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的“人世间”故事|抗美援朝的父亲(马正文)

我家的“人世间”故事|抗美援朝的父亲(马正文)


1951年4月,18岁的父亲光荣加入中国人民志愿军,参加了抗美援朝伟大战役。1951年4月至1954年12月,父亲马新同在朝鲜战场上英勇作战,参加过奇袭白虎团、上甘岭等著名战役,并在战斗中光荣负伤,荣立三等功。

我从小是听着父亲的故事长大的,这些故事深深影响着我的一生,培养了我坚韧不拔的意志和克服困难、战胜困难的勇气!

此文特辑父亲在朝鲜战场上几个小故事,并以此祭奠我英雄的父亲……

断指留在朝鲜战场

总攻开始了!

1953年6月11日下午,我军在树林里开了总攻誓师大会。连长、指导员分别在大会上说:“有决心参加者在军旗上报名!”话音刚落,哗!大家一下子把军旗围住了,有的用铅笔、有的用钢笔纷纷签上自己名字,还有的把手指咬破在军旗上写了血书。

当天晚上,全体指战员带着武器和饼干,悄悄潜伏在敌人和我军的交界山沟里。刚潜到山沟里,每人先挖好了单人掩体……这时,瓢泼大雨下开了。

1953年6月13日后半夜3点,冲锋的信号弹打出了,全三八线总攻打响!这时,大炮、小炮、机关枪一起射向敌阵地。敌人阵地上成了一片火海,听到敌人在狼哭鬼嚎、哭爹叫娘……我军的冲锋号吹响了,霎时间杀声震天,冲向敌人阵地,敌人被打得狼狈不堪、抱头鼠窜。

我军胜利占领十字架山阵地。

因为战斗打得过猛,我军伤亡也太重,我们全连只剩下十八名同志,其他人全部牺牲了,副指导员让我去找连里的同志。当时,大概凌晨三四点,天还不明,我打着手电筒走出坑道,刚走出200米远,敌方一个炮弹打过来,我的手电被一炸两截,我右手中指和食指也被炸断了!

我马上回到坑道向副指导说:“我手指被炮弹炸掉了两个。”卫生员立即给我进行了包扎,右手也开始剧烈疼痛起来。副指导员说:“小马,你还记得上战斗的口号吗?”

我说:“记得,轻伤不下火线,重伤不哭不叫,宁死不投降敌人。”

他说:“对,就是这,好样的!”

天快亮时,侦察员报告说:“敌人攻上来了。”

我们十八个人一起出坑道,站在交通沟一看,敌人像猪群一样往山上爬。指挥员叫了一声“打”,这时手榴弹、飞雷、冲锋枪都显起威风,就连交通沟沿放的石头也使出本事,大小石头被一起推下山坡,打得敌人哭爹叫娘,尸体满山坡,没死的发出鬼哭怪叫……

天亮了,新闻记者、打扫战场的、抬担架的一起来了。

我因为是轻伤,没让抬,只有一个卫生员保护着我下了战场。

我到后方阵地后,一下松劲了,饥变成渴,开水和着白糖,我一下喝了六缸子,只吃了一个馍,我就昏睡在坑道里……从早上八点一下睡到下午六点才醒来。由于条件艰苦,我只好步行着往后方去了……

朝鲜老大娘是亲人

天已经黑了,我往山下看,发现不远处有一点火光。我一直往那儿走,到山下才看清,一棵大松树底下盖了一个草棚,一家朝鲜的大伯、大娘就在里边住着。

大娘看见我后,眼泪就流出来了。

按朝鲜话说,你负伤都是为了俺们国家不灭亡呀!快进来吧,孩子!我右手指钻心疼,进屋就躺下睡了。好大一会儿,大娘不知从何处弄了一碗鸡汤让我喝,我喝了一碗后又睡了。

第二天,也就是六月十四日,天刚亮,大娘喊我起来,又是一碗鸡汤和一条鸡腿,我吃喝完后,大娘领着我走到一排伪装好的汽车跟前,这车是专门运送伤员的。

我上车后,车徐徐开动了。我看见大娘站在早晨的山坡上,微风吹动着她的白发。我说:“大娘请回吧!我一生忘不了您的恩情!”时隔63年,可是我还能清晰地回忆起,朝鲜老大娘送我时的情景……

包饺子模范

故事发生在1952年过阳历年时,我们在朝鲜的一面山坡上安营扎寨。连里炊事员发面,发好饺子面,连长发话:哪个班先包好饺子,哪个班先煮着吃。我们班领回面、菜后,可是没有和面盆、擀面杖咋办呀?

全班同志你看我,我看你,谁也想不出好办法。在这关键时刻,我提出了个建议:把油布洗洗晒干,在上边活面,镐把子退下来当擀面杖,大家看这样是否可以。全班异口同声说:“好!”

就这么办,大家七手八脚又说又笑干开了,结果我班中午十二点前就吃上了饺子,别的班也跟着学开了……晚上全连晚集合时,连长大表扬特表扬:我班会出主意想办法,还说:马新同是包饺子模范。

父亲离开我们已经整整四年了,他的一生充满苦难、坎坷、英勇、智慧和传奇,他平凡而又伟大的一生也为他的子孙后代竖起了一座丰碑!让我们始终铭记那段光辉岁月,人间正道是沧桑!影响、激励着我们听党话、跟党走,走好人生每一步,在新时代新征程上阔步前行!

(作者单位:河南省宜阳县民政局)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