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多年仍在努力终于当了一个官

退休多年仍在努力终于当了一个官

从小知道“长官”,即这个长、那个官。“长官”意思或意志引领一个团队。

几十年后的某天,战友群里的一个战友说认识我的老部队某个首长;听后、我十分认真搬着手指头如数家珍列出了四五个首长大名,卖官子的他半天才说出认识我的“排首长”名字。

在陆军162师485团当新兵时,团、营、连三级“长官”被俗称为“首长”;首次听说“排长”为首长。按此逻辑思维类比,“班长”、战斗“小组长”也应该称之为“首长”。

旧军队喜欢称“长官”,只要官大一级者就是“长官”。我军则喜欢称“首长”。在485团高机连当兵的时候,称连长杜文国、指导员兰光德为“连首长”。

作者人生首张嘉励就是连首长杜文国、兰光德签发的

官兵一致、官兵团结、是我军克敌制胜的重要因素之一;1979年二月的那次异国他乡作战中,484团三炮连连长李开华在班姆遭敌伏击时,只身肩扛八二无后坐力炮身,不惧敌人、不怕炮身剧烈震动、率先对敌连发三炮、不幸中弹壮烈牺牲。连首长李开华的英雄战斗精神力量、极大地鼓舞连队作战官兵们;班长陈少年,李贤义迅速组织本班反击,向敌开炮,最后均壮烈牺牲。

连首长李开华烈士

班长陈少年烈士


班长李贤义烈士

前两天,与湖北籍战友李开华通了电话。李开华战友在班姆反击战斗中是484团三营九连战士,与牺牲的三炮连连长李开华同名同姓同音同字。他俩同时在班姆遭敌伏击、同时与敌人展开殊死战斗。李开华所在的九连连长邹本桃在战斗中光荣牺牲。

李开华与九连战友们在连长邹本桃牺牲后仍然与敌人进行了激烈战斗,四个多小时的战斗,身旁许多战友在冲锋中倒下,并被冲散;作为战士的李开华将身边数十名战友组织起来,他对战友们说:“是共产党员的举手、是老兵的举手……”他被大家推荐为战场指挥者、率领大家继续战斗,并率领这十几个战友们成功突围,与484团高机连汇合后,编入高机连战斗序列,重返班姆,救运伤员及烈士。战后、战友李开华继承了连首长李开华的遗志,上了军校,也成为了一名“首长”。

连首长邹本桃烈士

我曾与162师师医院前线手术机动组一起与484团战友们穿插着、战斗着,并牢记了一些连首长以上首长名字;如团长刘臣陶、团政委廖双全,副团长罗崇喜、后勤处长鲁文法、三营营长田云杰、副营长张攀雄,一连连长马光云、组织干事刘有钟,战勤参谋胡得国,团部司务长秦德刚等。

作者与秦德刚领导

至今仍然记得那场异国他乡战争中牺牲的484团官兵们英名……:陈洪普、蒲克双、谭其安、刘志、张德万,侯军、喻存山、解小明,班永安、邱满、田昌永,魏明书,贺丛贵,黎启东等!永远不忘!向烈士们致敬!

当兵四年复员回到了武汉,一干就是38年;在单位当过这书记,那长,那总;但仍牢记战场上的首长们身先士卒率队奋力前行,仍学他们率百余位团队的同事们前行、无悔无憾而光荣退休。

作者(右一)与同事们

近期学写豆腐块小文章上“头条”;闲赋在家,从适应到爱好、到习惯,不写不爽不习惯!初始,投稿失败、仍然不放弃、不抛弃,终于可以常常投稿了,可以写出许多熟悉的人和事,写出自己的心里话,也是一种学习、交流、沟通!近来,也收到了“头条”媒体发给我的“官微:头条品鉴官”;让我欣慰的是自己的努力终于成为头条品鉴官!

作者头条名片

之所以欣喜,是因为退休四年来寻找到了自己学习的方向,专一在自己喜欢的媒体“头条”展示自己的一点点能力及作为,并获得头条给予自己的委任状“头条品鉴官”!我终于当上了“官”。

我从小熟悉官就是从父亲的委任状开始的;上世纪六十年代初,父亲王振英的委任状是“武汉军区保卫科科长”、任命首长为:武汉军区司令员陈再道、第一政委王任重、第二政委谭甫仁、第三政委钟汉华。

早期的武汉军区父辈们的委任状均有军区主要首长任命的,可以想到父辈们接受委任状时,肯定深感重任在肩。个别发小至今仍然保留着自己父亲的委任状,也是对父亲的一种怀念!武汉军区的极少数干部的委任状书系周恩来总理亲自任命啊!能够保存到现在,十分珍贵!向父辈们致敬!

照片来自武汉军区发小群


来自武汉军区委任状原件截图

我曾是单位的一个政工干部,深知组织上考察一个干部,培养一个干部,任命一个干部的重要性。现在在看到这些由组织上任命的原件而多么深感这一切来得多么不容易啊!

我有责任在“头条”写一些熟悉的真实的一点东西、不负“头条”委以我为“头条品鉴官”的应有之责!


作者的证书


作者珍藏的资格证

© 2022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古诗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