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梁话“多数与否”不是“病”:三位“连任总统”的“前世今生”

风梁话“多数与否”不是“病”:三位“连任总统”的“前世今生”

这两天,法国朝野为马克龙失去议会“绝对多数”,榨干了唾液,操碎了心。“变天”、“滑铁卢”、“惨败”、“无法统治”.....一场人云亦云的语言狂欢与看热闹的浮躁。在全民歌颂小马哥、给他308个“绝对多数”议席的的2017年,风梁话曾冷静提醒,“他也是人”,“多数”不能包治百病。今天,众人落井下石,风梁话倒是要从井里往外捞他了.....

读不懂历史,就看不清现实,逞谈未来?

法国第五共和历史上的连任总统,没有一个靠“议会多数”走红,多数时间是正相反。

在法国语境,似乎人民不是人,人民是一个概念,人民像“墨索里尼”一样“永远有理”。故而,勒庞家都是魔鬼,但越来越多的选他们的人民却“完全有理”,这是一个十分奇怪的公式:如果人民永远正确,那么人民自己领导自己多好?要议会何用?

法国病的病根,风梁话开的方子,历来与“主流”不同。法国的问题,不在政府、不在议会、不在决策,在于“生存文化”的滞后,“寅吃卯粮”的生活方式,精英政治对抗文化的拒绝妥协,对“经济全球化的过敏症”,凌驾集体利益的个人主义膨胀,进而发展成今天的“集体巨婴症”。

法国总统虽不像韩国总统,卸任必进监狱,但也算个高危职业。

01 密特朗

刚刚上任一般都雄心勃勃,想干点事,遭遇“人民”变脸后,比较“man”的如戴高乐,“公投”受挫,自己一气之下,玩几天失踪,走人了。或许“法国二战领袖”,战后就下野的惨痛记忆犹新?所以,他不是不能连任,而是不想连任,他看清了“人民”是由“你我他”组成的非稳定结构,一旦变脸,就没啥意思了。君记否,“您怎么治理一个有258种奶酪的国家?”这句名言,就出自老戴之口。他算个明白人儿!所以至今,谈起他,还有点“长使英雄泪满襟”的回肠荡气。

戴高乐之后,蓬皮杜身体一般,逝在任上;德斯坦虽为年轻气盛的经济专家,大胆推动法国各项“现代化”改革(包括至今在大西洋两岸持续发酵的妇女坠胎权利法),法国经济也处于历史相对好的时期,连任志在必得;但他老先生名字里有个“DE”字,太“贵族”,生活又“太小资”,动不动去非洲打猎,还与戴安娜传绯闻...1981年,崇尚法国大革命的“完美的人民”嫌他不够完美了,老对手密特朗乘机上位,一朵“红玫瑰”刁在嘴里,象征着法国“向左转”。

密特朗第一任期伊始大概干了三件被人民铭记的事:废除死刑、60岁退休、企业国有化,法国人民也好好消费了一下“左派好时光”。毕竟,那时债台初筑,视而不见。1986年密特朗就面临人民首次变脸,失去议会多数,展开任期内与希拉克的首次左右“共治”。1988年虽得连任,但选总统,有时像结婚,似乎难逃“七年之痒”的宿命,到第二任,一部分“人民”又烦啦,有点后悔赶德斯坦回家,加上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的“房地产危机”,吃完了福利的人民想“发展发展”了,于是废除了密特朗的议会多数,让巴拉迪尔与密特朗二次“共治”。经历如此折腾,“政治灵敏动物”如密特朗者,能不学乖?他第二任期基本啥都没干,也干不成啥。不如高高在上哄着人民玩,况且他癌症晚期,家有外室,室有私生女,“临走”他要给女儿个说法,刻意在媒体曝光。不想,此时此刻的法国人民,格外地善解人意与温馨宽容,对密特朗瞒了十几年的身体状况与家庭状况,照方全收。密特朗“走”的时候,还是“威信极高”的总统之一。密特朗第二任期后半段不但没有议会“绝对多数”,连相对多数也没有,风梁话看他也过得挺好,留下“身前身后名”,他要“多数”干什么使?所以,人民不是永远正确,也不是永远不正确。

02 希拉克

第二位连任总统希拉克,第一任期也是如同上满了弦,想搞改革,1995年上任伊始,就想“拨乱反正”,消减赤字,拥有多数的他,嘱他的“学生”总理于贝,搞显而易见的必须搞的“社保改革”“退休改革”,结果引爆全国交通系统大罢工与街头示威,希拉克抗了3周,败下阵来,不得不在交通瘫痪、社会停摆,有时近200万人的抗议面前让步。他作为政坛老将,此时此刻,还是没有摸透人民心思,幼稚地以为“人民您刚刚选我上台”不会马上变脸。后他决定解散议会,重新选举,弄巧成拙,失去议会多数,总统宝座还没坐热乎,就不得不与社会党总理若斯潘“共治”,他那时的心情一定相当地不是一般地难过。今天风梁话要问已在九泉的老希,您当时除了被抛弃感,想到你第二任期结束时成为法国人最热爱的政治人物吗?想到身后万人空巷、民众追随灵车的国葬吗?

这他当时肯定是想不到的。

众所周知,希拉克第二任期,基本以不干事著称。他主要的姿势,是与各种不同阶层的人民握手。他的大手,风梁话曾多次“亲炙”,他的平易近人与充满大爱,不容你不喜欢他。你与他照了像,你不用说,身后爱丽舍宫摄影师悄悄问了你的地址,放大的彩照,几天后寄到!这么贤惠的总统,谁家见过?所以希拉克不是靠干事、更不是靠“多数”,成为总统中的人气赢家的。

但“多数”并非总是“不算数”。若斯潘做他的总理期间,就利用“多数”,在他眼皮底下,在他反对声中,推“35小时工作法”在议会过关。至此,希拉克大体悟出“多数”的相对性:左派给人民“派糖”(如35小时、如60岁退休),议会“多数”管用;右派改革给人民“吃药”,人民嫌苦,议会多数等于不作数,街头抗争才是国家“老板”。

03 马克龙

马克龙年纪轻轻,贵为第五共和第三位获得连任的总统,首位在“非共治”条件下的连任总统,这份考卷,光看标题就是一百分了,也算是乱世奇迹存活的“人中龙”了。

马克龙最新的“露面”,是他与夫人在诺曼底居所附近履行“立法选举”第二轮投票的公民权利义务,他极为喜气洋洋地亲吻一个光头男的“天灵盖”,这个镜头,当然与最受法国人民喜爱的“足球先生”齐祖在1998年世界杯赛间亲吻守门员光头的“吉祥”画面,历史性重叠。不同的是,马克龙能否因此镜头,而赢得没有“绝对多数”的下一个五年,是未知数。但起码,小马哥用五年悟出了一个真理,“多数”与否,与自己是否政治存活与青史留名,没有必然关系,但亲吻光头,却是必须的“动作”。

回顾马克龙第一任期,“绝对多数”可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他靠这与人民蜜月期未结束,推行了两个得罪人的改革:一是劳动法改革,松动解雇权力,这个过了,但“人民”记了仇。等到他推行退休制度改革,来了个总爆发。

发起于2018年11月的“黄马甲运动”,堪称马克龙‘绝对多数“遭遇的最严峻挑战。示威导火索是马克龙政府调高燃油税,油价上扬,但是诉求与不满,迅速蔓延--诸如“提升草根阶层购买力”,甚至直接要求马克龙下台。此运动并无特定的政党背景或工会领导,主要通过社交媒体传播号召,效率高于以往传统示威。每周六香街暴力示威持续数月而不息。试想,马克龙旋风刚刚一年半,议会“绝对多数”依旧,满满的合法性,就被要求下台?不啻社会任何一个群体,只要上街、暴力,就可以完全忽略这些民主规则。

最为不堪的是,议会“绝对多数”的合法性,既为草根阶层唾弃,也被党争为先的精英所“乘机”忽视。多个反对派领袖包括勒庞、梅朗雄,乃至传统右派党魁沃基耶(Laurent Wauquiez)等都表态支持这一运动。火上浇油。议会多数管不了每周几百人去香街打砸抢。马克龙情何以堪?他靠着年轻,不怕吃苦,展开长达三个月的“下基层大辩论”,瘦了一圈,才算把黄马甲诸位“熬”累了,来个“中场休息”。马克龙方得以喘息。

但惊魂未定,反退休改革百万人大游行,2019年12月初如期而至。多个行业发起全国性无限期罢工,公共交通行业尤甚,巴黎及周边地区交通再次(N次)陷入瘫痪,明摆着冲圣诞假期而来。若非来年初的新冠疫情忽然降临,马克龙是否能躲过这一劫,真难说呢。议会绝对多数,在这个时刻,基本等于零。

按常情常理,马克龙秉持“在退休面前人人平等”的“政治正确”在竞选总统之初,就明码标价地宣布这一改革愿景,等在马旋风中风光上了台,他一度误解成人民是因为他“爱改革”而把他选上来的。作为承诺已久的合理改革,参考德国等欧洲大国有例在先,又携议会“绝对多数”,想取消特权群体“42种特殊退休制度”,代之以的“积分制”,却引起一向嘴上崇尚平等,但却不允许动自己群体奶酪的部分“人民”的强烈反对。所以,认为此次选举马克龙得到议会多数,即可顺利推行他的改革,是一种对历史与文化的双重善意误解。

受了这两个“冰火两重天”考验的“人精”马克龙,笃定要学乖,不成熟也被催熟。尤其在他失去议会绝对多数的今天。既然总统受不受人民喜爱,与其对国家贡献不成正比,而与其是否“亲民”作秀、态度是否谦卑有关,有这样的人民,还愁培养不出不干事的总统?

风梁话对未来五年小马哥前景预测是,他将学希拉克满大街握手去、“亲光头”去,借议会没有了“绝对多数”的东风,卸磨下驴,退休改革等硬骨头,或软化,或不再“啃”,与民众打成一片,他结束任期时,极可能如希拉克跻身“最受喜爱总统”之列。

其实,被称为“政坛地震”的这次选举结果,如果放到其他欧洲国家,堪称“正常”。看看德国、意大利等欧洲大国,早已无一党独大的议会,执政都要靠妥协之后的“联盟”,生活似乎也并未因此停止。为什么到了法国,执政党席位下降20%,朝野就惊呼“狼来了”?所以,最大的危机,并非来自政治版图本身,而是法国政治文化的“不妥协特色”。

此次选举后,议会代表性更加平衡,如果在“正常国度”,本应是减少“街头抗争”的契机。但遗憾的是,这很有可能不是法国“契机”,而是“加持”危机。

最重要的话最后说,重要的话也已说了N次。

法国确已进入“集体巨婴证”晚期,马克龙如果不“豁出去”实现初心;党派间如果再不相互妥协,将国家利益置于顶层;如果其他国家通行的改革法国还是不不不;精英如果不停止“绥靖人民”;如果人民自己不反省自己的文化缺陷;法国病将病入膏肓。

从这个角度看,法国未来之走向,与此次立法选举结果,几乎没有关系......

(本栏目文章为一家之言,不代表本报立场)

© 2022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古诗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