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海权之路在何方2——福建舰与中国海上战略

中华海权之路在何方2——福建舰与中国海上战略

近日,随着福建舰的下水,中国人民无不欢呼雀跃。自2019年7月,国防白皮书发布,中国海军的战略任务由近海防卫向远海防卫转变。这一切不禁让中国人觉得,多年以来梦寐以求的蓝海梦想终于得以实现,同时对中国成为海权大国更加充满期待。

福建号航空母舰

但是,什么是远海防卫?防卫哪?防卫谁?国防白皮书并未给出明确答案。国内相关研究主要侧重于在公海和他国领海行使必要自卫权的法理问题,以及远洋作战的后勤、装备、指挥等技术问题,本质上还是关注如何打赢一场海上战斗。可以说,中国的海洋战略依然缺乏明晰战略方向,海军也缺乏假想敌和针对性。

远海防卫的核心是什么,其实一句话就可以总结,那就是远离岸基支援的情况下,达成海上防御的目的。

而海上防卫与陆上防卫有着本质的差别,陆军可以通过占据己方关键道路,修筑要塞,挫败强势一方的进攻,从而达成防卫目的。海军则相反,海洋本身无法被占领,船只也不可能永久性停留在大洋之中。海上霸权的本质上是对海上交通线的控制,尤其是关键的枢纽地带的控制,而弱势的一方并不掌控这些关键枢纽。由此造成一种情况,即弱势的一方想要扭转态势,保护己方交通线和商船,就必须发起主动进攻,占领这些关键地带,而强势一方只需防卫这些关键地带,这一点在一战英德两国的较量中得到了非常明显的体现。更由于海上无法修筑要塞堡垒,海军在战术上不存在防卫一说,任何进攻和防卫战略都需要依靠进攻去实现。

十万吨游轮航迹图

在不控制任何要点的情况下,敌方海军完全没必要在公海上与我进行战斗,而我方为了实现远海防卫之目的,必然需要进攻敌方控制下的区域。此种情况下,敌方海军就可以获得岸基力量的支援,而我方只能依靠海上舰艇的不利局面,早在80年前,日本联合舰队于中途岛海战中,损失了4艘航母,便是前车之鉴。

中途岛海战

明白了这一点,我们就应该知道,中国虽然已经具备远海作战的能力,却远远不具备远海作战的条件,因为根本没有占据任何关键地带,更无海外基地(此处指军事基地,而非海外基地)。此种条件下,强行赶赴远海作战,只会重蹈对马海战波罗的海舰队的覆辙。

波罗的海舰队远征航线

先有海军还是先有海上权力,大多数人面对这个问题,肯定会不假思索的选择前者。纵观世界海洋强国的发展历程,海上权力恰恰先行于海军。正如大英帝国海军起家于海盗,美国凭借几艘破船便拿下了夏威夷和菲律宾,当这两位霸主起家的时候,手上甚至没有像样的舰队,却不妨碍他们一步步推进海上战略,通过获得海上权益,进一步强化海上力量,使海权与海军相得益彰。反观路易十四的法国和威廉二世的德国,选择的却是另外一条道路——在缺乏海外权益的情况下,集中国力发展海军。不可否认,二者曾经辉煌过、强大过,但并未夺取海上霸权,衰败也很快,因为这种行为无法带来与之相匹配的权益,会成为财政负担,一旦国力衰落,海军也会随之没落。

德国公海舰队

英国的霸权建立在对大西洋与印度洋的控制之下,太平洋是遥远的洋。美国的霸权则建立在对大西洋和太平洋的控制之下,印度洋是遥远的洋。美国取代英国成为霸主,正是通过避开大西洋,西进太平洋实现的。中国若想取代美国,同样要避实击虚,通过中南半岛迂回印度洋,先打开两洋格局,立于不败之地,再图后计。

与大西洋、太平洋不同,印度洋甚至没有一场足以让世界闻名的海战发生,这无疑是印度洋特殊的地理状况所致。大西洋和太平洋有无数离岸岛屿作为关键地带,非常适合英美这种远离欧亚大陆的国家发挥离岸制衡的优点。当大陆国家寻求海外据点的时候,由于海上力量的弱势,任何离岸经营都会成为无意义的飞地。而印度洋则缺少岛屿,尤其是足以控制关键海域的战略性岛屿,这就导致印度洋本身没有任何意义,控制了印度洋沿岸的欧亚非大陆,就等于实际上控制了印度洋,其中由以孟加拉湾、阿拉伯海、莫桑比克沿岸最为重要,控制了这三个地方,就等于实质上拥有了印度洋。其中控制孟加拉湾,对于中国海权的初伸,尤为重要。

印度洋关键要点

正是由于印度洋的这个特质,离岸国家惧怕过分深入大陆,与欧亚大陆国家缠斗,徒劳的消耗力量。而大陆国家则可以在印度洋海岸寻求优良的基地,进而通过铁路与内地相连,充分调动大陆资源,走由海向陆的策略。

通过以上分析,不难看出,进入印度洋才是中国海上战略的未来方向。巧合的是,这也是600年前,郑和下西洋的道路。既然经略印度洋就是经略大陆,中国首先就应该征服缅甸,获得缅甸西南部的港口,使印度不能全据孟加拉湾。进而获得巴基斯坦的港口,实现对阿拉伯海的影响,不仅可以保护我国的海上交通,还全面挤压印度的发展空间。在此过程中耐心策动和等待某些国家跳出来主动挑战美国霸权的机会,暗度陈仓,形成属于中国的两洋秩序。

未来中国的海权范围

© 2022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古诗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