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帮与贫民窟纠缠,热情的桑巴只管今天高兴,明天就让它去吧

黑帮与贫民窟纠缠,热情的桑巴只管今天高兴,明天就让它去吧

在巴西贫民窟建得越好,就会有更多的底层人民涌入贫民窟,民窟的人口越来越多,使得贫困率更高。这就像是一个不断的循环,贫民窟和毒贩黑帮融为一体,Z府越治理贫民窟,贫民窟就越扩大,黑帮越发强盛,世世代代生生不息。

巴西是地球上少有的和平富饶之地。这里的地理位置非常好,又没有常年战争。跟墨西哥不同,他们还不用时刻担心被北方邻居欺辱。巴西有优质高产良田3.88亿公顷,2.2亿公顷的巴西仍处在落后的农业发展阶段。

巴西还是世界上水资源最丰富的国家,矿产资源也多达七十多种,这个拥有两亿多人口的国家,国际上普遍认为他有成为世界强国的能力。

巴西经济从2001年开始,确实度过了一段黄金时间,但到了2006年2.62万亿美元GDP顶峰后,巴西经济直线下降到2018年的1.87万亿美元。

巴西对大宗商品出口的依赖还非常深,2014年后油价暴跌,糖和咖啡的价格分别下滑了百分之34和百分之25,使2015和2016年的巴西经济马出现负增长。

巴西整体的经济格局还处在比较稚嫩的阶段,经济支柱还是铁矿石和大豆出口,凡是靠出售资源的国家都得仰人鼻息,大宗商品的波动起伏非常大。崛起时,美元帝国可以分分钟掐断其发展过程。

巴西的工业体系薄弱,只有航空业一支独秀,仅次于波音和空客能造大飞机。但是这块市场用不了多久就要被我国吞下了,我国大飞机产业正在蓬勃发展中。

在巴西生活的华侨们反映,巴西人热爱生活,没有东亚民族勤奋,而且南美这块地的人平时都不是谈恋爱,都是跟人谈性爱,安于享乐,极度缺少中华民族的危机感和奋发向上的凝聚力。

巴西还没有死刑,法律对罪犯毫无威慑力,罪犯在杀人放火时也更加肆无忌惮,整个南美地区就是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的最好例证。

幸好这块土地的资源丰富,下线较高,这日子总还过得去。尽管新上任的Z统伯索纳罗承诺减少犯罪率,他宁愿犯人都关到监狱里,也不愿意看到无辜的人民伤亡。现实问题是,巴西监狱关满了两倍容量的囚犯,监狱条件又极其糟糕,因为经济低迷,Z府拿不出银子,多修监狱,监狱的不安全感和暴力冲突在现阶段是注定无法解决的。

而在巴西里约州新任州长韦泽尔眼里,毒贩可直接视为恐怖分子,带枪者可以直接击毙。在他上任的2019年1到5月,里约州共击毙毒贩七百多人,平均每天五人。

同菲律宾的杜特尔特一样,韦泽尔说这些毒贩就跟蟑螂一样,跟他们讲什么人Q。韦泽尔已经瞄准了巴西下一任Z统,大卫很有可能在伯索纳罗的怀柔政策失败后,他将举起下一任对vc和pcc的屠刀,巴西的黑帮暴力故事依然会延续下去。

阿德里亚诺在贫民窟过着她熟悉的快乐生活,尽管欠了一屁股债,2017年,他三十五岁生日时,还是花了九91万欧元邀请了四百名猪朋狗友,在维拉克卢塞罗开了一场盛大的party,等到他2019年三十七岁生日时,国际米兰等球队纷纷在官网祝他生日快乐,已经投入贩毒怀抱的阿德里亚诺再也没有做出任何回应。

巴西人民活着的每一天都会纵情享乐,对所有的痛苦都不以为然。他们只有当下并没有未来,而这既是他们的命运也是巴西整个国家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