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年彭德怀视察福建时下了道命令,罗舜初劝道:彭总,千万不能打

55年彭德怀视察福建时下了道命令,罗舜初劝道:彭总,千万不能打

图丨罗舜初

1955年9月,军委副主席、国防部长彭德怀率领一个由总参、总后、海军、空军、炮兵、工兵、军械和作战部门的负责同志黄克诚、陈赓、陈士渠、罗舜初等人组成的视察团,前往与国民党斗争的前哨阵地福建,检查作战准备,诸兵种合成作战的协同动作,并了解军民关系、军队内部生活等情况。

在这次视察过程中,罗舜初和彭德怀就某个军事问题发生了争论。在这场争论中,陈赓将军是支持罗舜初的,他走到彭德怀跟前,轻声插了一句:彭总,罗舜初说得对…

在经过罗舜初、陈赓的这一提醒,彭德怀也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我刚才讲的话不算数,回去以后,大家查一查文件,以军委的指示为准,谁也不许违犯。

事后,有人便向罗舜初询问道:“你怎么敢当着那么多的人给彭总下不来台?你不怕惹得彭总不高兴?”

罗舜初听后,则淡淡地说道:“彭总的脾气,我清楚。”

1950年4月10日,中央人民政府主席毛主席任命时任第四野战军第四十军军长的罗舜初为湖南省人民政府委员。此时,罗舜初已经有几个月的时间不在湖南了。

按照预定的计划,罗舜初应该在3月便返回湖南工作。然而,罗舜初将军在途经北京时,被周总理约去谈了一次话后,随即被留在了北京。

早在中央苏区时,罗舜初就已经认识了周总理、毛主席等中央领导人。那时候,罗舜初刚从红军学校毕业,就被分到红军的最高指挥机关工作,对于罗舜初而言,自己经验不足,所需要克服的难题很多。在这种情况下,罗舜初不懂就问,埋头苦干,为此进步很快,没多久就成为了参谋中的主力之一。

图丨周总理

众多首长都很喜欢罗舜初,总是亲切地叫他为“小罗”。

自从离开延安前往敌后,罗舜初已经整整12年没有再见到周总理了。当他精神饱满地站在周总理面前时,周总理高兴地向身边的秘书说道:“罗舜初同志当初在中央苏区时,做的就是你们今天的工作。”

周总理这次约罗舜初谈话,并不是为了叙旧,反而是有工作上的事情需要征求罗舜初的意见。

半年前,解放军在福建金门岛和浙江登步岛两次跨海作战失利,这就让毛主席、周总理等中央领导人深切认识到,建立一支强大的海上力量的重要性。毛主席挑选海军司令员的标准是既懂得我军的传统,又在苏联学习过,会俄语,又比较了解苏联军队。为此便从我军将领中,选择萧劲光为海军司令员。

对于海军参谋长这个职务,周总理有着自己的考虑。

图丨周总理

在周总理看来,海军尽管刚刚组建很是弱小,但它肩负着重要的职责,海军的参谋长必须要担负起繁重的组织计划工作。最关键的是,新中国海军的发展离不开苏联的帮助,而海军参谋长少不了和苏联人打交道,如何处理和苏联顾问的关系,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大事。

恰恰在这个问题上,周总理对罗舜初很有信心,正是基于对罗舜初的了解,周总理才会约罗舜初谈话,希望他能担任海军的参谋长。

最开始的时候,罗舜初得知周总理的想法后,是婉拒的。不过在经过周总理的耐心说服后,罗舜初终于同意到海军工作。按照周总理的提议,罗舜初推掉了返回湖南的车票,只身留在北京。

在经过周总理的推荐后,毛主席于1950年6月2日签发电令,任命罗舜初为海军参谋长,与先期几个月内中央军委任命的萧劲光司令员、王宏坤副司令员和刘道生副政治委员兼政治部主任一起,成为海军早期领导班子中的成员。

图丨罗舜初(前左二)

在之后的岁月中,这四位领导在新中国海军的建设中作出了一系列重大决策!

罗舜初到海军后,首先想到的是如何尽快掌握海军的专业知识。1950年7月2日,罗舜初在海军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29周年大会上说:

海军是个特殊复杂的,现代化的,而且要求高度技术的兵种。我们大家全是新兵,飞机、炮兵、军舰……种类繁多,作战、联络、指挥等等,样样不懂。对海军我们是门外汉,连某些名词都是陌生的,需要从头学起。我们应该有苦学苦干的精神,要有克服困难的信心,我们的党员,要在各部门中成为专业人员,为人民海军的建设作贡献……

罗舜初是这样说的,同样是这样去做的。

罗舜初边学边干,在苏联专家的帮助下,他协助萧劲光首先进行组织工作,用了不长时间,就筹建其所需要的领导机构,草拟了建军计划及未来部署,拟定出海军各级组织编制,开办各种学校,着手基地及海岸炮兵建设,制定一些规章和部门的工作职责。

图丨罗舜初(身着深色服装者)

罗舜初具体分管海军装备计划、武器装备修理、科学技术研究等工作。罗舜初作为海军参谋长,他总是胸怀全局,一切从实际出发,又注重创新,坚持勤俭建军的方针,坚决反对官僚主义,虚心学习苏联海军建设经验,反对盲从外国专家。

为了建设海军,罗舜初多次到苏联购买了一批材料、装备及技术图纸;另一方向,罗舜初放眼于立足国内生产,为国产海军舰艇成批生产奠定坚实的基础。可以这么说,罗舜初在海军参谋长这个位置上,极大地发挥了自己的才能,多次受到党中央领导人的称赞!

罗舜初身为海军参谋长,不仅能提供正确的决策信息,而且还拥有着非常大的勇气和胆略!

1953年8月21日至9月4日,彭德怀元帅主持召开了3次军委例会,罗舜初代表海军(萧劲光外出未归)出席了这次会议。

当时在这次会议上,彭老总向参会人员传达了贯彻党中央关于精简节约的指示和修订军队五年建设计划。关于海军的发展,彭老总的想法是:

要利用(朝鲜)停战后的时间,训练提高技术战术水平,以便战时扩大。……海军不要搞大的舰队,舰艇也不要大。我国工业落后,财力有限,海军任务是保护近海,保护渔船和海上交通。潜艇可多几条。

图丨彭德怀

彭德怀后来将这个想法简化成“先艇后舰”。

在讨论海军的国外订货计划时,彭老总询问道:“买一艘驱逐舰要多少钱?”

罗舜初听后,立即回答道:“大约要4000万卢布。”

彭老总听后的第一反应是太贵了,倘若将这笔钱用来买飞机可以装备一个歼击航空师,要是买快艇或潜艇,都可以形成一定的战斗力。接着,彭老总说道:“你们海军提出要购买两艘驱逐舰,在我看来还是先买一艘吧,等以后经济好转了再买一艘。”

当时罗舜初是代表海军参加会议的,为此彭老总便询问他的意见:“罗舜初,你说说你的想法。”

罗舜初则是委婉地说:“对于国家目前的财政情况,军委根据中央的指示精神要求海军修改五年建设计划,我们坚决服从并且坚决照办。但是,驱逐舰的事,已经签订了协议,而且中央也作了批准,恐怕不好再变了。”

图丨彭德怀

彭老总并不认可罗舜初的这番说法,为此说道:“协议虽然签订了,但是可以修改的嘛。”

在看到彭老总决定要砍掉一艘驱逐舰后,罗舜初有些着急了,为此便站起来说:“彭总,协议可以放一边不谈。单说驱逐舰的作用,在海上一艘是不能单独执行任务的,至少要两艘以上编队航行作战,护卫掩护……彭总,千万要保留啊!”

彭老总在听了罗舜初的这番话后,反问道:“你的意思是,驱逐舰只买一艘的话就没有什么用?”

得到罗舜初的回答后,彭德怀也有些犯难,为此他便对罗舜初说道:“这个问题就先这样,等会议结束后,你去找周总理商量下,将你我的意见说出来,由他来判断,我们都坚决服从他的决定。”

在会议结束后,罗舜初便找到周总理,将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讲了一遍。周总理听完后,还是决定按照协议引起驱逐舰。

图丨罗舜初(左)

事后,有人说,就你罗舜初胆子大,敢和彭老总理论。罗舜初听到对方的说法后,摇了摇头,说:“不对,我哪里是和彭总理论,我是在给他当参谋。”

当然,这也不是罗舜初将军第一次给彭老总当“参谋”。

1955年9月,军委副主席、国防部长彭德怀率领一个由总参、总后、海军、空军、炮兵、工兵、军械和作战部门的负责同志黄克诚、陈赓、陈士渠、罗舜初等人组成的视察团,前往与国民党斗争的前哨阵地福建,检查作战准备,诸兵种合成作战的协同动作,并了解军民关系、军队内部生活等情况。

9月5日,彭老总一行人在福建军区皮定均等人的陪同下,抵达与国民党军对阵的前沿阵地。彭老总在视察了马祖列岛的情况后,并听取了当地驻军领导的汇报。

当时一位驻军领导在汇报完情况后,说:“这些天,美国军舰不断进入我沿海,国民党海军也在马祖一带频频活动。他们仗着有美国人的支持,肆无忌惮。彭总,战士们憋足了劲想和他们打一场。请彭总批准,让我们开炮教训一下这些家伙。”

图丨彭德怀(左)

彭老总听后,便下了道命令:“我看可以打。”

而彭老总的这番话刚说完,罗舜初便劝道:“彭总,千万不能打!”

在这个问题上,罗舜初和彭德怀有着不同的意见。在听到罗舜初的话后,彭老总厉声问道:“为什么不能打?”

“因为军委有规定,不能随便打。”罗舜初语气十分肯定地说。

彭老总听后,反问道:“什么时候规定的?你详细说说。”

这时在场人员的目光全都放在了罗舜初身上,不少人都为他捏了一把冷汗。罗舜初则很淡定,便详细地将军委所作的决定讲了出来:

彭总,去年7月,军委下达过一个《关于保卫领海主权及护航注意事项的指示》,明确规定,只有在经查明、确认国民党匪帮的飞机、军舰对我护航目标有敌对行为时,应坚决攻击外,对一切公海上的外国飞机军舰均不得攻击。这个指示讲得很清楚,到现在也没有通知改变。

图丨陈赓

在罗舜初讲完后,陈赓将军也走到彭老总跟前轻声插了一句:“彭总,罗舜初说得对,是有这个文件。主席还对这个文件亲自作了修改。”

在经过罗舜初、陈赓的这么一提醒,彭老总自己也想起了,便承认了自己的错误:我刚才讲的话不算数,回去以后,大家查一查文件,以军委的指示为准,谁也不许违犯。

事后,有人便向罗舜初询问道:“你怎么敢当着那么多的人给彭总下不来台?你不怕惹得彭总不高兴?”

罗舜初听后,则淡淡地说道:“彭总的脾气,我清楚。”

罗舜初身为海军参谋长,不但敢于直言进谏,而且在上下沟通时,起到了“润滑”的作用。

某次,身为海军副司令员的罗舜初和工程兵司令员陈士渠陪同彭德怀前往华东检查战备工作。当时彭老总非常认真,每视察一个地方都会详细地询问,从舰艇性能到海上作战、港口水深等等。

图丨彭德怀(左)

在视察某个岛屿时,驻守在这里的海岸炮兵团团长前来迎接彭老总一行人。上岛后,这位团长便提议说先到团部去休息,不过彭老总却拒绝了这个提议,反而说先不着急,先去阵地看看。

在抵达阵地后,彭老总在巡视一圈后,便向海岸炮团的团长询问了几个问题,结果对方全都没有答上来,这时彭老总内心就有几分不快。在岸炮阵地上,彭老总转了一圈后,一言不发,罗舜初看到彭老总这种情况后,便知道有些不妙:炮位和弹药库的距离太近,而且没有任何防护措施。

彭老总在弹药库的位置停下来,然后询问道:“这就是你们的弹药库?”

“是。”连长回答。

“这个弹药库距离你们炮位有多远?”

一听彭老总的口气,罗舜初知道坏了,他要发火了。

图丨彭德怀

在看到连长回答不上来后,彭老总生气地说:“这个弹药库距离火炮这么近,敌人一发炮弹击中,全连的人和炮都完了……”

彭总越说越气,在看到海岸炮团的团长后,便说道:“你这个团长是怎么当的?像你这样的,应该撤职,送到军法处!”

罗舜初了解彭老总的性格,为此便瞅准时机走上前说道:“老总,别生气了。火炮阵地的设计是上面定的,是学来的,责任不在他们。”

在听了罗舜初的话后,彭德怀也想了起来,之前罗舜初向自己汇报过,苏联专家提供的火炮阵地图纸有问题,不大适用于我军战略防御的实际。彭老总这个人,尽管性格很是刚强,但是在得知是自己的错误时,从来不会因为面子的问题,而拒不承认。

图丨罗舜初晚年

随后,彭老总便对这位团长说道:“刚才是我说错话了,不该说把你撤职,送军法处。我现在向你道歉,其余的话,如果你有认为说的不对的,也可以批评我……”

多年之后,郭化若同志坦言道:“这件事,多亏了有罗舜初,不然上下都下不了台。”

© 2022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古诗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