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城地区反击作战结束后,志愿军主力能否直下原州

横城地区反击作战结束后,志愿军主力能否直下原州

抗美援朝第四次战役第一阶段,中朝联军在战役筹划上“吃一个(横城),夹一个(砥平里),看一个(原州)”。于1951年2月11日17时,发起横城地区反击作战,经一夜激战,围歼南朝鲜第8师三个团,打开了战役局面。

12日8时,横城反击作战大部歼灭南朝鲜第8师三个团后,彭德怀就提出后期对砥平里和原州的作战设想。12日上午,邓华部署攻打砥平里。

13日晨,横城反击作战结束后,邓华于2月13日14时明确:第42军主力进至原州西南地区,截断原州之敌向文幕里和牧溪里的退路;第66军主力进至原州东北地区,破坏道路;第40军第120师进至原州西北地区,并归第42军指挥。第39军第117师,第40军第118师、第119师在横城地区打扫战场,于2月14日晚向原州方向运动。

从部署看,在横城地区反击作战结束后,彭德怀与邓华决策先打砥平里,再打原州。

日本陆战史研究普及会的《朝鲜战争》曾提出,在志愿军在横城地区反击作战胜利后,应将用兵的方向直插美军防守空隙:

“如果堤川被中国军队夺去,整个(美)第10军就会陷入崩溃的危险。当时第10军的情况是,美第2师的第23团在砥平里陷入了中国军队3个师(原文如此——引者注)的重围,其主力在原州正面遭到中国军队几个师的猛烈攻击;南朝鲜军队的3个师加在一起也只有1个师不到的兵力,所以剩下的兵力只有尚未重新编成的美第7师。

而且,由于砥平里陷入危机,美第2师师长拉富纳按照命令以文幕里正面的第38团增援砥平里,所以在砥平里同原州之间的25公里的正面上,出现了近似无设防的间隙。

据估计,如果中国军队不专心致志地进攻砥平里,而将其预备队投入这一间隙,第10军就会崩溃。”

按照这个说法,志愿军在横城反击结束后,是否存在以部分兵力看住砥平里之敌,而以主力从砥平里至原州之间直插下去,以击穿美第10军的防线呢?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可以对比研究一下抗美援朝第五次战役第二阶段的作战。

由于战役第一阶段未能实现预定的歼敌计划,志愿军主力于5月9日开始东进,以歼击东线南朝鲜军为主要目标,发起第五次战役第二阶段作战。

1951年5月16日18时,东线志愿军和人民军各突击集团按照预定计划全线发起进攻,志愿军第9兵团在东线杨口、麟蹄一线很快突破敌军一线阵地,向敌纵深展开猛烈穿插,战至17日晚,志愿军和人民军已经完成了对县里地区分割穿插,切断了敌退路,并构成了对敌的内层包围,但尚未完成对该敌的外层包围。

战至19日,南朝鲜第3、第9师大部被歼灭在县里及其以南地区,志愿军和人民军缴获了南朝鲜该两师的全部重装备。县里围歼战胜利结束。

在志愿军和人民军围歼县里地区南朝鲜军时,南朝鲜第5、第7师残部已于18日逃至洪川东北之城山里和横城东北之柳洞里地区;靠东海岸的南朝鲜首都师、第11师亦畏歼南撤,退至注文里、江陵地区。

东线南朝鲜军在志愿军和人民军的猛烈突击下,后撤至九成浦里、丰岩里、苍村里、下珍富里、铁甲岭、仁邱里地区。“联合国军”的防线再次出现缺口,陷入破碎的危险。

19日,志愿军和人民军继续发展进攻,对丰岩里、下珍富里地区之敌展开围歼作战。

但因美第2师与陆战第1师在寒溪里、也是袋里、都十里之线继续顽抗,该处志愿军前进受阻,未能进一步实现战役割裂任务

美第8集团军紧急调整部署,范佛里特令美第10军以主力沿战线向洪川、清凉里逐次东移,阻止志愿军和人民军向西发展进攻,屏护美英军主力的右翼安全;令位于汉城东南京安里之集团军预备队美第3师迅速东援,堵塞战役缺口;令南朝鲜军战略预备队第8师立即北上,增援东线,稳固防线。同时命令美第1军3个师又3个旅在西线向志愿军第19兵团展开进攻,以减轻东线压力,牵制志愿军和人民军的进攻。

5月19日和20日,美第3师部队先后进至丰岩里、下珍富里,堵塞了战役缺口,增强了该地区的防御力量。南朝鲜第8师亦由大田北上,进入平昌、堤川一线,构成了纵深防线。经此部署调整和增援,美第8集团军重新形成了东西相接的完整防线。

此时,志愿军和人民军在一个月之内连续进行了两次作战,部队此时已相当疲劳,且粮弹将尽,有些部队已经发生了断粮的严重情况,加之雨季将近,在战线后方江湖沼泽密布,一旦山洪暴发,交通中断,部队补给将遇到更大困难,顾虑更大。

此外,此役未消灭美军师、团建制单位,敌还有北犯可能。在这种情况下,志愿军和人民军如继续前进,不仅不易消灭敌人,反而会增添困难,不如主力后撤休整,以逸待劳,寻机再战,更为主动。

在这种情况下,负责东线指挥的志愿军第9、第3兵团首长宋时轮、王近山、陶勇于5月20日联名致电彭德怀等中朝联合司令部首长,认为:

“据当面情况,美军已东调,伪军溃散后缩,特别是我部队粮食将尽,个别单位已开始饿饭。因此,我们认为,如整个战线不继续发动大攻势,而只东边一隅作战,再歼敌一部有生力量,我们亦必须付相当代价,但不能搅出一个大结局,则不如就此收兵,调整部署,进行整理,准备以后再斗。”

彭德怀同意前线指挥员的分析和建议,经致电毛泽东主席同意后,中朝联合司令部于21日决定结束第五次战役第二阶段的作战。

之后,由于志愿军在北撤转移过程中,对“联合国军”大规模反扑和采取“特遣队”战术推进估计不足,部署不周,造成转移初期十分被动的局面。

战役的发展也再次证明,在敌我技术装备悬殊的条件下,志愿军虽然可以打开战役缺口,并基本歼灭被围的南朝鲜军,但发展战役进攻困难。

一是美军依靠机械化和摩托化装备,战场机动快速。志愿军和人民军在东线县里地区打开战役缺口,美军第3师从汉城东南的京安里向东横向机动,仅10余个小时,即东进100余公里,到达丰岩里、下珍富里地区,堵塞了战役缺口,形成新的防线。

二是志愿军的运输补给能力弱,运动战中跟进保障能力更弱,歼灭县里地区之敌后,志愿军第20军、第27军均发生断粮情况,不得不原地停止两天等待补充,即使如此,粮弹仍供应不上,不仅失去了战机,而且最后不得不停止进攻,结束战役。

现在,让我们回过头,将第四次战役第一阶段作战与第五次战役第二阶段作战作个对照,再来探讨一下,志愿军在横城战役结束后,是否可能以主力从砥平里至原州之间直插下去,以击穿美第10军的防线。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其理由如下:

第一,后勤难以保障。

第四次战役,志愿军和人民军是在部队未得休整补充,后勤保障不畅,地面兵力对“联合国军”和南朝鲜军不占优势的情况下,采取“西顶东放”,寻机在局部形成兵力优势,逐个歼敌,改变总体力量对比,实现最高统帅向原州打下去的意图。

但是,部队缺粮少弹无法作战。作战行动依赖后勤保障,而后勤又依赖道路。

由横城向原州方向推进,主要的行军路线包括由横城至原州的29号公路以及6条乡村道路。由于美军拥有绝对制空权,志愿军即便夺取横城对原州的29号公路,白天根本不可能行军通过。志愿军必须能够有效利用仅有6条乡村道路,每条长22-25公里。但是,这6条乡村道路从横城到玉山里全是重复路段。

在实际的战场上,13日晚,第124师因道路拥堵而行动延迟,致使在14日早晨过蟾江向原州西侧迂回时,白天遭敌地空火力打击而受损失。部队运动沿且如此,更不用说后勤补给前送。

而由龙头里、砥平里地区南下原州的道路,至少有以下5条交叉性较少的乡村道路,可以直至原州至文幕里的公路。这5条乡村道路可以同时通过5个师,志愿军在完成砥平里战斗后,即可南下切断西线“联合国军”东援的道路。

志愿军如果只牵制砥平里,而以主力南下,显然,由于地理环境的因素,就难以利用这五条乡道,对于后勤保障及重型火炮向前机动都是不利的。不顾后勤保障能力而盲目南下,将置大军于危险之中。

第二个,翼侧受敌威胁。

如果我主力砥平里与原州间南下,大至态势如下:主力有志愿军的战役预备队是第39军第115、第116师,横城地区第40军第118师以及配属第40军的第117师。另有先期南下的第42军第124、第125师。共计六个师的兵力。

第120师和第66军两个师牵制原州正面,第66军一个师负责横城至原州的后方。

砥平里地区作战力量只剩下7个团,看住砥平里并保障第38军后方的为第119师指挥的四个团,第126师的的三个团,只能至曲水里、注岩里阻敌北上救援砥平里的美第23团。

这样,由于砥平里控制在美第23团手里,同时,“联合国军”从利川、骊州、文幕里向曲水里及注岩里攻击,与我形成对峙。对于“联合国军”而言,由利川骊州、文幕里至原州,其西线兵力东进道路是有保障的。

由于我志愿军第50军和人民军第1军团于2月6日撤过汉江后,不但美第1骑兵师第5团、英第27旅、南朝鲜第6师、美第2师第38团主力可以向砥平里增援;而且,美第1军所属美第3师(未遭受过我打击)也是可以抽调出来东援,由于其机械化能力强,几个小时即可机动至原州,有可能抢在志愿军主力南下前封闭突破口,或对我南下主力侧击。可能会出现第五次战役第二阶段的情况。

在翼侧敌情顾虑比较大的情况下,志愿军不可能不留足够的掩护部队担负阻援任务,主力在南下的过程中兵力会逐渐减少,直至无力南下。

如果不顾翼侧威胁,主力大胆南下,在脱离后方,无根据地、无民众支援的情况下,也可能因后勤无法保障而后撤。因此,在未能歼敌的情况下,志愿军主力绕过原州南下,对志愿军而言是害大于利的。

第三,原州敌情较大。

原州是美“围捕行动”的出发地,也是后方基地,工事坚固。同时,原州有机场,方便得到空中支援。

担负防御的兵力包括美第2师(第二次战役时受到重创,到1951年1月底,美军第2师已基本满编)师部、师属炮兵及美第9团、第38团3营、荷兰营2个连,美第187空降团(5000人,相当于一个旅的编制,而且是精锐),及横城南朝鲜军余部约不足一个师。

原州侧后的堤川由经过整补的美第7师占领,虽遭到朝鲜人民军第5军才的钳制。但原州的后方是有保障的。

12日12时,南朝鲜陆军总部发布第45号作战指示:“韩第1军团司令部由东海岸地区移至堤川郡务道里,配属美第10军团。”

因此,原州地区的“联合国军”兵力并不弱。由于敌在据点中,砥平里都不放弃,原州更不可能主动放弃。何来崩溃一说?

相反,由于志愿军经过三次战役未经休整,地面兵力本不占优势,经过前三次战役,志愿军各部减员都非常严重。以四十军为例,四十军入朝参战时人数为48357人,第四次战役参战人数仅为28618人。以四十二军125师为例,第一次战役参战人数为13231人,而第四次战役参战人数仅为8149人。再看看125师下属的三个团,173团第一次战役时3335人,第四次战役时1615人;174团第一次战役时3257人,第四次战役时2018人;反而是战斗力最弱的175团情况最好,因为参战少,第一次战役时2887人,第四次战役时2035人。

而且,损失基层骨干甚多。1951年2月15日10时40分,志愿军第42军报告邓华指挥所及志愿军司令部:“我们经过三次战役未经补充休整,由整训转入作战思想物资准备均不够充分,经半月余阻击战,伤亡消耗2500余人,而营团干部较前三次战役伤亡大,38、50军可能还大,现我们像样的连队确无几个,因此迅速取得胜利、打退敌人攻势对我有利,拖久则不利,……。”

在这样的情况下,志愿军主力往南插下去,如不拿下原州,敌不可能崩溃。在实力对比没有绝对优势情况下,攻击原州坚城,原州不一定能拿下,又成了第二个砥平里。

这样,在志愿军主力后方有敌方两个据点,再加上翼侧有敌情顾虑。志愿军和人民军在地面兵力对敌优势不大,后方没有切实保障的情况下,难以长袖善舞。不但不能歼敌,更有可能遭受重大损失。

彭德怀和邓华的战场掌控力还是相当强。当13日、14日两夜攻打砥平里不顺利时,15日下午,邓华即报彭德怀批准撤出战斗。同时,在原州、砥平里公路以南的部队也迅速撤到了原州至文幕里公路以北。经批准,部队迅速后撤,转入运动防御,从而牢牢掌握了战场的主动权。

《美国兵在朝鲜》也认为:虽然中国人在砥平里地区受阻,但在其以东地域,敌军绕过了原州,向南进至堤川附近,始为第8集团军所阻。中国人和北朝鲜人由于严重减员和后勤补给不足,随之就停止了进攻,并向后撤退。

“三八线”附近是志愿军力量投送的极限,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背后都藏着志愿军的一个致命短板:一线部队连战疲惫,减员较大,后勤困难,粮弹俱缺,战力已竭,无法久持。也就是说,无论是怎么打,志愿军一线部队减员较大,有耗无补,加上储备的粮食和弹药都是有限的,后方供应无法及时满足前线需要,极大制约了前方战力的发挥。

想了解更多精彩内容,快来关注兵道争胜看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