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时候的伤:黑皮肤女生的自卑,看到了很多人的影子

年轻时候的伤:黑皮肤女生的自卑,看到了很多人的影子

向我投稿有奖:关注我,在主页查看投稿方式。

01

我时常在想,一个人在少年时期所经历过的创伤,究竟需要多久才能够被治愈。

我出生在一个偏远的小镇的农村家庭。小孩子的天真烂漫,不经世事,总是无忧无虑,所以我也算是度过了一个快乐的童年生活。

在小学的时光可以称得上是我目前为止的高光时刻,玩伴成群,老师称赞,父母省心。

那个时候根本不会在意自己长什么样。

在地里帮家里做简单的农活不愿意听妈妈的话,只想让太阳暖暖地晒着,在学校也是一整天和小伙伴在太阳底下奔跑。

现在回头想想还是特别喜欢那段时光的。

02

初中的时候我不负众望考上了市里的重点初中,但那也是我后来噩梦的开始。

刚刚步入青春期的少年少女们,在荷尔蒙的作用下,渐渐开始注意自己的容貌,还会暗暗地与他人比较。

我自己认识到并为这个问题,是由于一个男生课间拿着一本书指着一个黑人妇女,对我大笑着说:“这就是你妈妈。”然后用很大的声音唱“我是黑妹,我是黑妹…”,

当时的我真的是愤怒到了极点,却只是用颤抖的坚定的声音问:“长得黑怎么了?”,说完之后虽然强忍着泪水,但是还是不争气地流下来。

从那以后我变了。

一个女孩子长得黑似乎成了一种罪,我不敢穿白色的衣服,不敢大大方方出现在别人的镜头前,每次拍集体照,别人都是笑眯眯的,只有我是往柜桶里一塞,不敢看。

不知道那个时期的人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恶意,我的焦虑在一个女孩子的话下爆发到了极点。

那次我的衣服都没有干,我只好穿上校服的白衬衫,外面搭一件牛仔外套。

上课的时候,我听到一个女生和她的同桌小声议论:“什么品味啊,白衬衫搭牛仔外套,也不看看自己什么样。”

我听到了只是用手指甲掐着自己的肉。从那个时候开始我晚上睡不着觉,只是沉默地哭泣。

一向骄傲的成绩也不断起伏。

03

但是值得庆幸的是我的成绩足够我考我们那里最好的高中,远离他们大部分人,高中的我也渐渐有了变化,皮肤开始慢慢变白了一些。

但是我仍然没有自信。因为初中那种自卑感,我还是不敢表现自己,合照的时候还是习惯性站在最后低着头,还是习惯性去揣测同学们和我说的话的意思,还是在拿到个人照后只会藏在书本里偷偷看,即使这个时候已经有男孩子会突然出现对我说“照的真好看。”我还是认为他在打趣我。

我还是习惯性与他人保持距离感,即使他们是真的对我很好很好,我还是会反复推开他们。

我时常在想,如果我可以正确看待自己的容貌,如果那时候遇到更好的人,我的生活会怎么样?

我想我的成绩会好一点,我想我会有胆量进入学生会,我想我会结交到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我想…

04

可惜没有那么多如果,遗憾还是遗憾。

现在我上大学了,开始慢慢释怀,

我偶尔化化淡妆,没有人再嫌弃我长得黑,我尝试去学生会,去社团,努力去和每一个人和睦相处,

因为我知道过去的不会再重来了,只能在现在和未来改变,

即使我现在仍然不喜欢拍照片,不喜欢穿白色的衣服,不喜欢和女孩子讨论容貌的问题。

我只是真的心疼那个在黑夜里哭泣得无助的自己,如果可以回到过去,我也只想要去抱抱那个自己,温温柔柔地和她说“没有关系啊,这也是上头赐给你特殊的小考验,也是专属于你的小特别。”

时间可能没有办法完全治愈伤痕,但是时光和我都在努力。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