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7年许世友接见战友,席间谈到一人,许世友说:尽快抓捕

1957年许世友接见战友,席间谈到一人,许世友说:尽快抓捕

请问是尤志远先生吗?

1958年八月初的一天,一列从上海出发的火车正慢慢地停了下来。火车此时已经到达了安亭火车站。此时突然上来几个目光如炬的人,走到一处靠窗的座位前,向座位上的人问道。

啊,我是。请问有什么事情吗?”那个人问道。

抱歉,我们是公安局的,请您跟我们走一趟!

说着,就在那个叫尤志远的人惊愕的眼神下,一双闪亮的手铐被套在了他的手腕上。

不多时,他便出现在了上海公安局的审讯室内。

姓名!

尤志远。警察同志们,你们一定是搞错了。我就是一个普通的修理工人,没做过什么坏事啊!

请再说一遍,你的姓名!

我叫尤志远。

不对,你不叫尤志远,你甚至不是一个中国人!你是日本人,名叫河下谷清,是一个特务!

不对,同志们,你们一定搞错了,我真的叫尤志远。

既然你不承认,我就让你见一见老朋友。”审讯人员说着,便高声喊了一声:“请徐先生来这里一趟。

不多时,一个穿着朴素、身材魁梧的人走进了审讯室,对那个叫“尤志远”的人说道:“河下谷清老弟,还记得我是谁吗?

“尤志远”看了看眼前这个人,突然默默低下了头,轻声说道:“我交代,我全都交代!

至此,一件沉寂多年的大案,又被翻了出来。

抗战时期,山东省的胶东军区,曾经在许世友将军的领导下欣欣向荣。八路军粉碎敌人扫荡,打击伪军,着力保护人民群众的胜利果实。不论从哪一方面说,这里都是敌后战线的模范军区之一。这其中,当然有许世友将军的功劳,但同时,地下工作者提供的情报,也是保证胜利的一大原因。这其中,便不能不提到一个叫徐永卿的人。

徐永卿是潜伏在济南铁路局的一名我军地下情报人员,他行事小心而大胆,每次都能精准地获得敌人情报却不被发现。日军的情报部门在多次失败后,也察觉了自己内部肯定潜伏着地下党,但就是查不出是谁。

这种情况,因为河下谷清的出现,而发生了急剧的变化。

河下谷清本是一个日本农民,曾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在日本侵占东北期间,他收到了征召令,来到中国当兵。当时的日本军界重视文化素质,所以河下谷清刚一入伍,就成为了上等兵。1938年,他又被推荐到了所谓的"北支那派遣军宪兵司令部教习队"进行秘密培训。两年后他毕业,成为了一名秘密特工。

当时的特工,在日本的军队内部级别很高。河下谷清这么一位初出茅庐的新手,居然很快就成为了特高课驻日本济南特务机关少将。此时恰好中共地下党活动频繁,河下谷清便奉命混入济南铁路局,寻找地下党,并且伺机破坏。

河下谷清上任之后,表现出了和其他日本士兵、官员迥异的面目。他似乎非常同情中国人,总是有意无意的给中国人提供方便。而且在和同事聊天的时候,也经常表现出对军国主义的仇恨。一来二去,他就引起了徐永卿的注意。

一次,两人在一起喝酒,河下谷清突然哭了起来,说道:“徐先生,你知道吗?我出生在中国的吉林,也算是半个中国人。我的父母非常喜欢中国,他们是医生,经常用减免医药费的方式帮中国人看病。我也喜欢中国,这里也是我的家乡!我反对战争,我不想看到老百姓流离失所。但是,这些话我不敢对人说啊,因为只要我表现出了有一点对中国人的亲善,我就可能丢掉工作!你知道吗?我有时候真想找到那些八路军,当一个反对战争的斗士!只要能让这场该死的战争结束,让我做什么都行!

河下谷清说得披肝沥胆,但徐永卿却不敢有所表示。虽然能争取一个日本人成为抗日战士,不管是从道义上讲还是实际意义上讲,都是非常重要的。但是,他是个老地下党员,早就明白了斗争的残酷。所以他只是继续当一个倾听者,暗中观察河下谷清。

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河下谷清的表现一如既往。他对自己上司的恨,似乎不是装出来的。于是徐永卿决定,用一次小的任务来考验一下对方。

一次,日本皇室成员要来到济南,视察所谓“亲善”的成果。徐永卿接到命令,要在火车站张贴抗日标语,造成国际影响。但是日军部队已经在火车站布下了大量岗哨,徐永卿没有行动的机会。经过了权衡利弊之后,徐永卿冒险让河下谷清代劳。

河下谷清在接到“任务”后,表现得非常高兴而大胆,干净利落的就在显眼位置张贴好了标语,引起了足够的国际影响。这让徐永卿觉得,这个人是可以争取和发展的。于是,他和河下谷清频繁接触,并以他为核心,成立了一个叫“中日青年反战联盟”的组织。河下谷清一直表现得非常良好,甚至让徐永卿动了发展他入党的念头。

让所有人没想到的是,河下谷清的所有表现,不过是想放长线钓大鱼!他利用在联盟中的身份,收集了大量情报,并且掌握了一份地下党成员的名单。在某一天的夜里,日军突然发难,对名单上的人进行了搜捕,徐永卿也在抓捕之列!

但是让人没想到的是,徐永卿是一个隐藏的武林高手。他早年曾在少林寺学习武术,手上脚上都有很深的功夫。在被押送的途中,徐永卿趁人不备,挣脱了绑绳,窜上高墙逃跑了。后来他才知道,原来出卖自己的,就是那个日本的“同志”河下谷清!

徐永卿想过要报仇,但是此时他已经成了“熟脸”,很难再潜入济南城了。于是他只能放下仇恨,去胶东军区参加了八路军。也是在这里,他结识了自己的“师兄”许世友将军。两人虽然级别虽然差得老远,但是却成了好友。

新中国建立后,徐永卿离开军队,到福建一个工厂里担任了副厂长。1957年年中,徐永卿出差来到上海,在乘坐公交车时,突然在街道上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不是河下谷清吗?他怎么会在这里?”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想,徐永卿立即下了车,跟着那个身影走了好一段路。但是在经过一个繁华地段时,那个身影如同鬼魅一般消失了。

徐永卿突然觉得浑身发凉,一种危机感涌上心头!抗战结束后,日本特工除一部分被法律制裁之外,剩下的绝大部分都被遣送回了日本。留下的,不是畏罪潜逃的,就是还另有任务的。这个河下谷清出现在上海,会有什么目的呢?是伺机破坏,还是刺探情报呢?

徐永卿想要调查,但是他现在既不是军人也不是公安,根本没有职权去管这件事。所以思来想去,他决定亲自去向南京军区的司令员、自己的老上级许世友去当面反映!于是两天以后,他便出现在了许世友的宿舍中。两人在寒暄了几句之后,徐永卿说出了自己的所思所想。

许世友将军在听完他的叙述后,沉默了几分钟,然后问道:“你确定是他吗?

首长,我很确定,一定是他!他的背影和动作特征,就是化成灰我也认得!”徐永卿回答道。

许世友一拍大腿,说道:“好,这几天你先别走了,把当年的事写一份材料。我再给你写封信,你拿着东西 ,直接去上海!这次,一定要抓住他!

于是几天后,上海市委就拿到了材料和许世友的信,开始组织警力来侦破此案。然而此时,上海有好几百万人口。寻找一个普通的背影,简直如同大海捞针。而且,徐永卿只看到了对方,完全不知道他现在的身份和姓名,想要破案谈何容易!虽然公安局接连捋出来好几条线索,但是最后都被一一否决。寻找河下谷清的任务,似乎是走入了死胡同。领导于是决定向社会公开征集线索,靠人民的力量来揪出敌特分子!

在调查开始的一个多月后,事情开始出现转机!上海铁路局的一位工人发来材料,说自己曾经和河下谷清共事过,认得他的样貌。不久之前,他在一家电器修理铺中,发现其老板很像河下谷清;几天后,又有人举报,在一个旧货市场的电器铺子中,发现一个自己当年见过面的日本人;不久后,又有一个叫洪志勇的印刷工人写信举报,当年曾胁迫自己印刷伪宣传资料的日本特务,如今正在经营一家电器修理铺。如今他的名字,叫做尤志远!

三个线索指向同一个人,这让公安干警们如获至宝。几乎可以肯定,这个叫尤志远的人即使不是河下谷清,也是一个日本特务!于是几位侦查员采用轮流盯梢的方式,将那个叫“尤志远”的人盯得死死的。几天后,“尤志远”似乎察觉到了危险,想要坐火车北上逃窜。于是公安局在铁路沿线布控,将其成功抓获。

被捕之后,河下谷清对自己这几年的行踪做了交代。原来自从他破获山东地下组织之后,日本特高课以“保护”他的名义,将其除名。河下谷清远离了核心,开始越来越不受重视,很长时间都得不到升迁。日本投降后,河下谷清作为一个可有可无的低级特工,被“遗忘”在了中国。后来他利用当年学到的技术,在上海以修理电器为生。此次突然北上,并非是因为察觉到了危险,而是因为一个北方电器工厂的厂长看中了他的技术,想要聘用他。河下谷清本已不做离开中国的打算,于是欣然前往,没想到居然就被捕了。

结案之后,上海市公安局局长黄赤波向许世友将军做了汇报。于是在不久之后,上海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河下谷清提起公诉,判处其无期徒刑。河下谷清自知罪孽深重,没有选择上诉。

在被关押期间,许世友将军不但没有迫害他,反而让人去给河下谷清讲解党的政策,希望他尽快改造,日后争取宽大处理。河下谷清心悦诚服,痛改前非,对自己的罪行有了新的认识。1977年,人民政府对河下谷清进行了特赦,他终于得以堂堂正正地回到了日本。

让人不可思议的是,人到晚年的河下谷清,居然又走了一步狗屎运:某一天他买了一张彩票,居然中了大奖。于是他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农夫,一跃成为了富翁。随着社会地位的提高,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开始找他,希望他能出面抹黑中国。但是河下谷清的思想已经经过了彻底的升华,对抓捕他的中国人民只剩下了感恩和爱,不再有一点点的恨。他严辞拒绝了对方的无理要求,还明确表明了自己的反战立场!1985年,许世友将军逝世,深受他恩惠的河下谷清在自家的豪宅中特意设下灵堂,举行了一个简单的祭奠仪式。

中国人民是厚道而宽容的,即使面对自己的敌人,也是历来以人道的方式来对待。所以,也就会有很多如同河下谷清一样的人。他们在中国犯下了严重的罪行,但是经过中国人民的改造后,他们都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从而走上反战的道路。所谓“仁者无敌”,说得便是中国人民。


© 2022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古诗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