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志异之老狐嫁女

聊斋志异之老狐嫁女

吏部殷尚书是山东历城县人,年轻时家中贫困,为人极有胆略。县城里有一家官宦世家的府第,方圆数十亩,楼阁屋檐相接,一座连着一座。因为府内经常出现怪异的事情,所以被主人废置,无人居住;久而久之,渐渐杂草丛生,蓬蒿遍地,连白天也没人敢进去。

一天,殷公正与几位秀才在一起饮酒,席间有人开玩笑说:“有谁敢在这所宅院里住上一夜,大家就出钱设宴请他吃一顿。”殷公一跃而起,说道:“这有什么难的!”当即就拿了一条席子去了。众人送他到宅院门口,戏谑地对他说:“我们暂且在此等候,如你见到什么,就赶快呼喊。”殷公笑着说:“如有鬼狐,我一定捉住它,作个凭证。”说罢,就进去了。只见长长的莎草掩没了路径,荒蒿野艾遍地如麻。这时正是阴历的上半月,幸好一弯新月,昏黄中门户还依稀可辨。殷公摸索着穿过几重院落,才来到后楼。他登上月台,见这里平整光洁,煞是可爱,就停下不走了。看西天月亮,只剩下隐含在山顶的一条线了。殷公坐了很久,四周再没有丝毫异常现象,暗笑外间传闻不确。他席地躺下,头枕石板,仰望牛郎星和织女星。

一更将尽的时候,殷公正恍恍惚惚的快要睡着,楼下响起了脚步声,一步步朝上走来。他假装已经睡着,微微张眼偷看动静。只见一个青衣丫环提着一盏莲花灯,突然见到殷公,吃了一惊,倒退着对后面的人说:“有陌生人在。”下边的人问:“是谁呀?”丫环答道:“不认识。”不一会儿,一个老翁上楼来,凑近殷公细看,说:“这是殷尚书,他已经睡得很熟了。只管办我们的事情吧,殷相公为人洒脱豪爽,也许不会责备我们的。”于是他们相继进楼,楼内所有的房门全都打开了。

过了一会儿,来来往往的人更加多了,楼内灯火辉煌,就像白天一样明亮。殷公稍稍翻动身子,打了个喷嚏。老翁听见殷公醒了,就出来跪着说:“我有个女儿,今夜出嫁,想不到惊扰贵人,恳请不要深责。”殷公起身,拉老翁起来,说道:“不知今夜是大喜的日子,我惭愧没有庆贺的礼物。”老翁说:“贵人光临,镇除凶神恶煞,就是幸事了。烦请你入席陪坐,我加倍感到荣幸。”殷公欣然答应了。走进楼里一看,陈设十分华丽。就见有一个妇人出来参拜行礼,年纪大约四十出头。老翁说:“这是我妻子。”殷公作揖还礼。

不一会儿,听见传来一阵震耳的笙乐之声,有人奔上楼来说:“来了!”老翁急忙出迎,殷公也恭立等候。稍过一会儿,一簇灯笼,引导新郎进来了。新郎年纪大约十七八岁,风采奕奕,容貌清秀。老翁叫新郎先向贵客行礼,少年看了看殷公,殷公也就充作傧相似的,按半个主人的身份答礼。接下来是丈人和女婿互拜,拜完,就一起入席。一会儿,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丫环纷纷簇簇,你来我往,端上酒肉佳肴,热气腾腾,玉碗金盆,满桌生辉。

酒过数巡,老翁叫丫环去请小姐出来,丫环应声进里屋去了。过了很久,小姐还没出来。老翁亲自起身前去掀帐催促。不一会儿,几个婢女老妇簇拥着新娘出来了,玉珮清响悦耳,兰麝芳香扑鼻。老翁命小姐向上参拜,起身坐在母亲身旁。殷公稍为看了一下小姐,只见她鬓撑翠凤,耳垂玉环,容貌艳丽,举世无双。这时席上用大金杯上酒,一杯可盛得下好几杯。殷公自思这金杯可以用来向朋友们证明自己入宅的经历,就悄悄地藏进衣袖中,假装已经喝醉,靠在桌子上,软洋洋地好像睡着了。众人都说:“相公醉了。”过了没多久,听得新郎告辞离去,笙乐之声又大作,众人纷纷下楼而去。尔后,主人收捡酒具,发现少了一只金杯,到处找不到。有人私议或许是睡着的客人拿去了,老翁急忙阻止他们再说,唯恐被殷公听见。

过了好一会儿,楼里楼外都静下来了,殷公这才起身。屋内暗无灯火,只有粉香酒气充满四壁。看看东方已经露白,就从从容容走出后楼,摸摸袖中,金杯还在。到宅院门口,秀才们已先等在那里了,他们怀疑殷公是夜里离开了一大早又先进去的。殷公拿出金杯给大家看,众人都吃惊地询问究竟,于是他就把昨夜的情形告诉了大家。大家都认为这东西不是清贫的读书人所能有,就相信了殷公的话。

后来殷公考中了进士,任肥丘县令。一天,有姓朱的官宦世家宴请殷公,席间命仆人去拿大杯,好长时间不来。有个小僮走近,掩着口对主人耳语,主人面有怒色。不一会儿,仆人奉上金杯,劝客人饮酒。殷公仔细看那金杯,式样和雕镂的图案,与从前狐狸用的酒杯没有丝毫差别。他心里充满疑团,就问主人这金杯的来历。主人答道:“这样的金杯共有八只,是家父做京官时,找良工监制的。这是我家传世的宝物,已经珍藏很久了。因为大驾光临寒舍,刚才叫仆人开箱去拿,只剩七只了。我怀疑家人偷取,可是箱子锁了十年,上面灰尘和过去一样,实在弄不明白怎么回事。”殷公笑着说:“金杯长翅膀飞了。但是先生世代珍藏的宝物不可丢失。我也有一只金杯,式样与先生家藏很相像,当拿来奉赠。”

酒宴结束后,殷公回到县署,找出金杯,派人骑马送去。主人仔细一看,不禁大为震惊。他亲自来到县署,拜谢殷公,并询问金杯的来历。殷公就把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这才知道千里外的东西,狐狸也能弄到手,但是却不敢永久留下。

作品鉴赏

《狐嫁女》出自清代蒲松龄的《聊斋志异》,故事重点通过殷尚书少年时代的亲身经历,叙述了孤嫁女的怪事。全篇借鬼界写俗事,假异类写人之常情,极富于世俗色彩。

小说中所写的狐精,实为人间的凡人。老翁为人通情达理,请殷尚书原谅他吵醒殷瞌睡的罪过,并热情地邀殷参加女儿的婚礼。然后向殷介绍家中每一个人。散席后不见了一只金杯.下人怀疑殷偷了.老翁连忙制I上,不许怀疑贵人。狐妻深明妇规,向殷行谢客礼。狐女婿,面目清秀,见殷赶忙行大礼,又转身向丈人老翁叩头行礼。狐女头戴金凤钗,耳垂明珠.艳丽动人,羞羞答答地给殷行大礼。礼行完后,低头紧挨着母亲坐下,酷似人间女儿出嫁时处处紧随母亲的情景。至于小说中所写到的宴席场面、诸狐出来的先后次序、音乐大作送新郎入洞房、新郎入洞房后客人方离席,都极有人情味,使人读之,不觉是狐嫁女,而是人嫁女。

为了全面而细致地叙述狐嫁女这件异事,小说特地赋予殷尚书胆大、豪爽的性格特点。因为只有胆火的人,才敢于不怕狐,也只有豪爽的人,方能接受狐精的邀请,参加狐精的结婚喜宴,看到狐嫁女的每一个细节。在描写殷胆大的性格方一面,小说先写他知怪不怕,独身夜卧荒楼,假装睡着偷看。在描写殷豪爽的性格方面,小说写他起身扶老翁,叫他不要客气;写他答应参加婚礼;写他一一接受狐妻、狐婿、狐女等人的拜见;写他欣然入席痛饮;写他偷藏金杯留作证物;写他假装大醉靠在几一卜^睡觉。于是,小说借助殷耳闻目睹的事实,使整个故事叙述得真实而有趣.怪诞而饶有世情味。

小说结尾写殷公笑还金杯,一足完殷公倜傥豪爽的雅度:二劝世间为宦作官的人,世上的珍贵物品,是供世人享受的,切不可据为己有。否则,人品不如狐品,连野兽都不如。

#聊斋志异#头条故事会#

相关推荐

© 2022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古诗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