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委侦察科的长征实录

军委侦察科的长征实录

7月初,红军继续前进。几日行军,在深山峡谷中踏泥泞,涉急流,又穿过几段遮天蔽日的原始森林。原始森林里有几百年树龄的粗大古树,缠满藤萝,奇形怪状,终年不见日光的朽枝烂叶成了乌黑的稀泥,发出熏人的臭气;更让人害怕的是像小蜻蜓一样大的蚊虫,成群地飞来向人们攻击,被蚊子叮咬一口,立即会红肿一大块,痛痒难忍。

我们每人手持一把树枝边走边驱赶。哗啦啦一声,又有几个人跌跤了,爬起来一身黑泥,有的人还边走边嘀咕:“咳,走到这个鬼地方来了。”前面又是一座白雪皑皑的大雪山—长板山,这是红军将要翻越的第三座大雪山。

第二天还没有天亮,红军队伍开始沿山谷缓慢地上山,走出二十余里天才亮,但雾气蒙蒙看不见山顶。队伍还要向上爬到七八百米高的雪山坳口处,才能翻过去。雪山太陡了,先头部队踩开的雪路又窄又滑,战士们要前拉后推才能上去,耗费了不少时间。爬上坳口不远处就可下山了,可山下茫茫雾海,什么也看不见,摸素着走到山脚下又是一大片森林,大家想,可能又要同蚊虫格斗了……

长板山下是仓德,也有不少藏民的房屋散落在半山坡上,但不见有人,只有成群的红嘴乌鸦在村旁呱呱地叫,地里的青棵麦随风翻动。饥寒跋涉打鼓大,山几天跋山涉水非常疲劳,肚子又告危机。我还剩下一点干粮,但舍不得吃,就顺便采摘一把野豌豆苗等野菜来充饥,心想再坚持一下,勉强度过这两天吧。

这七八天的行程,饱尝了藏民区的滋味。红军战士们拖着疲软的双脚前进。100余里的“道路”上仍然是深山峡谷,溪流纵横。涉过不少冰冷刺骨的溪水后,挡在红军面前的是又一座上下100余华里的大雪山—打鼓大雪山,真的是爬不完的大雪山啊!毛主席吟诗“更喜岷山千里雪”,那是一种怎样的革命浪漫主义精神啊!

几天行程,红军主要以野菜当饭,身体更消瘦虚弱了,许多人因水土不服还拉起了肚子,便出来的几乎是完整的麦粒和野菜。病号和掉队的明显增多,增加了红军部队翻越大雪山的困难。在翻打鼓大雪山的前一天晚上,大家把个人省下的几口保命干粮凑到一起交给炊事员老周。次日天没亮,炊事员老周就早早起来煮了一锅炒麦野菜糊糊,没有油盐,只是添加了一些辣椒,但大家喝到肚子里都觉得暖洋洋的,整整行装,抖抖精神,又以惊人的毅力,缓缓地、一步一停地往上爬。又有体弱多病的同志倒下去了,大家不敢在雪山上多停留,只能默默地向他告别,继续前进。当天午前就翻过了第四座大雪山,到达山下的打鼓村。

 打鼓村分上、中、下打鼓村,有几百户藏民住家。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