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七师有两条渔船出海打鱼,一万亩土地种大豆,我因海外关系转业

炮七师有两条渔船出海打鱼,一万亩土地种大豆,我因海外关系转业

——永不褪色的记忆(18)

作者:石岩

1960年4月,我和炮七师政治部主任熊超,带领部队参加沈盘运河的开挖工作,一个月完成任务,然后回部队进行正常训练,我时任炮七师参谋长,我们也进行首长司令部演习,自己根据想定进行演习1-2天。

1960-1962年,全国因大跃进后果加上自然灾害,生活比较困难,部队粮食也减少了一些,但比地方上好得多。师里有两条鱼船打鱼,经常可分给部队一些。师机关也能分一些。粮食煮饭用增量法。我到十九团,当时吃得很饱,但一上山很容易饿。但比地方强得多。粮食还是有保证的,可以保持战斗力,当时我们是值班部队。

有一次我们开师常委会,工兵刘主任在农村帮助工作,来到常委会,他把农村吃的东西带回一包给我们看,很少粮食,基本上是野菜做的团团。我们师在黒龙江省克山县有一个农场,生产大豆,每年每人还可以补助些豆油,地方上每月特供些肉蛋,虽不多但很起作用。我孩子敬新没有牛奶,师仪器侦察营养了羊,就喝羊奶。1962年陈袒邦政委调走,由高炮62师肖良清来接任政委,熊超任副政委,孙康任政治部主任。

七千人大会

1962年北京召开7000人大会,炮七师肖良清政委去参加了。回来后向师常委进行传达。传达得很具体,以后师的干部又去沈阳军区集中传达,并学习文件。传达期间,军区对伙食进行了改善。主要是总结了大跃进,人民公社三面红旗的经验教训,并对国民经济进行八字方针调整。调整后,经济有所好转。

师常委会根据军委和军区要求,召开好几次会,对干部稍微有点社会关系问题,进行了离队处理。有些很好的干部是部队尖子,并且经过抗美援朝战争,如作战科的参谋冯传中、侦察科科长、20团的作训股长汪岳等还有其他团的干部都处理转业了。研究时,常委都感觉太可惜了。1962年我的军衔由中校晋升为上校,陈袒邦政委由上校晋升为大校。

炮七师有自己的打鱼船,两条有一条坏了。不能出去打鱼,无法修理。肖良清政委当红军时,和旅大市委第一书记郭述申很熟,找郭述申帮助解决了一条鱼船,继续打鱼,对部队补充些鱼,当时很起作用。

1960年经过北京看见二伯父,当时身体很好。但1960年底他就去世了。堂兄石秀夫哥将他去世时留给我的一件皮袍子和蚊帐给我捎来了,留作纪念。因我路过北京讲过准备买一个蚊帐和皮筒子。

1963年夏,调我去宣化炮兵学院学习,离开7师时作了一个鉴定,做得顶好。让我去炮院时交给学院。去炮院时回九江一趟,我妹妹秀瑜知道后也回九江去了。离开九江时秀瑜带母亲和我一起乘船去武汉,一同住武汉军区招待所,并且去长江大桥参观。分开后我乘火车经北京去宣化,秀瑜带母亲乘车去长沙国防科技大学。

到宣化炮院报到后,进行编班。我和各炮兵师的同志们三十多人编为一个班,并且成立党支部,选举我任支部书记。由于我的军衔和职务在班里最高,分配我一人住一个房间,其他同志两人住一个房间。班主任是在职干部。经过一段时间准备后,于九月初开课。学习生活很正规,有战术、射击课程,还有时事政策课。

学院的干部我都很熟悉,文击是副院长、廖政武、穆兆然在训练部任副部长,原沈阳炮司办公室主任王民和赵金波(原沈阳炮政组织科长)、原炮2团3营副营长王趣东、原26团团长赵庆丰都在炮院工作,还有黄志朋等。

(1965年石岩在大连)

星期天王民请我去吃饭,赵庆丰和李玉清也请我去他们家吃饭。正式上课后,有射击课,也是在枪管射击场进行射击讲解也很正规。特别是战术课很好,讲三大战役的伟大决战,讲得很系统,很完整。教员进行了充分准备,江西的五次反围剿也讲得很完整。这些对我来说学到不少东西,在战术理论方面有提高。时事政策课也讲得很好,有不少是我们不知道的东西。战术课还经常去野外讲,宣化风沙大,我还看见过一次龙卷风。

总之,当时学习很有兴趣,学到不少新知识。但不幸的是,十月份我得了风湿症,每到后半夜腰痛一直不能睡觉,到学院卫生所治,打维生素B8封闭、吃药、拔罐、针灸各种方法都用了,就是治不好,每夜都痛,不能睡觉。我学习还不错,给我发了个五好学员奖状。


1963年底放寒假我回到大连,继续设法治疗,用铁沙热敷,但还是痛。1964年春,我去汤岗子矿泉理疗医院进行泥疗86天,稍好了些,但仍未断根,回到大连,就未去炮院学习。因三个月未上课,恐赶不上课程。回七师后参谋长工作由鲍傲担任了,要我做副师长的工作,当时没有任命。

1965年我又去丹东五龙背85疗养院进行了三个月的全身泥疗,这一次治好了,断根了,腰不痛,并且一直不痛了。回想起来,在宣化炮院学习我很感兴趣,与学院和同学关系也很好,如果不得病学习下去就好了,或者忍痛能坚持学习下去也好。

这期间我管后勤,同后勤部长高秀仕去过两次克山农场(一年一次)。根据高秀仕的建议,将克山农场分散的土地与地方上换成整片土地,连在一起成为一大块土地,有一万多亩。拖拉机耕种很方便,每年都收不少大豆,打油并补助部队和干部。部队野营时,我和熊超一起随部队野营并去过连队蹲点。

(石岩2015年在大连)


1965年底,沈阳军区炮兵司令吴子杰找我谈话,确定我转业到地方工作,原因是社会关系问题(我五叔在美国)。我接受了组织的安排,感觉自己年富力强,到地方还能干一阵子,当年我45岁。(全文完)

© 2022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古诗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