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北京男子3万卖房,17年后房价成1135万,反悔想三万买回

2001年,北京男子3万卖房,17年后房价成1135万,反悔想三万买回

“一诺千金”是美谈,也是很好的美德,不过在“一诺”和“千金”面前,却彰显人性。

2018年,北京顺义柳各庄村进行拆迁,有1547户人家受益,他们的生活居住环境不仅得到了改善,还能根据宅基地面积,得到一部分的赔偿。

原本是全村都欢喜的大好事,可在20年前搬出村子里的于泊来说,他却心有不甘,因为他把530多平的宅基地,卖给了来自四川的何大海夫妇,如今这处房子价值1135万!

在巨大的利益面前,承诺屡屡成为了空话,于泊反悔了,他能享受到530平的拆迁福利吗?

面对反悔的于泊,何大海一家又该怎么捍卫自己的利益?

一、

2001年,四川的何大海夫妇膝下有一子,原本是甜蜜的三口之家,无奈孩子失聪,不会说话。

为了让孩子得到更好的医疗资源和照顾,他们把四川的房子卖了两万块,亲戚朋友又多多少少凑了一点,举家来到北京求医。

考虑到这是一场持久的求医之路,所以何大海夫妇想,租房还不如买房,有了栖身之地,可以一边打工,一边带孩子求医。

顺义柳各庄村的于泊,听说有人要买房子,他特地接近何大海夫妇。于泊在县城里已经有了自己的一套房子,户口也从村子里迁了出去,村子里的房子成了闲置房。

一个愿卖、一个愿买,他们一拍即合。

而何大海夫妇之所以愿意掏出3万块钱,是因为于泊口口声声承诺道:“这个房子卖了我就不会再要回去。”

并且,他们在协议书上,也写明了这一条。

在北京安居后,何大海夫妇为了孩子是操碎了心,大大小小的医院跑了很多间,他们夫妇俩平时则打零工,赚生计。

这样的生活虽然苦,不过一家人都待在一起,总算是甜蜜。

但是北京房价每一年都在走高,而关于拆迁的声音也屡增不减,听着这些声音,于泊心想:当初三万块是不是卖得便宜了?

到了2010年,于泊想要把那530平的房子拿回来,他选择了诉讼公堂,并且坚持一定可以胜诉。

在“坏人”的心中,是有谱的。根据明文规定,宅基地可以卖,不过只能卖给本村的,不可以卖给他乡的,不然的话,当初签订的那份房屋出售协议是无效的。

公堂之上,于波得到了他想要的结果,甚至还说出了一番雷人雷语:我10年不收你房租,现在3万块退还给你。

换言之,如果当初何大海夫妇不是花了3万块买房子,那么这10年来租房所花费的,肯定不止3万块。

诡辩总是事出有因的。

虽然判决书判定协议无效,但也不能用当年的房价来赔偿,于泊还得拿出70万到80万退还给何大海夫妇,这样于泊才能真正拥有那房子的真正使用权。

同时,何大海夫妇也不同意这个判决,最后他们还是做出让步,给100万就腾房。

条件都摆放好了,可是于泊拿不出钱来。也就是说,从2010年的判决之后,何大海没有搬离柳各庄村,一直住着,而于泊也没有“赎回”。

有人说,于泊在赌,赌什么?赌拆迁。

如果当时于泊拿出了100万,就不会有后面2020年的事情发生了。

二、

从2016年起,顺义区就展开了11个棚改项目,到了2018年,轮到了都是低矮老旧的柳各庄村。

收到了这个消息后,于泊多年的等待终于有了结果,不过,补偿安置却没有于泊的份,为什么?

引用《大话西游》里的经典台词:本来于泊有一个机会拿回实际使用权,可是他偏偏没有!

所以,按照实际使用权,以及过往的案例,拆迁办跟配合拆迁、不哭不闹的何大海一家,签署了补偿协议。

按照这份协议,房子面积的7成,可以回迁安置房371平方米,算一下,就是可以换4套房,除此之外,还有200多万的现金赔偿。

原本是开开心心乔迁新居,可有一个前置条件,那便是没有纠纷

自从听说了拆迁的消息后,于泊就等着拆迁办上门找他谈,在他的心里,默认为那房子的实际使用权是属于自己的。事实却是,何大海一家在柳各庄村住了20年。

可于泊的手中有2010年的判决书,仿佛手持尚方宝剑,一闹二闹三闹。这么一来,有了纠纷,何大海一家的补偿款一直没有发放。

对此,何大海的妻子有一肚子委屈,花钱买了房,如今房子被拆了,却没有拿到一分钱,简直比窦娥还要冤枉。

从2018年到2020年这两年时间,他们两家多次诉讼公堂,也多次针锋相对,最终住建委判定,补偿协议,跟何大海一家签署,同时也确定了于泊的实际利益,两家人都要拆迁补偿做一个分割,也就是说,做一个和解协议。

哪有那么容易和解?

回到2001年,初到北京的何大海一家,面对的是一心想要卖房子的于泊,于泊做出了承诺,却在10年前反悔,在8年后,收到房子增值至1135万的消息,更想要来分一杯羹,甚至鲸吞。

天底下如果有这样的买卖,手握资源的那一方,无论到何时都不会赔本。

所以,在何大海一家的心中,于泊言而无信,但在于泊的心中,他为的是钱,为的是让三代人搬出90平的房子。

双方争执不下,“仇人”见面格外眼红,也就没有达成和解。不得已,在2020年,他们两家登上《向前一步》,进行调解。

三、

在调解现场的于泊,一直揪着“结果”不放,第一个结果,就是那处房子已经判决,属于他,第二个结果,便是补偿协议是跟何大海一家签署。

从这两个结果来看,不是前后矛盾了吗?实打实地讲,宅基地能不能出售?可以,但有规定:非本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无权购买宅基地。

所以,于泊是主要过错方,不知道宅基地不能自由买卖的何大海,是次要过错方。

于泊有错在先,为何还会厚着脸皮来要?现场有人指责于泊:“你这样的做法,你把道德至于何地?”

见财忘义的人,同样也见财忘德。

本来于泊是不接受调解的,经过调解员的温柔话语,直接揭开于泊的真面目,再好言相劝,于泊终于接受了调解。

当天,何大海没有出现在现场,因为于泊不接受跟何大海见面,何大海一见到于泊,就想要动粗。

只好由何大海的妻子和女儿出面。专家提出“三七分”,不仅是补偿款要三七分,还有回迁安置面积要三七分。

一听说要分,何大海的妻子就不乐意,当场发飙,说:“我不要了,我不分了,我不接受施舍。”

从何大海妻子的角度上来讲,当年他们是拿出真金白银,现在野蛮人上门,反而自己受到了多大的恩惠一样。

不管怎么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何大海的妻子这两年被这件事一直困扰着,一直在奔波,努力了那么久的事情,听说要三七分,自然会情绪失控。

在何大海妻子离场的半个小时内,现场有观众提出了不同的意见:

“三万块住了18年,怎么说也很划算。”

“分那么多,分一点给于家怎么了?”

吃瓜观众永远是吃瓜观众。

经过调解员的劝说,半个小时后,何大海的妻子回到现场。努力了那么久的事,如果因为一时之气离开,何大海一家,或许要用更长的时间去跟于泊打官司,也有很长一段时间,一家人居无所居。

或许,“三七分”是最好的结果。

不过何大海一家还很担心,就是同意和解之后,新房子的红本,落下的是谁的名字?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怕了。

毋庸置疑,肯定是何大海家人的名字,肯定不是于泊的。

听到这个答案后,何大海一家最终选择了和解,而于泊凭空拿到了三成的好处,也同意和解,双方当场就签下了和解书。

一个星期后,双方一同来到了办事处,何大海一家有260平回迁安置面积,他们挑选了三种不同户型的房子,而于泊放弃了回迁安置面积,选择变现320万的补偿款。

事已至此,终于落下了帷幕。

重新梳理整个事件,会发现“一诺千金”这种美德,在真正的“千金”面前,“一诺”成为了空口白话,毫无根据,更不值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