匡扶汉室、穷兵黩武的交州牧张津

匡扶汉室、穷兵黩武的交州牧张津

认为一个州牧级大人物的行为愚蠢可笑的看法,必然是有失偏颇的。

我们应该透过现象看本质,看看交州牧张津究竟是个怎样的人,看看他失败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宦官蹇硕试图谋害何进不成,何进知道后暗自筹备诛杀宦官。(《后汉书·窦何列传》)

(灵)帝以蹇硕壮健而有武略,特亲任之,以为元帅,督司隶校尉以下,虽大将军(何进)亦领属焉。--《后汉书·窦何列传》

何进这个大将军也受蹇硕管。中军校尉袁绍更是受上军校尉蹇硕的直接管辖,是听宦官的。

(大将军何进)

袁绍希望与何进合作,共诛宦官。

但众宦官曾力保何进之妹何皇后不被废,于何氏有恩;何进可能会忌惮袁绍属于宦官阵营,不敢信任他;况且何进欲诛宦官又是秘密操作,袁绍未必十分确定。

所以,劝说何进是有很大风险的,搞不好会给袁氏一门遭来灭顶之灾。

袁绍派出了比他自己更适合的张津去完成这个重要任务,足见他对张津能力的认可和信任。

荆州南阳人张津是何进的老乡,也是袁绍的“亲近”门客。但这么重大的事情要说服何进,仅仅是老乡关系肯定是不够的。

在地位上,张津只是袁绍的门客。那么张津一定要在南阳有很高的声望和影响力,才会在何进面前说话管用。

袁绍亦素有谋,因进亲客张津劝之(何进)曰:“黄门常侍(宦官)权重日久,又与长乐太后(董太后)专通奸利,将军宜更清选贤良,整齐天下,为国家除患。”--《后汉书·窦何列传》

张津以宦官权重,又与何家的死敌董太后是一伙的,来说明诛杀宦官的必要性。又指出方法“清选贤良”,找帮手。他是袁绍的人,自然是突出此行的目的“与袁绍合作”。以达到“整齐(顿)天下,为国家除患”的目的。

(张津促成袁绍与何进合作诛杀宦官)

何进被张津说服,按他的建议与袁绍、袁术兄弟合作,以智谋之士逢纪、何颙、荀攸等为心腹。(《后汉书·窦何列传》)

又张子云昔在京师,志匡王室。--《三国志·许靖传》

张津,字子云。许靖与堂弟许子将(许邵)当时以品评人物闻名于世(《三国志·许靖传》)。

许靖说张津在京城时所作所为是“志匡王室”,便是当时士人对张津的共识。

张津是位志在“整顿天下,为国家除患”,“匡扶汉室”的忠君爱国之士。

灵帝时期的交州牧朱符(朱儁长子)死后,交趾郡太守士燮上表三个弟弟为交州三郡的太守,一家人共占四郡,在交州拥有无上的地位和影响力。

197年,曹操控制的许都朝廷趁机派来张津为交州刺史。刺史只是监察之职,俸禄只有六百石,位在二千石的太守之下。

“土皇帝”士燮不但接受了张津,还居然上表许都朝廷将张津升为了交州牧。(《交广记》)

(交趾太守士燮表进张津交州牧)

士燮甘愿自己屈尊老二,捧张津为交州实打实的老大。一是与士燮自守的一贯理念有关,再就证明张津是个让士燮这个治理有方、有大学问的人都敬重、甘拜下风的人。

这反映出张津是个有人格魅力的人,在声望和学识方面当在士燮之上。

当然,这也是曹操的许都朝廷喜闻乐见的,派去的张津能顺利获得交州的最高权力,这就是他不辱使命。

为了让张津更好地为国效力,朝廷更是“加以九锡,彤弓彤矢”,使其“礼乐征伐,威震南夏”!(《交广记》)。

官渡之战期间,曹操以荆南四郡的张羡等人牵制刘表不得北上。200年,荆南四郡被刘表占领,曹袁仍争霸于北方,曹操为继续牵制刘表北上支援袁家,对其南三郡再次进行了滋扰。

(曹操)书授孙贲以长沙,业张津以零、桂。--《志林》

孙贲是孙权的豫章太守。孙策刚死,年轻的孙权刚立,曹操将荆州的长沙郡“授予”孙贲,引诱其对长沙发起攻击。

而对张津一个“业”字,便对比出了朝廷与张津之间的上下级关系。曹操让张津“以”征讨零陵、桂阳两郡“为目标任务”,也就是说这是派给张津的工作任务。

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发布这样的命令很常见。但是张津对这个命令的执行的坚决度,却是在汉末诸侯中极为罕见的。

交州贫弱,怎么会是强大的刘表的对手。更何况士燮一贯自保,士家四郡不会支持连年出兵;交州最南端的日南郡最穷又最远;交州七郡能支撑张津北伐的,就只有苍梧、郁林两郡。

(支撑张津北伐的只有苍梧、郁林两郡)

但张津不顾实力差距的现实,坚决执行朝廷的命令,年复一年地出兵北上(《三国志·薛综传》)。很有种“明知山有虎,便向虎山行”的味道。

交州与许都远隔关山,但因张津的忠诚,双方多有往来。朝廷曾派张翔出使张津的交州(《三国志·许靖传》),张津也送过交趾、合浦的特产益智子粽子给曹操(《南方草木状·卷中·木类》)。

(张津)今虽临荒域,不得参与本朝,亦国家之藩镇,足下(曹操)之外援也。--《三国志·许靖传》

身在交州的许靖,对州牧张津对朝廷、国家的忠诚给予了高度的肯定。也对张津为曹操“外援”的任务和目标作了肯定。

张津在当时是位特殊的诸侯,为了国家,他甘愿牺牲交州的利益,牺牲自己这个诸侯的个人利益。大概就是为了实现那个“整顿天下,为国家除患”,“匡扶汉室”的梦想。

张津不是不知道自己实在打不过刘表,但袭扰刘表的任务必须坚持。为了提升军队的战斗力,他想到了一个办法,利用当时交州人的不够开化和无知,用旁门左道的迷信思想让他们勇敢作战。

他研究“邪俗道书”,在战场上头裹红巾,弹琴烧香,让士兵以为都得到了法术加持,能够刀枪不入的那种。

(张津借助旁门左道提升军队战斗力)

他这样不顾圣贤言论,以及国家法度,并不是他真的愚昧无知,而是故意为之,目的他自己都说是“以助化”,即提升军队战斗力。(《江表传》)

但是,这样的哄骗次数多了之后,就没人信了。加上交州人总是被他年复一年地强迫、欺骗去打这种没有胜算、穷兵黩武的战争,引起了人们的反感。最终被土著将领区星杀死。

这个题目容易让我们联想起诸葛亮,虽然二者都是为了“匡扶汉室”,但他们在“穷兵黩武”上有本质的区别。

诸葛亮多次北伐有稳固、发展良好的后方,有相当的支持民意,所以称不上穷兵黩武。

而张津的年年北征既没有后方的政治经济基础,又得不到人们的支持,更没有足够的实力,就是典型的穷兵黩武!

张津虽有匡扶汉室之心,却方法不得当,穷兵黩武以至身死,故而在历史典籍里名声不显。