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书生考取功名,千金小姐要嫁他,父亲:小心你岳父

民间故事:书生考取功名,千金小姐要嫁他,父亲:小心你岳父

读民间故事,品百味人生,欢迎观看月汐酱讲故事。


话说古时,东平县有一个书生名叫方明朗,此人家境贫寒,但是酷爱读书,方明朗的母亲在生她的时候因难产去世,他的父亲方大牛,一把屎一把尿的把方明郎给拉扯长大!

要说这方大牛其实并不是方明朗的亲生父亲,当时,方明朗的母亲李淑珍是一个大户人家的千金大小姐,不过,虽然李淑珍出身很好,但是何奈只是家中的庶女,平日里并不受父母的待见!


要是李淑珍只是一个庶女也就罢了,他偏偏长得如花似玉,琴棋书画还略通一二,这使得李家嫡女李淑敏很不高兴,因为李淑敏平日里不喜欢女红刺绣诗词歌赋,经常被父亲训斥,李淑珍倒是在这方面,老是受到李员外的夸奖,因此,李淑珍在附中的日子很不好过!


慢慢的,李淑珍长到了16岁,这一日,父亲李员外把他单独叫进房间,对他说道:“一转眼你都这么大了,我近些天给你寻摸了一个好亲事,对方是赵员外家的小儿子赵明举,你嫁过去之后,也算是吃香的,喝辣的,到时候可不能忘了父亲呀!”


李淑珍听了以后,顿时惊打愣在了原地,要知道,赵员外家可比李家要富裕多了,只不过他家的儿子赵明举却是一个十足的纨绔子弟,在城中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李员外要把李淑珍嫁给这么一个纨绔子弟,无疑是把她推入火坑!


是李淑珍连连摇头,表示自己不愿意嫁给赵明举,可是李员外,当时就脸色阴沉着说道:“此事可由不得你,李家把你养到这么大,你也是时候为李家做出点贡献了,婚期已经订到了,半年之后,这段时间你就不要再出门了,安心在家里备嫁吧!”


李淑珍看着李员外离去的背影,心中很是伤心,她走回了自己的房间,然后叫来了丫鬟,对丫鬟说道:“我们现在偷偷出府,我爹爹要把我嫁给赵明举,我要把这事儿告诉霍达!”


要知道这霍达乃是城南的一个书生,很有读书天赋,15岁就考中了秀才,李淑珍和霍达相互爱慕,只不过因为二人身份相差悬殊,所以霍达一直努力读书,希望有朝一日考取功名,能够光明正大地迎娶李淑珍,可是霍达没有想到,李员外居然如此急促的要把李淑珍嫁给其他人!


二人见面之后,霍达对李淑珍说道:“你不要担心,下个月就是科考的时间了,到时候我去京城赶考,若是有幸得以高中的话,我一定会赶在那赵明举娶你之前,向你的父亲提亲的!”


李淑珍听了霍达的话之后,当下也安心了不少,毕竟李员外让李淑珍在半年之后嫁人,而霍达在一个月之后,就要去京城考试了,豁霍达的才学,她是知道的,所以李淑珍坚信,获得一定会考中功名,然后来娶她的!


就这样,李淑珍回了家,在家中安心等待着霍达高中的消息!


可是两个多月都过去了,李淑珍并没有等来霍达的消息,更加令她不安的事,他发现自己已经怀上了霍达的孩子,又过了一个月,李员外发现了李淑珍的异常,于是请来了大夫为李淑珍检查身体,大夫一番诊脉之后,对李员外说道:“小姐,这是身怀有孕了,根据脉相来看,已经有三个多月了!”


李员外听了以后大发雷霆,当即便甩了李淑珍一巴掌,他把李淑珍的丫鬟叫到跟前问道:“给我老实交代,你们家小姐肚子里的野种到底是谁的?”


丫鬟刚开始的时候不肯说,可是李员外对丫鬟说道:“真是一条护主的狗呀,可是你别忘了,你们一家子都是我们李家的奴仆,你若是不说的话,那你的爹娘可就要遭殃了!”


丫鬟听了以后,顿时流下了眼泪,对李员外说道:“求求老爷千万不要动我的家人,我说就是了,我们家小姐一直以来跟城北的霍书生情投意合,如今,霍书生上京赶考,还未归来,他说过,等到考取功名,就会娶我们家小姐的!”


李员外听了以后,恶狠狠地对李淑珍说道:“现在距离科考已经过了两个月了,上京赶考的书生早已经回来了,那霍书生现在在哪里呢?”


丫鬟看到李员外如此神奇,于是瑟瑟发抖的对李员外说道:“这些天我们家小姐一直等待着霍书生,可是霍书生自从上京赶考之后,一直了无音讯,我们也不知道他到底在哪里呀!”


李员外一听这话,顿时下令,让家丁把李淑珍给关起来,然后气呼呼的走出了房门!


三天之后,李员外走进了门来,对李淑珍说道:“你这个贱丫头,我给你说了那么好的亲事,你不珍惜,偏偏跟那穷书生混在一起,现在那穷书生也不要你了,真是自甘下贱,这几天我出去让媒婆给你寻摸了一个人家,半个月之后你就嫁过去吧!免得肚子大了,给我们李家丢人献眼!”

说完之后,李员外任凭李淑珍如何哭闹,摔门而去了!


就这样,半个月之后,如花似玉的李淑珍嫁给了30岁的方大牛!


要说这方大牛其实并没有什么恶习,只是因为家境贫寒,而他的爹娘瘫痪在床20多年,因此,虽然方大牛勤劳踏实,相貌堂堂,但是只要有姑娘知道方大牛的爹娘,就连连摆手,毕竟谁也不想往后这几十年伺候瘫痪的公公婆婆!


在方大牛29岁那年,卧病在床多年的爹娘最终离开了人世,而此时,方大牛也已经过了娶媳妇的年纪,媒婆给她说了好几个女子,人家都嫌弃方大牛年龄太大,而就这样黄了!


不久之前,许久未登门的媒婆突然来到了方大牛的家中,他对方大牛说道:“大牛,我今日来可是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的呀,咱们城中的李员外,你应该知道吧!他们家的二女儿李淑珍只有19岁,容貌也是长得非常美丽,只不过年轻,不懂事,怀上了其他人的孩子,李员外着急把她嫁出去,所以找到了我,我思来想去之下,觉得李淑珍和你正合适!”


方大牛听了以后,考虑了许久,他自己的情况自己知道,家境贫寒就不说了,而且年纪又大,现在有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子,愿意嫁给他,他肯定是求之不得的,至于孩子,只要娶到了妻子,那么,孩子将来也会生的!


就这样,方大牛高高兴兴的把李淑珍娶回了家,刚开始的时候,李淑珍并不愿意接受方大牛,方大牛也不在意,每天在外面干活,回来的路上都会给李淑珍买一些好吃的,不光如此,他对李淑珍体贴备至,这让从小缺爱的李淑珍觉得,方大牛是一个十足的好人!


就这样,李淑珍很快的就迎来了生产,方大牛此时在镇中请来了稳婆,为李淑珍接生,他在院子中,从早上等到了下午,可是产房内,李淑珍的惨叫声一声接着一声,不久之后,接生婆慌慌张张的从屋子里边走了出来,对方大牛说道:“不好了,不好了,产妇难产,现在恐怕是不行了,我尽力帮你把孩子给保住吧!”


方大牛听了以后,心中咯噔一下,他也知道,妇人生产是在鬼门关上走一遭,可是他没有想到,此事会落到他的头上!


没过一会儿,产房的门又打开了,接生婆抱着一个婴儿走了出来,他叹了一口气,对方大牛说道:“唉,真是可惜,产妇最终没有挺过来,不过还好,生了一个带把的,也算是为你们老方家传宗接代了!”


方大牛颤颤巍巍的接过了孩子,看着这皱皱巴巴的婴儿,他心里既高兴又难过,亲戚邻居们知道此事之后,都劝说方大牛把这孩子送到李员外的家中,毕竟这孩子不是自己的亲生骨肉,而且李淑珍也已经死了,如果把这孩子留在身边的话,这不是替别人养儿子吗?


方大牛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可是他看着这个孩子,觉得如果送到李家的话,李员外肯定不会好好对待这孩子的,于是,经过深思熟虑之下,方大牛决定把这孩子给留在身边,把他好好的扶养长大,这也算是对得起李淑珍的在天之灵了!


就这样,方大牛给这孩子取名为方明朗,方明朗一天天的长大,值得一提的是,他很有读书的天赋,方大牛见孩子如此的聪明,于是把他送入了私塾,让他读书习字,还别说,方明朗作为私塾中最小的孩子,他的进步却是最快的,先生曾经不止一次对方大牛说道:“这孩子聪明一场,如果教育得当的话,考取功名也未尝不可!”


事实证明,教书先生说的果然没错,方明朗在14岁的时候就已经考中了秀才,15岁那年,他辞别了父亲上京赶考,父亲觉得方明朗的年纪还很小,况且考中秀才之后,仅仅只过了一年,如果多在家学习几年的话,考中功名的概率会大一些!


可是方明朗却对父亲方大牛说道:“爹,孩儿这一年多来,每日在家温习功课,一刻都没敢怠慢,现在我有十足的信心,如果我上京赶考的话,定能考中功名,为方家光宗耀祖!”


看着儿子主意已定,方大牛叹了一口气,然后缓缓的对方明朗说道:“看来你真是长大了,既然如此,那么有一件事我得告诉你!”

方明朗此时看着方大牛,疑惑的问道:“爹爹,有什么事儿要交代我的吗?”


方大牛此时又叹了一口气,说道:“咱们这个小地方人多嘴杂,你的身世想必你早已经知道了吧,你现在还认我这个父亲,我觉得很欣慰,你此次上京,或许能够见到那个人,不管他,现在是达官显贵,还是平民百姓,你都得替你母亲问一句,当年为什么要抛弃你母亲?让你母亲在九泉之下也能安心,如果你想与他相认的话,我也不会阻拦,也虽然没什么学问,但是也明白,血浓于水,我不希望你心中一直怀着仇恨过日子!”


方明朗听了以后,对方大牛说道:“爹,我的身世我早就知道了,不过我从小是你给我抚养长大的,在我心中,我只有你这么一个爹,再说了,京城那么大,茫茫人海的,我不可能见到那个人的,就算见到了他,我会听你的话,替母亲询问的,但是我不会与他相认,更不会和他有所瓜葛!”


就这样,方明朗收拾好了包裹,跟着同乡的书生一起上京赶考去了,半个月之后,他们抵达了京城,考试的日期就在三天之后,于是,方明朗等人找了一家客栈,安顿了下来,好好的休息了两天,第三天一大早,方明朗和其他的书生一起走进了考场!


经过数天的考试,方明朗终于面容憔悴地从考场之中走了出来,不过虽然他看起来狼狈不堪,但是如果仔细看去,就会发现,方明郎脸上有着自信的笑容!


不久之后,朝廷放榜,方明朗果然得以高中,这可把方明朗给高兴坏了,他虽然对自己的学识颇有信心,但是当真正考中之后,他的那种喜悦之情是无以言表的!


而就在此时,方明朗突然被一个中年男子所邀请,这中年男子声称,自己是霍大人府上的管家,霍大人的夫人想要见一见方明朗!


方明朗心中疑惑,不过他还是跟着这中年男子来到了霍大人的府上,去了以后,管家把他带到一个妇人跟前,然后就关上门出了屋!


这妇人对方明朗上下打量,连一连咋舌说道:“你这孩子果然长的一表人才,怪不得我的女儿喜欢你呢?听说你已经考中功名,愿不愿意娶我的女儿为妻呢?说实话,我的丈夫乃是朝廷二品大员,如果你做他的女婿的话,将来官运亨通,前途不可限量!”


方明朗怎么也没想到,这个素不相识的妇人,居然让自己娶他的女儿,不过转念一想,方明朗也明白了,自古以来,有很多达官显贵,就是趁着科考之后选拔女婿的,想必这位夫人和她的女儿都知道,自己已经考中功名,这才把自己请入府中谈话的!


而此时,方明朗毕恭毕敬地对着妇人拱手说道:“自古以来,婚姻乃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此事我想要先给家中的老父亲写封信,询问他的意见,不过相信我的父亲一定会同意这门亲事的!”


这妇人听了方明朗的话之后,微微一笑,对方明朗说道:“你考虑的倒也周全,此事不急,你先写信通知你的父亲,我们家大人出外赈灾,半个月之后才会回来,到时候再行定夺吧!”


就这样,方明朗离开了霍大人的家,来到了客栈之中,客栈中其他的书生好奇方明郎怎么被人给带走了,于是纷纷上前询问,方明朗如实作答!

听了方明朗的话之后,其中有一个叫李通的书生惊讶的对方明朗说道:“说京城霍大人的夫人想要招你为婿?”


方明朗疑惑的点了点头,他不知道李通为什么会如此惊讶!


李通看着方明朗疑惑的表情,恨铁不成钢的对方明朗说道:“京城的霍大人乃是皇上,身边的红人,说起来他还和你是同乡,15年前,他上京赶考,考中了功名,被当时的宰相之女看中,霍大人靠着宰相的力量,一路官运亨通,直至现在,官至二品,在朝中权势重大,不过虽然他在外面风光,在家中,事事却是夫人说了算,霍夫人仍然是前任宰相之女,其实现在霍大人官至二品,他也不敢纳妾,家中只有霍夫人这么一个女主人!”


方明朗听了以后抿了抿嘴,不以为然的说道:“说实话,我连他们家女儿的面都没见到,说不定她家女儿是一个又胖又丑的丑八怪,到时候我哭都没地方哭去!”


众人听了以后,哄笑着说道:“这千金大小姐哪有那么不堪的,方兄日后若是官运亨通的话,千万不要忘了我们这些兄弟呀!”


很快,半个多月过去,方明朗接到父亲的来信,父亲告诉他,让她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主,就这样,方明朗又去了一趟霍家,表明,自己愿意做霍家的女婿,霍夫人听了以后非常高兴,于是对方明朗说道:“那我就选个黄道吉日,让你们二人尽快成亲吧!”


方明朗一听这话,疑惑的问道:“不是要等霍大人回来再做打算的吗?”


只见那霍夫人呵呵一笑,回答道:“唉,别提了,本来计划去赈灾半个月,可是没想到临时出了状况,那边产生了暴乱,所以他只能留在那里平乱了,具体什么时候能回来,谁也说不准,所以我们不必等他,我这个就叫人给你们选一个黄道吉日,你们尽快成亲!”


就这样,第二天,霍夫人告诉方明朗,他和霍家小姐的婚期定在了一个月之后!


由于时间比较紧,所以,方明朗并没有回乡,而是让远在家乡的方大牛来京城,方大牛得知儿子马上要成亲了,于是高高兴兴地来到了京城之中,参加儿子的喜事儿!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方明朗和霍家小姐成亲的前三日,在外赈灾的霍大人突然回到了家中,听说霍夫人给女儿选了一个夫婿,霍大人有些不高兴,觉得自己不在家,女儿的终身大事就被夫人给私自定下了,实在是有些不妥!


不过,虽然心中不高兴,但是霍大人也没有表露出丝毫的不满,反而对夫人说道:“三天之后就是女儿的大喜之日了,我还从来没有见过未来的女婿和亲家公呢,这样吧!我们今天晚上设宴,把未来女婿和亲家公都请到府上做客,两家互相熟悉熟悉,日后也好,多多走动!”


霍夫人听了以后,觉得霍大人说的有道理,于是便派管家前去邀请方大牛和方明朗来赴宴,方大牛和方明朗接到消息之后,也没有推脱,就这样来到了霍家!


可是当霍大人出现在方大牛眼前的时候,方大牛惊呼着说道:“原来是你!”


此时的霍大人也面露惊恐之色,他没有想到,在这种地方居然还能碰到老乡!


原来,这所谓的霍大人,就是方明朗的亲生父亲霍达,由于是同乡,方大牛和霍达虽然不熟,但是互相认识,方大牛怎么也没想到,方明朗要娶的女子,居然是霍达的女儿!


一时之间,方大牛拉着方明朗的胳膊就往外走,方明朗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个劲儿的追问父亲,而此时,霍夫人也疑惑的问道:“亲家公和我夫君,难不成认识吗?”


听到霍夫人这么问,方大牛并没有说什么,拉着方明朗的胳膊离开了霍府,方明朗极其的聪明,看到这个情况之后,立马问方大牛说道:“爹,难不成这霍大人就是我的亲生父亲吗?之前我一直有所怀疑,但是没有证实,今天看到你和霍大人互相看对方的眼神,就知道你们肯定是认识的,咱们当地考取功名来京城做官的人不多,姓霍的更是少之又少,您告诉我,他到底是不是我的亲生父亲?”


方大牛听到方明朗这么说,知道瞒不过去了,于是点了点头,看着自己的猜测,已经被证实了,方明朗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唉,真是造化弄人呀!爹,我明天就离开京城,再也不和获嘉有所掺和了!”


方大牛听了以后点了点头,对方明朗说道:“如今你也考中功名,将来也能有个一官半职,不管你做什么选择,你爹我都会支持你的!”


晚上的时候,方大牛和方明朗在客栈当中睡得正香呢,突然听到有人大声的呼喊着,着火了,着火了,快来救火吧!


方大牛和方明朗立刻坐起了身来,他们发现,火势已经蔓延到了门口,无奈之下,方明朗赶紧把床单,用水盆里的水给打湿,披在了自己和父亲的身上,往出跑!


费了好大的,方大牛和方明郎,这才从火海当中逃了出来,可是令他们没想到的是,大火是朝着他们的方向蔓延开来的,而且火扑灭以后,官差们一番调查之后,认定一定是有人纵火,于是询问方大牛和方明朗是否得罪了什么人,昨天如果不是一个小厮突然起夜,方大牛和方明郎恐怕早就被烧死了!


听到官差们这么说,方大牛和方明朗第一时间就想到了霍达,因为霍达,现在还不知道方明朗就是他的亲生儿子,他害怕方大牛和方明朗把他的事都给说出来,所以要杀人灭口!


看着被烧的不成样子的房子,方大牛心中十分的气氛,于是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方大牛就带着方明朗来到了霍家,霍达看到这二人再一次登门显得非常诧异,他心里想着,昨天不是派人放火,将这二人烧死了吗?今天还好,端端的来到府上了呢!


此时,方大牛根本不管霍达疑惑的眼神,他直接了当的对霍夫人说道:“还望夫人恕罪,我这儿子恐怕不能嫁给你那闺女了!”


霍夫人听了以后十分疑惑,于是便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呢?咱们之前不是都已经说好了吗?怎么突然之间就改变了主意呢?”


方大牛此时冷笑一声,看了一眼霍达,然后对霍夫人说道:“实不相瞒,您的丈夫霍大人乃是在下的同乡,据我所知,他在上京赶考之前就有一个青梅竹马,可是考中功名之后,却抛弃了她,这女子当时已经身怀有孕,迫于无奈之下嫁给了在下,而这女子生的孩子就是方明朗,这么算下来的话,方明朗应该算是霍大人的亲生儿子,如果令爱要是嫁给方明朗的,那恐怕会让天下人耻笑的!”


霍夫人听了以后非常吃惊,他转头问霍达说道:“当时你不是告诉我父亲,你从未娶妻吗?那方明朗到底是谁?”


霍达此时冷汗直冒,他怎么也没想到,方大牛居然会把所有的事都给说了出来,此时,他拉住霍夫人的手,对她说道:“夫人,你千万不要听他的胡言乱语,我上京赶考之前确实没有娶妻,你要是不信的话,可以去我的家乡打听打听,况且这方明朗,我根本就不认识,你可千万要相信我呀!”


方大牛怎么也没想到?这霍达居然会如此的厚颜无耻,于是他对霍夫人说道:“他确实没有娶妻,但是他和青梅竹马李淑珍的事儿有很多人知道,只是你确实可以去我们的家乡打听一下!”


霍夫人看到霍达冷汗直冒,冷哼一声说道:“今天早上,一个身穿官服的大人来家中询问,说他们抓到了一个纵火犯,经过严刑烤打,这纵火犯说是受你的指使,去客栈纵火,我特意打听了一下,纵火的地方正是方大牛和方明朗住的房间,这你又怎么解释呢?”


霍达眼看着真相大白,再也瞒不住了,于是跪在了霍夫人的旁边,连连说道:“夫人,我知道错了,看在我们一日夫妻百日恩的份上,你就原谅我吧!”


可是霍夫人却推开了霍达说道:“我之前告诉过你,我最恨的就是别人欺骗我,你居然一而再再而三的做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还好方大牛和方明朗福大命大,要不然的话,你可真是罪孽深重呀!”


说完之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屋子,方大牛和方明朗见状,也离开了霍家,再到后来,方明朗被委任到冀州做知县,他把父亲方大牛也给接到了冀州,父子二人过得十分安康幸福!


再说霍达,自从出了那事之后,霍夫人就和他和离了,霍达在官场之上也是一落千丈,当时皇上驾崩,新皇登基,新皇平日里最看不惯霍达,于是随便找了一个理由,把他贬到了京城以外的小地方做官去了,霍达没了霍夫人的庇佑,又因为在京城当官的时候,惹了不少的权贵,因此,他被贬到小地方之后,过的十分凄惨,甚至连平常的百姓都不如呀!

好了,本期的故事,我们到这就讲完了,欢迎在评论区留言讨论哦!感谢您的观看,如果想看更多的民间故事,欢迎关注——月汐酱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