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老子仙逝儿庇荫,待人对己勿强分,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民间故事:老子仙逝儿庇荫,待人对己勿强分,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清朝年间,位于江苏无锡城有一位叫苏志杰的商人,他为人比较刻薄,见到给自己打工的伙计,总是一副盛气凌人、完全没有将他人放眼里的姿态,对于周围的邻居更是这样,如果家庭条件比较好的人家,他则会多看两眼,家庭不好的人家,他则会露出一脸嫌弃的样子,似乎这个世界是在围着他一个人转。

因此周围的邻居十分讨厌苏志杰,不愿意与之交往,因为大家都受不了苏志杰这副盛气凌人的样子。

苏志杰虽然不受周围的人喜欢,但是有一点大家却不得不服,这苏志杰做生意却是一把好手,脑子绝对是聪明的很。

这天,苏志杰与一位姓赵的老板谈生意,这赵老板是做山货生意,在林阳县城有有十多家山货铺子,生意挺好的,每天对于山货的需求量比较大,苏志杰正是看到了这一点,立刻想到了山泽乡的山货此刻正是大丰收的时刻,若是此刻自己来回倒运一把倒是可以的挣到不少的钱。

苏志杰有意要挣这笔钱,并且打算挣一笔大的,做生意只做大的,这也正符合苏志杰性格,只是苏志手中的资金却是紧张,他想着既然做,就要做笔大的生意,即使没钱也要借钱做。

苏志杰打好了如意算盘,他向赵老板借了1000两的银子,然后用自己家的房契作为抵押,赵老板毕竟也是生意上的人,自然也是聪明的很,起初并没有同意苏志杰的要求,当苏志杰拿房契作为抵押时,外加利息,这才答应了苏志杰的要求。

有了借来的1000两银子,在加上手里的积蓄,苏志杰幻想这一趟生意下来,定然可以挣到不少的钱。

常言道,想法很丰富,执行力不到位,一切都是白搭,苏志杰在执行力这一块还是比较强的,他立刻带着几个伙计,赶着车子前往山泽乡采购山货,有了足够的资金作为支持,苏志杰这次采购疯狂的很,拿出了全部的家当,采购了足足了五车的山货,从山泽乡一路浩浩荡荡前往无锡城。

途中,苏志杰对于自己的这笔买卖得意的很,一路上那是心花怒放,从山泽乡前往无锡城,路途遥远,大伙都是人,这不吃不喝的的自然不行,眼见行到了一处客栈。

大伙走进了饭店,苏志杰走进前台,说了几句,很快小二端上了五碗清水煮面条,只见上面漂着几朵油花,似乎在刻意说明这碗面条有油,连家里可以吃到的青菜居然也没有出现。

四个伙计看到小二端出来这样的五碗清水煮面条,眼神顿时黯淡无光,不免感觉到了失望,他们本以为苏老板会让他们吃顿好的了,至少这碗面条中应该有青菜与肉片吧,然而,这一切都没有。

失望归失望,但长途跋涉的一路走来,肚子里早已是饥肠辘辘,几个拿起饭碗,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但见苏志杰正悠然的一个人坐在饭桌前,慢慢的喝着小茶,小二为其端上来三道精致的炒菜,苏志杰细嚼慢咽的吃着。

这时,最后一位在外面为马儿喂食的伙计走进了饭店,其余四位已经吃过饭了,饭桌上只剩下一碗面条了,但见这位端着面条来到了苏志杰的饭桌前,轻轻的夹了一口菜。

苏志杰正吃的有滋有味时,抬头一看,居然是带着一身汗腥味的伙计坐在对面,眼神中露出了嫌弃之色,随机大声吼道:这桌上的菜是你能吃的吗?把你买了能值几个钱。

苏志杰这一声怒吼,对面的伙计吓呆了,这夹菜的筷子停留在了半空中,眼神中露出了惧色,他眼见这一碗清水煮面条,吃起来确实索然无味,而苏志杰一人却面对着三道精致小菜,想来一个人也吃不完,于是就凑上去夹了一小口菜,没想到却招来了对方的一顿臭骂。

挨了一顿臭骂,对面的伙计很识趣的端着清水煮面条离开了,其余四位伙计见苏志杰对他们的朋友说话如此难听,在加上大家之前每人都是一碗清水煮面条,大家打心底了对眼前这位老板很是不满。

从苏志杰这一身打扮以及这儒雅俊相,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这苏掌柜对待人如此的区别,在吃饭上竟然也如此的小气,几位伙计均想到,他们之前也帮助不少老板押送货物,但是从来没有遇到这么小气刻薄的老板,若是当初知道眼前老板这个样子,他们打死也不会来干这趟活的,只是苏志杰知暂时只支付了他们一半的报酬,若是此时不干了,那剩下的钱自然是 没有着落了。

几人互相看了一眼,只能默默的将这趟活干完了,大家此时一刻也不想在这客栈待了,只盼着赶快结束这趟活,于是大家早早的出了客栈,走向各自的马车。

眼见几位伙计出去了,苏志杰依然不紧不慢的吃着,只是,这时位于苏志杰身后的一位的大胡子汉子,斜眼向着苏志杰瞟了一眼。

伙计们在外面等了好大一会,苏志杰这才从客栈了走了出来,上了一个马车上,然后大家继续赶路,眼前只剩下一半的路程了,大家都计划着今天可以到达目的地。

一路上,两面山峦连绵不绝,也算上一处的风景,忽然间,前面响起了一阵马蹄声,听其声音,至少五匹马以上,不不然声音不会如此此起彼伏。

但见一位伙计叫道:不好,大家快看前面,说话见,只见六匹高大骏马快速奔来,苏志杰自然也看出了不妙,赶紧让伙计们掉头,大家纷纷的掉头行驶,只是对面的骏马奔跑速度太快了,未等几人掉头行驶多远,便被对面的六位骑马之人追了上来。

但见每一位骑马之人手中都拿着一把弯月大刀,只见旁边的一位长胡子大汉喊道:“我们便是这萧山六君子,此行我们只要钱,不会伤你们的性命”

长胡子大汉把话一说明,大家心里踏实了许多,毕竟这个年道,有些土匪确实滥杀无辜,行径比较残忍,而这六位马匪居然敢自报自报家门,身份自然是有来头的。

苏志杰一听长胡子大汉说出萧山六君子时,内心立刻宽慰了一些,他年轻时,听父亲说过,这萧山六君子乃是劫富济贫的绿林好汉,只是没有想到却在这里遇到了他们。

长胡子大汉下马,来到了货箱旁边,打开了盖子,笑道:不错不错,这年分确实挺长了,想来可以卖个好价钱。他伸手数了一下,一共有12个箱子,随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位于中间马上的男士乃是一位儒雅的男士,看起来,他才是这几位土匪的老大,只见他轻轻的摆了一下手,那长胡子大汉来到了他身边,在他耳边轻声的说了几句,不一会,儒雅男士也是露出了满意的神态。

只见长胡子大汉对着苏志杰道:你的这笔货物我们收下了,你可以带你人的离开了,晚了可不好说有什么变化了。

此话一出,赶车的五位伙计,纷纷松掉了手中的缰绳,拔腿就跑了,对于苏志杰,他们连看都没有看一眼。

苏志杰此刻自然不敢说一个不,他忽然间感觉自己由天堂一下掉进了地狱中,万万没有料到自己这笔买卖中,居然碰上了土匪,内心那是万分的憋屈啊。

眼见对面个个手拿弯刀,苏志杰只好灰溜溜的离开了。

苏志杰山货被劫后,他只好悄悄回到家中,不敢让周围的人发现,担心被赵老板知道此事,他现在因为这趟买卖,搞得自己负了一身债,他从赵老板手中的借的1000两银子,以及自己的全部家当这下子全部没了。

苏志杰这时还以为自己做了一场噩梦,希望自己快快的从噩梦中醒来。

这赵老板算算时间,觉得自己的那批山货该到了,却是没有见苏志杰送来,这下子内心开始忐忑了起来,暗想:莫非那苏志杰拿了钱财跑路了,可是一想到他那座宅院倒是值不少钱了,于是嘴角露出了微笑。

第二天赵老板,带着管家和几位打手来到了苏志杰的家中,赵老板先礼后兵,让手下敲了几下门,不见里面有任何动静,于是把门给撞开了。

赵老板看见阳台上鸟儿刚喂过食物,料想苏志杰一定在家中,于是命令手下开始在府中四处寻找苏志杰,终于,在一处地窖中,苏志杰被赵老板手下寻到了。

苏志杰只好赔笑道,希望赵老板宽恕几天,到时候会将欠款还上的,这赵老板自然也是精明,他当初敢大胆的借钱给苏志杰,便是觉得苏志杰这座宅院作为抵押份量比较足,而且也挺喜欢这座宅院。

现在有这么好的机会,赵老板自然不肯放过了,于是赵老板拿出了那张借钱字据,对着苏志杰一字一字的念了出来,随后身边的打手将苏志杰赶出了苏府。

慌忙脚乱中,苏志杰没有顾得上拿些行李,就被赵老板的手下给轰了出去。

这一下子,苏志杰也成为了了无家可归之人,他将这一切因果都记在了那萧山六君子的头上,若不是的他们打劫了自己,自己现在不仅不会失去家,而且还会挣到不少的钱了。

现在苏志杰已经被逼到了绝境,俗话说,这兔子急了还咬人呢,苏志杰觉的现在自己活着一点意思都没有。

他内心已经将这萧山六君子骂了一万遍了,仍是不解恨,于是开始打听他们的住处,暗想:即使死也要死在他们的寨子中,他们不是自称劫富济贫、从来不滥杀无辜?今天我要坏了他们的规矩,让他们在道上不好混。

有志者事竟成,苏志杰一路打听,终于来到了萧山六君子寨子中,并且在门前大骂了起来。

很快,外面的骂声就传进了寨子中,但见之前骑着大马的儒雅男子道:“居然有这样的人,有人居然敢跑到的我门口来撒野,你去把他带过来,我倒要见见了”

说着,儒雅男子的收起了毛笔,但见面前写着一句古诗: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儒雅男子正是这山寨的老大,名字唤作田松白,喜爱文学,擅长诗词,他在吕林好汉中确实少见的很。

苏志杰被蒙黑布来到了寨子中,黑暗中只觉得走了好远,这才停了下来,苏志杰眼前的黑布被取了下来,只见眼前坐着一位儒雅的男子,两旁则是坐着几位彪形大汉,苏志杰自然知道,眼前之人便是田松白,这寨子中的老大。

只见,田松白看着眼前之人慢慢道:你既然敢如此在在我门前撒野,自然可以想到,如果不说出一二三来,你今天绝对是走不出去。”

一想到自己被眼前之人害的什么也没有了,连死的决心都有了,苏志杰内心此刻倒也不害怕了,于是将自己借钱做生意,然后途中被劫持货物,最后落得家也没有的经过说了一遍。

田松白听完了苏志杰的陈述,随后将长胡子大汉叫到身边问道:你们在动手之前没有调查清楚对方的家世吗?

只见长胡子大汉漏出了惭愧之色,向着田松白解释道。

田松白听完长胡子大汉解释后,随机笑道:原来是这样哦,随后看向苏志杰道:“小兄弟,事情的起因我已经知道了,那日我这兄弟在客栈吃饭,刚好你和你的伙计也在其中,我这兄弟察言观色,发现你这富人对他人小气,对自己又是很奢侈,料想你是品德不佳纨绔子弟,这才对你出手了,小兄弟叫什么名字,可否告知呢?

苏志杰没有想到对方竟然将自己当成品行低下的纨绔子弟,随后想到那天的发生的事情,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随后告诉田松白,自己的名字叫做苏志杰。

田松白一听名字,吃了一惊,又继续问道,你家可住在无锡城白鹭桥对面。

苏志杰听他这么一问,也是吃了一惊,没有想到对方竟然知道自己的住所。

而后点头称是。

田松白问完之后,哈哈大笑道,随后给身边的几位兄弟叫道:你们可知道么,此人便是苏东瑞的孩子,没有想到我们居然把他的孩子的货物打劫了,实在是不应该,快快将货物归还给人家,并且帮助的他把院子赎回来,倘若是苏东瑞的孩子不能住在苏府中,那我可是罪人了。

苏志杰对于眼前田松白的好意一脸疑惑,随后田松白从腰间取出一白色玉佩递给了苏志杰。

苏志杰看着眼前玉佩非常的熟悉,随后拿起自己腰间的玉佩一对比,发现两者居然一样,都是刻着一头白鹿。

田松白伸手拍向苏志杰的肩膀道:我与你父亲乃是故交,更确切的说你父亲是我救命恩人。

原来,苏志杰父亲名字叫做苏东瑞,乃是一位心肠非常好的大善人,时常会发放粮食救济难民,所作所为赢得了许多人的拥护。

而田松白曾经也是得到了苏东瑞的救济,若非当初的一口饭,一张床,田松白想到自己不知早就冻死到哪里了,在苏府待的那段时间,是他最难忘的时刻,他犹记得自己与苏东瑞探讨诗词的情景,只是随着自己走上了这条绿林大道,与之前的朋友不免少了联系。

苏志杰没有想到眼前之人居然是父亲的朋友,而且与父亲交情似乎还不浅了,若是遇到其它土匪,自己今天可能已经活不了,只盼自己以后做事不能这么鲁莽了。

田松白从苏志杰口中得知,老友苏东瑞早已仙去,不免忧伤,随后开始关起来苏志杰,告诉他,若是有什么困难,都可以过来找他帮助。

苏志杰只能感谢了,而后田松白送上了1000两银子,赠送给苏志杰,并且命令手下将苏志杰安全的送到了家中,助其赎回了院子。

苏志杰这一番经历实乃奇妙,父亲已经去世多年,没有想到居然还是得到他老人家的庇荫,常言道,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正是因为苏东瑞年轻时帮助他人,种的善果,这才让孩子受用,所以做人应当是,但行好事,莫问前程,或许某一天,你所做的好事,其恩惠就会发生在你的身上,大家觉的呢?欢迎大家留言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