目,来源:招股书)

比如,在阐释电池安全监控产品及产业化建设项目时,公司称该项目拟提高生产自动化、信息化水平,扩大公司生产能力、丰富产品体系,但是具体能够提升多少产能,只字未提;项目建设期3年,但具体的时间表也未列出;设备购置及安装拟花费1亿元,但具体要购置哪些设备只字未提;如此大的投资,建成后的效益测算也没有。

无独有偶,研发中心项目只简单列了投资概算,但该项目的办公楼准备租赁在哪里,引进哪些国内外一流的研发设备及软件系统,准备研发的方向或项目,新增多少研发人员,也是吝于笔墨。

还有营销服务网络升级建设项目,该项目称拟搭建覆盖全国市场的营销服务网络以及扩大海外销售团队建设,但在哪些城市租赁办公地点、搭建营销网路,招聘多少营销人员,亦一概不提。

阐释1.5亿元的补流项目则更加简略了,没有对未来业务规模扩大后的资金缺口的预算,没有补流后对公司偿债水平改善的预计,只有两段适用所有IPO公司的话,诸如“进一步优化资产负债结构,降低财务风险”“充足的流量资金有利于公司巩固行业内优势地位”。

事实上,早在此前的问询中,深交所就多次提到公司信息披露不具备针对性和有效应,要求公司提高信披质量。

顺便一提,募投项目规划不清晰却完全不影响华塑科技的“大胃口”,此次IPO公司拟募资5.19亿元,募资额不仅超过其去年营收的2倍,还达到公司总资产的1.6倍。

且就在公司近几年资产负债率持续下滑并已处于行业较低水平的背景下,公司四成募资拟用于购置房产和补流。

(华塑科技与同行资产负债率对比,数据来源:wind)

吊诡的是,公司一边喊着缺钱,一边又将大笔资金用于理财,还突击分红。2020年末、2021年末,公司交易性金融资产余额分别为 5458.09 万元和 5551.50 万元。且在2019年、2020年突击分红,2019年华塑科技派现额度超过当年的净利润。

(本文首发钛媒体APP,作者|苏启桃,编辑|崔文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