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销时代的终结

会销时代的终结

会销模式起源于本世纪初,一些保健类产品的品牌主要的销售渠道。保健品本来在中国市场是个新兴事物,我还记得90年代史玉柱创建的脑黄金,号称是中国第一款保健品。此后,三株,鸿茅药酒,珍奥核酸等一系列民族品牌崛起,渐渐的,磨合出了会销的商业渠道。00年过后,用会销方式成交中老年保健品就雨后春笋,此起彼伏。

彼时的会销模式基本流程是先引流,业务员对接中老年c端客户,然后物质和精神诱惑,中老年人参会或者旅游参会等方式成交大金额产品或服务。而中老年人有着特殊共性也让会销模式能生存。第一:中老年人孤独,子女不在身边,朋友也不算多。甚至说话的人都没有。第二:有足够的积蓄,即消费能力强。但是消费次数少而且很保守。第三:中老年对健康类信息需求明显。正是这些因素,让会销这种熟络后的成交模式,夹杂了情感和情绪的销售渠道,得以在中老年的圈层里生存发展了近20年。然而,随着社会认知的提升,国家对这个领域的乱象管理越来越严格。会销保健品的行业渐渐萎缩。直到疫情来临这三年。一个重要因素对会销行业形成致命打击!那就是线上购物这个新玩意终于链接到中老年群体。拼多多等线上社交软件把淘宝和微信都没教会的事,教给了中老年人。比如我家里现在的快递一半以上是爸妈买的。而这个现象在十年前,简直无法想象,因为那时候老年人抢到红包也很无奈,不知道怎么花也不知道怎么提现,可现在完全不再是那个局面了。

中老年人线上消费习惯的成熟,中老年线上社交的活跃度提升。这两点是会销消亡的重要关键!因为中老年人有了多频次小金额的线上消费,不断的试错让他们对消费重新有了习惯的建立,高金额的会销自然就不容易得逞了。但是会销所卖之品类,却突然出现市场断层,因为拼多多等各大电商平台,不能完全满足中老年人保健品的某些品类需求,比如品牌类维生素可以买到,但是有针对性的一些产品比如药膳和抗衰类,需要一定轻服务指导使用的产品品类。本来该属于会销渠道,现在却凸显空缺。这个赛道市场机会在接下来三到五年,都会是一个爆发阶段。

我国老龄化日益严峻,布局大健康产业,我认为在2022年是再好不过的商业选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