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首例“安乐死”执行医生:很后悔,就算给我100万也不会再干

中国首例“安乐死”执行医生:很后悔,就算给我100万也不会再干

你这个杀人凶手,你对得起你身上穿的白大褂吗?医生的职责是救死扶伤,不是让你杀人,就是因为你,我才没能见到我母亲最后一面,这一切都是你的错”。

原告还在咄咄不休,可坐在被告席上的蒲连升却一言不发,羞愧的低下了头。

究竟发生了什么医疗事故让作为医生的蒲连升坐在了被告席?又是因为什么原因让蒲连升本该拿手术刀的手把安乐死的药物递给了原告的母亲夏素文。

事情还要从夏素文儿子王明成的“一跪”说起。

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撞上你的,我帮你捡。

说完王明成就蹲下身子,把刚才失神撞翻的床单被套捡起来,重新递交到保洁阿姨的手上。

图片源自网络

无辜被撞的保洁阿姨一腔怒火,打算等王明成捡完东西之后再好好说教他一顿,可当满脸青茬神情恍惚的王明成抬头起身把东西给他的时候,保洁阿姨却一句责怪的话都说不出来。

那一刻,她只觉得王明成可怜。

保洁阿姨抱着东西离开了,王明成却依旧在医院的长廊上反复踱步,他内心的两个小人在进行着激烈的斗争:去还是不去?敲门还是不敲门?

图片源自网络

可忽然之间,一个女人哀嚎不止,因为病痛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场面浮现在他的脑海间,他终于在深吸了一口大气之后,敲门进入了自己徘徊已久的医生办公室。

出现在王明成脑海中的那个女人是他患有严重肝硬化腹水的母亲夏素文,他进入的是蒲连升医生的办公室。

这不是王明成第一次到访,但这一次他来的目的却和之前大不一样:之前他来的每一次都是为了母亲的生,可这一次他却是为了加速母亲的死亡。

图片源自网络

而这个时候,王明成的内心所想,蒲连升却一无所知

听见敲门声的蒲连升抬眼便看到了推门而入的王明成,他合上手中的笔,双手随意搭在一起,开口说道:昨天晚上又没睡好吧?我听值班的护士说你母亲昨天晚上折腾了一宿,整个楼道都能听见她痛苦的呻吟。

蒲连升

王明成苦笑着说没办法,已经习惯了

王明成说完这句话之后,就没再言说其他,但他也没有起身离开的意思,只是略显局促的坐在椅子上,双手不断的揉搓。

蒲连升觉察到了王明成的异样,他也没再开口说话,只是端坐在椅子上,双手抵住下巴,等待王明成再次发声。

王明成

空气陷入了沉寂,甚至连彼此的心跳声都清晰可听,王明成实在憋不住了,开口说道:蒲医生,真的没有治疗我母亲这种病的特效药吗,我母亲真的只能这样在痛苦中等待死亡的降临吗?

喉咙发出声音的那一刻,王明成的眼框就立刻变的通红,作为医生,蒲连升虽于心不忍,但他还是像往常一样,说出了已无药可救,现在所做的一切也只是延缓生命逝世的实情

图片源自网络

听到自己意料之中的答案,王明成反而松了一口气,这一细节之处被蒲连升捕捉到了,他觉得王明成的反应很奇怪,但他也没有说什么。

对话至此,蒲连升觉得可以结束了,所以便拿起了刚才放下的笔。

蒲连升

可下一秒,王明成说的话却让蒲连升大惊失色,手中的笔也随之掉落在了地上,笔帽被弹出,可蒲连升却已是无暇顾及

因为,就在刚刚,王明成恳求他为自己的母亲夏素文执行安乐死而提出这个请求的正是夏素文本人。

夏素文凄惨的哀嚎对所有人而言都是一种折磨,但长期遭受刺骨的疼痛她才是最可怜的那一个

图片源自网络

每一个被痛醒的深夜,看着陪床的儿子和小女儿,夏素文都极力压制自己不让自己叫出声,但她实在是太疼了。

每一次痛感来袭,对夏素文而言都是千万根针同时扎在她最敏感的那根神经上她真的受不了。

于是在痛感稍轻的时候,夏素文拉着王明成的手,以微弱的语气说道:“明成,你帮帮我,让我去死吧,妈妈真的不想再遭罪了,我真的太疼了…”。

嘴巴微张的夏素文还想再说点什么,可熟悉的痛感再次来袭,她只能紧紧攥住被角,握紧自己的拳头。

当这一波强烈的痛感褪去,浑身气力被抽干的夏素文的手不自觉的从被角滑落,可此时她的掌心内已经又是一片血迹淋淋

图片源自网络

这一幕,王明成已经是司空见惯,他像之前数次一样,拿来纸巾擦净夏素文掌心的血迹,然后又用沾有酒精的棉签给母亲的手心消毒。

王明成坚定的拒绝了自己的母亲,可每一次夏素文痛苦哀嚎过后,她便会再一次重提自己“疯狂”的请求

王明成变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他总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坐在医院走廊的长椅上,直到听见母亲的呻吟,他就会立刻进入病房。

医院走廊

或许,我应该按母亲说的那样做,帮助她解脱吧”,这个想法第一次出现在王明成脑中的时候,他当即给了自己一个耳光,他觉得自己不孝,他埋怨自己无能。

可事实就在眼前,饱受痛苦的母亲就是最好的证明,在几日的挣扎与矛盾过后,王明成还是敲响了蒲连升办公室的门。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我不会这样做的。

这是蒲连升给王明成的回答,也是对他和夏素文的再一次宣判

蒲连升的反应在王明成的预料之内,但这是他和自己的母亲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做的决定,所以他不会轻易放弃

第一遍拒绝,第二第三次也是同样,第四次的时候,当着蒲连升的面,王明成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

图片源自网络

这一下,蒲连升彻底震惊了。看着跪在自己面前声泪俱下的王明成,蒲连升那根拒绝的神经开始动摇,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他开始思考安乐死对于夏素文来说是不是最好的解脱。

但那个时候,蒲连升依旧没有答应王明成的请求

可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第二天王明成再次来到了他的办公室,在那件密闭的小屋子里,王明成的绝望在空气中肆虐蔓延。

王明成

沉寂了一段时间之后,王明成还是主动开了口:蒲医生,我们真的是没办法了,这是我母亲的愿望,我知道这件事情不合法,我也知道你不忍心,但我们愿意承担所有责任,求求您,帮帮我的母亲。

蒲连升没有接话,王明成绝望的情绪继续在屋内蔓延,窒息的紧张让两人双双喘不过气,在觉察到王明成将要起身的片刻,蒲连升幽幽的吐出了两个字:

好吧。

图片源自网络

在人性和专业争锋相对的局面上,蒲连升选择了情感。

因为夏素文和王明成的苦苦哀求,在明知安乐死在中国不合法不允许的情况下,蒲连升还是给夏素文开了100毫克的复方冬眠灵。

这100毫克复方冬眠灵就足以致夏素文死亡

图片源自网络

作为儿科临床常用的镇静药物之一,复方冬眠灵常被用来帮助机体度过危险的缺氧缺能阶段,但对于人体来说,复方冬眠灵适量是营养,过量则是砒霜

开药单的时候,蒲连升的双手止不住的颤抖,他在心中反复询问自己:我这样做真的对吗?

蒲连升迟迟不愿在签名处落笔,直到值班的护士来到自己办公室,对王明成说了句:可算找到你了,你快回去吧,你母亲又疼的不行了。

图片源自网络

王明成匆匆离去,蒲连升也一脸神情凝重的放下了自己手中的笔。

半个小时左右,明显哭过的王明成才重新回到了蒲连升的办公室,但这一次,他的手上还多了一张签过名字的承诺单

王明成把承诺单放到他的桌子上,蒲连升立马拿起来看,只见上面清楚的写着:本人自愿恳请蒲连升医生为我的母亲执行安乐死,一切责任由我方承担,与蒲连升医生没有任何关系。

左下角的签名处王明成已经签好了名

图片源自网络

蒲连升没有说话,只是将一张签过名字的药单递给了王明成。

王明成从蒲连升手中接过那张药单的时候,蒲连升轻轻的拍了一下他的手,两个人宛若在进行神圣的仪式一般,就这样静默呆立了良久。

图片源自网络

王明成推开门出去之后,蒲连升也再无心思工作,他知道很快他就要迎接第一场风雨

果不其然,十分钟之后,总护士长就拿着这张药单来到了蒲连升的办公室。

图片源自网络

她佯装轻松的对蒲连升说:老蒲,这药单你是不是开错了

蒲连升摇了摇头,对她说就是这个剂量。

护士长立马收起了轻松的神色,怒气冲冲的对他说:蒲连升,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你这样做是违法的,你知不知道。

蒲连升点了点头。

护士长接着说:你不是愣头青,医院的规矩你也知道,注射特殊针剂的情况,开药的主任医师是不能为病人注射药物的,即使我给你开了这个药,也没有人会给夏素文注射你真的要为了这一个病人,连自己的工作都不要了吗?

图片源自网络

说完这句话,护士长甩门而去,蒲连升呆坐在椅子上,迟迟没有动弹,直到拿着药的王明成进来。

和护士长说的一样,所有人都不愿意为夏素文注射这支药剂,王明成没有办法,只能再一次来到蒲连升的办公室,向他寻求意见。

可蒲连升也不知道怎么办。

他是不忍让进入生命最后阶段的夏素文还日夜饱受病痛的折磨,所以才给她开了100毫克复方冬眠灵的药单,这在人性的方面上,蒲连升是能够接受的。

可一旦蒲连升亲自为夏素文注射下去,那他就违反了行业大忌,他将会被医院辞退,并且也会被其他的医院所排斥。

图片源自网络

这是蒲连升绝对不允许看到的,他还想在自己的岗位上救治更多的病人,为更多的家庭带来生的希望。

突然,蒲连升灵光一现,他想到了一个合适的人选——蔡建林

蔡建林是医院分配给他带领的实习生,平时对蒲连升言听计从,他虽不忍让这个涉世未深的小姑娘卷入这件事情当中,可现在除了她也不再会有第二个人愿意做这件事情。

可蔡建林却拒绝了,并且还对蒲连升说:老师,这件事情是违法的,我不能帮您。

蒲连升以为蔡建林是因为不了解夏素文现在正遭受的苦楚,以为自己是要“行凶杀人”,所以才拒绝。于是他便叫来了王明成,当着蔡建林的面一再保证,这是在当事人自愿,家属知情的情况下的决定。

但蔡建林依旧不为所动,无奈之下,蒲连升只好使出了自己的杀手锏,他对蔡建林说:你要是打,日后我还带着你,你要是不打,你就给我回卫校去

图片源自网络

所有人都知道医院难进,蒲连升这么一说,也着实震慑住了蔡建林。为了继续留在医院,她虽内心百般不愿,但还是拿起针管把这100毫克的复方冬眠灵注射进了夏素文的体内。

针管刺破皮肤进入血管的那刻开始,夏素文的生命就正式进入了最后的倒计时,她的意识逐渐昏沉,但她却好久没有这么轻松过了,原来自己的身体可以这么轻,原来不带着痛感入睡的感觉这么美好。

对于这种感觉,夏素文觉得熟悉又陌生,但身体的轻盈感让她觉得很幸福,她笑了,这是从她生病之后在家人面前流露出的第一个笑容,也是最后一个。

夏素文笑着离开了,可陪伴在他身侧的小女儿和王明成却哭得泣不成声,从那一天开始,他们成了真正的大人,因为他们没有母亲了。

图片源自网络

王明成抱着蒲连升嘴里止不住的说着:谢谢你,谢谢你帮了我母亲,谢谢你让她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没再经受病痛的折磨,谢谢你让她笑着了却了自己的一生

作为医生,蒲连升以为自己自己看惯了生离死别,可看着抱着自己痛哭的王明成,滚烫的泪水还是止不住的从他的眼角滑落。

这是首例在中国发生的安乐死事件,但第一个选择安乐死的中国人却是另有其人,他就是傅达仁

傅达仁是中国台湾电视界的体育名嘴,实力与央视体育界的名嘴宋世雄旗鼓相当。

在他年轻的时候,凭借高大威猛的身板,以及远超常人的运动天赋,傅达仁成为了一名篮球运动员,与灵气美人王祖贤的父亲是一个队里的成员。

傅达仁

退役之后,傅达仁也没有离开自己深爱的运动台,而是进入中国台湾电视工作,成了体育赛事的一名解说员

他的话筒采访过姚明,也解说过NBA他见证了中国台湾体育的全盛时代,也被誉为台湾地区最有影响力的体育解说员。

傅达仁

1990年,第十一届亚运会在中国北京和秦皇岛召开,傅达仁也参与了赛事解说,一年之后,在央视春晚的舞台上,傅达仁再次现身,和自己的妻子一起上台表演了串场节目“山东大实话”

傅达仁虽在台湾工作,可他的祖籍却是在山东济南。母亲在生下他不久后因病去世,他的父亲也在抗日战争中牺牲,傅达仁成了孤儿,从小就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

虽说家庭不幸,可傅达仁却从因此自暴自弃,反而是更加严格要求自己,也正是如此,他才能顺利留在台湾电视台工作。

命运的邪恶之手却再一次伸向了命途多舛的傅达仁2015年,他被查出了胰腺癌

卧病在床的傅达仁

作为消化道常见的恶性肿瘤之一,胰腺癌有着“癌症之王”的称号,患者只能忍受癌症的苦楚,在无尽的绝望中等候生命终点的来临。

但傅达仁却过够了。

他看着自己原本粗壮有力的臂膀上的肌肉快速流失,他觉察着自己一点点丧失独立的自理能力,他害怕了,他也厌倦了,在医院宣布他还有最后一年生命的时候,他的家人哭了,他自己也哭了。

傅达仁家庭

傅达仁的家人是因为他即将奔赴死亡而悲痛落泪,而傅达仁难过的却是距离生命结束的终点为何还有那么长。

傅达仁有了提早结束生命的念头,于是他便开始在网上搜集资料,在铺天盖地的网页间,瑞士协助自杀组织映入了傅达仁的眼帘。

他决定前往瑞士,以尊严的状态了结自己的一生,但在出发之前,傅达仁还是决定和自己的亲人坦白。

图片源自网络

当满鬓白发的傅达仁在家人面前一边抹眼泪一边说着不愿依靠吗啡等止痛剂度过一生的时候,全家人拒绝的话就卡在喉咙,但所有人都没有说出口。

他们选择尊重傅达仁的决定,全家人一起奔赴瑞士,陪他一起度过生命的最后时刻。

2018年6月7日,在说了一句再见之后,傅达仁当着所有家人的面喝下了瑞士安乐死机构提供的药,以他能想到的最体面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一生。

傅达仁家庭

为什么傅达仁要前往瑞士进行安乐死呢?中国难道没有执行安乐死的条件吗?

当然不是,中国有,但是中国不允许

也正是因为中国不允许,在蒲连升对夏素文实行安乐死的三个月之后,他就因为夏素文大女儿的一纸诉状,被捕入狱。

图片源自网络

为何夏素文的女儿会突然之间反咬蒲连升一口呢?这件事情到底是谁告密的呢?

答案就是夏素文的大女儿。

原来,夏素文有两个女儿,一个儿子,在承诺上签字的却只有夏素文的小女儿和儿子王明成。

为何大女儿不在承诺书上签字?是为了出尔反尔向蒲连升索取巨额赔偿,还是她真的不知情?

图片源自网络

但令蒲连升难以置信的是夏素文安乐死的事情,她的大女儿是真的不知道!

原来,在夏素文生命的终点,因为有要事在身,所以她未能陪伴在母亲身侧,当得知夏素文死讯的时候,她虽也疑惑于母亲离世的突然,但看着抱头痛哭的弟弟妹妹,她也立刻就陷入了失母的悲痛。

母亲丧事结束之后,她每天晚上都睡不好,后来她偶然得知,母亲并非是正常死亡,而是蒲连升注射了安乐死药剂。

她怒不可遏,于是她便以故意杀人罪将自己认定的“杀母仇人”蒲连升告上了法庭,可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弟弟妹妹也会牵涉其中。

图片源自网络

当蒲连升说他是在王明成的苦苦哀求下才为夏素文注射安乐死药物的时候,夏素文的大女儿当庭怒吼:不可能,我的弟弟不可能这样做。

但王明成却对此供认不讳

那一刻,一盆冷水浇灭了夏素文大女儿心中的怒火,她的心情变得五味杂陈:懊恼、自责、疑虑等等复杂的情绪充斥着她的脑海,她感觉自己的脑子马上就要爆炸了。

王明成却在此时开口了,她心爱的弟弟对着她说:大姐,是我求蒲医生给母亲开安乐死药物的,妈妈每天晚上都疼的睡不着,她不止一遍的恳求我帮她去死,我实在不忍心,所以才这样做,大姐你要怪的话就怪我,这件事情和蒲医生无关

图片源自网络

听完弟弟的一席话,夏素文的大女儿多么希望自己没有向法院提起诉讼,但后悔是她的个人感受,中国法律却是凭证据办事,逮捕了涉嫌非法侵害他人性命的蒲连升和王明成。

消息不胫而走,社会各界对这件事件最后的结果也是众说纷纭,因为这是中国首例安乐死事件,相关的法律也不尽完善,所以法院在对这件事情的判决上也花费了很长的时间

1991年4月6日,汉中市人民法院做出了最终的判决,宣告蒲连升、王明成二人无罪释放

汉中市人民法院

但对蒲连升而言,法庭宣布无罪对他的影响已经是微乎其微,在某些人的眼里,他已经被列为社会的罪人,成了取人性命的刽子手,他的生活已再无可能回到正常的轨道。

在央视的采访节目中,蒲连升直接表示,以后无论如何都不会再做这样的事情。

但无论如何,蒲连升确实是做了违反中国法律的事情,他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但是这件事情却在舆论的声音中不断发酵,一个接一个的问题被提出:

身患不治之症的患者能否有尊严的结束自己的生命?

中国是否也应该像一些西方国家将安乐死的相关制度合理化?

承认并且接纳安乐死的人真的都是潜藏在暗处的刽子手吗?

这一个个问题没有标准的答案,千人千想,但却不得不引人深思。

中国癌症的发病率和死亡率均为世界第一,但这个世界上依旧没有针对癌症的特效药,癌症患者终日被癌细胞折磨的苦不堪言。

人人都有求生的权利固然不错,但如果身患绝症的患者恳求早日解脱,生的人到底有没有帮他一把的资格?

希望随着时代的进步,一个个疑问都会有一个准确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