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宇航员克里卡廖夫:靠别国筹钱才返回地球,回来后工资不够用

苏联宇航员克里卡廖夫:靠别国筹钱才返回地球,回来后工资不够用

1991年5月18日,33岁的谢尔盖·克里卡廖夫乘坐联盟号宇宙飞船,从位于哈萨克斯坦的拜科努尔航天发射基地出发,前往“和平号”空间站进行研究工作。

本来按计划,克里卡廖夫将在那里工作一段时间后,就会接到地面指挥中心的返航命令。然后,他就会在地面指挥中心的引导下,坐宇宙飞船返回地球。

然而他却不幸在太空中逗留了311天,差点没能回来。这是怎么回事呢?

一、美苏太空争霸。

二战结束后,苏联为了和美国争夺世界霸主,开始了一场没有硝烟的冷战。

那段时期,作为两个世界强国,苏联和美国在军备、经济和科技上都展开了激烈的竞争。比如美国研发了什么核武器,苏联一定会紧跟其上。

到上个世纪50年代,美国和苏联又把竞赛转向了太空。美国首先宣布计划发射人造卫星,苏联也不甘示弱,表示他们也即将送人造卫星升空。

1957年,苏联成功发射了世界上第一颗人造卫星,抢在了美国人的前面。

此后,苏联便不断创造出更多的“第一个”。比如在1961年,苏联宇航员尤里·加加林乘坐宇宙飞船升空,成为了第一个绕地球轨道飞行的人。随后,苏联又在太空建立了第一个空间站——礼炮1号。

在苏联取得举世瞩目成绩的同时,美国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着他们的“阿波罗登月计划”,并于1969年实现了首次人类登月,美国宇航员阿姆斯特朗还迈出了“人类的一大步”。

苏联虽然没能抢先把人类送到月球上去,不过在1988年,苏联又研制的“暴风雪”号无人驾驶航天飞机首飞成功,又让其航天技术超越了美国。

美苏两个超级大国就这样你来我往,忙得不亦乐乎。

二、长大后要当太空人。

苏联在航天事业上取得的成就,引得不少青少年从小就树立了要当一名太空人,为国争光的理想,这其中就有一个叫克里卡廖夫的少年。

克里卡廖夫出生于1958年,那时正值苏联第一颗人造卫星升空不久。在那样的大环境里,克里卡廖夫的父母也对他寄予了厚望,盼着他长大后,也能为国家的航天事业做贡献。

在父母的熏陶下,克里卡廖夫从小就对太空充满了好奇心,同时他还对机械工程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受兴趣的驱使,克里卡廖夫中学毕业后,考取了列宁格勒机械学院(现俄罗斯波罗的海国立技术大学)。

1981年,克里卡廖夫大学毕业,被分配到了科罗廖夫航天集团工作。

起初,克里卡廖夫负责太空飞行设备和地面操作等技术工作,同时还参与了太空空间站的设计等工作。

1985年,克里卡廖夫和数千名空军飞行员参加了宇航员选拔。由于他身体素质很优秀,再加上他对操作宇宙飞船及太空空间站十分熟悉。因此他被选为了太空宇航员,被送往莫斯科,在苏联宇航员训练中心进行各种航空训练。

三、没钱回家。

1988年,克里卡廖夫和另外一名叫沃尔科夫的宇航员,乘坐宇宙飞船从哈萨克斯坦的拜科努尔航天发射基地出发,前往和平号空间站。克里卡廖夫当时的任务是在空间站上安装新的模块,并进行一些航空试验。

在和平号空间站停留了115天后,克里卡廖夫和沃尔科夫顺利地返回了地球。

1991年5月18日,克里卡廖夫接到任务,再次乘坐宇宙飞船前往和平号空间站。对于克里卡廖夫而言,他已经具备了丰富的太空飞行经验。只要不出意外,他就会在5个月后平安返回地球。

然而谁也没想到,就在克里卡廖夫离开不久,苏联就乱成了一锅粥。1991年6月,叶利钦被选为俄罗斯总统,俄罗斯宣告独立,自此,苏联开始走向解体。

当时的苏联元首戈尔巴乔夫,已经无法控制加盟国的独立。无奈之下,他只得辞掉了苏联总统的职务,而延续了数十年之久的苏联,也就此灰飞烟灭。

苏联分崩离析时,克里卡廖夫正在太空执行任务,他对此全然不知。而和他同时飞往和平号空间站的其他宇航员也已经陆续返航。因此等克里卡廖夫完成任务时,那里已经只剩下他一人了。

此时已经独立的加盟国还处在政治动荡、经济崩溃的局面。同时,他们的领导们正忙着争夺利益,瓜分苏联的遗产,因此谁也不关心还留在太空的克里卡廖夫。当克里卡廖夫好不容易与地面指挥中心取得联系时,他却被告知,目前没有足够的经费把他带回地球,让他暂时在空间站里再等上一个月。

的确,俄罗斯虽然接收了前苏联国家航天局,可是拜科努尔航天发射基地却在哈萨克斯坦。正因为涉及到国与国之间的问题,再加上两个国家的领导人都忙着打理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因此整个航天事业其实当时已经处于停摆状态。

一个月过去后,克里卡廖夫依然被要求再等上一个月,又一个月……

这对于克里卡廖夫来说是非常困难的,在太空待的时间太长,会直接影响到他的健康,比如肌肉萎缩、免疫系统逐渐衰弱等,所有这一切都会慢慢吞噬他的生命。

在不确定归期的情况下,克里卡廖夫为了能活下去,只能在艰苦的环境里不断节约开支,艰难地活下去。好在苏联解体前,美国宇航局与苏联航天局已经在太空事业上达成了合作关系。因此,美国竭尽所能帮助受困的克里卡廖夫,努力给他运送一部分生活补给。同时美国还对克里卡廖夫表示,只要他愿意到美国宇航局工作,就可以把他接回去,并且还会给他提供丰厚的待遇。不过,克里卡廖夫拒绝了美国的邀请。

就在各加盟国为了利益,你争我夺的时候,老百姓也很同情被迫留在太空的克里卡廖夫。《真理报》在报道克里卡廖夫事件的时候,不无感慨地点评道:“人类将自己的孩子送上了太空,以完成一系列具体的任务。但他刚离开地球,地球就对这些任务失去了兴趣。她开始忘记她的宇航员,她甚至没有在约定的时间把他接回来。”

五、俄罗斯联邦英雄。

俄罗斯也就发展航天事业的问题曾找到哈萨克斯坦,想继续使用拜科努尔发射基地。虽然对于哈萨克斯坦来说,他们并不具备搞航天事业的能力,不过他们却把拜科努尔和发射基地当作资源。他们表示,他们可以让俄罗斯继续使用发射基地,但是必须出钱。为此,他们开了一个很高的租金价格。

俄罗斯当时的经济已经大滑坡,而搞航天事业又需要大把大把地砸钱。因此,捉襟见肘的俄罗斯,也只能不断和哈萨克斯坦就租金问题进行谈判,不可能马上就解决克里卡廖夫的问题。

有俄罗斯官员想了个办法,可以对西方国家开展太空之旅资金筹集,这样就能搞到不少钱。消息传出后,奥地利果然出手花了700万美元,购买了一张联盟号宇宙飞船的船票。

接着,德国也向俄罗斯支付了2400万美元,购买了替换克里卡廖夫空间站的名额。这样一来,克里卡廖夫终于接到了返回地球的命令。

1992年3月17日,在太空滞留了311天的克里卡廖夫,乘坐联盟号宇宙飞船,终于返回了地球。

此时,克里卡廖夫的身体已经虚脱到无法站立的地步。最后还是在几个人的搀扶下,他才得以把脚放在地上。好在他得到了及时的救治,克里卡廖夫终于恢复了健康。

当然,对于克里卡廖夫而言,个中滋味真是一言难尽。他走的时候还是苏联人,回来的时候,却已经是俄罗斯人了。并且由于通货膨胀严重,他原本有令人羡慕的600卢布一个月的工资,却因为大幅贬值,这些钱几乎无法支撑他最基本的生活。

媒体对克里卡廖夫进行了跟踪报道,俄罗斯也授予克里卡廖夫“俄罗斯联邦英雄”的称号,并在生活上给予了他很大的帮助。当然了,克里卡廖夫能有好的生活也是理所当然的。俄罗斯再穷,也不差克里卡廖夫那一口。不过对于绝大多数在贫困线上挣扎的俄罗斯普通老百姓来说,就没有那样的好运气了。

六、掷地有声的回答。

两年后,随着俄罗斯和美国在航天领域的合作进一步加强,克里卡廖夫再次接到命令,乘坐美国发现号航天飞机,与美国宇航员前往太空执行任务。此后,克里卡廖夫又数次前往太空,并且成为了国际空间站的常驻人员。

克里卡廖夫退休后,由于他有着极为丰富的航天经验,因此他退而不休,又被任命为科罗廖夫能源火箭航天集团的副总裁,并且还担任着加加林宇航员培训中心的主管。

对于曾经经历的那一段往事,克里卡廖夫依然感触很深。当有记者问起他为何当年不答应美国,到美国航天公司工作时,他依然坚定地表示:“我是苏联人,必须忠诚于自己的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