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恐吓、追杀,世界上最危险的职业竟然是有良知的记者

被恐吓、追杀,世界上最危险的职业竟然是有良知的记者

“他被绑在桌子上活活肢解,法医在操作时让人放音乐,整个过程只有7分钟”。

2018年秋,沙特记者贾迈乐.卡舒吉之死震惊全世界。

战火、瘟疫和饥饿肆虐的中东,仿佛有别于文明时代,这位敢于挑战王室权威,勇于揭露黑暗的记者,以极为惨烈的方式结束了一生。

“站在一个媒体人的角度,我认为他的精神值得我们所有人敬佩。”卡舒吉曾经的同事这样评价道。

真相是昂贵的,但是我们却天真地以为我们可以免费拥有它。

有些真相的背后,是无数记者的血泪。

他最后踏足的地方,是冰冷的收容所。

那年3月17日,孙志刚,这个刚刚大学毕业两年的青年,生命永远定格在27岁。

右一孙志刚

那天,他像平常一样去网吧上网,因为刚来广州,身上没有办暂住证,他被带到派出所,随后被送进了收容所。

仅仅三天过后,这个笑容灿烂的小伙子,变成了一具遍体鳞伤的尸体。

救治站的护理记录上,简单写着死因:“脑血管意外、心脏病突发”。

父母的哭诉,和一次次的求告质疑,换不回真相,更换不回心爱的儿子。

同年4月,《南方都市报》的记者王雷和陈锋接到了孙志刚的报道线索。

职业的敏感性,告诉他们,这件事情并不简单。

在历经千辛万苦,深入采访调查过后,他们发现了一个令人震惊的事实,

“广州收容人员救治站在2002年10月份死亡16人,11月份死亡15人,12月份死亡15人,2003年1月份20天内死亡12人。”

本是流浪者的避难所,缘何成为这些人的地狱?

经过详细梳理后,他们连夜写出了稿子,《被收容者孙志刚之死》

面对权力的控制,和大众的质疑,孙志刚的报道,关系着记者甚至报社的声誉甚至存亡。

但是商讨后,他们还是冒着风险揭发了这一事件。

报道一出,整个社会为之震动。

这篇报道,引发了公众对该事件的关注,直接促成了孙志刚案件的大白,惩处了相关人员,还了孙志刚一个公道。

也是因为这一起案件,国家废止了“收容”法规,出台了更为人道的“救助”规定。

铁肩担道义,妙笔著文章,心系普通人的疾苦,不畏强权,陈锋等人,无愧于记者这一称呼。

一转眼,三氯氰胺事件已经许多年了。

这些年间,家喻户晓的三鹿集团倒闭了;

这些年间,国家级品牌三鹿奶粉让国产奶粉陷入信任危机;

这些年间,涉事人员得到了惩处,似乎一切都已经过去;

但是过去那么久了,那些因为三鹿奶粉饱受痛苦的大头娃娃,和他们的家人,却一直提醒着我们,不敢忘

2008年9月11日,《甘肃14名婴儿疑喝"三鹿"奶粉致肾病》刊发,简光洲首次在报道中点出"三鹿"的名字,可以说是间接挽救了无数婴儿的性命。

在报道此事的时候,他面临着巨大的压力和矛盾,一边是三鹿大企业的责难,一边是孩子们脆弱的的生命。

最后,他内心的天平,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良心。

三鹿事件曝光后,铺天盖地的舆论压力和“威胁”袭来,简光洲终日忐忑不安。

2012年8月28日,简光洲宣布辞去《东方早报》的记者职务。

为了真相,他选择放弃名利。

多年后,被迫转行的他,依旧没有后悔自己当初的决定。

"如果再让我选择一次,毫无疑问,我一定还会说出真相"。

提笔点出“三鹿”那一刻,他已经和正义站在了一起。

这些成为“中国新闻界良心”的记者们,只是无数良心媒体人的缩影。

也许,你可以从近些年的大事件中,窥探到他们为弱势群体和正义所做的努力。

王克勤,因为揭发检举黑恶分子,曾被开价500万购其人头。

在他的奔走下,仅仅2001年,由他揭发而被送进监狱的黑恶分子即达160多人。

汤计,九年的时间,为呼格吉勒图案奔走呼告,在他的努力下,这桩陈年冤案得以平反昭雪;

还有今年,坚持不懈报道长生生物疫苗的媒体和记者们……

信息爆炸的时代,人人都可以成为传声筒的时代,传统媒体和记者似乎已经步入寒冬;

纸醉金迷的时代,逐利大于追梦的时代,敢于发声的人越来越少;

妖魔鬼怪,在网上随意散播谣言的时代,我们对于媒体的信任越来越少。

但是请不要否定,那些良心记者们,为这个世界,为真相,为正义所做的努力。

于波澜变幻中挖掘真相,发掘事实真相,抵抗邪恶的记者们,值得人们给予关注和尊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