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二黑的大型认亲现场

小二黑的大型认亲现场

我是小二黑

距我上次这么羞耻 还是在上一次

事情是这样的:

那天,我正在博物馆的院子里巡逻,突然看到一个陌生的黑影儿,“嗖”地一下从我眼前窜过,消失在不远处的草丛中。

敢在我安保副馆长的眼皮子底下作妖儿,这还得了?也不打听打听这方圆百米的地盘谁说了算!

一致对外时 要放下恩怨

我和都督保持统一战线

于是,我迅速集合了天团成员,对其进行围追堵截。谁料他诡计多端,令我方小将连连后退。

好在本馆长明察秋毫,足智多谋,早已提前部署了B计划,这下他必定插翅难逃。

瓜兄说,上次他(在梦中)“微服私访”之时,就遇到了这个问话不答、藐视圣驾、及其可恶的家伙。

切 !

听到这里,我一拍胸脯,横打鼻梁,在瓜兄面前夸下海口:“这次由本馆长亲自出马,一定替你一雪前耻,我就不信撬不开他的嘴。”

我来到牢房门口对他进行了审讯,果真如瓜兄所言,这张嘴硬得很——真没礼貌!本馆长不发威,你拿我当病猫?

专心干饭 无心说话

看来硬攻对他不起作用,还是得智取。意识到这一点,我立刻换了一副面孔,客客气气地将他请到猫亭 喝茶 啃梨,可他还是一脸的冷漠。

难不成是语言不通?还好本馆长才学渊博,不仅听懂人言,精通猫语,还不忘我“黑毛国”的方言。

一聊才知道,原来我俩真的是老乡。这个消息不胫而走,很快传遍了博物馆的每个角落,且越传越邪乎。

从原始版本的老乡,逐渐传成了远房表亲,最后甚至演变成了私生子。这简直就是离谱它妈给离谱开门——离谱到家了!

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八卦小编跑来握住了我的爪说:“看我头发都快薅秃了,正愁没有素材写稿呢,感谢您救编于水火之中,请允许编表达一下激动的心情——

“二黑,此时此刻,在这个凉亭里,你~是~我的神!”

咦惹~

不信谣不传谣,如此漏洞百出的造谣居然有人信?我嫌弃地白了这个愚蠢的小编一眼,同时也对“她这个智商是怎么混进博物馆上班的”一事提出质疑。

小编表示,她现在不想分青红皂白,只想病急乱投医、临时抱佛脚、死马当活马医……

总之,她就是要把这个假消息散播出去,完成KPI。除非我能证明,我和那个长耳朵的黑家伙没有任何关系。

我说:“你睁开眼睛好好看看我俩的外形,事实不是明摆着的吗?”可她却无赖地摇了摇头,说她完全看不出哪里不一样。

麻辣:你刚才耀武扬威那劲儿呢?略略略!

随后,小编又从兜里掏出了一个头套给我戴上,接着举起相机乱拍一气,最后又满意地点了点头。

我对她这个点头摇头的迷惑行为深恶痛绝,但又无可奈何。

更丢脸的是,灵魂画手观复脆皮拿我这么羞耻的照片当头像,而且还是每天不重样地换着用——婶儿可忍,叔不可忍。

布能豹:黑哥,你兔女郎的造型挺别致啊

为了挽回颜面,也为了证明我的清白,我建议猫主任带观麻辣到医院去势,以后大家都是“姐妹”,就别五十步笑百步了。

麻药打在了兔耳朵上

猛男发情中ing……

(医生身上有母兔的味道)

手术圆满成功!

另外……本馆长还听说,穿女装只有0次和无数次——看来是真的。

手术当晚是猛男粉围脖

次日早晨变成了猛男粉小裙裙

所以,本馆长想公开喊话:请小编把头像换一下,不能只让我一个猫羞耻,谢谢!

小贴士

部分粉丝对兔子绝育存有疑虑,emmm…这事儿说来话长。感兴趣的小伙伴,可以查查科普文章。


摄影 : 观复众铲屎官

口述文案 : 观复二黑

码字编辑 : 观复懋棠

相关推荐

© 2022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古诗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