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隐姓埋名42年,1998年因孙子参军被拒亮明身份,惊动民政局长

老兵隐姓埋名42年,1998年因孙子参军被拒亮明身份,惊动民政局长

1998年冬,一则消息引爆了整个咸宁市,一位“消失”了四十多年的志愿军英雄突然出现。

他是志愿军全军二百多万人中仅有的九十九位“一等功臣”,他也是面见过毛主席和金日成的“国际二级战士”。

至今,《抗美援朝功臣模范纪念册》上还留有他的名字和画像。

刘祚坤(左一)

一时间这位老英雄就成了湖北乃至全国媒体集中报道的对象,民政局长和副市长都亲自到老人家里慰问。

这个老人名为刘祚坤。

谁是刘祚坤?他为何能获得“一等功臣”的荣誉?他又因何事而“突然出现”?

今天,我们来了解一下刘祚坤的事迹。

1927年,“八一南昌起义”打响了武装对抗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

也就在这一年,刘祚坤出生在湖北南部咸宁县石溪村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

石溪是个群山环抱的小村落,交通不便,十分闭塞。

刘祚坤父母是本本分分的农民,在那个黑暗的旧社会,是被压迫剥削的首要对象。

恶劣的自然环境和较差的家庭条件使刘祚坤从小就受尽磨难。

饥饿是他童年的底色,艰苦朴素则是他一生的写照。

五岁时,日本人残忍地杀害了刘祚坤手无寸铁的父母和亲人们,全家只有他侥幸逃过。

从七岁开始,他就为了补贴家用去给地主做活。但他不分昼夜地干活,往往也只能勉强填饱肚子,从不敢奢望上学读书。

而年幼的他其实也只想吃饱饭、穿暖衣,和家人们生活在一起。可就是这样简单的愿望,在那个孱弱又黑暗的旧中国也难以实现。

1938年10月25日,武汉宣告彻底沦陷。这也标志着日寇的铁蹄从此可以在荆楚大地上横行无忌,这一年的刘祚坤十一岁。

日寇残酷的屠刀让他认清了现实,他无比渴望祖国的强大、无比渴望得报血海深仇。可此时的他还很弱小,所以只能等待一个报仇雪恨的机会。

而这一等,他就等了整整十几年。

由于刘祚坤小小年纪变成了孤儿,村人们便成了他的亲人,时常接济他度日。可以说刘祚坤是石溪村的儿子,是大家的儿子。

再等稍大一点,他开始给村民干一些重活,例如劈柴、打水之类的。而他为人十分诚恳踏实,从不弄虚作假。

村里的木匠刘老汉看在眼里,就打算收他为徒,把自己的本领教给他。

在旧社会,各种工匠的手艺一般不传外人,可刘老汉却愿意教给刘祚坤,他常常和刘祚坤讲解木材、木料的结构、用性。

时间一长,原本就努力肯干的刘祚坤也学得一身好木工,逐渐成了十里八乡有名的木匠,许多人做家具都来找他。

而随着他的年龄增长,也是时候谈婚论嫁了。

最终在刘老汉的帮助下,刘祚坤娶到了邻村的姑娘彭爱玉。彭爱玉也是农民家庭出身,为人老实本分。

1945年初,十八岁的刘祚坤和十六岁的彭爱玉在老家举办了一场简单的婚礼,两人正式结为夫妻。

到1945年时,虽然日寇还未被赶出中国,但日寇在基层的统治力早已不能同日而语。

哪怕刘祚坤身处偏僻的小山村也能感受到,日寇似乎极少出现在村子里了,就连县里的“鬼腿子们(保安会)”也纷纷打上国军的旗号。

“中原逐鹿雌雄定,千万黎民百万兵。向背人心生与死,枪炮齐奏祝捷声。”

“三大战役”打垮了蒋介石的野心,土地改革则彻底宣告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

刘祚坤夫妇也分到了十几亩中田,平日里刘祚坤闲时给乡亲们做木工,农忙时就下田干活,日子倒也过得红红火火。

而在新中国成立后不久他的大儿子也出生了,夫妇二人为其取名刘应恒——凡事只求持之以恒。

这段时间是夫妻二人最开心的时候,一家人不但生活得越来越好,还相继迎来了几个孩子。

可就在这时战争的阴影也悄然来袭。

1950年6月25日,朝鲜、韩国在北纬三十八度线附近展开了大规模军事冲突,随即演化成了一场正式战争——朝鲜战争。

美国方面立刻摆出立场,第七舰队进驻台湾海峡,同时轰炸我国丹东,炸断鸭绿江大桥,威胁我国边疆安全。

正如同周总理所说,中国人民爱好和平,不想打仗也不愿打仗,但如果有人威胁到了中国人民和中国人民的朋友,那中国人也绝不会置之不理。

“打倒美帝国主义”、“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红幅和标语,瞬间贴满了大街小巷。

见状,刘祚坤毫不犹豫到地方人武部报名,要求前往朝鲜战场,妻子知道后也洒泪答应。

因为那时的中国人,始终将国家利益置于个人利益之上。

1952年的中秋节后,刘祚坤收到了一张薄薄的入伍通知书,他被中国人民志愿军征召了。

那时的彭爱玉正怀有身孕,可刘祚坤二话没说,只叮嘱彭爱玉照顾好自己,照顾好孩子,就毅然走上了异国他乡的战场。

他作为一个军人、妻子的丈夫、三个孩子的爸爸、中国的儿子,为了祖国和人民,愿在千里外的冰天雪地和侵略者们殊死搏斗。

哪怕是为了祖国和心中的理想信念战斗到最后一刻,直至牺牲在保家卫国的战场上!

整个朝鲜战争中,美军在绝大多数时间都保持了绝对的制空权。

敌人的飞机昼夜不停地在朝鲜半岛上寻找志愿军的后勤补给线,以至于前线部队的后勤补给十分困难。

前线战事吃紧时,负责运送补给的部队甚至会在大白天行车,就是为了赌那百分之一的几率,冲出敌人的“空中包围圈”。

据我国战后统计,在北纬38.15~39.15度线的范围内,每两米就有一颗炮弹爆炸。

后勤部队的伤亡可想而知。

在1953年之后,刘祚坤平时的主要任务就是在驻地龙城火车站守卫后勤兵站的军用物资。

由于龙城火车站位于中朝边境地带,这里有大名鼎鼎的“米格走廊”。

美国空军过不来,因此这里比前线要安全得多,也不像给前线运送物资那样艰苦。

一般人被分配到这样的地方可能高兴得很,可对刘祚坤来说并没有什么区别。

他还是每日勤勤恳恳,并且他的木匠手艺在这里派上了大用场。

除此之外,他还常常鼓励其他战友,他最常用的话就是毛主席的名言,

“我是革命一块砖,哪里需要往哪搬;我是发展一枝花,哪里能开往哪插。”

刘祚坤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做榜样,无私奉献,又常常和同志们分享自己的故事,让大家产生共情,提高所有人的思想觉悟。

这一切不管是上级领导还是身边的战友都看在眼里,所以他也常常受到后勤部门的表彰。

而一次偶尔的机会,直接让勤恳踏实的刘祚坤一下子成为了全军二百多万人中仅有的九十九名一等功臣!

1953年4月26日,美国方面恢复同中朝方面的和平谈判。

但另一方面,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却更加丧心病狂的在原本每天出动一百架次轰炸机的基础上,增加一倍以上的轰炸频次。

就在这天夜晚,数个编队的美军轰炸机呼啸向中朝边境方向飞去……

这边龙城火车站的灯光却十分明亮,原来是有物资转运进来。

由于这里常有中国人民志愿军空军和苏联空军的支援,也有当时中国为数不多的防空兵守护,所以很少有美军飞机到这里。

而刘祚坤和战友们正负责值这晚的夜班。

运转站刚到了五车皮的苏联支援的航空燃油,这批航空燃油在当时的朝鲜战场上是重要的战略物资,珍贵胜过黄金。

因此刘祚坤不敢大意,端着钢枪一直守护在燃油附近。

随着夜色越来越深,刘祚坤本以为这次还会像以往无数次值夜哨一样,尽心尽力而又风平浪静。

可此时的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将会面临的是怎样一番场景。

“嗡、嗡、嗡……”一种声音由远及近,刘祚坤乍一听到还有些迷糊,可没过两秒钟他立刻反应过来,是敌人的轰炸机来了!

随即数架美轰炸机将大批量的炮弹扔下,其中一发炮弹正落在了一车皮的航空燃油旁边。

那枚炮弹的破片瞬间划破火车皮里的油桶,“轰隆”一声发生了响彻云霄的爆炸。

顿时整个转运站火光冲天、人人大乱,敌机还在用机炮向地面上的战士们扫射,其余航空燃油也在燃烧着隆隆大火。

但在面对死亡那零点零零一秒的时间里,刘祚坤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保住航空燃油!

他不管自己是不是会牺牲在战场上,但他知道多保护一桶燃油,说不定战场上就会少牺牲几十个战友。

刘祚坤以匍匐的姿态爬到了燃烧着熊熊大火的火车旁,眼见第一节车厢已经完全燃烧,显然是无力回天。

随后他把目光放到紧挨着的第二节车厢上,不过当时去拿钥匙开锁已经是来不及了,因为敌机随时可能将油桶打爆。

所以,刘祚坤只能捡起地上的工兵锹一下一下砸向火车皮铁板交接处。

只距离三五米处的热浪滚滚袭来,他只觉得全身都好似要融化的橡胶,只松一口气就会瘫软下来。

可他决不放弃。

终于火车皮被砸开了一道大口子,刘祚坤用粗木抵住开口,爬进铁皮中,将燃油一桶一桶滚出车皮。

一口气的功夫,他把二十多桶燃油从火光中救出。

此时他被烟气熏得眼泪、鼻涕直流,浑身上下都是汗,嘴唇上处处干裂。

而敌人的子弹还在肆无忌惮地向车厢这边袭来,刘祚坤知道,他不能倒下去,决不能!

他一瘸一拐的往下个车厢爬去,完全不顾刚才搬运油桶时被砸的血肉模糊的脚。

火势更加凶猛了,贪婪的火蛇想要吞噬眼前的一切,尤其是眼前这个不屈服于现实的男人。

刘祚坤开始抢救下一个车厢的燃油,大火就在眼前,面前的油桶随时可能承受不住高温而爆炸,敌人的飞机更是在天上不停地盘旋、射击。

这一切刘祚坤都看在眼里,可他毫不在意。他不怕死吗?不,他也是人,有老婆孩子,他也害怕。

可他更知道,如果自己不站出来,就会有无数的同志们倒下,他们也是父母的孩子、妻子的丈夫和孩子的父亲。

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

新中国就是在无数烈士的牺牲上浴血重生的,中国共产党也是在无数英烈的舍命奉献中重振华夏的。

所以那一刻,刘祚坤也愿意当牺牲的英雄。

“哒、哒、哒……”敌机的机炮在铁皮车上打出一个个手指般大小的孔洞,普通人挨上一下必然性命难保。

可刘祚坤不管不顾,仍然耗尽全身力气在抢救油桶。

“防空、防空……”,有人在用蹩脚的中国话大喊。

来者是朝鲜人民军燃料局的干部车永俊,他曾为抗击日寇丢掉了一只手臂,作战经验丰富。

他来了之后立刻组织人手帮助刘祚坤抢救油桶,飞机一来,他就会大喊“防空”,让所有人隐蔽。

可刘祚坤听到这些毫无反应,他只想尽可能多地抢救油桶,哪怕有可能随时牺牲。

车永俊见状十分敬佩这个中国来的同志,但他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中国同志牺牲。于是他冲上去一把搂住了刘祚坤,将其按到隐蔽处。

而刘祚坤等敌机稍微飞远,又立刻起身开始抢救油桶。

最终刘祚坤在大火的炙烤下奋战了整整两个小时,挽救了八十五桶航空燃油。

当他走出第五节火车皮的时候,立刻晕倒在地上,随即被送去野战医院接受治疗。

事后,志愿军多次派人详细了解刘祚坤舍身抢救燃油的细节,在中朝全军范围内宣传。

后来,志愿军政治部记刘祚坤一等功,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劳动党授予他“一等功臣”荣誉称号,朝鲜最高国务委员会又授予他“国际二级战士”荣誉勋章。

他参加过1954年的“平壤庆功大会”,面对上级领导在城市给他安排工作的好意,他婉拒过后,于1956年拖着一双残疾的双腿回到老家务农。

在家乡的刘祚坤低调异常,村民们也根本不知道这个不起眼的男人竟然是抗美援朝战场上的“一等功臣”,直到1998年冬……

1998年冬,湖北省咸宁市咸安区民政局双拥办里,迎来了一位很眼生的客人。

他是位步履蹒跚的老者,背有些佝偻,看起来大约七八十岁的样子。

老人穿着朴素,甚至可以说有些“破烂”。军绿色的棉衣外明显的补丁就有好几处,手里拄着一根拐杖辅助行走。

他从门口走到工作人员的面前用了不短的时间,一路颤颤巍巍,显得非常疲惫。

工作人员见状连忙上前询问来意,同时心里也直嘀咕:这个年龄的老人到这里是干嘛的。

貌不惊人的老者走到工作人员面前时,神情突然严肃起来,眼神也凛冽的像腊月的寒风。

他缓缓地把怀中的一本小册子放到了工作人员面前,工作人员定睛一看,那竟然是一本已经斑驳不堪的《抗美援朝功臣模范纪念史册》。

随后老人再从怀里掏出的证书,更是惊动了双拥办的李建平主任。

这份证书,正是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才能拥有的“志愿军功臣证书”。

拥有这份荣誉的军人,在全国范围内都为数不多。

老人掏出自己的志愿军一等功臣证书、二级战士荣誉证书,而后语气沉缓地说道。

“同志,我是朝鲜战场的老兵,现在也大半截身子入土了,作为毛主席的好战士,我想送我的孙子当兵、为国效力,你们怎么就不给一个机会呢?”

这番话让李建平主任有些茫然,随后他才了解实情。

原来是老人的长孙刘建光因名额原因无法参军,老人才辗转三十多公里山路,将自己的荣誉证书拿给双拥办负责人看。

这个老人不是别人,正是退伍回乡四十多年的刘祚坤。

事实上,我军相关英烈政策规定的非常清楚,按照刘祚坤老人的“荣誉级别”,后代甚至可以直接免试上军校。

最终,咸阳市解决了刘祚坤长孙的参军问题。不但如此,民政局长和副市长也亲自上门慰问这位老英雄。

刘祚坤的身份也从此“曝光”。

1999年,在共和国诞辰50周年的庆典活动席中,一个特殊的位置尤其引人注目,它的主人正是“暴露”了身份的刘祚坤。

他作为“抗美援朝”的功臣代表赴北京观礼,受到国家主席等主要领导人的接见。

低调了一生的刘祚坤,面对突如其来的荣誉显得十分淡然。面对镜头,他永远只是笑着挥挥手说:“我就是个老兵。”

2003年,老兵刘祚坤因病去世,享年76岁。

至今,抗美援朝战争已经过去了七十多年。昔日那些在异国战场上厮杀拼搏的志愿军,也早就逐渐凋零。

可正是得益于这些逐渐凋零的老兵,子孙后世才能享受今日之和平盛世。

他们为共和国付出了青春与生命,他们的名字就如同流星一般划过夜空,虽无法永驻苍穹却永远留在人民群众心中。

例如,李昌言(电影《长津湖》伍万里的原型)、黄继光、邱少云、张桃芳……

而新中国之所以能从晚清任人宰割的“东亚病夫”,变成如今傲立世界民族之林的东方大国,正是因为有着无数个像刘祚坤这样的英雄。

他们的牺牲和奉献,是当下一切幸福生活的原点。

谨以此文,向为革命牺牲奉献的英雄们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 2022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古诗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