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官方自己判自己无罪,“躬匠”精神死磕到底,耗死你有啥办法

日本官方自己判自己无罪,“躬匠”精神死磕到底,耗死你有啥办法

据央视新闻消息,近期,日本最高法院对福岛灾民提出的4起集体诉讼作出了统一判决,认定日本政府对福岛核事故没有赔偿责任。这是日本最高法院首次对福岛核事故中日本政府的相关责任作出判决,可能将对目前在日本全国进行的其他30条类似的案件产生影响。虽然日本自己判自己无罪的操作实属滑稽,但人家也有的说,毕竟明面上也算是三权分立的架构,法院和政府绝对没有“瓜葛”。

福岛核事故也是陈年老案了,但是造成的影响至今仍为全世界所关注。2011年3月,日本东北海域发生里氏9.0级的地震并引发海啸,导致福岛第一、第二核电站受到严重影响。这次的判决涉及将近4千名在福岛核灾难中遭受严重损害的民众,只是法院驳回了让政府支付赔偿金的要求,而是由东京电力公司承担全部责任。

日本最高法院在这起诉讼里的裁决结果似乎问题不大,东电公司确实是主要责任人。毕竟作为世界五百强企业之一,一直摆烂逃避怎么都说不过去。只是,即使日本政府不为核电站的泄漏事故背锅,那对后续灾民的处置也总该做些什么吧!但是现在看来日本政府的作为,别说对灾民的诉求置若罔闻,还引发了全世界的愤慨。

日本政府做了什么呢?对于灾民,日本政府声称这是“不可抗力因素”,和政府的关系不大。就这样,在这十多年的时间里,日本政府不仅没有对核泄漏事故进行很好的控制和有效处置,反而坐视福岛核电站屡次发生二次泄露,对当地居民的生命健康造成了极大威胁。日本有研究人员发现,在日本政府没有明确划出隔离或是迁移的区域内,儿童甲状腺肿瘤和甲状腺异常等疾病的发病率是日本其他地区的50倍以上。

还有一些病症,比如胎儿畸形、地方人口的癌症发病率等造成的长期影响,更是需要几十年之后才能看得出端倪,由此可见,日本政府的不作为造成的次生灾害有多严重。只是,日本政府仍企图借着这个时间窗口任由灾难发酵,不管不顾逃避责任。

在国际上,去年4月日本政府顶着多国的质疑和反对,正式决定将福岛第一核电站的上百万吨核废水排入大海。同时,日本复兴厅在年度预算中大幅提高了有关福岛核事故的公关经费,是前一年的4倍,用于“在全球范围内对日本排放核废水”进行舆论控制。更令人发指的是,由于核废水排放入海前需要进行稀释,但由于测定稀释后核废水的放射性氚浓度耗费时间,东电公司图省钱省事,计划不再进行测定。

面对灾民和国际上源源不断的抗议和诉讼,日本政府也是有办法的,那就是一个字,拖!如果是个人对大公司的起诉,比如灾民对东电的赔偿诉讼,只要东电不想赔,可以找专业的律师钻法律的空子。没完没了的官司打起来,普通人根本耗不起。

前有像二战期间南京大屠杀、强征慰安妇事件,又或是以后可能出现的核废水受害人提起的国家赔偿诉讼,日本政府都采用拖字诀。一轮轮的官司下来,让年迈或是身体状况不佳的受害者疲于奔命,剩下的原告越来越少,最后结果可能是拖到所有当事人全部去世。没了苦主,事情就不了了之,便遂了日本官方的心意。

我们能从这次事件中看到,正如美国文化学者鲁思·本尼迪克特在剖析日本民族性的著作《菊与刀》中所言,日本的耻感文化,导致日本人本从来不肯承认错误,甚至会掩盖自己的罪行。日本政府和最高院这回的做法一如既往,本质上和否认侵华战争、美化慰安妇等行径如出一辙。

© 2022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古诗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