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历女神殷亭茹:爆红后退圈,中年丧夫,晚年又病死他乡令人唏嘘

挂历女神殷亭茹:爆红后退圈,中年丧夫,晚年又病死他乡令人唏嘘

上世纪80年代,一些长得好看的演员扎堆走红。

有长得一股傲劲儿,饰演过三次慈禧太后,多次武则天的刘晓庆;


有观众都想让唐僧还俗从了女儿国国王的朱琳;

有“第一美人”之称,获得金鸡百花又影后的龚雪;


有把百花、金鸡拿到手软的潘虹;


有跟刘晓庆合作,饰演了三次慈安太后的陈烨;

还有长相洋气却演工人、农民手到擒来的殷亭茹;


当年,每家每户的墙上都有印着她们照片的挂历,她们的美各有千秋,精彩纷呈,没有一个撞脸重样的。

她们在影坛竞相开放,大有“赢得百花无限妒”的态势。但她们在齐头并进的顶峰时期却做出了不同的选择。



有人继续在影坛深耕,气贯长虹,现在提起来都如雷贯耳,像刘晓庆、朱琳、潘虹;

但有人想要去外国看看月亮是不是真的比中国的圆,结果从众星捧月沦落成飞逝流星,提起她们只能回味往事,像陈烨、龚雪、殷亭茹。

而最令人唏嘘的,莫过于中年丧夫,客死他乡的殷亭茹了。

01

现在的父母都想让孩子赢在起跑线上,殷亭茹的出身就是他们想要站的最佳位置。

1955年,中国刚刚解放,百废待兴,各方面的人才正是建设祖国所需要的,殷亭茹就出生在这样一个人才济济的家庭。

的父亲是研究高分子化学的工程师,母亲是燃料所的工程师;外公是医院的院长,外婆则是医院的妇产科主任。

殷亭茹生长在高级知识分子之家,长得又清丽脱俗,走到哪都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她浑身散发着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气息。


在父母的指导下,她学习成绩很好,尤其是数理化,如果不出意外,她将来也会成为一名化学方面的工程师,延续父母建设祖国的热情。

但在那个政策不太稳定的年代,意外往往比明天来得更快,而知识分子首当其冲。

1973年,还不到20岁的殷亭茹跟着一帮知识青年来到了杭州湾农场,一夜间她从拿着笔杆的学生成为拿着锄头的农民,而且还离开了的父母的照顾,这样的落差,让她很是适应了一段时间。

所谓“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怕自己无就怕别人有,殷亭茹的同学都跟她一样上山下乡了,所以,即使身体不适应,心理上也慢慢接受了。

刚开始,她只做一些除草放牛的简单活儿,但到了农忙时节,农场需要组成一个农家肥队,她不幸被挑中了。

弱小的肩头扛着两桶大粪,臭不说,一天下来,她的肩膀酸痛难忍,为了排解身体上的疼痛,她有时间就去周边的村子看戏剧和露天电影。

有一天,她跟一帮农场的朋友又相约去看戏,不过,这次看戏改变了她的人生轨道。



02

那天大荧幕上放的是一出音乐剧,殷亭茹看着荧幕里为了追求音乐梦想而不断牺牲的女主角,油然而生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从那之后,她在干活的时候不再愁眉苦脸,每天哼着小调来取悦自己,很快,她就成了农场的“百灵鸟”,同学们闲来无事,还会让她给表演几首歌。

她清丽温柔的嗓音也吸引了农场宣传队的注意,没多久,她进了宣传队,还当了3年的宣传队队长。


这3年的经历涵养了她的艺术素养。上山下乡告一段落后,她就报考了华东师范大学的艺术系,遗憾的是她的高考成绩并不理想。

那时候能考个好大学当然最好,但摆脱农村重回城市才是最终的目标,因此,殷亭茹没有复读,而是通过调剂走进了上海第四师江范学院的音乐班。

1977年,殷亭茹从大学毕业了,被分配到上海市第三女子中学,成为一名音乐教师。

上海市第三女子中学是一所蜚声中外的名校,自1881年创办以来,培养了很多的杰出女性,像宋庆龄、宋美龄三姐妹,像张爱玲,像前国家科技部部长朱丽兰,科学院院士黄量等。


这是一所“女子人才的摇篮”的学校,而殷亭茹却成为培养女子人才的园丁,可见,如果她沿着这条路走,她的未来将是多么光明的一片坦途。

但殷亭茹说话柔声细气,她只喜欢默默地做自己,不愿意去说教,因此,她从心理开始抵触老师这份工作,即使有那么多的名人来为她供职的学校加持。

1980年,她把这份人人羡慕的工作给辞了,考到了上海音乐学院进修班去专攻音乐,还成为上海乐团的报幕员。

一年后,她遇到了一生中最大的贵人,让她的事业再次掉转方向,踏浪前行。



03

1981年,殷亭茹遇到了滕文骥,那时候滕文骥也才执导了两部作品,一部是《生活的颤音》,一部是《亲缘》,他后来拍摄了著名的《血色浪漫》、《末代皇妃》,捧红了袁泉、孙俪、蒋勤勤等人。

他的儿子滕华涛比他还要出名,就是拍摄了电视剧《双面胶》、《裸婚时代》的滕华涛。

滕文骥虽然有了拍戏的经验,但仍需要有个好演员能跟他发生化学反应。


这个人就是殷亭茹。

有一次滕文骥跟朋友去听音乐会,报幕员就是殷亭茹,音乐剧在演出的时候出现了个小插曲,有一名演员有点突发情况,耽误了演戏的进度,但耽搁的时间又不能让观众干等着。

于是,殷亭茹就扛起了救场的大旗,只见她不慌不忙地找话题,跟观众们热情地互动,很多观众都以为这是音乐剧的本来设计。



滕文骥正苦于找不到合适的演员来出演他的新戏《苏醒》中的女二号,当他发现这个长相楚楚动人的报幕员,说话时绘声绘色,有时配上肢体动作就是一个简单的小品时,他太惊喜了。

音乐剧演完之后,他就去后台找殷亭茹,殷亭茹当时还找不到合适的发展方向,滕文骥找到她,她就当给自己多一个选择,于是就答应了。


这部戏的女主角是陈冲,那时候的陈冲已经凭借《小花》成为百花奖的最佳女主角。

有了第一次合作,接下来,他们又合作了电影《都市里的村庄》和《锅碗瓢盆交响曲》。

在拍摄《都市里的村庄》时,殷亭茹饰演的是一名一心扑在工作上的工人,由于她长相过于洋气,很多人并不看好她。


但影片上映后引起了很大的反响,很多观众都认为原来长得这么好看的“厂花”也可以这么努力,那自己不努力就说不过去了。

滕文骥和殷亭茹互为“大鹏鸟”和“大风”,相持扶摇直上,成为当时火遍全国的当红影星。

这一年,刘晓庆拍摄《小花》和《瞧着一家子》成为百花奖的最佳女配;

潘虹出演的《杜十娘》实现了她演绎生涯的顺利转型;


张瑜出演的《庐山恋》贡献了“荧幕第一吻”。

她们成为挂历上的常客,12个月,月月不重样,而殷亭茹却一人独占一本挂历,成为“八十年代的挂历一姐”。


当时有一本杂志叫《大家电影》,是很多读者的精神粮食,它见证了中国电影发展的历程,单期卖到947万册,这个纪录至今没有任何一本杂志能打破。

如果能登上这本杂志的封面,那就是歌唱界的周杰伦,演戏界的刘德华了。

而殷亭茹凭借《都市里的村庄》登上了1983年第4期。



正当她红极一时的时候,她又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让她本来有无限可能的人生一眼就望到了头。


04

走红之后,殷亭茹收到了很多导演的邀约,甚至好莱坞的导演都想请她演戏,一部中美合资的影片《北京故事》剧组找到了她,但她拒绝了,于是这个角色就落到了演员李勤勤的身上。

李勤勤在后期一直演婆婆和妈妈的角色,常常在戏里不修边幅,而且演技浮夸,说话咄咄逼人,但当时拍完这部戏后,李勤勤火遍了国内外,她就类似现在的李诗诗,也是女神级别的。

殷亭茹演绎事业如日中天,但她并没有停留在舒适区,出演类似的角色来巩固自己的地位,而是在挑选成本的时候,就挑那些挑战演技,角色异质的。



因此,她跟张国立一起走进了《相思》的剧组,这次她扮演的是个劳苦人民,为了演得更加逼真,她跟张国立一起去农村体验生活,做割麦子,赶牛车,浇地,俨然一农民兄弟。

等戏正式开拍的时候,他们穿的衣服都是从农民那借来的。

这么一部戏,让长相端庄大方的城市女孩蜕变成了有独特风韵的农家女。

这时,殷亭茹已经拍了5部戏,每部戏都是经典。

也是在这时,她遇到了一个俄亥俄大学教授,这个教授看到她演的戏之后,跟她说:

“你应该去国外深造下,这样你的演技就更加的炉火纯青了”。



这句话把殷亭茹说得十分地心动,于是,她拒绝了多部影片的邀约,开始着手留学的事。

1985年,张瑜已经到了美国,李小璐的母亲张伟欣去了美国,由于当时明星的消息都是通过报纸传递的,而且到国外后她的星光黯淡了不少,所以就没有人报道她们。

而她们生活的怎样殷亭茹无从得知,于是,就前仆后继地去了美国。

经过几个月学习,她考入了纽约州立大学。

在学习期间,她还拍摄了电影《大明星》,这是一部歌舞片,节奏轻快,色调鲜艳,这部戏,让观众看到殷亭茹的演技有了大大的进步。

本以为学成后会继续归国发展,谁知,她决定定居美国。

因为这时,她遇到了一个人,一个让她选择回归家庭,把有可能成为好莱坞巨星的机会拱手让予他人的人。


05

拍完《大明星》之后,她又考取了俄亥俄州大学读硕士研究生,在俄亥俄州她遇到了黄颖恒。

黄颖恒是哈佛大学的硕士,毕业后就职于IBM,成为一名工程师。

两人认识后,经常有说不完的话题,而且郎才女貌的组合,让殷亭茹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1987年,两人结婚了,婚后,黄颖恒出来创业,成立了一家医药公司,而殷亭茹则选择在家相夫教子,先后生育了两个女儿。

1989年,香港电影《警察也移民》在美国实在拍摄,剧组知道殷亭茹在美国,于是邀请她客串一个留美华侨女学生。

这部戏成为了殷亭茹的告别之作,因为在美国,影视行业已经很成熟了,诞生了很多像奥黛丽·赫本、费雯丽、玛丽莲·梦露等国际明星,在国内纵横影坛的殷亭茹在好莱坞并没有多少市场。



于是,她就转行做了老师,教美国学生学习中文,她曾经最讨厌的三尺讲台,如今她再次站了上去,上次走下来是为了创造更多可能,这次走上去却仅仅是为了讨生活。

2003年,黄颖恒突然去世了,就让一直隐忍做着不喜欢的工作的殷亭茹处于精神崩溃的边缘。

她天天以泪洗面,两个未成年的女儿看着她落泪,也只能无助地陪她一起哭。

在美国的依靠没了之后,她看着跟她一起走红,甚至没有她红的那些女演员,有的成为影视剧行业的大姐大,像刘晓庆,有的成为各大奖项的常客,像潘虹。

她的心情就更加低落了,在美国生活近20年,她其实并没有适应美国的生活,只不过亲人都在那里,所以,她也在那里。

长期的郁郁寡欢,不仅把她的美好容颜收回去了,就连健康的身体也丢失了。

丈夫去世15年之后,她终于也倒下了,2017年,她才62岁。


这一年,刘晓庆还在拍摄话剧版的《武则天》,第二年,成为改革开放最受观众欢迎的女演员;

这一年,潘虹依旧活跃在影视剧里,中国电影协会还为她专门举办了三次表演艺术研讨会。

结语

出国镀的金不一定是真金,在社会的熔炉里总会在某一天被融化,殷亭茹的香消玉陨,道尽了80年代想要出国的明星们的悲欢离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