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儿子,3岁在家门口被拐走,18年来嫌疑人始终不肯说出儿子下落

我儿子,3岁在家门口被拐走,18年来嫌疑人始终不肯说出儿子下落

这是我们讲述的第487位真人的故事

我是王长利@王长利11,是一名寻找儿子的父亲。

虽然我今年才51岁,但儿子王煜却已丢失18年,至今没找到。更可恨的是,拐骗他的人近在眼前,却始终不肯说出儿子的下落。这一切都要从2004年的一个晚上说起。

(这是王煜2岁的照片,今年是他失踪的第18个年头了)

我是70后,家住河南平顶山市郏县。我出生在农村,小时候家里一穷二白,为了谋生20岁就去了广东打工,直到25岁经过媒人介绍认识了我老婆,因为她要去县里纱厂上班,我们就搬到了城里亲戚家住。

亲戚家房子刚好是县城繁华地段,我们就把房子改成了网吧和游戏厅。因为挨着夜市大排档,人流量多,生意还不错。后来,我和老婆省吃俭用攒钱把房子买了下来,还把大儿子接来一起住。

2000年是千禧年,也是21世纪的打头年,好事也挺多。7岁多的大儿子升了小学,8月25日二儿子王煜也出生了,小家伙长得白白胖胖,还是双眼皮,看着很精神。

王煜出生后,我和老婆就变得更忙了,白天要看店没法好好照顾他,2岁的时候一个不小心,他把下巴磕坏了缝了5针,留下一大块疤。左脚后跟还被自行车夹伤过。

后来,我们只好把丈母娘从老家接来,帮忙照顾他。之后无论是在家还是在店里玩,都有丈母娘在旁边陪着,解了我和老婆的后顾之忧。

(儿子的照片很少,却很珍贵)

王煜渐渐长大,性格乖巧懂事,家里人说他跟我一样,不爱讲话有点慢热,跟熟悉的人会说很多话,见到陌生人总是怯生生地往后躲,从不会主动搭话。

到了上学的年纪,我们想着他性子弱,怕被欺负了也不知道怎么反抗,就把他送去了县里最好的幼儿园上学,希望老师能多关照到他。

在幼儿园里他依然不爱讲话,每天送去的时候坐在第一排,接的时候总是一个人孤孤单单地坐在最后一排。丈母娘接完他会带他来店里玩一会,有时候熟悉的客人逗他,他也不爱搭理。

那时候虽然很忙,但感觉生活很有奔头,有营生可以糊口,有两个儿子承欢膝下。原以为,一家人会一直过着这样平淡幸福的生活,实在想不到,很快祸从天降,让我们全家抱憾至今。

(王煜2岁时和哥哥拍的合照)

2004年2月23日晚8点左右,刚过完春节,正月里的北方天气依旧干燥寒冷。白天看店的我有点犯困,在家里躺着休息,丈母娘那天家里有事没法照看王煜,老婆就一边忙着看店一边陪他。县城路灯有点昏暗,3岁半的王煜穿着很厚的棉袄在门口玩玩具,平常丈母娘也是带他经常在这里玩。

过了一会,老婆叫他回来,叫了好几声也没人答应,老婆不放心就去门口找他。结果发现门外面一个人都没有,儿子王煜消失了。老婆吓得手里的东西掉了一地,找了找附近的路上也没见人,赶紧进屋把我叫醒,说:“儿子不见了”。

儿子在自家门口玩,失踪不见了?我简直没法相信这种事会发生得如此突然,心急火燎地找了他常去的几个地方,但几个小时过去了依然没有消息。

于是连忙找来亲友帮忙一起寻找,一夜无果。儿子王煜好端端的怎么会不见了,他在哪里?晚上是否能吃得饱穿得暖?那一晚上,我一直焦急万分。

(我自己做的寻子海报)

寻人未果,当晚我就赶紧向郏县公安局刑警队报了案。警察把儿子失踪的事登记好了之后,安慰我说一有消息就会第一时间联系我。虽然不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事,但我知道王煜是个乖孩子,他从来不乱跑,不让家里人操心,如今不见了肯定是被人哄骗拐走的。

果不其然,24日上午9点,警察那边排查到了重要线索。

有两个邻居证实,那天晚上8点10分左右,曾看到一个叫史新伟的男人,在我家门口西边用一只小棍逗王煜玩,两人一起向西走去。8点20分左右,另外一个邻居也说在超市购物时,路过郏县老汽车站出站口,看到这个叫史新伟的人抱着王煜从老汽车站向东走去。

几个证人的证言都指向史新伟,我当即连夜开始寻找这个人。王煜的失踪跟他有莫大的关系,找到他才能问出儿子的下落,找到他是我找儿子唯一的希望。

(儿子失踪后,老婆一直郁郁寡欢)

因为我家是开过网吧和游戏厅的,县城里的很多人都来过店里,我当时就觉得史新伟这个名字听着有点耳熟,就赶紧翻看了店里的记录,发现这个人的确是来过几次。但我跟他不熟,他为什么要拐骗我儿子呢?一切都不得而知。

找了他几天都没有踪影,没办法我就从派出所问到了他的家庭住址。我当时是抱着拼命的想法去的,带了刀和斧头。为了儿子,我宁愿搭上自己一条命,只求他能告诉我儿子的消息。不巧的是,他当时不在家,只见到了他60多岁的老父亲,我愤怒地砸了他屋里的家具,任凭我砸东西他也不开口说一句话。

因为有目击证人,后来史新伟作为嫌疑人被警察抓到了。听到这个消息的我,感觉看到了新希望,恶人已经落网,儿子的下落应该很快就能问出来了。

(没想到,我会成为寻子家庭大军的一员,一找就是18年)

与此同时,我收到了一个陌生人打来的勒索电话,说我儿子在他们手里,让我拿6万元就放了我儿子。一时间,我儿子的失踪案就变成了绑架案。我赶紧报警,警察对电话进行了监听。可惜的是,那个人打来了4次电话,但最终没抓到人,这个线索也断了。

史新伟被关在里面的时候,始终不肯交代儿子的下落。寻子心切的我不想坐以待毙,就自己用电脑做了一份寻人启事,拿去打印店印发了1万份。然后自己坐公交车满县城发,见人就问见墙就贴,还请村里的亲戚们帮忙在村里发,我那时真的觉得一定能找到王煜。

但现实却很残酷。

发了寻人启事之后,每当有人打电话过来,我都会很激动地赶紧跑去,但去了之后才发现竟然是有人用电脑合成儿子的照片,有的为钱,有的为耍人,这让我倍感沮丧。更常见到的是,很多人拿到寻人单页后看都不看就随手丢掉,对我的打击很大。要知道,对我来说,每一个被丢弃的单页都是寻找儿子的希望啊。

(2015年,我在郑州参加寻亲活动)

6个月后,因为证据不足史新伟被释放了。最让我气愤的是,他居然还堂而皇之地住在县城,淡定地好像从没发生过这事一样。

无论如何,史新伟都是我找儿子的唯一线索,从此之后我就一直盯着他。我知道他找了个农村的女朋友要结婚,这是我第一次得到他的准确行踪。于是,在他结婚那天,我就去堵他,把他从婚车上拉出来,逼问他儿子的下落。他一句话都不说,我当时身上带着刀,真怕自己克制不住。结果我被他们的人拉走了,既没问到儿子的消息,也未曾伤到他分毫。

后来,因为同住在一个小县城,有几次还让我偶遇了他。一次在体育场遇见他和老婆逛街,我还没来得及问他,就被他老婆推开了。还有一次是在县里一个菜市场,他和老婆骑着车,我一见到他就把他拉下来。但无论我怎么问,他都是三缄其口,不说一句有用的话。

还有一次是在派出所里,我说:“你要什么我都给你,只要能告诉我儿子在哪里?”他只说:“对不起”。这是他唯一一次松口说的三个字。

(2005年,老婆参加河南省寻子家庭大会)

从2004年至今,之后我每次找他问,他都闭口不提王煜的事,甚至连态度也变得更硬气了,直接跟我们说他没有抱,是证人看错了。

就这样寻子陷入了僵局,直到2005年,河南省为了帮助寻子家庭做了一个寻子活动,还给我们寻子家庭开了会,有了政府的支持,寻子就有了更多希望。

我这人认死理,相信儿子的失踪跟史新伟脱不了干系。我就一边上访,一边发寻人启事想尽办法找儿子。我去县电视台登记寻人启事,人家同情我的遭遇,没收钱就帮忙播了。后来还跑到市里边电视台,交钱我也要播。

我每天都有看《今日说法》的习惯,2005年,我想着这个节目全国人民都在看,要是能播寻找儿子的信息就好了。于是我就试着把材料寄去了,后来发现节目组真的帮我播了。虽然只是一闪而过,但起码我心里感到很安慰。

(这些年,我也参加了很多寻亲活动)

这些年,寻找儿子的路很辛苦,我和老婆都商量好了,我负责往外跑找儿子,她在家看店,同时照顾好80多岁的老父亲和上学的大儿子,让他安心学习。只要我在,找弟弟王煜的事就不让大儿子操心,这是我做父亲的责任。

这些年,只要有好心人打来电话,不管信息真假,我都会跑去找。每到一个地方都在当地待上两三天。后来因为花费太多,为了省钱我就随身带着馒头和水充饥。

这些年,我跑过南阳、洛阳、运城、许昌、开封、南阳,最远还到过贵州六盘水,走南闯北,只为寻子。每次去时都满怀希望,但最后都是失望而归。跑了18年,至今还没结果。

(这是哥哥,王煜和他长得很像)

这些年,我发现寻子家庭过得都很苦,很多家庭因为没钱没法找了,有遗憾也有无奈心酸。好在现在有了自媒体,好多人又都动起来了,在网上发布寻人消息免费,这真的是寻人家庭的福音。

去年,和我们一起参加寻亲活动的孙海洋爸爸在公安部的团圆行动帮助下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儿子,这也给我们寻人家庭大受鼓舞。我更加相信只要找,真的会有再见的那天。

最早的几年,我和老婆经常梦到孩子,老婆说:“孩子是在我看着的时候弄丢的,我心里太难受了。”我知道,老婆比我更痛苦,儿子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啊。我们能找的地方全都找了,未来还要去更多地方接着找,相比于儿子刚丢的时候,我们全家人的心态也变得好一点了,很多东西都释然了。

找孩子的这18年,最大的遗憾莫过于嫌疑人史新伟就近在眼前,我们却拿他没办法。为了家人,我甚至不敢见史新伟,怕自己有一天会做傻事。恨一个人很简单,但克制住恨才无比艰难。史新伟现在已经41岁了,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把我儿子骗走,但我希望能等到他良心发现回心转意的那天。

(我坚持锻炼身体,只为争取更多找儿子的时间)

不管那天会不会有,我还要到处跑着找儿子。只是岁月催人老,我最害怕的是自己身体先垮掉,2014年我脑干出血差点没命,现在也经常头晕忘性大。这几年我也开始跑步、健身、锻炼身体,只为了跟生命赛跑,争取更多找儿子的时间。

儿子,爸爸一直在找你,希望你能感应得到。如果你刚好看到了,就快点来找我们吧。你小时候我们教过你家里电话和住址,不知道你是否还能记得?

(王煜的彩色画像,希望我能早点找到他)

儿子丢失的时候才3岁多,现在18年过去了,他已经长成一个21岁的大小伙子了。如果他也在主动找我们,双向奔赴希望会更大,不是吗?

茫茫人海,不管儿子在哪里,我们一家人都还守候在原地等他回来团圆,店还在原来的地方,家还是原来的家,只是少了一个人变得残缺不全。在儿子丢失后,我就在门外装了长明灯,也装了24小时监控,希望能照亮孩子回家的路。

皎洁的灯光下,希望不会再有拐骗和不幸发生,希望儿子王煜能早点回来,更希望天下无拐!

【口述:王长利】

【编辑:南芳】

该案例故事由@头条寻人提供,并已获当事人同意。

我们不能走过不同的人生,却能在这里感受别人真实的故事,而且,每个故事都有真实照片噢!如果你特喜欢这样真实的故事,请关注我们吧!@真实人物采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