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美静:从歌后沦落成“疯子”,还曾街头卖唱,可惜又可怜

许美静:从歌后沦落成“疯子”,还曾街头卖唱,可惜又可怜

2019年在新加坡乌节路,一位神色异常的女子在头守着一个牌子。

牌子上写着她是许美静,家人与经纪人一起骗取了她所有的财产,希望能得到大家的帮助。

她神色憔悴,妆容诡异,自称叫许美静。

对华语乐坛稍有了解的人都不会对这个名字陌生。

这个名字,曾经是华语乐坛炙手可热的天后级歌手。

“城里的月光,把梦照亮,请温暖他心房,看透了人间聚散,能不能多点快乐片段。”

多年前,有首歌曲叫做《城里的月光》,演唱者正是许美静。

歌曲一出,许美静迅速走红,被封为小王菲。

清冷的气质,极具感染力的歌声表达,让许美静毫不费力地成为了女歌手中的第一梯队。

可比肩王菲、郑秀文。

许美静这样的歌手能走红实际是个意外。

她外形一般,背后没有王菲那样神级的推手和经纪人,也没有郑秀文那样特立独行的风格。

她能红,是扎扎实实凭着自己打动人心的歌声。

这样的歌手,理论上可以红很久,因为她的歌迷是扎扎实实喜欢她的声音的。

但她就像是午夜的昙花一般,迅速绽放让人惊鸿一瞥之后,又很快凋零。

她再出现在人们面前的时候,却是因精神病入院后,又一无所有地趴在街头求救。

她到底经历了什么匪夷所思的事情会沦落至此呢?

许美静1974年出生在新加坡。

父母都是底层打工人,忙于生计的他们和许美静并没有多少感情。

许美静孤单地长大,1992年她去参加了新加坡华裔小姐比赛,获得了最上镜小姐。

那一年,许美静只有18岁。

进入娱乐圈之后,没有后台的许美静只能在一些小商演中混日子。

直到遇见了陈佳明。

两人相遇在一次表演的后台。

听完许美静的表演后,陈佳明直接到后台找到了许美静,对许美静说了句话。

“你的声音很美,在新加坡我还没有听到过你这么美的声音”。

这句话,改变了许美静的一生。

陈佳明在新加坡音乐界享有盛名,号称“新加坡李宗盛”。

他从天而降的赞美让才出道的许美静兴奋不已。

此后,许美静就跟着陈佳明成为了一名歌手。

1994年,许美静在陈佳明的包装和辅导下,推出了专辑《明知道》。

《明知道》中的“明”指的就是陈佳明。

此时的许美静就对陈佳明芳心暗许了。

陈佳明比许美静大10岁,他有才华也懂女人。

他了解许美静敏感又脆弱的内心,他懂得如何适时地安慰和赞美。

有才华、成熟、有魅力、懂自己,这样的男人能拒绝的人不多。

从此,许美静就把自己的全部绑在了陈佳明身上。

陈佳明对许美静是欲拒还迎,但陈佳明是有妻子的。

实际上,在娱乐圈里与自己的制作人前辈有感情纠缠并不罕见。

李宗盛和林忆莲两人从事业伙伴到夫妻,走的也是这个路子。

叶倩文和林子祥同样也是如此。


最终,林子祥与李宗盛都与原配离婚了。

虽然这种行为见仁见智,但至少她们都还求仁得仁了。

而且,值得一提的是,她们都没有放弃自己的事业。

但许美静是另一种情况。

许美静敏感内向,对感情有种执拗的执着。

她进入娱乐圈之前的感情经历很简单,对陈佳明的爱是带着极端崇拜的。

认识陈佳明之后,她完全本末倒置了。

似乎她努力上进好好唱歌不是为了,而是为了表达对陈佳明的爱。

她的第一张专辑发行之后,被李宗盛听到。

李宗盛很看好她的潜力,专门亲自飞到新加坡与她交流,希望她能与滚石签约,想亲自打造她。

各方面给的条件都极为丰厚。

此时的她只是个小歌手,在新加坡才崭露头角。

通常情况下,对歌手来说,无论是李宗盛还是滚石都不是能让人轻易拒绝的。

但许美静毫不犹豫就回绝了李宗盛。

原因很简单,她只和陈佳明合作,无论将来红不红都无所谓。

她只要和陈佳明在一起。

李宗盛百般劝说无果后,遗憾地离开了。

1995年,陈佳明跳槽到上华唱片,许美静也跟着他离开家乡。

之后《遗憾》、《都是夜归人》让许美静爆火。

《遗憾》、《城里的月光》、《铁窗》、《阳光总在风雨后》这些歌曲经年不衰。

谁也没想到,一个小小的许美静在当时仅仅就凭着歌曲力压当时风头正盛的各路天后。

林忆莲、郑秀文、王菲的唱片销量都不如她。

因为实力超凡她很快从“小王菲”变成了“天后杀手”。

但这一切都不是许美静想要的。

她努力奔跑,要的只是陈佳明的赞赏。

陈佳明是个功利主义者。

他的妻子彭秀梅才华横溢,是在新加坡很畅销的《女友》的编辑。

两人相识于微时,感情基础很好。

更重要的是,陈佳明对许美静的爱也并非是因为她本人。

陈佳明之所以一直对许美静的感情欲拒还迎,本质还是因为许美静的才华和名气。

对任何制作人来说,有许美静这样一位嗓音好、悟性好的歌手在旗下都是件幸事。

何况,陈佳明虽然写过不少歌,但真正红了的,都是许美静唱的。

基于此,他不可能拒绝许美静,但这种感情也不足以支撑他离婚,他只能一边拖着,一边和许美静暧昧。

1999年,许美静因为和陈佳明长期的纠缠,各方面状态都下降了很多。

而陈佳明却在此时表示,厌倦了在两个女人之间奔波,向许美静提出了分手。

但实际情况是,陈佳明与许美静的助手黄凤仪又有了感情纠葛。

不过,这段恋情的曝光让黄凤仪承受了巨大的精神压力与口诛笔伐,在巨大压力下,黄凤仪选择在许美静演唱会的后台自S。

但即使如此,陈佳明依旧没有离婚。

无可奈何的许美静伤心之下离开了歌坛。

2000年,在与陈佳明分开后没多久,许美静认识了比自己小8岁的演员袁耀发。

许美静像落水的人捡到救命稻草一样,与袁耀发成了恋人。

袁耀发只是名普通的演员,名气财力都与许美静相差甚远。

许美静却一直对袁耀发百依百顺,两人倒是甜甜蜜蜜

可没想到,袁耀发很快被公司雪藏。

事业不顺的袁耀发脾气变得暴躁,骂人动手都是常事。

屋漏偏逢连夜雨,此时许美静却怀孕了。

袁耀发坚持不要孩子,并继续对许美静恶语相向。

许美静正在进退两难的时候,接到了陈佳明的邀请。

陈佳明告诉许美静自己离婚了。

这个消息让许美静的心底涌起了希望。

她立刻奔赴新加坡与陈佳明见面。

但实际上,陈佳明只是事业遇到困难了。

虽然,陈佳明有才华,但他的著名制作人几乎都是靠着许美静的作品。

除了许美静,他最出名的两个作品是两首歌词,一首是巫启贤的《太傻》,一首是张信哲的《过火》。

与李宗盛那种词曲唱包圆的制作人来比,他的能力多少还有些欠缺。

所以,离开许美静之后,陈佳明的事业也陷入了低谷。

这才是他重新联系许美静的理由。

他要的不是一个爱人,而是一个歌手,一个帮助他事业重新崛起的工具。

当许美静兴冲冲的找到陈佳明的时候,才发现陈佳明根本不想与她谈感情,他希望许美静能迅速开始工作。

他要求许美静拿掉与袁耀发的孩子。

还告诉许美静,他没有离婚,他也没有任何理由与自己的太太离婚。

此时,袁耀发也知道许美静怀着孩子去见了陈佳明,立刻提出分手,并表示永远不再与许美静联系。

才得知陈佳明永远不肯与妻子离婚,又得知袁耀发与自己绝交的许美静彻底崩溃了。

在无人知晓的情况下,她得了抑郁与精神分裂症。

见她状态不好,陈佳明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但许美静一直守着那个肥皂泡,2005年有人邀请她出唱片的时候,她还坚持说只和陈佳明合作。

她说只有陈佳明最了解她的音乐风格和诉求,所以只有和陈佳明修成正果之后,她才考虑复出。

次年,她被发现闯入一个酒店,手舞足蹈地对着一个客人大喊大叫,还让陌生人给她磕头下跪。

直到被警方带走并经过鉴定,外界才知道她已经病了。

她也首次对外承认自己有抑郁既精神分裂。

并伴有严重的幻听。

她成了大家认知里的“疯子”。

之后,许美静沉寂了很长一段时间。

而如果稍微留意,就会发现她的家人在这段时间是缺失的。

但在她生病之后,家人却迅速将她送进了精神病院,并没有陪在她身边。

2007年,她在朋友的帮助下慢慢恢复了精神。

但她已经没有能力在歌坛继续称霸了。

这不仅是因为歌坛飞速发展,更是因为她跌落神坛了。

她从一个优雅冷清的歌者,成了个女“疯子”

尽管她的歌曲还在流传,但已经很少有人对她复出抱有希望了。

没有商业价值,在民间口碑不好,新加坡的华语音乐包装能力又一般,许美静就这么沉寂了。

之后,她偶尔会出现在一些小型的演唱会上,精神时好时坏。

2019年,她被爆出在路边卖唱并控诉家人与陈佳明转移她的财产。

而之所以采用沿街喊冤的形式是因为她不会使用社交媒体。

鉴于她的状态以及对陈佳明的执念,很难判断这件事到底是真是假。

因为2个月后,她又找来记者声明自己与陈佳明和家人的关系恢复了正常。

现在一切都好。

和好的理由是“当他们相信我是真的爱他们的时候,就一切都好了。”

2019年,在朋友的筹备和帮忙下,她开了南京演唱会。

在演唱会上,她再度提到了陈佳明。

她认认真真感谢了陈佳明。

2021,她录制了视频和歌迷打招呼。

听上去精神状态不错,但看上去整个人依旧有些憔悴。

现在的她依旧独身,依旧深居简出。

也许对她来说,以前的是是非非都不那么重要了。

也许,她已经没有能力考虑那么多了。

但实际上,她原本可以有更好的人生。

著名音乐人许常德曾说过许美静,是个很封闭的人。

哪怕是在演唱会现场,无论是工作人员还是服务人员,如非必要,她都不允许碰到她的身体。

聊天的时候,别人稍微往前一步,她就会往后退一步。

她对人有着天然的距离感,但也正是因为如此,她一旦对人打开心扉就势不可挡了。

因为对她来说,那是唯一能让她放下防备的人。

可她把自己看得太低太轻了。

明明自己有着大好的天赋有着无意伦比的嗓音,却总觉得离开陈佳明就无能为力。

明明事业是自己立命之本,却总想着当附属品。

从一开始,她所有的荣耀甚至爱情都是附属在她的歌声里的,但她却将这个弃之如敝履。

她不仅不爱音乐,不爱唱歌,甚至不爱自己。

怀着一个男人的孩子,却去见另一个男人考虑旧情复燃。

这已经可以说荒唐了。

在音乐上,她有着无可辩驳的能力。

但在灵魂上她一直都没有站起来过。

她一直是个手心向上祈求别人爱自己的可怜虫。

但爱从来都不是求来的。

希望她余生能够安好,如果有一天,她能摆脱这些,神采奕奕的站在舞台上,洒脱的唱出她对人生的感悟,那该多美。

希望她能好好生活,从爱自己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