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年,辽宁男子偷钱救父意外致人死亡,拼命赎罪将其女供到博士

01年,辽宁男子偷钱救父意外致人死亡,拼命赎罪将其女供到博士

2001年7月的一个清晨辽宁省沈阳市的一栋居民楼下,黑压压的一群人围着一个披麻戴孝的女孩朝着灵车的方向走去。

这个场景吓坏了专门前来打探消息的男人,他连滚带爬地跑回了家,像在躲什么人似的把自己藏在了被窝里,嘴里不住的念叨:“我是杀人犯,我是杀人犯!”

后来良心发现的他用余生的光阴弥补了自己的过错,而他最终也得到了女孩宽恕与救赎

这个男人与女孩之间有着什么样的联系?又是什么样深重的罪孽需要他用一辈子来偿还呢?

2001年6月,邵世祥的父亲邵万年因为在家里干活时,不小心摔断了腿,住进了沈阳军区总医院的骨科病房

医生诊断邵万年的跟骨是粉碎性骨折,伤情十分严重,急需动手术,手术前需要先交7000元押金。

高昂的手术费令邵世祥举步维艰,去年刚安葬好病逝的母亲,家中的积蓄全部用光不说,还欠了一屁股外债

邵世祥父子俩拼命打工赚钱还债,才勉强还了一万多块,而如今父亲邵万年又卧病在床,邵世祥口袋里除了几百块生活费,再也掏不出来一个子儿了

走投无路的邵世祥从医院出来后,就在大街上开始漫无目的地瞎逛,他真不知道自己还能向谁开口借钱。

手指放在拨通键上悬空了好久,邵世洋却迟迟按不下去:为了给母亲办个像样的葬礼,已经向周围的亲戚朋友都借了个遍,怎么可能还会有人肯借钱给自己呢?

而自己想预支工资的请求也被老板驳了回来,想了无数个办法都被否决后,邵世祥的脑海中萌生了一个邪恶的想法:偷钱

打开思路的邵世祥突然回想起自己前几天去铁西区卫工小区的一户人家里做木工活时,余光瞟到女人家客厅的抽屉里放着一沓人民币,差不多有一万块的样子,正好够自己交上押金。

事不宜迟,邵世祥凭借着几天前的记忆摸到了女人家的门,确认过家中没人的邵世祥,用木工工具轻而易举地就撬开了防盗门的门锁

由于家中无人,女人又是直接将钱放在抽屉中,没有任何防范措施,邵世祥径直走到了抽屉前,将钱拿了出来,就偷偷溜走了

给父亲交完了押金,邵世祥心里的石头终于放了下来,这下医生终于可以给父亲安排手术了。

做完手术后的父亲病情开始慢慢恢复,人也变得有精神许多,他躺在病床上疑惑的问儿子怎么这么快就筹到了医药费,邵世祥说不出来,只能支支吾吾的顾左右而言他

好不容易将父亲的问题糊弄过去,放松下来的邵世祥突然觉得内心一阵不安,毕竟是第一次做坏事,邵世祥心里的愧疚感逐渐淹没了父亲康复的喜悦。

内心深受煎熬的邵世祥辗转反侧了两天后,决定带着交完押金剩余的3000块去找女人坦白,希望跟对方讲明情况后,对方能谅解他的这一冲动行为,并能宽限他一些时间以便把钱还上。

可当邵世祥偷偷跑到卫工小区的居民楼下时,差点被眼前的一幕吓得瘫倒在地

那栋楼下摆着几个花圈,几个穿着黑色服装的大人正围着一个披麻戴孝的小女孩,似乎是在安慰她。

女孩脸上的泪痕还清晰可见,手里抱着一张大大的黑白照片,照片上的女人赫然就是自己偷钱那家的女主人!

邵世祥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当时的心情,看到一个居民路过,邵世祥赶紧上前拽住了他:“大爷,您知道那户人家的女人发生什么事了吗?不是前几天还好好的。”

那大爷长叹一声,给邵世洋讲述了关于这对可怜的母女的故事。

原来抱着遗照的小姑娘叫袁丽,死的这个女人是她妈妈,丈夫十多年前就死了,她一个寡妇好不容易把孩子拉扯大。

女儿很争气地考上了辽宁大学,9月份就要开学了,结果前两天女人发现给孩子辛辛苦苦攒的学费生活费被人偷了,一时想不开,就跳楼自杀了。

本来还抱有侥幸心理,猜想此事与自己无关的邵世祥瞬间傻了眼:“怎么会这样呢?我只是偷了钱我没想到会死人的,这下完蛋了。”

受到惊吓的邵世祥跌跌撞撞地跑回了医院,进了病房扑通一声就跪到了父亲面前:“爸,怎么办,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有意的。”

邵万年看着儿子苍白的脸上毫无血色,猜想肯定是出了什么大事,他连忙坐起身对儿子说:“发生什么事了你站起来好好说,爸跟你一起想办法。”

满脸悔恨的邵世祥痛哭流涕地向父亲坦白了自己偷钱导致别人自杀的事,邵万年听完脸色变得十分难看“儿子,你糊涂啊,我这是烂命一条,治不了就算了,可是你怎么能去偷钱!现在人家因为你自杀,家里还有个等着上学的孩子,你这是造孽啊!”

邵世祥一言不发,只是默默地对着父亲磕了个头,走了出去。

邵世祥将剩余的3000块装到信封里包好,偷偷放到了袁丽的家门口。信封上贴了张字条:

“袁丽,你好,我是一个在本地做点买卖的小老板,无意中听说了你的事情,我愿意资助你读完大学,这里是3000元,过段时间,我会再给你送来6000元,但是我有一个条件,就是我不会与你见面,你只要用这笔钱好好学习就够了。”

看完纸条上的文字,袁丽原本悲痛的心似乎得到了一丝抚慰

送完钱的邵世祥转头就急急忙忙赶回了老家,为了供袁丽上学,光靠他那点微薄的工资是远远不够的,于是他决定,将父亲给他准备好的三间婚房卖出去

由于着急出手,三间房子才卖得三万块左右,邵世祥挨家挨户地还清了母亲葬礼的欠款,又给父亲留了一万块生活费,带着身上的6000块回了城。

像上次一样,趁着没人注意,放到了袁丽的家门口。

拿着9000块钱,袁丽踏进了大学的校园,孤身一人的袁丽站在一群送孩子报道的家长中间显得十分落寞

可她不知道的是,得知是今天开学的邵世祥早早就来到了辽宁大学的校门口,默默注视着袁丽走进了校门他才放心地离开。

邵世祥打听到,一个大学生一年的学费大约是5000块生活费得12000以上,零零碎碎地加起来就得差不多2万块,可他辛辛苦苦干一个月的活,工资只有1200左右

为了让袁丽的吃穿用度都不落后于同龄人,邵世祥开始更加拼命地干活做木工、工地搬砖、商场保安,不管什么脏活累活,只要能挣到钱,邵世祥没有不愿意去做的。

2001年9月底,不放心的邵世祥又偷偷跑去辽宁大学查看袁丽的情况,可他惊讶地发现,袁丽为了勤工俭学,找了份家教的差事,并且兼职校园清洁工

原来要强的袁丽不愿意一直接受好心人的帮助,她觉得自己既然已经成年了,就可以独立起来自己挣钱了,也可以减轻好心人的负担

邵世祥何尝不知道袁丽的心思,可是他不希望袁丽太早懂事,只要他还能供得起袁丽一天,袁丽就应该像别的孩子一样在父母的庇护下尽情享受青春

回去之后的邵世祥越想越生气,写了封信寄到了袁丽的学校:“袁丽,你好,我知道你在勤工俭学,但是我还是希望你可以把时间和精力放在学习和生活上,钱的问题你不用操心。”

收到信的袁丽十分感动,但是她有自己的想法,无法直接联系到邵世祥的袁丽只好在校园的留言板上放了张字条:我已经成年了,不应该再接受您的帮助了,还请您给我个机会可以当面感谢您。

看到消息的邵世祥知道自己不得不露面了,为了不暴露出来他的真实身份,邵世祥下班后特意赶去商场,“斥巨资”花了1000多块给自己置办了一身行头。

2001年10月初,袁丽终于和这个默默资助自己多年的好心人见到了面

邵世祥自称是来沈阳做服装生意的吉林人,因为他曾经也有类似的经历,所以对袁丽的遭遇十分感同身受:“孩子,你听哥哥的话,不要再打工了,哥哥供你读书唯一的期望就是你能学业有成,将来报效祖国。”

邵世祥将自己的手机号码留给了袁丽:“有什么需要的你就打这个电话,不用觉得不好意思,你就拿我当你的亲哥好了。”

拿着电话号码的袁丽不禁泪流满面,这是母亲去世后,自己第一次感到了家人的温暖

2004年,距离袁丽毕业还有一年的时候,邵世洋又找到了她:“妹子,我看你的成绩挺好的,听哥的话,咱们再读个研究生吧,多读书对你总归是没有坏处的。”

被邵世祥说服的袁丽毅然决然报考了研究生,2005年夏天,袁丽顺利从辽宁大学毕了业,也成功地考上了硕士研究生

比袁丽本人还激动的邵世祥大摆筵席,请袁丽去大酒店吃了一顿丰盛的海鲜盛宴,虽然这顿饭花了邵世祥半个月的工资,但是邵世祥依旧乐在其中,只要妹妹开心,他吃再多苦也是值得的

2008年秋,硕士研究生顺利毕业的袁丽又顺利考取了博士研究生

可就在邵世祥以为一起都朝着更好的方向发展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2011年年初,就在距离袁丽博士毕业还有半年的时候,邵世祥出了意外

当时正在天津一建筑工地干活的邵世祥由于一时疏忽,不慎从高空摔落,摔断了左腿,肾脏和胰腺也严重受损,差点一命呜呼

还好受伤的邵世祥及时被工友送去了医院急救,这才捡回一条命来

由于这场意外事故工地也需要承担一定的责任,老板赔偿了邵世祥4万块后便将他打发走了。

失去了劳动能力的邵世祥不免有些心灰意冷,自己以后可能都没办法再做这样的体力活了,还好袁丽已经临近毕业,也马上不需要他了

邵世祥给自己留了两万块作为后半辈子的保障,剩余的两万块邵世祥则直接寄给了袁丽,并留下了最后一张字条

“袁丽,你好,这是哥哥最后一次给你写信,首先恭喜你马上博士毕业,可以进入人生的下一个阶段了,哥哥很为你骄傲。但是由于工作原因,我要和家人移民到美国了,以后可能也不会再回来,希望你一切安好,照顾好自己,不用再联系我了。”

读完字条上的内容,袁丽蹲在地上,头深深地埋在臂弯里痛哭了起来:“哥哥,你怎么狠心丢下我,我还没来得及报答你的恩情啊哥哥。”

而此时的袁丽不知道的是,她以为正在美国谈生意的哥哥实际上在天津找了个给人修鞋的工作勉强度日

2011年夏天,袁丽顺利从学校毕业,去了沈阳一家规模庞大的商业软件开发公司工作。

袁丽幸运地在工作中结识了自己的人生伴侣,很快两人便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婚礼当天,现场热闹非凡亲朋满座,可女方家长的位置上,却只摆了两张照片

一张是袁丽去世的母亲,一张便是未能出席的邵世祥的生活照

在互相宣誓环节,美丽的新娘袁丽眼含泪光地看着那两个空着的座椅,声音微微颤抖地说道:“今天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日子,可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两个人都没能来参加我的婚礼。我的妈妈给了我生命,而我的哥哥邵世祥则给了我充满希望的未来。”

这对毫无血缘关系的兄妹,感动了在场所有的人,他们都不禁感叹这世上竟有如此慷慨解囊,不求回报的热心肠

这时袁丽的一个大学同学突然把袁丽拉到了一边:“你说你哥移民去了美国,可是我上周去天津出差在火车站看到了一个跟你哥长的很像的男人,这其中不会有什么蹊跷吧?”

袁丽听闻大吃一惊:“怎么会,我哥哥一年前明明写信跟我说去了美国呀,怎么可能在天津看到他?”

见袁丽如此斩钉截铁,同学也犹豫了,说可能是巧合罢了。

可同学的这句话就像往平静的湖水里扔了一块石头,激起了阵阵涟漪

深夜,辗转反侧的袁丽回想起这些年的种种迹象,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以前没注意到的细节,现在突然发现明显跟哥哥形容的商人形象格格不入

袁丽思绪再三,为保万无一失,决定和丈夫一起去天津一探究竟

第二天一大早,袁丽就和丈夫乘坐最早的一班飞机飞去了天津。

在同学的描述下,袁丽找到了火车站旁边的一个修鞋铺,她仔细一看,铺子中正在给客人修鞋的男人不正是她的哥哥邵世祥吗?

袁丽激动地冲到了男人面前,想也没想地握住了男人的手:“哥哥!我是袁丽啊,你怎么会在这里呢哥哥?”

男人赶紧将脸别到一边,清了清嗓子冷漠地说:“不好意思,小姐,你认错人了。”

袁丽不明白哥哥为什么要装作不认识她,这个声音,这张脸,她怎么可能认不出来。

最终耐不过袁丽的软磨硬泡,邵世祥无奈之下承认了自己的身份:“对,我是邵世祥没错,我就为了摆脱你才撒谎去了美国的,你别再纠缠我了。”

看着哥哥言不由衷的样子,袁丽不明所以:“哥哥,你有什么苦衷你就告诉我,妹妹现在有出息了,可以报答你了。”

邵世祥见袁丽如此坚持,眼睛一闭心一横,将当年自己犯下的错一股脑告诉了袁丽。

听完邵世祥的坦白,袁丽怔怔地呆在了原地,她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对待邵世祥:是恩人?还是仇人?

失魂落魄的袁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那家修鞋铺的,她犹如行尸走肉一般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

却被后面赶来的丈夫一把拦住:“袁丽,我知道你现在的心情很复杂,可是你仔细想想,你哥哥他为了赎罪把一辈子都搭给你了,现在又成了残疾人,你真的忍心看他这样了却残生吗?”

袁丽被丈夫的一番话突然惊醒,是啊,他的确是自己的杀母仇人,可如果不是为了救他的父亲,也不至于做出这样的错事,这些年他过得这么苦都是为了给自己争个好前程,其实自己的内心对他是恨不起来的。

突然醒悟过来的袁丽立刻转头回去,跪在了正在收东西准备搬家的邵世祥面前:“哥哥,跟妹妹走吧,以后换妹妹来照顾你。“

袁丽的真诚与坚持深深打动了邵世祥,袁丽的谅解也让背负了二十多年罪恶感的邵世祥终于如释重负

2013年11月24日38岁的邵世祥35岁的吴桂梅幸福地步入了婚姻的殿堂,而为这对夫妻主持婚礼的正是邵世祥异父异母的“亲妹妹”袁丽

为了让哥哥和嫂子住得舒心,袁丽还特意为这对新婚夫妻在金华明城花园社区购置了一套价值80万元的婚房。

面对人们的质疑,袁丽对自己的决定问心无愧:“我哥哥的罪孽已经还清,而他对我的恩情我要用余生去偿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