熄灯号|难忘兵之初,难忘我的班长

熄灯号|难忘兵之初,难忘我的班长

来源:解放军报微信·中国军号 作者:韩光

那年深秋,穿上崭新的军装,我来到辽南的一座军营。从闭塞的小山村到火热军营,一切都是那样新鲜,觉得自己像棵小白杨正努力在军营沃土里扎根。


“只要你不怕苦肯吃苦,就能战胜苦。在部队,你的发展空间就大。”这番话,是当过兵的表哥在我参军前教我的“秘诀”。我铭记在心,并一丝不苟地照做。到新兵连才半个多月,班长就给出了好评,说我上进心强,吃得了苦,照这样努力下去准差不了。得到班长认可,我心花怒放,反复告诫自己“绝不能骄傲”。


当我在兵之初的路上大踏步前进时,没想到班长给我出了道难题。


入伍前我当过老师,不爱出头是我最大的弱点,每次需要一个人“出头”时,我总是用低头表明自己的态度。起初,这个办法很奏效,但周六的那个晚上失灵了。起因是排里要搞晚会,班长让想上台演节目的人举手。


班长话音未落,就有五六个新兵举手。看到有人应战,我悬着的心放下了,为再次成为“漏网之鱼”感到庆幸。谁知,班长那天没按套路出牌。班长说,举手的同志值得表扬,不过,次次都是老面孔会产生审美疲劳,这次要换新人。我的心立即提到了嗓子眼,并暗自祈祷“可别叫我上”。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我第一个被班长点到了名字。


我的脸红得像关公,手心里不断冒出汗水。我本想说自己不行,可班长根本不给我说话的机会。


会后,我一个人坐在床上正发愁,班长笑模笑样地来到我身边。我苦着脸,用祈求的目光看着他。


“多大点事儿,看把你难的。搞晚会就是让大家开心一下,咱们哪个是经过专业训练的?就算演砸了也没啥。”


见我还是低头不语,班长拍了拍我又说:“问你一个严肃的问题。”我只得抬起头,见班长的目光多出几分杀气:“如果现在让你上战场,就你这个胆量能保证不当逃兵吗!”


“保卫祖国,英勇杀敌,是军人神圣的使命,我咋会当逃兵呢!”闻听班长这话,我一脸委屈地说。


“如果想证明自己不是逃兵,就好好地准备节目。”班长撂下话,就“噔噔”地走了。


我是带着抱负来当兵的,如果在小河沟里翻了船,那我还咋能实现抱负呢!与其这样,还不如破釜沉舟干他一家伙。想到这,我的畏难情绪荡然无存。


尽管做了充分准备,但毕竟是第一次登台,怀里像揣了个小兔子似的怦怦乱跳。“如果现在让你上战场,就你这个胆量能保证不当逃兵吗!”班长的话在我耳边再次响起,像镇静剂似的让我稳住了神。


“来到军营,这是我第一次登台亮相,虽然很紧张,但敢于亮相,我就已经出彩了。”没想到,我的“开场白”很快淹没在了热烈的掌声中。我信心大增,胆量也大起来。我用最真挚的情感,唱了一首《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


“你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高人往往是深藏不露呢!”晚会结束后,战友们纷纷向我道贺。


“第一次表演就收获了满堂彩,你行!”等战友们散去,班长过来对我说。“班长,要不是……”“带兵人就是让战士成长为素质全面的人,否则军队就不是大学校了。”还没等我把话说完,班长就接过话头,格外认真地说:“胆是练出来的,老不敢上台,胆会越来越小。希望你有了这次经历,以后什么困难都不会难倒你。”


我使劲点点头。这以后不管有啥活动我都踊跃参加,不再担心自己不行了。当兵第二年,我考上了军校。临走时班长跟我唠了很久,班长说:“知道你是个好苗子,所以针对你的弱项着重帮你练胆量,以后就不会茶壶煮饺子,有货倒不出了。”班长的话,给了我巨大的信心和勇气。面对困难,我始终坚信“我能行”。在此后30多年的军旅生涯中,我先后多次荣立二等功、三等功就是证明。


“吃水不忘挖井人”。我十分感谢我兵之初的班长。班长是辽宁人,他在部队入党立功,退役后到地方多次被评为“劳动模范”。


(原文刊于《解放军报》2020年11月20日“长征副刊”版,内容略有删减。封面图 李喆灏 摄 )


(解放军报微信·中国军号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