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 | 澳昆士兰州新增三级煤炭税费,对炼焦煤影响大于动力煤

解读 | 澳昆士兰州新增三级煤炭税费,对炼焦煤影响大于动力煤

澳昆士兰州新增三级煤炭税费,当地业内人士怎么看?

6月21日,澳大利亚昆士兰州政府宣布将新增三级煤炭税费,该消息一经面世,当地煤企股票就遭抛售,斯坦莫尔资源公司股价下挫21%,科罗纳多煤炭公司股价跌10%,博文焦煤公司股价更是暴跌47%。

据悉,新税收政策将于今年7月1日起生效,当煤价超过175澳元/吨时对当地煤企征税20%,超过225澳元/吨征税30%,超过300澳元/吨征税40%。

目前,昆士兰州征收税率为100澳元/吨征税7%,100-150澳元/吨征税12.5%,150澳元/吨以上征税15%。

| 此举引来采矿行业人士抨击

澳大利亚矿业委员会首席执行官塔尼亚·康斯特布尔(Tania Constable)称,昆士兰州政府提高税收实乃短视之举,长期来看会适得其反,有可能吓跑所有大宗商品的投资者,继而危及就业。

昆士兰州资源委员会首席执行官伊恩·麦克法兰(Ian Macfarlane)表示,这一税收政策将削弱昆士兰州的国际竞争力。他指出,实际上,由于商品及服务税,至少在未来5年内,这些额外取得的税额有80%将重新流向澳大利亚政府,因此属于昆士兰州的净经济效益将少之又少,但对昆士兰州的经济和相关行业潜在损害将是重大的。

经济发展机构大圣灵联盟(Greater Whitsunday Alliance)的凯莉·波特(Kylie Porter)表示,昆士兰州政府此举可能会影响煤炭销售,买家可能会因为昆士兰州煤炭高价而开始考虑其他市场。

当地矿方对此政策也是颇有微词。英美资源集团澳大利亚首席执行官尼克·巴洛(Nick Barlow)表示,税收变化意味着现在公司60%的利润将用于纳税。该公司在昆士兰州中部经营着几座煤矿,包括莫兰巴北煤矿(Moranbah North)和格罗夫纳煤矿(Grosvenor)。

他指出,昆士兰州的煤炭税费已经是世界上最高的了,离谱的新税将给煤炭行业和昆士兰州矿区带来沉重的负担。他表示,矿业公司需要更高的价格才能进行重大资本投资,以维持煤矿运营和基础设施。

必和必拓澳大利亚矿业总裁埃德加·巴斯托(Edgar Bastoe)指出,在昆士兰州做生意的成本已经很高了,进一步的成本压力将阻碍全州的投资、运营增长、就业和地方企业支出。

澳昆州煤炭征税新规对炼焦煤影响大于动力煤

澳大利亚昆士兰州政府6月21日宣布,从7月1日起对煤炭实行新的累进税率,上限从现在的150澳元/吨以上征税15%,调整为300澳元/吨以上征税40%。这是该州10年来第一次调整煤炭税率。此举对动力煤和炼焦煤矿商都会有影响,但对炼焦煤的影响将更大。

| 昆州煤炭产量和出口

昆士兰州主要生产炼焦煤和动力煤,其中炼焦煤约占总产量的66.87%。昆士兰州政府数据显示,该州2021年商品煤产量为2.21亿吨,同比下降1.7%;其中炼焦煤产量1.43亿吨,动力煤产量7804万吨。


数据显示,2021年昆士兰州煤炭出口量为1.93亿吨,同比下降5.6%;其中炼焦煤出口1.43亿吨,占比76.18%。分煤种来看,硬焦煤出口量为1.02亿吨,软焦煤出口量4107万吨,动力煤出口量5022万吨。


分地区来看,昆士兰州主要向亚洲出口煤炭。2021年该州煤炭主要出口目的地是日本(22.4%)、印度(20.3%)、韩国(12.7%)、新加坡(12.2%)和越南(5.5%)。


分港口来看,昆士兰州出口煤炭的主要港口是格拉斯通港(31.5%)、达尔林普尔湾煤码头(24.1%)、海波因特煤码头(20.8%)和阿博特港煤码头(12.9%)。



| 昆州煤炭产量在全澳中地位


澳大利亚的炼焦煤和动力煤(统称黑煤)大部分都产自昆士兰州和新南威尔士州,其次是西澳大利亚州和塔斯马尼亚州,其中绝大多数都用于出口。



昆士兰州和新南威尔士州的煤炭产量占澳大利亚总产量的98%以上。其中,昆士兰州主要生产和出口炼焦煤,新南威尔士州主要生产和出口动力煤。



数据显示,2019年昆士兰州原煤产量占到澳大利亚总产量的55%。



2019年,澳大利亚已探明具备经济可采黑煤资源估计量从737.2亿吨上调至754.3亿吨,同比增长2.3%。其中多数增量来自昆士兰州的赫顿焦煤项目(Hutton)、奥利芙唐斯焦煤项目(Olive Downs)、海尔克里克项目(Hail Creek)和旺多恩项目(Wandoan)。



| 新增税费对炼焦煤影响大于动力煤

昆士兰州新的煤炭税率将加重当地煤企负担。炼焦煤价格要比动力煤高得多,因此受到的冲击要更大。


昆士兰州新的煤炭累进税政策规定,从7月1日起,煤价超过175澳元/吨时征税20%,超过225澳元/吨征税30%,超过300澳元/吨征税40%。


目前,昆士兰州征收税率为100澳元/吨以内征税7%,100-150澳元/吨征税12.5%,150澳元/吨以上征税15%。


昆士兰州财政部长卡梅伦·迪克(Cameron Dick)表示,新增的三级煤炭税费是只对高出规定的那部分价格征税。例如,如果煤价是302澳元/吨,那么40%级别的征税将只适用于2澳元的那部分。


6月迄今,澳大利亚低挥发硬焦煤离岸均价为353美元/吨(511.4澳元/吨)。也就是说,按照现行征税办法,平均每吨煤煤矿需纳税67.5澳元,而在新规下则需要134.1澳元,相当于增加66.6澳元/吨。


同样地,6月迄今澳大利亚动力煤离岸均价为190.3美元/吨(275.8澳元/吨)。按照现行征税办法,平均每吨煤煤矿需纳税32.1澳元,新规下则需要42.4澳元,即增加10.22澳元/吨。

迪克表示,尽管新增三级煤炭税费,但在低价期间,昆士兰州的煤炭税费将低于新南威尔士州。


据了解,新南威尔士州煤炭税未作调整,对露天矿征税8.2%,井工矿征税7.2%,深井矿征税6.2%。


昆士兰州政府数据显示,昆士兰州约91.8%的煤产自露天矿。

作者:武文馨 杨丽萍

制作:胡 靖

审校:武肖良、霍吉平

相关推荐

© 2022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古诗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