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驾驶的关键技术?80后西电博士下场造芯,扎身机器视觉赛道

无人驾驶的关键技术?80后西电博士下场造芯,扎身机器视觉赛道

前不久,深圳坂田华为基地,咚咚的鼓声响彻云霄。

几个身穿“中国红”的华为人走到台前,伴随一句“誓与军团共存亡”的口号,华为“机器视觉军团”正式成立。

机器视觉不是一个好走的赛道,甚至还有点“硌脚”。

五年前,王赟创办埃瓦科技,成为国内最早一批扎进这个赛道的创业者。“身边很多人不理解。”王赟告诉创头条(ID:ctoutiao)。在当时看来,机器视觉的前景并不明朗,且是一个技术壁垒极高的行业。

但事实证明,越过山河将是一片星辰大海。

2021年,我国机器视觉产业迎来快速发展,复合年增长率达到30%。

这一年,王赟拿到了来自“硬科技”投资机构中科创星领投的数亿元A轮融资,搭载埃瓦科技自研芯片的视觉模组也开始大规模出货。

从0-1,从1-100,埃瓦科技正在蜕变。“做细分领域的龙头”,王赟雄心勃勃。

-1-

2016年3月,韩国首尔四季酒店,一场举世瞩目的“人机大战”正在进行。

桌子一边是人类传奇棋手、十四冠王李世石,另一边是谷歌旗下公司开发的人工智能机器人阿尔法狗(AlphaGo)。

围棋被视为棋牌运动中“人类智慧的最终堡垒”,这场比赛本无悬念。可结果却是,阿尔法狗不仅赢了,还以4-1的大比分击败李世石,直接把人工智能推向了巅峰。

机器视觉技术是阿尔法狗的“制胜法宝”之一。

它是机器人自主行动的前提。在经过先期的全盘探索和过程中对最佳落子的不断揣摩后,阿尔法狗就能在其计算能力之上加入近似人类的直觉判断。

给机器人装上“眼睛”和“大脑”,正是王赟在做的事情。

王赟从小就不太“安分”,尤其喜欢拆电子产品。他告诉创头条(ID:ctoutiao),上初中时,父母送给他一个随身听,“我经常把里面的零件拆下来又装回去,每一个零件都拆过。”

上世纪末,西部大开发的号召从西安发出,约占全国总面积7成的西部大地迎来历史性机遇。王赟和室友约定去外面的世界看看,室友去了哈工大,他选择了西电。

西安电子科技大学被誉为“大国工匠”的摇篮,嫦娥五号的总设计师杨孟飞、空间站总设计师杨宏、天问一号总设计师张荣桥,都是西电校友。

在王赟看来,西电人耐得住寂寞去坐冷板凳,去搞研发,“很多西电人都是十几年如一日去做同一件事情,才做出一些贡献。”

在西电,王赟学的是电子科学与技术专业微电子方向,这是全国排名A+的专业。后来,王赟又在复旦大学读了研究生,在西电读了博士。

基础打扎实后,王赟开始投身芯片行业,专心搞研发。

他在世芯电子做过三年的DFT和后端物理实现,也在AMD做过七年的GPU,负责旗舰芯片的核心研发工作。2013年,王赟加入朋友的数字货币芯片公司,初次接触创业。

“那时候就埋下了创业的种子。”

王赟告诉创头条(ID:ctoutiao),当时,他经常看曹德旺的演讲和书籍,也想做一些有挑战,对社会有价值、有意义的东西。“不一定能成功,但可以先尝试一下。”

彼时,恰逢人工智能大火。

“人类感知环境,70%以上的信息获得是通过视觉。但如果只是二维图,对机器来说是远远不够的。”怎么让机器真正像人一样去感知世界?在王赟看来,应该是2D+3D相结合的视觉感知模式。

以此为突破口,2018年,王赟创办了埃瓦科技(AIVATECH),开始专注3D视觉AI芯片的研发。

谈及“埃瓦”这个名字,还颇具曲折。

这是一个争取了两个月的名字,也寄托了王赟对公司的殷切期望。

王赟告诉创头条(ID:ctoutiao),“埃”是10的负十次方米,埃米是光谱的计量单位,比纳米还要小一个量级;“瓦”象征工业代表的奠基人瓦特与瓦力机器人。“这些代表我们要做一个光电+集成电路革命性的产品,踏上第四次工业革命浪潮。

-2-

王赟是个摩羯男,“执着”似乎刻在他的基因里。无论是对于公司的名字,还是产品、技术,只要是王赟认定的方向就很难被外界干扰。

智能门锁的3D人脸识别解决方案,是埃瓦科技最先落地的场景。

当时,王赟在考察市场时发现,苹果的3D人脸识别技术非常受欢迎,它一方面增加了人们的体验感,一方面也提高了安全性。“手机是智能终端产品的一个载体,那智能家居、机器人、汽车领域是不是也需要这样的技术?”

王赟先把目光锁定在了智能门锁细分市场。

为了摸清市场需求和技术难点,2018年,王赟和几个合伙人跑遍广东中山、浙江永康等地考察门锁市场。

那个时候,市面上的智能门锁还主要是2D人脸识别方案和“密码+指纹解锁”方案。这些方案普遍存在功耗高、响应速度慢、识别率低、易被攻击等问题。

“只有算法和芯片高度协同,才能保证计算的精度、稳定性和速度。”王赟告诉创头条(ID:ctoutiao),埃瓦科技从一开始走的就是“芯片+算法”双研发路线。

但这也意味着,和同行相比埃瓦需要在研发上砸更多钱。

据王赟透露,埃瓦接近80%是技术人员,且研发投入已经超过1个亿。“我们研发的芯片比较复杂,客户用起来难度也比较大。所以我们会把底层技术整合,把它做成模块化的解决方案。”

对于埃瓦自研芯片“追萤c 3D AI芯片”的第一次“点亮”(电流顺利通过芯片),王赟至今记忆犹新。

那是2020年初,“因为测试电路的一个细节没把握好,我们在实验室反复测试了八九个小时,终于在凌晨十二点全部点亮。那一刻,所有人都好激动。”

去年,追萤®第二代芯片量产时,只用了3分钟就把所有功能点亮了。

凭借安全、低耗、性价比高等优势,埃瓦的3D人脸识别方案在智能门锁市场形成了不错的口碑。在王赟看来,指纹门锁时代即将过去,非接触式的3D人脸识别门锁将成为刚需。“明年,我们的目标是成为这个细分市场的领导者。”王赟信心十足。

与此同时,王赟也在聚焦机器人、智能汽车等细分市场。

去年9月,在2021世界新能源汽车大会上,特斯拉CEO马斯克表示,未来的自动驾驶可以通过视觉神经网络实现,并且相比普通人驾驶有10倍以上的安全性。

而3D+AI,正是保证自动驾驶安全性的重要技术。

埃瓦在智能汽车领域也投入了很多研发。“目前,我们正在做车规芯片的一个量产,也在跟国内头部汽车厂家做一些产品的导入。”王赟对创头条(ID:ctoutiao)表示。

回忆埃瓦这些年的发展,身为理工男的王赟也感慨颇多。

他说,创业之初也面临过很多质疑。“18、19年的时候,好多人说指纹门锁已经很好了,为什么你们要去做这个?身边的朋友都不理解。但我们认为产品升级是必须的,如果能提高用户的幸福感,我觉得这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

在王赟看来,如果找准一个真正能产生价值的产品去做,就要扎下去,坚定不移地去做。“从0-1,1-100,一直做到细分市场的头部。”

-3-

工业4.0时代,机器视觉是一个不可或缺的环节。

根据CB Insights数据,全球机器视觉的市场规模已经从2010年的31.7亿美元增长至2020年的107亿美元,翻了3倍多。

中国是机器视觉产业增速最快的国家。

2015-2018年,中国机器视觉行业的复合年增长率达到40%以上。根据中商产业研究院数据,2020年,中国机器视觉市场规模为115亿元,成为继美、日之后的全球第三大市场。

资本向来嗅觉灵敏。

2021年7月,埃瓦科技获得中科创星领投的数亿元A轮融资,成为硬科技赛道的明星企业。

在刚过去的2021年,“硬科技”无疑是最火的概念之一,热钱纷纷涌向“硬科技”。

在王赟看来,硬科技和高科技的区别在于,高科技企业往往是在软件上做一些突破;硬科技则更多体现的是通过长期研究积累,具有较高技术门槛和明确的应用场景,掌握关键领域如智能制造、高精尖领域的核心技术,解决大国竞争中的“卡脖子”难题。

事实上,早在2010年,中科创星创始合伙人米磊就提出了“硬科技”概念。

彼时,正值互联网企业发展的高光时刻,硬科技企业由于研发投入大、回报周期长等特点,并未引起创投圈的注意。

2019年是个分水岭。

那一年,科创板横空出世,人民币基金投资硬科技有望在中国的资本市场形成闭环。加之互联网红利正在消失,投资机构才开始把目光投向硬科技企业。

“现在投资机构更偏向于理性。”王赟对创头条(ID:ctoutiao)表示,投资机构之所以看重埃瓦,“我认为一方面是因为埃瓦在脚踏实地做产品,能把产品落地。另一方面是对公司使命、愿景的认同,我们希望用科技改变人们的生活,提高人们的幸福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