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千年的反骨,从西汉中行说到当代何智丽

穿越千年的反骨,从西汉中行说到当代何智丽






中行说(zhōng háng yuè),西汉文帝时的一个宦官。


何智丽(后改名小山智丽),上世纪80年代国家女子乒乓球队的一个运动员。


一个是不男不女的太监,一个是不中不洋的运动员,时代相隔2100余年,难道他们之间会有什么关联?


答案是:有。


他们的关联通过某种神秘介质,在不同时代的人性里传递。


这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神秘介质?


如题:反骨!






据《史记•匈奴列传》记载:老上稽粥(jī yù)单于初立,孝文皇帝复遣宗室女公主为单于阏氏(yān zhī),使宦者燕人中行说傅翁主。说不欲行,汉强使之。说曰:“必我也,为汉患者。”中行说既至,因降单于,单于甚亲幸之。


翻译成现代文:匈奴新君王名字叫老上稽粥的家伙刚刚即位,汉文帝又遣送皇帝宗室的女儿给他作正妻,让宦官燕国人中行说当和亲团的使者。中行说不愿意去,汉文帝强迫他去。他说:“一定让我去,我将成为汉朝的祸患。”中行说到达后,立即投降匈奴,匈奴的新君主老上稽粥特别宠信他。


中行说投降匈奴后,以实际行动做了不少对抗汉朝的事。如帮助匈奴实施改革以壮大其综合国力,为匈奴出谋划策对汉朝领地进行烧杀抢掠,在外交上帮助匈奴折辱汉朝国威等等。


中行说因不愿接受一次朝廷委派的出使任务而怀恨,不但反叛国家投降匈奴,还帮着敌人来对付自己的祖国,这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仇恨与报复?






何智丽,女,1964年出生于上海。


据百度百科:1987年在印度新德里第39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半决赛时,何智丽被要求输给队友管建华,以增加国家队的夺金几率。但她却以3:0在半决赛战胜管建华并最终夺得冠军。其上级十分震怒,并决定处罚,后经上级领导协调后免于处罚,但次年被取消参奥资格。此事导致她于1989年退出乒坛,嫁给日本人小山英之,迁居日本,加入日本籍,改名小山智丽。


1994年,在日本广岛第12届亚运会,改名为小山智丽的她接连击败来自中国的前奥运会冠军陈静(台北)、乔红和邓亚萍,夺得乒乓球女子单打冠军。


在这场代表日本队对抗中国队的“复仇”之战中,何智丽每赢一个球,都要狂傲地用日语喊一声“哟西!”


接受中日记者采访过程中,何智丽一直用日语交流,甚至说:“这比我作为中国选手获胜更令人兴奋,我还会作为日本队成员赢得新的奖牌,我非常热爱自己现在的祖国。


因不愿接受一次领导安排的“让球”任务而怀恨,不但加入日本国籍还代表日本队打败了中国队。打败祖国球队去日本主子那里悄悄领赏也就罢了,何智丽还偏偏要在媒体面前恬不知耻地说“我非常热爱自己现在的祖国”,这又是一种怎样变态的仇恨与报复?






反骨的含义大概有三种,一是在生理学上指枕骨;二是指古代相术之一种——骨相的术语;三是在文化意义层面,指那种具有叛逆性格的固执心恶之辈。


骨相学认为,长有反骨之人,典型特征是不忠。


在忠孝不能两全以忠为先的传统封建社会,忠,向来是被各社会阶层所共同看重的道德价值。


即使在现代社会,忠诚,也是评价一个人道德素质的重要标准。


反骨,与其说是一种骨相,毋宁说是一种叛逆性人格、一种狭隘自私的人品、一种不健康的心理状态。


它潜藏在人类个体阴暗心理的某个角落,只待某个事件、某个情境、某个机缘来催发它生长恶之花。






中行说与何智丽,都是有反骨的人。


有反骨的人,凡事都有“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的争竞心。


有反骨的人,以自身利益为核心,其所在的组织、团队、单位甚至国家只是实现其个人利益的工具或跳板。


有反骨的人,貌似有骨气有志气,实则情商很低,其怨恨来由不分场合、对象、情境,也不顾及后果和影响。


有反骨的人,易因小怨恨而转化成大报复、因小不满而失掉大节操。


有反骨的人犹如农夫怀中的那条毒蛇,随时准备反噬他的恩人、朋友、单位或者国家。


对照这些特点,反观中行说及何智丽的言行,他们是不是都有反骨呢?


反骨就像一种世代传承的基因,穿越千年而来,说不定在什么时间,也说不清在什么地方,它就会突然在某个说不定的人身上复活起来……




(图网|侵删)



欢迎关注原发微信公众号:传家宝随笔

© 2022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古诗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