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存款140万,前妻带孩子索要赡养费,竟表示一分也不给

男子存款140万,前妻带孩子索要赡养费,竟表示一分也不给

我国有明确法律规定:赡养孩子到成年是每一个父母的一项义务,父母双方在离婚的时候除了对孩子的抚养权归属要进行约定,还会对孩子的赡养费进行约定。


生而不养,这是违背道德伦理的。我也相信这个社会百分之九十九的父母都不会放弃赡养孩子的权利,然而对于离异孩子的赡养问题的解决还是较为棘手。


故事发生在徐州市铜山区的一个小镇上,原本应该在法庭开庭的案件却因为特殊情况搬到了韦亚洲家中开庭。


面对离开两年的家和前夫,前妻赵立一开口就提出了要韦家从140万中抽取部分支付孩子的赡养费。


面对赵立的要求,法院是认定为合理的,然而却遭到了韦家的抗拒并且扬言:如果不把孩子的抚养权还给我,140万就算捐出去我也不会给你一分的。不是我们无情,如果事情发生在你们身上也会这么做。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按理说母亲赡养孩子找父亲索取孩子的赡养费用是合理的,为何韦家会如此抗拒呢?


当年韦亚洲出来工作几年了却依旧没有找到合适的对象,韦亚洲的父亲韦金广也是盼着儿子早点成家立业,生儿育女。


于是,韦金广托人委托当地媒婆给儿子介绍对象,经过介绍韦亚洲与赵立建立起了联系。


当时,韦亚洲向父母表示对赵立不感兴趣,嫌弃其身材肥胖。然而韦金广觉得自己家庭情况不好,比较贫困,老话说得好“穷人的孩子难娶媳妇”。何况赵立的父亲是村里的干部,两家人联姻以后能帮到韦家不少,所以也就让儿子韦亚洲答应了这门婚事。



两家人谈妥后,赵立提出早日去把结婚证领了,然而韦亚洲却并不是这么想的。


两次领证都没能成功:第一次因为韦亚洲迟到了,民政局工作人员下班了没能领到结婚证;第二次则是韦亚洲来到民政局了,准备登记才发现没带上户口本。


没办法,赵立只能没拿到结婚证就和韦亚洲一起同居了。结婚后,两人的关系也一般般,但是赵立觉得以后有了孩子两人的感情关系会慢慢变好的。


相处的时光里,赵立有一次想拥抱一下自己的丈夫,然而却没想到遭到了韦亚洲的不屑和反抗。


他一把将赵立推开到沙发上,然后还用双手掐着赵立的脖子,这也让她感觉到自己相处许久的丈夫至始至终没有接受她。



赵立和韦亚洲展开了冷战,有时候更是会半个月也没有语言交流,而韦亚洲的父母对于儿子的行为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由于韦家的家庭经济条件并不是很好,韦家父母是农村普通农民收入浅薄,韦亚洲只能外出打工。


麻绳专挑细处断,噩运只找苦命人。一个平静的晚上,身处老家的赵立接到了一通电话,一度让她萌生了打掉肚子里4个月的孩子的念头。


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在外省务工的韦亚洲乘坐出租车去工地干活时,车辆发生了交通事故导致汽车侧翻,导致韦亚洲深受重伤。


浑身是血的韦亚洲被送到了医院,经过几天的抢救总算捡回了命,然而却因为脊柱受到的严重损伤导致脖子以下的身体部位高度截瘫。


这场事故让韦亚洲彻底变成了一个生活不能自理的“废人”,每天只能躺在床上看天花板或者坐在轮椅上,就连扭头都是个问题。



韦亚洲的父亲韦金广不仅辞去了镇上的散工做起儿子的长期护工,而且每年还得借钱给儿子做康复治疗,韦家的生活也应此过的更加艰难。


韦亚洲高度截瘫对于赵立来说是一个悲惨的消息,此时的她已经怀有韦家4个月的骨肉,这个孩子到底还要不要生下来就是一个问题了?


在韦亚洲还没有出事的时候,他就曾和赵立表示:这个孩子要就要,不要就称‬早‬流掉。


从这个说话态度就可以看出两人的婚姻状态非常冷淡。



周围的亲戚朋友都劝赵立为了以后的生活赶紧把孩子打掉,毕竟自己还那么年轻总不能一辈子就这样了,何况韦家从一开始到现在对待他们的婚姻就不怎么看好。


而赵立的父亲觉得两人好歹是一场夫妻,如今韦亚洲已经成这样了,应该给他们韦家留一个后,如果直接打掉以后可能会被外人骂做人不道德。


于是,赵立听从了父亲的意见,不顾旁人的反对把孩子生了下来。



11月,赵立成功产下一名男婴,完成了为韦家传宗接代的任务,当赵立打电话给婆婆提出过来照顾孩子和自己坐月子的要求时,婆婆的做法让赵立寒了心,一度后悔当初为何没有打掉孩子的想法。


婆婆表示:自己没有照顾过别人坐‬月子的经验,而且有点害怕新生儿,所以拒绝照顾赵立的要求。


另一边的韦亚洲也不好过,长久待在医院的康复中心也不是办法,于是韦金广向医生学习完了给韦亚洲康复治疗的按摩手法便把他接回了家里养伤。



照顾瘫痪病人的工作并不容易,韦金立每天五点就得起床开始忙碌的一天,给儿子擦身洗脸喂饭,直到夜里三点还得起来给儿子排尿……


赵立带着孩子回到了韦家,然而韦家的人却没有因为这个小孙子的来临而改变对待赵立的态度。



韦亚洲瘫痪后,赵立和韦亚洲的关系变得越来越不堪,对于这个不完美的婚姻该如何是好?


赵立曾向父亲提出过离开韦家带孩子独自生活的想法,但是父亲始终觉得事情还没有到这个地步的份上。


离开后,孩子将缺少父爱,况且作为妻子的赵立应该担当起照顾病床上的丈夫。


父亲提出了当地的一个习俗,让赵立下嫁到韦亚洲的弟弟,韦亚洲的弟弟与他年龄相仿,完全符合下嫁的条件。


起初赵立极为反对,但是鉴于父亲的建议:下嫁给韦亚洲弟弟的话,孩子的成长既不会缺少父亲的关爱,也能照顾韦亚洲,这是一个一举两得的决定。


为了孩子,赵立同意了父亲的这个想法。然而,在赵立和韦家父母提出这个要求时,却‬遭到了他们的拒绝。


韦金广表示:“无论如何也不能让赵立下嫁给二子”



原本满怀好意的赵立也因为这件事对韦金广感到恼火,她觉得这就是对她的一种侮辱,由于两家人是同一条村子的,所以带着孩子连夜回了娘家。


赵立回去了两个月,韦家的人也没有打过一个电话过来询问自己和小孙子的情况,这更加让赵立寒心。


赵立更是连在韦家的衣服生活用品也没有回去拿,而韦家也是把小孩的玩具送给了邻居的小孩也没有给自己的小孙子送过来,这也导致赵立下定决心从此也不会回韦家生活。



离开韦家后,赵立一个人带着孩子在娘家生活,生活过的也是慢慢变好。


对于韦亚洲受伤的赔款,赵立从别人口中得知韦亚洲拿到了140万的赔款,对于这一大笔钱赵立觉得韦家应该给予一定补贴用于孩子的赡养费用。


对于前儿媳妇突然的到来,韦家很是反抗,这140万是赔偿款,应该用于韦家给韦亚洲的治疗费用和家庭开销,而且孩子是被赵立抢过去赡养,不应该再给予赵立提出的赡养费。



前夫韦亚洲对于赵立的到来更是不耐烦,一度让父亲将其赶出去。


赵立觉得韦家开始不讲道理,于是和他们开始理论:“2年前是因为家庭矛盾才离婚的,离婚后赵力并未向韦亚洲索要孩子抚养费并净身出户,现在赔偿款下来了,自己一个人带着孩子实属不易,希望韦亚洲可以在赔偿款里每月支付一点孩子的抚养费给自己”。


然而韦亚洲却不以为然表示:“自己愿意无条件接回孩子抚养,但事情的前提是孩子的抚养权得归自己,否则一切免谈”。



赵立继续争论:“当初自己净身出户离开没问韦家要过一分钱,两年来一直都是自己带大孩子,而且带着孩子离开也是为了减轻韦家的压力和负担,如今赔偿款下来了,为自己的儿子争取点抚养费合情合理无可厚非”。


几番协商下来都以失败告终,无奈之下赵立只能向法院提出了诉讼,这也就有了开头把法庭搬到个人家庭住宅开庭的原因。


为了更加妥善地解决这个案件,法院派了心理咨询师前去做韦亚洲的心理工作,然而却无济于事。


他表示自己已经是个残废,没有了工作的机会,自己下半生的生活还得指望着这140万的赔偿款,把钱拿出来支付抚养费以后的生活怎么办,总得为自己考虑一下吧。



既然心理辅导不行,法院便请求了妇联的帮助。妇联提出建议让赵立少要点,韦亚洲少出点以达成协议。


再提出让韦亚洲与孩子见上一面以促成支付赡养费的要求,然而韦亚洲以“能见一面以后又是见不到”的理由还是拒绝了赡养费的要求。


最后,在多方的努力下,双方达成了共识。赵立撤销了对韦亚洲的起诉,而韦亚洲也承诺孩子上中学之前,每月支付赵丽琴母子每月1000元是生活费,中学后每月支付2000元生活费,直至孩子满18周岁。


赵立对这样的结果表示接受。同时,赵丽琴也表示,自己将来不会阻挠儿子来看亲生父亲,还会定期带孩子过来探望韦家人。


在这个事件里,我们看到了一段不幸福的婚姻对于两个家庭的伤害和痛苦,离异后的家庭对于孩子的伤害更是不可估量的。


对于女性而言,婚姻不单单是给自己找伴侣,也是为了以后的生活能得到保障,能让未来的路上有个可以一直相伴的人,如果在婚姻的路上,没有选择好对的人,那么也就意味着这段婚姻对她来说,人生是失败的。



对于男性而言,是一种责任感与使命感双重存在的一种选择,肩负着维系原有的家庭关系,将家庭传递到下一代的手中,婚姻对于男性来说,更多地还是起家族传承的作用,但是这也就意味着,“婚姻”其实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简单。


一段成功的婚姻结果,一定是双方共同经营的成果。所以,无论对于男人或者女人,婚姻都是一个双向选择的过程。



此外,美满的家庭关系能给孩子提供足够的安全感和满足感。我们应该更加关注对于离异家庭的孩子的成长过程,给予他们更多的社会关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