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建治学」李君如:中国共产党的伟大精神是怎样铸就的?

「党建治学」李君如:中国共产党的伟大精神是怎样铸就的?

李君如:中国共产党的伟大精神是怎样铸就的?

党建治学

★★★★★

为救国、兴国、强国,中国共产党领导各族人民进行革命、建设、改革,创造了一个接一个让常人无法想象的奇迹。历史验证了中国共产党是一个能够经受各种挑战和考验的,具有伟大精神的中国工人阶级的先锋队、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先锋队。毛泽东为铸就中国共产党的伟大精神,作出了无与伦比的杰出贡献。今天,我们深入思考中国共产党的伟大精神是怎样铸就的,对于正在从新的历史起点出发,为实现“两个一百年”的目标和中国梦而奋斗的中国共产党人来说,具有很好的启迪和指导意义。

一、伟人和伟大精神

要研究中国共产党革命和建设时期的伟大精神是怎样铸就的,就要研究创造这一伟大精神的主体中国共产党人,就要研究为形成这一伟大精神作出杰出贡献的毛泽东等一代中国共产党伟人。可以说,中国共产党革命和建设时期的伟大精神是中国共产党人的集体意识,尤其是以毛泽东为主要代表的历史伟人铸就的。

精神是人的精神。人的精神,在生物学和心理学中指的是人的脑组织所释放的能量,及其表现出来的活力;在哲学中指的是人的意识、思维活动和一般的心理状态,包括人们过去做过的事情所积淀下来的集体意识。中国共产党的伟大精神,就是我们党在革命和建设的各个阶段形成的井冈山精神、中央苏区精神、长征精神、延安精神、南泥湾精神、西柏坡精神、抗美援朝精神、铁人精神、雷锋精神、“两弹一星”精神、焦裕禄精神等崇高精神的汇总;就是我们党在长期实践中坚持的为人民服务精神、实事求是精神、密切联系群众精神、独立自主精神、批评与自我批评精神等革命传统的汇总;就是我们党在批判继承中国优秀传统文化过程中弘扬的爱国主义精神、自强不息精神、“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等民族精神的汇总。这里所概括的各种“精神”,有的来自党领导的革命和建设实践,有的来自党加强自身建设的实践,有的来自党推动的文化建设实践,但主体就是中国共产党人。中国共产党革命和建设时期形成的伟大精神,就是中国共产党人在革命和建设实践中积淀下来的集体意识,就是中国共产党人能够在复杂环境中战胜各种困难的强大精神力量。

作为创造中国共产党伟大精神的主体的共产党人,是具有共同的信仰和理想的人。中国共产党之所以能够在实践中形成这样丰富多彩而又强有力的精神力量,不仅是因为中国共产党的性质、指导思想和根本宗旨是先进的,而且是因为中国共产党在长期的艰苦奋斗中形成了一批能够毫不动摇地坚持党的性质、指导思想和根本宗旨的骨干力量。在延安时期,毛泽东曾经说过:“要造就一大批人,这些人是革命的先锋队。这些人具有政治远见。这些人充满着斗争精神和牺牲精神。这些人是胸怀坦白的,忠诚的,积极的,与正直的。这些人不谋私利,惟一的为着民族与社会的解放。这些人不怕困难,在困难面前总是坚定的,勇敢向前的。这些人不是狂妄分子,也不是风头主义者,而是脚踏实地富于实际精神的人们。中国要有一大群这样的先锋分子,中国革命的任务就能够顺利的解决。”毛泽东在《纪念白求恩》这篇光辉著作中还说过,一个人的能力有大小,但只要有一点毫无自私自利之心的精神,“就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这些论述阐明了两个重要问题:一是,人是要有一点精神的,共产党员作为革命的先锋队更要有精神;另一点是,一个具有崇高的革命精神的人组织起来的党,就会把每个党员身上的革命精神、奋斗精神、脚踏实地精神、牺牲精神等各种“精神”聚沙成塔,创造整个中国共产党的伟大精神。

如果说没有人就无所谓精神,那么,没有伟人更无所谓伟大精神。在研究人与精神、中国共产党人与中国共产党伟大精神关系的时候,尤其要注意到,中国共产党在中国革命的激流冲刷下,在大浪淘沙中凝聚了一大批历史伟人。这批伟人,包括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朱德等等,个个都是彪炳史册的人民英雄和民族精英。他们在各种复杂斗争的考验中形成了以毛泽东为主要代表的领袖集团。列宁曾经明确地说过,群众是划分为阶级的,阶级是由政党来领导的,政党通常是由最有威信、最有影响、最有经验、被选出担任最重要职务而称为领袖的人们所组成的比较稳定的集团来主持的。列宁这里讲的是关于领袖、政党、阶级、群众之间的相互关系,同时也可以使我们从中认识到领袖在党内的作用,特别是对党的精神的形成,具有别人无法取代的作用。中国共产党在长期革命斗争中形成的以毛泽东为主要代表的领袖集团,更是一批久经考验的历史伟人。我们只要读一读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朱德等老一辈革命家的著作,读一读他们领导中国革命的传奇经历,就可以清晰地看到,在中国革命的漫长历史中,就是这样一批以毛泽东为主要代表的中国共产党的杰出伟人,以他们的崇高追求、正确思想、革命激情和坚强意志铸就了中国共产党的伟大精神。

二、伟人思想和伟大精神

要研究中国共产党革命和建设时期的伟大精神是怎样铸就的,更要研究以毛泽东为主要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创造的毛泽东思想与中国共产党伟大精神之间的关系。可以说,中国共产党革命和建设时期的伟大精神是在毛泽东及其科学思想的引领下,并以毛泽东思想为其内涵铸就的。

我们已经论述过,中国共产党在长期的艰辛奋斗中,聚集了一大批为革命胜利做出卓越贡献的人民领袖和历史伟人。毛泽东,是这批伟人中的佼佼者,是这批伟人无可替代的代表者。他作为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的领路人,不仅是中国革命的伟大实践者,而且是中国共产党的伟大思想家。是毛泽东,提出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原则,把马克思主义和中国实际结合起来,破解了中国革命和建设的一系列难题;是毛泽东,用马克思主义分析近代中国的基本国情、阶级状况特别是社会主要矛盾,解决了中国革命的对象、任务、动力、性质和前途等重大问题,开辟了中国特色的革命道路,创立了新民主主义革命和新民主主义社会理论;是毛泽东,从中国革命经验中提炼总结出了统一战线、武装斗争和党的建设这“三大法宝”,领导革命走上了胜利的坦途;是毛泽东,不失时机提出能够团结最大多数革命力量的人民民主专政理论,创造性地通过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这一协商民主形式建立了新中国,自豪地向世人宣布占人类四分之一的中国人从此站立起来了;也是毛泽东,从新中国成立后的实际出发制定了从新民主主义过渡到社会主义的路线和理论,在中国建立了社会主义基本制度,并且领导全党全国人民开始了大规模的社会主义建设。也就是说,毛泽东是为中国共产党提供思想、理论、战略,路线、方针、政策,原则、作风、方法,政治的、军事的、思想的伟大领袖。他提出的马克思主义同中国革命和建设实践相结合的科学思想,被我们党称为“毛泽东思想”,并被确立为党的指导思想。

毛泽东思想作为科学的思想体系,指引党和人民在革命和建设的各个阶段形成了攻坚克难的各种“精神”,从而贯穿在各种“精神”之中,成为中国共产党革命和建设时期伟大精神的思想内核。因此,研究中国共产党的伟大精神,既可以分门别类对各种“精神”形成的历史和内涵及其意义开展广泛深入的研究,更可以从整体上研究中国共产党的伟大精神和毛泽东思想的内在联系,把中国共产党的伟大精神作为毛泽东思想具体而又生动的体现加以弘扬。事实上,无论是党在革命和建设实践中形成的井冈山精神、中央苏区精神、长征精神、延安精神、南泥湾精神、西柏坡精神、抗美援朝精神、铁人精神、雷锋精神、“两弹一星”精神、焦裕禄精神等崇高精神,还是党在加强自身建设过程中形成和坚持的为人民服务精神、实事求是精神、密切联系群众精神、独立自主精神、批评与自我批评精神等革命传统,甚至包括党在批判继承中国优秀传统文化过程中弘扬的爱国主义精神、自强不息精神、“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等民族精神,都有一个极其深刻的思想内核———毛泽东思想。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们说开展“毛泽东思想和中国共产党的伟大精神”研究,就是深化了对毛泽东思想的研究。

如果我们下功夫研究一下中国共产党人的精神世界,就可以发现中国共产党的伟大精神就是以毛泽东思想为内核的精神力量。这是因为,毛泽东思想,包括毛泽东提出的指导中国革命和建设的思想、理论、战略,路线、方针、政策,原则、作风、方法,不仅来自实践,还有力地指导着党和人民群众的实践。它们在广大党员和人民群众的传播和实践中,从思想内涵到表述语言,都为大家接受和认同,润物细无声地内化为全党和全国各族人民的思想政治素质,形成一种强大的精神力量。这种精神力量,就是以毛泽东思想为内核的中国共产党的伟大精神。我们只要简单地对比一下当年共产党领导的根据地和国民党统治区域的语言及其文风、对比一下新中国成立前后报刊书籍的语言文风,就可以注意到,毛泽东的语言和文风已经完全融化在党和人民的生活之中,主导着我们每个人的言行。语言和文风仅仅是思想形式的变化,但这种形式的变化已足以说明以毛泽东思想为内核的中国共产党精神,在广大党员和群众中产生了多么巨大的影响力和感召力。想一想当年的刘胡兰、“红嫂”,一个个普通的农村妇女,怎么会成长为人民崇敬的英雄的,就是融化在她们身上的这些无形的中国共产党精神造就了她们的英雄行为。而这些无形的“精神”,就是由毛泽东为我们党提供的思想、理论、战略,路线、方针、政策,原则、作风、方法转化而来的。

与此同时,我们还要认识到,毛泽东思想以“毛泽东”这个伟人的姓名命名,也包含了一种特殊的精神力量在其中。“毛泽东”、“毛主席”、“主席”、“毛”、“老人家”这些称谓,有庄重的,有亲昵的,都体现了人民群众对毛泽东的深厚情感。这种情感又从另一面反映了毛泽东本人的人格魅力和精神风采。在毛泽东思想被全党和全国人民接受过程中,不容忽视的是,毛泽东的人格魅力和精神风采也发挥了重要作用。在延安时期,同毛泽东交谈过的人,不论是党内同志、人民群众,还是国民党官员、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以及外国记者、军事观察员、外交官,无一不被毛泽东的人格魅力和精神风采所吸引。加拿大医生白求恩见了毛泽东后说,他是一个巨人,他是我们世界上最伟大的人物之一。美国记者斯特朗同毛泽东谈话后说,毛泽东直率的谈吐、渊博的知识和诗意的描述使他的这次谈话成为我所经历过的最激动人心的谈话。美国外交官卡尔逊在会见毛泽东后的日记中写道,这是一位谦虚的、和善的、寂寞的天才,在黑沉沉的夜里,在这里奋斗着,为他的人民寻求和平的公正的生活。许多人都说,同毛泽东一交谈,就可以感受到他身上有一股磁性。这种让人折服的精神魅力,其内涵是党的思想理论、战略方针等集体智慧的结晶,其表达方式和艺术又具有个人的鲜明特点。由此产生的精神力量就是我们今天所讲的文化软实力。许多老同志在“文化大革命”运动甚至以前的运动中挨过整,但他们对毛泽东的崇敬之情不减。就是在今天的反腐败斗争中,大家都说:“毛主席犯过错误,但他不腐败,不谋私利。”毛泽东在人民群众的心目中,已经成为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中国共产党的象征。这是什么?这就是中国共产党的伟大精神。

综上所述,研究中国共产党革命和建设时期形成的伟大精神,就要研究我们在前面汇总概括的各种“精神”,但这些“精神”,究其实质,都是在毛泽东思想指导下形成的,是以毛泽东思想为内核的革命精神。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们说中国共产党的伟大精神是在毛泽东及其科学思想的引领下铸就的。

三、伟大实践和伟大精神

要研究中国共产党革命和建设时期的伟大精神是怎样铸就的,不仅要研究创造这一伟大精神的主体中国共产党人,研究以毛泽东为主要代表的历史伟人及其科学思想,还要研究铸就这一伟大精神的历史条件和社会环境,研究毛泽东领导下的中国共产党的伟大实践。可以说,中国共产党革命和建设时期的伟大精神是在苦难辉煌的历程中形成的,是在中国共产党的伟大实践中铸就的。

中国共产党革命和建设时期形成的伟大精神,作为中国共产党人在革命和建设实践中积淀下来的集体意识,来自实践,但又不是来自一般的实践,而是来自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和建设的伟大实践及其艰辛奋斗历程。

一是来自革命遭受挫折甚至失败后共产党人百折不饶、前赴后继的伟大实践。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用毛泽东的话来说,经历了“两次胜利、两次失败”。在大革命失败后,内战代替了团结,独裁代替了民主,黑暗的中国代替了光明的中国,但是,正如毛泽东所描述的:“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并没有被吓倒,被征服,被杀绝。他们从地下爬起来,揩干净身上的血迹,掩埋好同伴的尸首,他们又继续战斗了。他们高举起革命的大旗,举行了武装的抵抗,在中国的广大区域内,组织了人民的政府,实行了土地制度的改革,创造了人民的军队———中国红军,保存和发展了中国人民的革命力量。”正是在这样艰难困苦的历史条件下,中国共产党人不懈地奋斗、牺牲、探索、创造,在开辟农村包围城市、最后夺取全国胜利这一独特的革命道路过程中,形成了井冈山精神、中央苏区精神等革命精神。在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红军丧失了一大批根据地,中国革命又一次经历了苦难,开始了艰辛的长征,但是,正如毛泽东在长征诗中所说的:“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中国共产党以大无畏的革命英雄主义和乐观主义精神赢得了长征的胜利。对长征,毛泽东用诗一般的语言,充满激情地说过:“长征是宣言书,长征是宣传队,长征是播种机。自从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到于今,历史上曾经有过我们这样的长征吗?”历史又一次告诉我们,挫折和失败不仅锻炼了红军、考验了党,使党纠正了错误路线,确立了正确领导,突破了蒋介石国民党军队的围追堵截,胜利到达陕北根据地,而且造就了伟大的长征精神。

二是来自革命和建设遇到困难之际共产党人自力更生、攻坚克难的伟大实践。我们是历史唯物主义者,懂得在完成自己历史使命的过程中,“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世界上没有直路,要准备走曲折的路”。也就是说,我们清醒地认识到,无论在革命中,还是在建设中,我们都会遇到困难和问题,包括可以预料到的困难和问题,也包括难以预料到的困难和问题。事实上,我们在革命和建设的各个时期都遇到了困难和问题。但是,正如毛泽东说过的:“我们共产党人是以不怕困难著名的。”攻坚克难,是共产党人的使命;开拓进取,是共产党人的责任。在我们党的历史上形成的南泥湾精神、抗美援朝精神、铁人精神、“两弹一星”精神、焦裕禄精神等等,都是在党自觉攻坚克难、战胜各种困难的伟大实践中形成的。

三是来自党和政权建设中共产党人勇于迎接严峻挑战、不断自我完善的伟大实践。中国共产党是一个用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和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价值观武装起来的党,党在领导革命和建设的过程中,不仅要战胜来自外部的威胁和压力,不仅要解决来自工作中的困难和问题,而且强调要在改造客观世界的同时改造主观世界,克服自身肌体上的毛病和不足,坚持不懈加强党的建设、政权建设以及人民军队建设。延安时期的整风运动是为了解决党自身的问题,进城之前提出“两个务必”的要求和离开西柏坡时“进京赶考”的告诫是为了预防权力对党的侵蚀。党应对这方面的挑战和考验,是另一个战场的复杂斗争。就是在党直面问题、不断自我完善、自我提升的进程中,形成了中国共产党严于自律的各种宝贵精神。延安精神、西柏坡精神是这样的精神,为人民服务精神、实事求是精神、密切联系群众精神、独立自主精神、批评与自我批评精神也是这样的精神。

综上所述,中国共产党革命和建设时期的伟大精神来自中国共产党革命和建设的伟大实践。这些伟大的实践,是以毛泽东为主要代表的共产党人领导下的伟大实践,是在毛泽东思想指导下的伟大实践。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同样可以认识到,毛泽东与中国共产党的伟大精神、毛泽东思想与中国共产党的伟大精神之间密不可分的关系。在今天,坚持和发展毛泽东思想的一个重要任务,就是要高扬中国共产党的伟大精神。

【李君如:长安街读书会主讲人、中央党校原副校长】

长安街直播

注:授权发布,本文已择优收录至“长安街读书会”理论学习平台(人民日报、人民政协报、北京日报、新华网、央视频、全国党媒信息公共平台、北京时间、澎湃政务客户端“长安街读书会”专栏同步),转载须统一注明“长安街读书会”理论学习平台出处和作者。

责编:陈佳妮;初审:程子茜;复审:李雨凡

© 2022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古诗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